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秦家军围困京城/穿越之酸爽的田园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攻城之战难打,但因为秦熠知所带领的秦家军备受天下百姓们的拥戴和支持,还有云杉屡屡暗中制造“天罚”为秦熠知造势,再加上秦家军的士兵们,都被战神狠狠操练过,以及那些地方势力与朝中诸多大臣,将领们带兵叛变了皇帝,投靠了秦熠知。

在里应外合之下。

秦家军势如破竹,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便把剩下的三个县城逐个攻破。

距离从郿县出兵至今,短短四个多月的时间,秦熠知便带领秦家军兵临京城的城门之外。

“停,就地扎营。”秦熠知高声下令。

“是,战神大人。”

杜大河,云祁齐齐领命,随后便下去安排。

京城的城墙之上。

皇帝那一方驻守京城的将领们,看着下方足有四五十万的秦家军,看着那诸多振臂高挥,齐声高吼秦家军必胜的无数灾民们,守城的那些将军们,有人脸色煞白,有人暗中窃喜不已。

城内靠近四个城门口的京中百姓们,在得知秦家军终于攻来了京城,皆是暗地里喜极而泣。

这腐朽的齐乾皇朝,终将被秦取代之。

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

帐篷里。

秦熠知夫妻以及云祁,正在初步商议接下来的作战方案。

“熠知,下一步你想怎么走?”云祁看向好友询问。

“先劝降守城的将领,能不动武就不动武,若是对方不识趣,再里应外合,明日夜里开战。”秦熠知淡淡说道。

听闻此言。

云祁也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即便是那狗皇帝放低了身段归降,到时候想要处死齐泰那狗东西,也是名正言顺轻而易举之事。

毕竟。

那狗皇帝暗地里掳走了那么多世家门阀,还有朝臣官员,以及百姓们家中的那么多童男童女,就凭这一点,就能让那狗皇帝名正言顺的被处死。

云杉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可以折叠的简易竹制小桌子,还拿出六个自制寿司,一盘卤肉,三碗凉皮放看向两人道:“边吃边说吧,距离开饭还要好一阵呢。”

“谢谢嫂子。”云祁顿时眸子一亮,左手抓着寿司卷,右手抓着筷子,道谢一声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吃了。

秦熠知的动作也不慢,狼吞虎咽的大口吃着。

云杉从空间里拿出装在水壶里的凉凉绿豆汤,倒在三个碗里。

“媳妇,够了够了,你也快吃。”秦熠知用筷子挑起一筷子偏瘦的卤肉递向妻子的唇边。

云杉笑眯眯的看向自个丈夫,张嘴吃了下去。

云祁面对好友和嫂子两口子时不时的亲昵举动,表示早就吃狗粮吃习惯了,于是埋头飞快的吃着。

这接近四个多月的时间里。

秦家军顶着烈日行军两千多里,还一路攻打下了五个县城,将士们一个个晒得都不知道脸上,脖子上,手上脱了多少层皮,将士们每个人的脸都晒成了黑炭似的,并且还消瘦了很多。

不过。

虽然秦家军的将士们晒得又黑又瘦,但精神头和士气却越来越好,那一双双眸子也是充满了精气神与浓浓的萧杀之气。

即便是云杉天天都会开小灶给秦熠知和云祁,这两人也同样瘦了很多。

毕竟。

两人不仅体力消耗大,脑力消耗也同样大,不瘦才怪。

储存了满满一空间的吃食,如今已经所剩无几了。

接下来的几天,搞不好即将又会是一番苦战。

云杉也就不再节约了,干脆多拿出来一些,大家一起好好吃个痛快。

反正不出十天,京城必定会被攻打下来。

到时候。

她空间里还有米面,想吃什么再做就是。

“现在这个时候,西川的西瓜肯定已经成熟了,今年这鬼天气真是太热了……”云祁一边喝着绿豆汤,一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行了,知足常乐,有绿豆汤和这些吃食,你就知足吧。”秦熠知看向好友,翻了一抹白眼。

西瓜放在井水里,或者是山泉水里浸泡上一两个时辰拿出来吃,那可真是太解暑解渴了,又甜又凉爽。

今年少雨。

尤其是出了西川后,郿县至少京城这一路这几个月还真是甚少下雨,每次就下一会儿毛毛雨,或者是下一会儿阵雨,雨一停,立马又是烈日当头,那烈日一晒,人在湿润的路上行走,真真是暑气蒸人,就跟置身于蒸笼之中一般难受。

一听云祁提起西川。

云杉和秦熠知也很是想念西川的亲人。

尤其是那五个孩子。

他们夫妻两人这一走就又是大半年,下一次见到孩子们时,估计孩子们都又记不得他们这个爹娘了。

三人吃完后。

又商议了大半个时辰,伙头兵便做好了饭,三人又多少吃了一些后,云杉拿了两个自制的寿司卷,让云祁给安宁带回去。

待众多将士们用完饭。

秦熠知便召集下面的诸多将领一起在帐篷里议事。

皇宫里。

“母后……秦熠知的大军已经把京城给围困起来了。”太子脸色煞白,跌跌撞撞的疾步走进了凤栖宫,面若死灰的看向皇后,压低了音量,颤声低哑的艰难说着他的眼线刚刚得来的最新消息。

皇后坐在椅子上,双手死死攥住椅子的扶手,眼底并未有任何意外之色,很显然这个消息她应该比太子还要提前知道。

此时此刻。

听到这个令人绝望的消息,皇后的内心也慌得不行。

不能乱。

不能慌。

皇后在心底不断的说服着自己,随后猛的咬住舌尖,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舌尖传来,伴随着嘴里浓郁的血腥味,皇后把嘴里混着血沫的唾液咽了下去,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身旁同样脸色难看至极的奶娘:“裘嬷嬷,控制好你的情绪,派人去把二皇子,三皇子,三公子给带来,等会儿过来与本宫一起用膳。”

平日里。

皇后一般都是把几个儿女叫过来在她的凤栖宫一起用膳,所以,此刻叫人去把几个儿女叫来,也不会太过于惹人怀疑。

今日是皇子公主们的休沐之日,几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此时正在御花园里玩儿呢。

“……”裘嬷嬷一张满是褶子的脸,还有那朝下耷拉着的唇角不住的颤抖,张了张了张嘴,点了点头:“是,娘娘,奴婢这就去。”

“小竹,去门外守着。”

“是,娘娘。”小竹咬住下唇,点头急忙领命。

裘嬷嬷和小竹两人,作为贴身伺候皇后的奴婢,主子活不成,逃不掉,她们也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这个时候叛军围城,她们即便是想逃也插翅难飞。

毕竟。

如今京城被秦家军层层包围,皇宫的宫门封锁,她们又能逃去哪儿呢?

此时。

皇帝浑身犹如一滩烂泥似的瘫坐在龙椅之上,面若金纸,唇角丝丝血迹不断涌出,金黄色的龙袍之上,胸前染上了一大片刺目的猩红。

来顺站在皇帝龙椅右侧的下方位置,握住佛尘的手力道之大,指关节都泛白了,紧抿着唇,眸子里一片认命的死灰之色。

御书房里。

此时一片死寂。

寂静且压抑沉闷得令人窒息。

半刻钟过去了。

一刻钟过去了。

龙椅之上的皇帝抬眸缓缓转动着幽深不见底的双目,看向一旁的太监,语气极其反常,轻飘飘的淡淡道:“来顺。”

“皇上,奴才在。”来顺立即跪在地上。

“去给朕拿一套干净的龙袍来。”

“……是,皇上。”此时此刻,来顺心底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待来顺离开后。

皇帝目光有些空洞的看向御书房门外,片刻后,幽幽的开口命令:“如风。”

“属下在。”

“多带一些人,去把朕的皇后,四妃,还有朕的儿女们……都给朕带来。”

“是,皇上。”

正假装不知秦家军已经兵临城下的皇后,太子,以及皇后的贴身服侍的宫人们,在看到一个陌生男子带着近身保护皇帝的御前侍卫长,以及二十多个带刀侍卫闯入凤栖宫,皆是脸色大变。

皇帝这是要干嘛?

要在破城之前杀了她们娘几个殉国?

还是说……

还是说皇上会派人护送她们娘几个暗中离开?

皇后又惊又怕又怒又带着些许期盼,浑身不住的颤抖,太子也满眼惊恐的看向闯入的这些人。

“属下参见皇后娘娘,下属奉皇上口谕,前来请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二皇子,三皇子,三公主前去御书房一趟。”

“姜大人,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什么皇上突然……”皇后揣着明白装糊涂,勾起一抹牵强的笑问。

话还未说完。

便被侍卫长打断:“回禀皇后娘娘,属下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娘娘,太子殿下等人立刻随属下走一趟。”

“……”太子衣袖下的双手紧攥成拳,指甲都刺破了手心。

一旁的二皇子见这阵仗,一颗心也慌乱的噗通噗通狂跳。

知晓此时什么也问不出来的皇后,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

“本宫这就随你们去。”

三公主还小,还以为父皇是想她们了,这才派人来叫她,当即就开心的从凳子上蹦跳下来:“母后,父皇这么忙,珍儿要把桌上最好吃的糕点给父皇送去。”

说完。

一双小胖手便端着装有糕点的盘子,眉眼弯弯的看着母后和哥哥们。

“公主,你还小,端着盘子不好走路,不若奴婢……”裘嬷嬷伸手过去想要帮忙。

一旁的皇后抬手制止并笑说道:“裘嬷嬷,这是三公主对她父皇的一片孝心,就让她自己端着吧。”

跟随了主子这么多年的裘嬷嬷,还有小竹,瞬间秒懂并退至一旁。

皇后带着儿女们,在二十多个侍卫的护送下,坐上步辇去了御书房。

等皇后等人抵达御书房时。

四妃已经分别带着各自的公主跪在了御书房等候她们的到来。

当皇后看到跪着的四妃还有几个公主之时,垂下的眸子里,瞳孔猛的一缩,一股寒意从心口瞬间传至四肢百骸。

“臣妾参见皇上。”

“儿臣参见父皇。”

更换了一身龙袍的皇帝坐在龙椅之上,脸上带笑朝下方的妻儿抬手:“都起来吧。”

母子几个谢恩起身后。

三公主便端着糕点盘子一脸笑意的哒哒走了过去:“父皇,这是女儿给你带来的糕点。”

皇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起身走到女儿身前,伸手点了点女儿的鼻尖,神色和蔼的问:“朕的珍儿可真孝顺,这是你自己想着要给父皇带的?还是你母后和哥哥提醒你带来的呀?”

“是珍儿自己想给父皇带的,因为这个糕点是珍儿最最喜欢吃的,父皇这些天这么累,经常都忘记吃饭,所以珍儿就想带给父皇吃。”小姑娘脸颊红红的,眸子里透着儒慕以及崇拜和心疼之色,软糯糯的说道。

听闻此言。

皇帝眼中的神色越发的柔和了,伸手揉了揉女儿的脑袋:“珍儿是个乖孩子。”

下方四妃见三公主和皇帝这么亲昵,一个个也是心中又不忿,又羡慕的不行。

这四个妃子,出身低,在宫中也没有经营起什么人脉,所有此时还不知道一个时辰前,秦家军已经兵临城下的消息。

虽然四人没收到这个消息。

但却还是察觉到了此时皇帝叫她们过来这事儿上的反常之举。

不过。

虽然一个个心中极其疑惑不解,但却碍于皇帝的威严而不敢开口询问。

皇后迈步走到皇帝身前,先是嘘寒问暖的询问了皇上的身体以及有无用膳后,这才进入正题。

“皇上,今日您叫我们来是……”

皇帝一手牵住珍儿的手,一手大力握住皇后的手,神色严肃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后看向门外,语气认真缓缓道:“逆臣贼子秦熠知,一个时辰前已经带着大军兵临城下了。”

众人一听这话,皆是心中大骇,脸色大变。

皇帝的余光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到身前他这几个女人,还有儿女们的惊恐眼神:“朕叫你们来,是要带你们一同前往京城的城墙之上,与朕一起鼓舞将士们的士气,带头与乱臣贼子对抗……身为齐乾皇朝的皇室中人,我们要与齐乾皇朝共存亡。”

皇后浑身一僵,随后抑制不住的剧烈颤抖着“……”

太子垂下的眸子里,闪过憋屈和不甘的狠厉之色:此时还不是时候,再忍一忍。

下面的四妃,还有几个稍微大点,知晓死亡意味着什么的公主们,吓傻了,吓懵了,随后发出一阵阵凄厉的绝望哭嚎声。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贤妃瘫倒在地,直接就吓尿了,哭声震天且不断的摇晃着脑袋。

“皇上,臣妾愿意陪同皇上一起上城墙,但熙公主才三岁,她还什么都不懂,带上城墙了哭哭啼啼的也碍事儿,不若皇上就让她留在皇宫里吧?”德妃是个聪明的女人,跪直了身子,含泪望向皇帝,很快就做出了抉择。

她来皇帝的妃子,不管是秦熠知也好,还是那些地方势力最后攻占了皇宫也好,她都逃不过一死。

可她唯一的女儿尚小,才刚刚三岁,不谙世事的年龄,而且,秦熠知此人虽是窃取大乾皇朝的逆臣贼子,可秦熠知此人却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女儿留在皇宫,还能有一线生机。

皇帝看向德妃的眸光一寒。

“哗~”一声,皇帝伸手从侍卫腰间拔出长剑,眸光狠厉的一剑砍在了德妃的脖子上。

德妃发出一声急促而短促的惨叫,随后便倒在了地上,砍断的动脉不住的朝外喷血,德妃身边的女儿,还有另外三妃子以及几个孩子,皆是被这一幕吓得或崩溃的惊恐惨叫,亦或者是吓得直接就傻了似的,还有几个吓得一口气上不来,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皇帝把手里的长剑哐啷一下丢在了地上,眸光寒冷的看向他那些吓得脸色惨白的妻妾儿女们:“身为齐乾皇室的人,享受了齐乾皇室多年锦衣玉食的待遇,就得与齐乾王朝共进退,共存亡。”

“……皇上说的是。”皇后颤抖着唇,硬着头皮跪下附和了皇帝的话。

“儿臣愿与父皇,愿与齐乾皇朝共存亡,死,也要死得其所,也要有骨气,有气节的站着死。”太子也紧跟着跪下表忠心。

其余没晕过去的人,在看到德妃的下场后,也纷纷开始表忠心。

皇帝不置可否的看了妻妾儿女们一眼,随后拿着他的宝剑,让宫中的侍卫们把晕过去的宫妃和他的儿女们一起带上,带着被他强行留在金銮殿上“议事”的诸多大臣,然后在宫中禁卫军的护送下,浩浩荡荡的出宫并赶往京城的城墙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