065 她要被烧死了?/医妃有毒:佞王请自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暴怒犹如一头猛虎的男人,秦长安反而笑了,唇边噙着一抹轻轻浅浅的笑容,忽略肩膀上的力道,不疾不徐地说。“我并不是要上战场,让人把二哥送到附近的城镇,不能太远,因为经不起长途颠簸。到时候,我可以一门心思地给二哥医治,顺便照顾他。”

“朕不准!秦长安,你听到没有!不准!”龙厉暴跳如雷,几乎把她的身子摇散了。

“三郎,你在担心什么?又在害怕什么?”她望了一眼深入肌肤的十指,自从两人成亲后,他这般的暴怒模样,倒是收敛了许多,但是最近这些天,他的身体里好似埋了一颗火药,纵然他伪装的再好,她还是察觉到了。

“那些巫女迟迟没找到是吗?最近我常常觉得疲惫,力不从心,浑身乏力,原因并不单纯,是......咒术在起作用了,对吗?”她轻声呢喃,用低不可闻的嗓音诉说自己的困惑,但两人心照不宣,这些并非是他们杞人忧天,而是事实,有什么东西,在潜移默化地改变她。

龙厉避而不答,脸色很是难看,额头的青筋浮现,隐隐跳动,双眸中火光迸射,怒气不消。

“既然如此,你就更应该让我去见二哥,至少趁着我还清醒,我要亲自看到二哥安然无恙——”

“然后呢?”龙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突然拔高声音,五官微微一扭。

“什么?”她的心因为他突然提高的音量,猛地一颤。

“你二哥的生死重要,但你不在乎一旦你的神魂永久地陷入沉睡,就再也看不到朕了吗!这该死的转生咒到底会对你做什么,现在谁也不确定你又知道吗!”他气坏了,气得要死,恨不能掐住秦长安的喉咙,他只是要她乖乖地待在自己身边,等到他把巫女一网打尽,就没事了,为什么她就是不听话!

如果她现在可以温驯一点,听话一点,他可以放下身段,好好地安抚她,说服她。可是她太倔强,让他没办法低声下气地交谈,心里甚至产生了阴暗的念头。

他当然会及时派人去军营,但就算陆青铜当真挺不过去,也是身为武将的命,是陆青铜自己要去战场,可没有人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不是吗!没有任何人能保证在战场上不受半点伤,这是武将该有的自觉!

“裴九曾经问我一个问题,相信宿命吗?当时我说不信,而如今......”她顿了顿,笑容渐渐敛去。“我还是不信。传说中的转生咒到底会把我变成什么样子?最终是我抵挡了诺敏,还是诺敏吞噬了我,一切并没有定论,说不定,最后是虚惊一场,难道我们因为那些或许根本就不会改变什么的东西,就停下脚步,放弃眼前的所有应该去做的事?”

龙厉气的拂袖而去,秦长安小跑着跟在他身后,在偌大的庭院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走着,他故意不曾放慢脚步,长腿走的飞快,好似秦长安追不上,就会自动放弃刚才的想法。

但她却锲而不舍地跟着,在他身后轻声喊道:“三郎,我要去,明天我就要走。只要二哥的伤情得到控制,我马上就转交给其他人,马不停蹄地赶回京城,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他还是不曾停下脚步,眼看着就要走出栖凤宫,秦长安深吸一口气,跑的更快,裙摆舞动,发出细碎的声响。

她的眼波闪烁,月光下的面庞纤毫毕现,心中极为复杂。

十一月的夜晚早已转凉,他却顾不上她有没有穿披风,可见是被她气的要发疯,只想眼不见为净,摆脱了她,就可以让她彻底死心。

他们的性格里,都有一抹固执和果断,一旦下了决定,就不容易改变想法。

秦长安还是追上了他,从背后一把搂住他的窄腰,气喘吁吁地说。“你给我一个回应好不好!”

“朕不给你回应,你就不走了吗?”他的声音里依旧蕴藏着不小的火气,这次他笃定不给她任何扳回一局的机会,冷硬地扒开抱住他腰部的双手,不让自己有半点心软。

“我走了又不是不回来。”她淡淡一笑,从他的身后绕到他的面前,直视着他幽暗的眼瞳。

在她的记忆中,主动抱他这一招百试百灵,足以瞬间熄灭他的怒火,可是这次失效了,可见他气的不轻。

“西朗巫女的下落,马上就找到了,等处理了她们,你再走不行吗?”

“我等得起,二哥不见得等得起。”她并不曾多做解释,她曾经在军营当过军医,知道哪怕是一瞬间,都能让一个奄奄一息的伤兵变得安全,同样,也能让一个情况还不错的人瞬间跌入危机,甚至死亡。

而她,也相信龙厉即便不曾亲身经历,也能理解她的焦灼。

“如果你担心我,给我多安排一些护卫,好几次我都能化险为夷,这次也一定可以——”秦长安轻轻环抱着她,将小脸贴上他的胸膛。

在她主动依偎时,他凶悍的目光有一丝软化,但随即又被锐利所取代。

“就一次,好吗?你依了我,以后我都听你的,再也不跟你唱反调。”她见他依旧不吭声,下了重本。

若是往日,龙厉一定会动摇,毕竟,明知道是诱饵,但这般美味又好看的诱饵,着实应该让他心动。能让她余生对他唯命是从,乖乖的,当然好,否则,他不必一次两次地发怒,不是吗?

他重新抬头看着她,那双眼里闪过莫名的冷意:“以后再要这么玩命,朕就不要你了,你把这话给朕记住了。

“好,你答应了是吗?”她卸下了心防,摩擦了下双臂,朝他慧黠一笑。“我们回去吧,院子里风大,好冷。”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龙厉一掌劈向她的后颈,悄无声息地袭击了她,她还未来得及察觉什么,身子就在他面前软软地倒下来,他面无表情地接住,抱着回了栖凤宫。

把她放在床上,他动也不动地站在床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表情,连一丝震惊错愕都没有,可见他出手多快,而她对他毫无防备。

这是他自从发现对秦长安有情之后,第一次出手伤她吧。

但是他不想再冒险了,宛若一个魔咒般,两人一旦分离,多半是她出事。固然不会让陆青铜无人照顾,可也不敢再把她推向一个他承受不来的困境。

他难以形容内心的感觉,但是很清晰的是,一股寒气从脚底开始往上冒,让他瞬间跌入一个冰窖,他就这么默默地望着她,半响之后,才有了说话的力气。

“长安,这次不行,偏偏这一次,朕不能答应你。正如你所说,就这一次,你依了朕,往后,朕都让你做主,对你百依百顺......”他的眼底满是纠葛,脸上有着复杂的感情。“好吗?”

眼下是最关键的时刻,哪怕秦长安会气他,会怨他,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唯有她才能让他体会到度日如年战战兢兢的感受,但是这样前所未有的感觉已足够糟糕,他绝对不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

这次,他不想赌了,更不想对秦长安妥协。

......

裴九被连夜拉进宫来。

金碧辉煌的殿堂上,龙厉坐在龙椅里,一脸的冰霜之色:“当年国师景浩可曾告诉你,转生咒一旦启动,一定能让困在彼岸的神魂重新复活在一具躯壳内吗?”

“他并未把话说死,这世上万事万物皆有变数,他尽了全力,甚至为此而折了寿命,在这一世能否见到诺敏,还是要看缘分。”裴九的眼神里有着一抹落魄,让他看起来极为憔悴,他的语气平淡,透着无力感。

“也许,我终其一生也无法找到能够容纳诺敏的身躯,但既然我能见到她,就意味着上苍愿意给我们一个机会。一百多年过去了,金雁王朝对我而言,宛若下一辈子这般陌生,纵然你我在血脉上还有一些牵扯,但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我的夙愿跨越了这么多年的岁月,你终究还是不肯成全我?”

“同情怜悯这种东西,没有半点价值。”龙厉依旧一贯的冷漠疏离,“更别提,一旦诺敏被唤醒,我将失去自己的女人。赫连寻,我们之间经历了多少难关才能有如今的生活,你一个外人又怎么会明白?如果是你,你也不见得愿意那么大方地出让,又何必装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模样?”

裴九的眼神再度黯下去,这一世他或许算得上幸运,找寻了几年,最终找到了秦长安。他可以在秦长安的身上无时不刻感受到诺敏曾经的年华和生命力,甚至一度把她认为是诺敏的影子,就连她生气的表情,他都永远看不够......

他不是不曾迟疑不决,他知道秦长安不该被牺牲,在他临死前,他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考量。他的决心如铁,执念颇深,跟自己重复过一千遍一万遍,只要他还能重新睁开双眼,就要不停地在人间寻觅,只要他能找到那一具躯壳,就要让诺敏死而复生!

但眼下,秦长安不只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更是一个有丈夫,有子女的母亲,她只是走了一小段人生的旅程,一旦有半点差池,她就要神魂破灭。

走到这一步,方知自己的执迷,对他们而言,同样是一种危险和残酷。

“既然你不想回心转意,又何必再来找我?”裴九的心头怅然若失。

“除了乌勒,谁也不知道那批藏起来的巫女是否启动了转生咒,如果她们真的已经开始了,谁也不清楚她们已经念到第几日。能否在这两日内把巫女抓到,斩草除根,对朕而言,千钧一发,箭在弦上。”龙厉面无表情地说。

裴九垂下那双杏仁眼,没有追问秦长安的近况,其实,光凭龙厉这样的阴沉表情和急迫心情,他就能够猜出来,必定是龙厉察觉到秦长安身上某些不对劲的预兆,才会大发雷霆。

“我对你,已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既然如此,就好好地留在青天监,但凡知道你暗中有半点阻扰的动作,朕都不可能再对你留半点情面。”

他无心再去追究裴九是否还有藏着掖着的秘密,毕竟人都是自私的,他不可能站在裴九的立场上,帮他一把;同样的,为了诺敏而来的裴九也不可能这么快放弃心中的执念。

唯独,别让他看到裴九表面一套,内心一套,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想在背后捅一刀,渔翁得利。

裴九紧紧抿着唇,无论他这一世能够在这个身体里活多少年,他都不希望是此刻激怒性情暴虐的龙厉,被龙厉在一怒之下砍了脑袋。这样的话,他就未免太冤了,事到如今,他不必再出手,一切听天由命,眼下只是龙厉跟乌勒之间的较量,他就算有自己的私心,也不该再介入。

他若死在龙厉手里,不但连最后一丝希望都幻灭了,而且,只会更加不甘心。但即便再不甘心,也没有第二个国师景浩,可以帮他延续生命,在百年之后,还能等到第二个重生的机会。

在这一世,他单枪匹马,不能蛮干,更别提龙厉已经成为金雁王朝的天子,手握权势,但凡龙厉看不顺眼的,他都会跟野草一般拔除。

唯独,他还是有一点私心,让龙厉别太快找到乌勒窝藏起来的巫女,让他看看转生咒对秦长安是否还有作用,而诺敏是否能从被困百年的混沌彼岸重获自由......

之后,他再也不敢奢望更多。

他从百年前追到了百年后,如果他跟诺敏终究是情深缘浅,好似天与地永远都不能交汇,他还能怎么样?他只能认了。

“朕听说你能开天眼,预见不久之后会发生的事——”

“你终究还是怀疑了。没错,我并无所谓的异能,也不是天生神力。身上所剩的一些,不过是晚年跟景浩学了一些皮毛之术罢了,毕竟,还能养活自己。景浩说,无论我在多久之后苏醒,这门行当永远都能让我有口饭吃。他担心我重生之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毕竟一个人在未知的世界里,过去再强大,如今也只会显得迟钝和落后。于是,他让我拥有开天眼的方法,但是再三告诫,只有三次,第三次之后,我会很快油尽灯枯。因此,纵然我找寻她花了好几年功夫,亦不曾擅自开天眼,毕竟时间相较于开天眼的次数而言,还是宽裕许多。我告诉自己,若是在十年内找不到她,会开启第一次的天眼,没想到比我意料之中更加顺利。”

“你已经开启了几次?”

“第一次,是我看到她独自在沙海面对野狼的攻击,由于这些神力只是景浩附加在我的转生咒上,我没有强大的术法支撑,只能看到匆匆而过的几个画面,亦不能看到完整的结果。”

“看来你是不打算开启第二次,助我一臂之力了。”龙厉凉凉一笑。

“你我都是铁石心肠之人,就不必虚与委蛇了吧,你有你要守护的人,我同样如此,不干涉对方,已经是彼此最大的让步。”裴九漠然转身。

“朕现在就能杀了你。”

冷厉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裴九的脚步停在门口,不曾回头,苦苦一笑。“她很矛盾,你应该察觉了,你自然可以杀了我,但是问题并未因此解决。而且,我的死或许会成为她心中的一根刺。如今,对你最大的要挟,不是我,而是西朗,如果巫女死了,无人可以念永生咒,我希望落空,你心愿达成,到时候你杀了我也不迟。”只是,即便他死了,魂魄也被隔绝在混沌彼岸,是无法跟诺敏相见的。

他不愿在此刻开天眼,或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敢预见,预见那个没有诺敏的空白未来,他已经承受过一次,再也无力承受第二次。

只要他能见到诺敏,哪怕只是一面,哪怕只是说上一句话,只要能够消除她死前的怨恨,让她重新有入轮回的机会。

他并不怕死,毕竟,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他怕的,是独自跌入那一片诡暗虚无的黄泉境内,一直都是他一个人,而诺敏却被恨意包围,不生不灭,不入轮回。

“皇上,要拦着他吗?”

龙厉眉头一皱,手落在半空,沉默了许久,目送着裴九独自走入殿堂外的黑暗,形单影只,孑然一身,夜色很快把他吞噬,仿佛裴九从未出现过一样。

的确,他可以杀了裴九,却不愿秦长安醒来后怨恨自己。

他知道她的,因为无法成全赫连寻和诺敏,她心中从未停止过内疚和遗憾,却又无法用自己的性命来豪赌一场,毕竟她的身后还有一整个家庭。若是裴九死了,秦长安对自己的行为必定不能轻易原谅,她可也容忍他双手沾染鲜血,却不能容忍他毫无缘由地要人性命。

因此,他强忍住心底狂嚣的杀气,任由裴九从他的眼前离开。

他无言地走出金碧辉煌的殿堂,身上明黄色的龙袍在夜色之下隐去了尊贵的光芒,他望向西边,眼底一派幽暗无光。

西朗。

“大巫女,怎么办!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一个小巫女慌乱地叫起来。

灵坛内的女子缓缓抬起脸,她的脸上依旧带着青面獠牙的鬼面具,她们在这里已经许多天,但她不曾想过,能逃过最终的追杀。

祝湘放下长袖,掩去手臂上所写的红色符咒,地窖下的珠光摇晃,却无法照亮她犹如似死水般的眼瞳。

她双手交握在胸前,继续低声默念着什么,有人在用力地撞击着地窖的石门,她充耳不闻。

一天后。

一入夜,龙厉便放下手上的所有事,站在庭院里,身披黑色披风的他,看上去愈发阴沉,浑身写满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为了省去路上的时间,他让送信之人到半路上放信号,一旦成功找到巫女的老巢,便放红色烟火,若是不成,则是蓝色烟火。

今晚,会有结果吗?

薄唇抿成一线,阴鹜的黑眸眯起,敛去眼底愈发汹涌的杀气和戾气,负手在背,唯独无人看到的角度,他修长的手指几不可察地颤抖着。

四更天。

“爷,有了!”慎行的嗓音有着无法抑制的兴奋。

龙厉的目光顺着西边天空那一道微弱的光望过去,虽然很小的火光,但直冲云霄,渐渐的,他早已冰冷的体魄仿佛被丢入火海,瞬间融化。

红色,是红色的信号弹!

眸光大亮,他二话不说,直接调转身子,大步流星地朝着栖凤宫走去。

大床上的女子依旧闭着眼,他越是靠近,就越是心惊。

一天一夜,对他实在漫长,生怕她提前醒来,因为她的身体可以自觉对抗所有药性,因此也无法喂她喝常人一喝就倒的安神汤,却又不愿再次劈中她的后颈,再度伤害她。

所以,他绑住了她。生怕她突然醒来,趁他不备而偷偷离开皇宫,再发生意外......他知道,只要她想,就没什么是绝对做不到的。

她的手腕上是两条黑色绸带,长度不短,避免她在束缚中睡得不舒服,绸带最终系在她头顶上的床柱。

秦长安雪嫩光洁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身上只着白绸里衣,衣裳有些褶皱,袖口翻到手肘,黑色绸带系在她细瘦的手腕上,黑与白那么分明。她睡得那么深沉,五官姣好,偏又像是一个被禁锢的瓷娃娃,令人心生怜惜。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的手腕处,她睡得很安稳,因此手腕处没有挣扎的痕迹,只是黑色绸带将她绑着,他是心疼的,如今巫女已死,他再也不必在夜长梦多的日子里煎熬了吧。

正欲解开她手腕上的绸带,沉睡中的女子突然扭动着身子,双眉紧蹙,十分痛苦,龙厉黑眸一沉,心急如焚。

“长安,哪里不舒服?!”

他不过是用蛮力打昏了她,让她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罢了,期间担心她肚饿,甚至亲自喂她喝下鲜美的鸡汤,她怎么会身体不适?!她从来都不是娇气体弱的女人啊。

他一遍遍地询问,只是秦长安依旧不曾醒来,更不曾听到他的嗓音,她不停地翻转着身子,额头冒汗。

“啊......”秦长安猛地低唤一声,右手拍着左手,仿佛那上面有什么避之不及的东西。“火,好大的火......”

火?

哪里来的大火?

龙厉一把抱起她:“长安,别怕,只是梦,只是个噩梦......醒来吧,醒来就好了。”

她紧闭的双目中溢出眼泪,一颗晶莹的泪珠落在他的手背,但她还是不曾停止拍打手臂的动作,龙厉感受到她身子不断地颤抖,不难想象她被困在何等可怕的梦境之中。

“三郎......我要被烧死了......”她的嘴唇微微一动,他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双臂,似乎缓解了她的痛楚,但她眼底的清泪还是不停地落下。

“对,我在,我是你的三郎,三郎一直都在。长安,你睁开眼,没有大火,你只是在做梦。”他不厌其烦地安抚她,薄唇贴在她的耳垂上,一边说一边轻揉着她的双臂,外界的声音全都听不到了,只有眼前的女人,才能挑起他的所有感官。

只是,他依旧心存困惑,为何她的梦境中有火?他让手下对巫女格杀勿论,没有了巫女,又怎么会启动转生咒,因此他已经笃定,那个诺敏依旧被困在混沌彼岸,再也不可能接近秦长安一丝一毫,因此,纵然她做了噩梦,应该没有其他寓意吧。诺敏的死因,是被人所杀,而不是死在火海......这般想着,他暂时放下了心,一心一意哄着在怀里拼命挣扎的女人,希望让她早些醒来。

渐渐的,怀里的女人不再哭喊和揉搓双臂,她的脑袋无力地搁在他的手肘上,手臂垂在锦被上,手腕上的黑色绸带还未来得及解开,让她整个人都更像是一个大型的傀儡娃娃,没有半点生气。

他紧紧地拥着她柔软温暖的身躯,巫女已死,唯有希望他派去的太医可以帮助陆青铜尽快死里逃生,否则,秦长安一定会跟他势不两立。

哎。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手背上还残留着些许湿漉,她的眼角泪痕未干,鼻子微红,脸上的痛苦已经消失,仿佛再度跌入梦境,沉沉睡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