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的师尊太强横 011/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鳞怪已经生出了灵智,从镇妖塔最深处逃出来,一路上将能放的妖物都放了,好给自己制造逃脱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很好很强大,但是……也很无奈。

白印一人一剑,只身拦在镇妖塔出口,任凭镇妖塔中妖物震天嘶吼,拼命突击,大半天过去,却愣是没有一只能够突围出来。

等到凌霄山其余几峰的峰主带着弟子们赶来的时候,镇妖塔这处,空气中已经满是浓郁的血腥味。

白印原本出尘的白衣已经被鲜血染透,他清冷如玉的面颊上溅了几滴血,竟是让以往出尘若仙的面孔生生透出几分妖异,他持剑站在那里,身后是面色煞白的小徒弟,面前的山洞中堆满了妖物的尸体。

凌霄山镇压了数百上千年的妖物,竟是让他在一夕之间,斩杀殆尽。

不过白印自己的状况也不太好,面色苍白,更重要的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元神深处,那股蠢蠢欲动的邪恶气息。

原本被他死死压制在神魂最深处的那颗种子,那颗让他在近一百年来再无法寸进的心魔种子,在这次他大开杀戒中,被唤醒了。

“你们处理,我先回^。”白印面无表情扔下一句话,转身带着自己的小徒弟离开,留下一地满眼震惊却又面面相觑的人。

其余几峰的弟子看着眼前地狱般的惨状,心里又是唏嘘,又是有些感叹。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般本事,这般气势,整个凌霄山,除了闭关的尊上,恐怕也就只有不忘峰这位了!

苏暖也被白印之前于云淡风轻中杀伐果敢的气势惊住了,待看到他苍白面孔上妖异的血迹,心里又是有些叹息。

她大概猜到了。

果然,白印一回去就放出了要闭关的消息,而这一次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他要闭关,斩心魔。

对于修仙者来说,斩心魔便是修行中的斩三尸,斩去一切俗世情感,成,则不再为凡尘俗世所累,彻底了断俗世情缘,变成真正绝情之人却也距离飞升更进一步。

败,轻则为心魔所困,终生再难进益,严重者更是会走火入魔,再无法入修仙一途。

凌霄山绝大多数吃瓜弟子只当是这位不忘峰的强悍人儿又要有大进益了,只有那了解内情的少数几人,眼中具是浮出担忧。

他们都记着前几日白印杀空镇妖塔时候的模样。

到了白印闭关那一日,御剑峰峰主剑仙,清虚峰峰主虚辰子,白云峰峰主云中子等一众人,同时来到不忘峰,打算为白印护法。

说是护法,其实也有更深一层的考量。

万一白印真的不慎入魔,那以他的修为,必定又是一个姬无名,所以,他们必须在他入魔的最初做出抉择……但是这只是万分之一的后路。

他们都觉得,以白印的修为,以他这些年的心性,必定不会为心魔所困。

就在白印洞府外隔离的结界出现的时候,之前一直在养伤的周雪见出现了。

面上已没有受伤时候的虚弱,她又成为凌霄山最高冷圣洁的那朵雪莲,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她身上的气息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不惑巅峰,她竟是在神之草的帮助下,一举到了不惑境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要到达知命。

老天,这份天赋,这边是玄阴体和天灵根修行起来的可怕之处吗,这要让别的弟子,不对,这让他们这些老家伙都要没法儿活了。

周雪见却像是压根感觉不到别人的视线,缓步走来,宛若神女,她抱剑在白印洞府外盘膝而坐,淡淡开口。

“我来替师尊护法!”

其余几峰峰主又是羡慕嫉妒,又是老怀安慰。

无论是哪一峰的弟子,都是凌霄山的弟子,长得都是凌霄山的脸!

而这时候,白印已经在洞府内盘膝打坐,眼中有几分不易察觉的犹豫,却很快变得一片坚定。

视线看向一旁蜷缩着的小毛球,白印缓缓开口:“为师这次定会入定许久,短则数月,长则数年,你若届时无聊,便出去寻你师姐。”

小狐狸抬头,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乖巧低低叫了声。

白印点头,随即闭眼入定!

就在白印闭眼的一瞬,原本还乖巧卧在一旁的小毛球却是倏地窜进他怀里,就在白印身上闪过一道白光整个心神入定的一瞬,小狐狸也是登时闭眼失去意识。

再睁眼的时候,苏暖便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

古朴而又大气磅礴的建筑,远处钟声回荡着,身着相同青衫的年轻弟子三五成群走过,具是在讨论道法。

巨大的偏院里,一个少年被其余几人打倒按在地上后便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踹着,那些少年还在一边谩骂,满眼都是憎恶鄙夷。

“还道心纯净,还天资聪颖,就凭你……你个肮脏的魔修!”

“你是魔修的后代,就是个魔种,你不去找个荒山野岭修魔,跑到我青云门来有何目的,快说!”

“刚不是很能说吗,刚不是还会讲道嘛,你倒是讲啊……”

“知道你为何修不出道法吗,就因为你是肮脏的魔修后代,只能跟着那些老头子去修道心,还道心,我呸,你倒是用道心去降妖除魔,你倒是用你的道心将我们说服啊,我们便不打你了,哈哈哈……”

一群本应神采飞扬的少年,此刻却具是满脸快意,一边踢打着脚下少年,面上却是一副好像自己在做一件神圣事情的神情。

而地上被打的少年,始终都是抱着头一言不发。

“好了走吧走吧,真是无趣,不过也没关系,三日后便是青云门测试,我听说了,这次测试的方法是用道法召唤活物,这个魔修铁定要被驱逐出去了!”

为首之人等同伴都打够了,才悠悠然嬉笑着开口,其余几人顿时一愣,接着就是满脸幸灾乐祸。

召唤活物是最直接但也是最难的测试方法,所有弟子一起做法召唤,能引来活物便算是合格,而引来的活物越是有灵性,那边说明他的道法越是高深精纯。

而这个肮脏的魔修,狗屁道法都不懂,做法都不会,还引个屁的活物啊,难道要他去山林里给猴子讲道不成。

到那几人一想到这魔修的结局很快就要来,顿时就开心了,也发泄够了,笑嘻嘻拍着手离开。

须臾,少年慢慢爬起来,捡起落在旁边的书本,低头拍打自己身上的尘土脚印,随后还不忘整理头顶束起的发冠……哪怕少年面上青紫交错,神情却依旧是一片平静从容。

很明显,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少年眉眼稚气未脱,却已经能看出以后该是何等神姿,这正是白印的少年时期。

而看着眼前情形的苏暖,却忽然觉得眼前一幕竟是无比的熟悉,让她忽然想起上个世界里的程遇。

那时候,程遇被打起身后,似乎也是这样一副平静至极的神情。

她知道,她这是到了白印的记忆世界当中,看来,白印生出的心魔种子,便是在这段时期,所以他才会在斩心魔的时候被心魔带回这个时候,而她也跟着一起来了。

白印的父亲是一名魔修,所以对于大多数修道者来说,他的血统都是污浊的。

再加上他不修道法只修道心,更是让所有人坚信,他是因为自己的魔修后代身世,无法修行要求气息纯净的道法,才只能和那些一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家伙们学什么道心。

道心,看不见摸不着,不能强筋健骨降妖除魔……几乎所有的修道者只要有机会都不会选择走这条路的。

白印因为亲眼见过当初自己的父亲因为道心不坚而入魔,所以他才会在最初,将所有心神放在修行道心上面。

少年背影笔直,却又极为萧索落寞,苏暖躲在暗处看着他独自一人走远,竟是忽然间生出些同情来。

白印那清冷寡淡的性情,未尝和他充满伤痛和鄙夷的经历无关。

饶是再有天赋,道心再如何纯净,他却依旧只是个少年,他想靠近光明,可身边的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他生于黑暗、属于黑暗,他只有孤零零一人,和身边的一切声音做抗争。

他最后的确是赢了,可那些被他深藏在灵魂深处的伤痕,却让他原本纯净的道心,有了一丝裂痕,因为那一丝裂痕,以后的他,再难寸进。

如今,他被自己逼回了这段于他来说最为黑暗漫长的时光,要与过去的自己做个了断。

看到少年强装镇定下的踉跄,她知道,之前那几人的话终归是影响到他了,他心里也一定认为,门派测试后,自己就要被驱逐了。

苏暖暗暗叹息一声……她自然是希望他能赢的,以前,他是一个人,如今,她便来陪着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