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鲜肉别黑化 023/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年的文弱感已经从他身上褪去,除了青年的俊朗,还有事业有成带来的沉稳气魄……有时候,他感觉自己都不像个活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一天天的做这些事情。

这么多年,他从未打探过关于她的任何消息,他害怕看到她过得好,看到她没有他后过的更好……可是,他又害怕看到她过得不好。

即便是心里无数次恨她,恨她为什么要放弃他,却依旧不愿她过的不好。

已经过去五年了,他事业有成,是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看到他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几年前的他,是如何在黑暗中绝望求生的。

所有人都只能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这样也好,他更加可以将以前所有的黑暗都只当做是一场噩梦,梦醒后,他来到她曾经承诺的明天,是不是幸福美好,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未来,没有她。

他曾接到过韩冽的电话,只是他挂了,随后拉黑。

没人知道他有多害怕,他担心收到的是他们要结婚的消息……他不听,不知道,也许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吧。

瞧,这么些年了,他还是当初那个可怜的家伙。

助理进来放下一封邀请函,一眼扫过去,却发现是原本就读的一中建校50周年的邀请函,邀请杰出校友出席。

程遇的心瞬间收紧,不自主的砰砰跳起来。

助理小心翼翼看着他,半晌,程遇冷冷吐出两个字:不去!

助理一副早就知道的神情,低低应了声后走出去。

程遇的视线落在那邀请函上,晦暗莫名。

那是他已经强行割裂的过去,那割裂,让他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几次痛不欲生,可他都咬牙支撑下来了,如今,又有什么回去的必要。

三天后,老一中校门口,人来人往,豪车云集,有已经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士带着唏嘘走进校门,也有青年才俊神采飞扬,走回这个曾经让梦想起飞的地方。

学校里面留下担任志愿者的学生们都很兴奋,看到这些前辈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学校辟出了整栋教职工楼充当接待室,接待着过去那些年的校友。

这次虽说是很多杰出校友都受到了邀请,可普普通通的校友前来怀旧也是欢迎的,没有人刻意安排,接待室就按照圈子被划分好了。

事业有成的杰出人士聚在一起,普普通通的校友聚在一起,当志愿者的学生戏称那些杰出校友所在的房间为vip房,普通校友所在的为平民房。

一个从平民房里添水出来的女生小脸红红,和身边的同伴互相推搡大闹后就是有些羞涩的点头:“真的挺帅的!”

身边的女生都是一脸“就知道如此”的神态,一个专门画了淡妆的女生撇撇嘴:“帅又有什么用,在平民房里待着的人,都是一些普通小职员,帅又不能当饭吃。”

有的女生附和:“对对,还是喜欢霸道总裁型的,嘿嘿。”

程遇来了后就有些后悔了,然后就庆幸自己是暗暗自己来的没有惊动邀请的人,和周围人也没有什么交流,他起身就打算离开,就在他推门出去的时候,恰好听到那几个小女生正在聊天。

“韩冽学长会不会来啊,我在电视上看到他,好帅啊,听说本人更帅!”

说话的女生被身边画淡妆的女生白了眼:“你消息也太闭塞了吧,韩冽哥哥女朋友病重,估计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来。”

程遇的心顿时漏了一拍,接着忙又安慰自己,那两人指不定什么时候都分手了呢。

就在这时,他听到那个言语中满是优越感的女生悠悠道:“也不知道那女的给韩冽哥哥下了什么迷魂药,韩冽哥哥就是非她不可,哪怕她这些年一副病包像,啧,听说还是个没人要的私生女,指着韩冽哥哥养活!”

程遇的头翁的一声响,他刷的扭头一把捏住那个女生的胳膊:“你说的韩冽的女朋友叫什么?”

那女生吓了一跳,下意识喊起来:“啊,你是谁啊,你放开我……”

话没说完,就被眼前极为俊美却又神情阴骘的男人一生大吼:“说话!”

女生直接被吓哭了,抽抽搭搭哆嗦着:“她叫,叫好像叫苏暖还是苏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呜呜,你放开我……”

拽着她的男人一把推开她直接疯了一样朝楼下跑去,连电梯都忘了。

等一口气跑到楼下,程遇才稍微恢复了些神志,又是停在原地自嘲笑着。

病了么……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她早都不要他了,这些年,竟是狠心的连一次电话都没给他打过。

他又关心她死活做什么,他又……关心这个做什么!

可是心还是揪疼着!

为什么会生病,那个人待她不好么,不是要去留学吗!

直起身朝外走去,程遇拿出电话播出去:“帮我查下这个人在哪个医院……”

A市最好的中心医院,程遇站在住院部楼下的时候依旧没有回过神来,脑中都是电话里人的汇报的声音。

“淋巴性白血病,五年前发现的,做了手术,五年后复发……”

这种病,一旦复发,那就再没有活路了!

天空碧蓝,艳阳高照,医院玻璃墙反射的强光刺得他眼睛有些疼,身边人来人往,喧闹的声音却似乎根本没办法靠近他。

程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楼的,只是心里不断在想着,她生病了,五年前就生病了,五年了……高考那一年,是不是,是不是她知道什么……

他不敢再想下去,不敢去想那些会将他生生凌迟的东西,只是有些僵硬的站在医院走廊看着前面不远处的病房,双腿发软,一步也不敢迈出。

病房门打开,挺拔俊朗的男人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瓷碗,前一刻面上还带着微笑,转身,却蓦然红了眼眶,靠着门边的墙壁缓缓滑下,就那么坐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难过的像个孩子!

是韩冽!

程遇从未见过露出这种神情的韩冽,那么的脆弱,那么无助!

他忽然想转身离开,离开这里,不去看那病房里躺着的是谁,只要没有看到,他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哪怕他心里还是恨着,可是只要知道她好好的,好好地活在没有自己的地方就够了。

可是,依旧是迈不开脚!

他不敢走,他害怕,这一转身……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仿佛感觉到什么,韩冽缓缓抬头看过来,在看到是他的那一瞬,韩冽的瞳孔骤然紧缩,直接将手里的碗放在地上起身蓦然朝他走来。

程遇就那么呆呆站在原地,直到被韩冽一把揪住拖到了楼梯间,还没开口,招呼他的就是狠狠的一记拳头。

程遇砰得撞到墙上,他觉得自己应该发晕,然而没有,他的头脑无比清醒,无比冷静的看着韩冽,静静开口。

“病房里……是谁?”

韩冽眼中漆黑汹涌的冷光猛地一凝,接着就是嗤笑出声:“你去看啊,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话没说完,想到病房里女孩子如今的模样,他又是眼眶涨的发疼,上前又是一拳挥过去:“你他妈怎么就能这么狼心狗肺,嗯?她不找你,你就一次也不找她,啊?”

将程遇一拳又挥到墙上,韩冽眼眶赤红,胸口剧烈起伏着:“不接我电话,还拉黑,你他妈当我稀罕找你,你他妈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她……她……”

一连问了三个知不知道,他终是没能把话说完,带着满腔恨意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眶赤红。

“我当初应该让你坐牢的,你这种人,就该呆在那种地方!”

程遇的神情一片平静,他看着韩冽,用极为冷静且阴寒的声音缓缓说道。

“你当初说你会照顾她,保护她的,你说过!”说到最后三个字,他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韩冽嗤笑一身,然后就像是瞬间被抽走了一切力气,向后靠在医院里不算干净的墙上。

“我是想照顾她,可是,她不肯啊,我恨不得替她经受这些年来的所有事情,可是……她不肯啊!”

韩冽缓缓抬头看着程遇,嘴角忽然浮出一抹恶毒的笑意:“我永远也无法释怀,可是,从今往后,你会比我更可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