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的师尊太强横/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养他?

顿时,四周那些弟子都想起了这美貌小师妹的出身,她非我族类。

白印师尊有教无类并不在意,可现在看来,这小师妹的确还是野性难驯啊,不然,怎会专程要一个野兽一样的家伙,还不是因为和她本体相近。

周雪见有些奇怪,这狐狸不会感觉不到自己对她的不喜,分明也对自己有些畏惧,可现在这样,却又分明是将这个师姐当成仰仗的。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周雪见瞥了眼外办没有半分人类模样的男子,缓缓道:“喜欢你就带回去吧,只要师尊同意。”

这么个可怜的东西,落在外边也是凄惨下场,到了不忘峰,终归还能落个安全,混个饱腹。

在周围人奇怪的视线中,苏暖顿时眉开眼笑,欢快的说了声“谢谢师姐”然后就是朝门外那男子走去。

旁边几名弟子想要提醒她却已经来不及,果然,下一瞬就看到那旺财蓦然抬头,眼中凶光大现,低吼一声就朝那嫩生生的小师妹扑过来。

可就在这时,啪得一声响……所有人眼前一花,接着就目瞪口呆的看到,那嫩生生的小师妹手里竟是多了条鞭子,一鞭就将旺财抽的倒飞出去。

一众之前还在歪歪软萌小师妹的弟子们瞠目结舌,心里这才涌出几分冷意。

果然是野性难驯,这些天虽然他们也会捉弄,可是还没有人真的朝那可怜的旺财下过狠手。

可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师妹,竟然乍一露面,就是这么狠的一鞭子,可怜那旺财被这一鞭抽的顿时皮开肉绽。

青漓滚落到地上,像是没看到自己肩膀那一处皮肉翻卷,依旧呜呜低吼着想要再度扑上来,苏暖面上带着萌哒哒的笑,手里的鞭子却甩的啪啪作响,听得四周一众弟子脊背发寒。

啧啧,这兽类和人就是不一样啊,哪怕是灵狐,也还是野性不改。

再一想到周雪见虽表面冷漠,心底却是温软的,还给可怜的旺财食物,这一对比,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小师妹,其实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

苏暖压根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她知道,这妖王青漓本体是狼,对于她的本体狐狸,本来就有着天生的排斥,所以才会毫不犹豫攻击她。

可是那又如何,现在这个小可怜只是旺财而已。

最终,在周围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中,苏暖用那从白印处讨来的皮鞭,直接卷起青漓,将他拖在地上朝不忘峰走去。

所有人都看着可怜的旺财四肢拼命扒着地不愿被拖走,却不得不被拖着远离,心里都是拘了把同情泪。

不忘峰小师妹将旺财拖回去饲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凌霄山,很多人都好奇,那狐狸小师妹究竟要如何饲养旺财,所以时不时有人就溜去不忘峰偷窥,可回去后被身边人一问,都是摇头满脸同情叹息。

“惨啊,太惨了!”

最后,几乎整个凌霄山都知道,那小师妹把旺财拖回去,是要虐待的。

听去过的人说,不忘峰上整天都是皮鞭的啪啪响声,可怜的旺财每天都被打的皮开肉绽,奄奄一息,每当旺财禁不住了,那小师妹就将旺财丢进自己洞内的灵泉给他疗伤,缓过气儿了,继续挨鞭子!

惨啊,真是惨啊!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这师承一人,同样的天资绝色,怎么心性就这么天差地别呢。

一众弟子越是在心中稳固了周雪见的女神地位,提起那个小师妹,都是不屑又鄙夷:一只表面美好的凶恶灵狐罢了!

所有人都知道旺财在挨打,可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挨打。

白印每天都在打坐修行,每当他入定的时候,苏暖就拎着鞭子盯着青漓。

一旦他四肢落地,啪得就是一鞭子,只要他好好站起来和普通人一样,那就不用挨打,还可以有食物吃。

可吃东西的时候,必然是桌椅碗筷,蹲在椅子上,挨鞭子,坐着不用挨,用手抓饭或者直接用嘴啃,那也要挨鞭子,用筷子就不用挨打……刚开始,每次被打的时候青漓都是怒吼着想要扑过来撕咬她,可迎接他的就会是更狠的鞭子。

到底是被兽性控制,很快,青漓就找到了不用挨打还有饭吃的办法,按照苏暖的皮鞭教育,站起来,坐在桌上,用筷子吃饭。

起初他不会用筷子,苏暖就手把手教他,握着他的手,夹菜,送到他嘴巴里。

在他第一次成功自己用筷子的时候,苏暖还嘉奖性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兽性使然,青漓喜欢这样的感觉,竟是顶着她的手心蹭了蹭。

白印终于有兴趣来看苏暖饲养的旺财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旺财有些着急的扔了筷子,被苏暖一鞭子抽在身上后暴躁愤怒却又难掩委屈的模样。

他隐隐猜到这个小徒弟的目的,缓步上前。

“为何打他?”

少女回身看到是他,先是微怔,接着有些羞赧,然后又是一脸坦荡:“师尊教化我让我能做人,我看到他这样,便想让他也能做人……若是他有意识,必不愿看到自己趴在地上的模样。”

话说到后边已然有些伤感,白印冷清却又心思细腻,只当是小徒弟想起了自己的出身,便是安抚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万物皆生灵,灵狐也没什么不好,你不必介怀。”

苏暖心里隐隐生出些感动……这白印,虽然不通人情,生性淡漠,心底却是和善良温和的人。

白印没有说什么,青漓便在不忘峰住下了,挨打的次数越来越少,每隔几天,苏暖就带他到自己洞府里泡泡灵泉。

也不知道灵泉对他有没有用处,他人性被兽性压制,也不知道,能不能抵抗住,什么时候才能清醒过来。

她一边思索着,一边将灵泉水撩到青漓头上让他洗头发,到底还是兽性,头上被泼水,青漓下意识就是小狗一样猛地甩头,甩出的水珠溅了苏暖一脸,她顿时有些无语。

“旺财啊,我怀疑你是故意报复我,记恨我打你是不是……”她起身去给他拿换的衣服,却不料,在她转身后,水潭中原本满脸单纯得意的人,眼底深处缓缓浮出墨绿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