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的师尊太强横 012/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云门只是世间一个不大的修道门派,自然无法和修仙的凌霄山相提并论,而苏暖如今是修过仙的灵狐,白印又是在外门弟子的居住区,并没什么高手,所以她放心的尾随着白印。

她看到白印在最初的慌乱后,迅速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三日后的门派试练并不存在一般,一如既往的一个人吃饭休息,其余时间都用来打坐冥想。

苏暖不由得又是暗暗感叹。

有这份心性,也难怪他后来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修行界的翘楚,还有最后一黑化,就成了整个修行界的噩梦。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到了试练那日,整个青云门都在后山集合,进行外门弟子的测试。

没错,测试只是针对外门弟子,主要是为了确认这些入门没多久的弟子们是不是有修习道法的天赋和能力,在测试中表现优秀的外门弟子,会优先被内门录取进入青云门内门,成为真正的青云门弟子。

而表现普通的,则是继续留在外门观察。

至于那些实在表现很差的,就会被直接驱逐赶出门派。

外门中呼声最高的弟子叫做陈破,他刚入门没多久就表现出惊人的修道天赋,已经被好几个内门长老盯上,没有意外的话,就会是这一届外门弟子中的第一人。

而白印,则是恰恰相反。

所有人都知道外门来了个魔修的后代,可青云门并未明确规定魔修后代不能入门,但是一般修道门派,对于魔修后代,总是有歧视的。

白印的父亲在入魔前曾经也是惊才绝艳的人物,也是因此,青云门掌门才会破例让他入了门派,可没多久,所有人就都知道了,白印不能修道法,只会修道心。

也是因此,更加坐实了周围人对于他魔修后代的歧视。

有多少人等着看陈破在测试中大展身手,就有多少人等着看这个肮脏的魔修后代如何自取其辱,然后被灰溜溜的赶出门派。

测试开始,三十多名外门弟子便是按照自身喜好在规定的区域内分散开来,设法召唤山林中的活物。

有人捏决用符纸,有人布阵,也有人吹箫弹琴,反正只要能寄托道法便可以,而最为出彩的便是陈破。

召唤活物大家都是以温和的手段为主,而他,却是拎着一柄闪着冷光的剑,刷刷的开始舞剑。

苏暖躲在暗处看着,有些不屑的撇撇尖尖的狐狸嘴。

在看过白印一人一剑斩尽镇妖塔妖物后,这世间,又怎么还有别的剑法能够入眼。

可这也不影响那些在一旁观察的青云门长老们和内门弟子们时不时的赞叹。

同样的,也有很多人在看到白印盘膝坐在林中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闭眼入定后,露出讥笑的神情。

自己悟道就能悟来活物?这不是搞笑是什么!

很快就有人招来活物了,是那名吹笛的弟子,他招来了一只机灵的松鼠,小松鼠在他头上的树枝上站定,好奇的抖着蓬松的大尾巴看着他。

有第一个,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出现活物。

温顺的兔子,艳丽的小鸟,还有一只灵气十足的小鹿……没多久,就有形形色色的林中动物被招来,招来了动物的弟子自然高兴,没招到的很多都露出失望的神情,只是在看到陈破的舞剑还没招来任何东西后才生出些许慰藉。

可就在这时,四周那些小动物像是忽然受惊了一般,毫无预兆四散逃开,就在所有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陈破的方向,从密林深处,缓缓走出一道白影,一步一步迈出,凌厉、矫健、森然,却又灵性。

竟然是一只白狼。

白狼带着满身威压,看着陈破的舞剑,有些新奇,又有些跃跃欲试。

白狼轻扑上去,竟是配合着陈破的舞剑,几个动作,尽显灵性威猛……陈破手中长剑停下,英姿飒爽朝白狼拱手:“你好,我是陈破!”

白狼看了他一眼,竟是发出一声低吼回应,而四周的青云门长老已经具是满脸激动。

如此道法,能引来这般有灵性却又凶猛的动物,这……陈破必定会成为青云门未来的中流砥柱。

“今日的测试到此为止,还未召唤出活物的弟子,可以收拾东西……”

负责主持测试的文松长老环顾着开口,话没说完,视线看到那个唯一还盘膝坐在草丛中的少年,眉头顿时蹙起。

四周的人也都是窃笑起来,尤其是那些没能召唤出活物的外门弟子,在看到白印还闭眼盘膝坐在那里,具是毫不留情讥笑,就好像同样没能召唤出活物,白印依旧比他们低贱的多。

“白印,测试已经结束,你在做什么?”文松长老微微蹙眉,却也没有咄咄逼人。

这个少年这些日子的表现他是看在眼里的,他本身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奈何他的出身……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白印睁开眼,看着文松长老,低声开口:“回长老,弟子感觉到那里有一道灵气极为浓郁的气息,应该是极有灵性的活物,弟子正想和它交流唤它过来。”

四周骤然发出哄笑,那几个经常欺负白印的外门弟子更是笑着拍着大腿。

其余几个长老也有些无语,眼中带着不屑。

那白狼在出现前他们就已经发觉到了,它是这林中最为灵性的生物,现在,这个白印竟敢说还有什么有灵性的活物。

难不成他的感知比他们这些人加起来还敏锐!

文松长老心里也是不信的,却又是有些犹豫道:“那再给你半柱香时间,你若能唤出来,便算你过关。”

白印恭敬道谢,在四周的哄笑和鄙夷声中再度闭眼。

那白狼还站在陈破身边,陈破看着坐在那里的白印,满眼冷光。

他父母都是被魔修所害,他比谁都厌恶白印,只是他从来不屑于针对这个可怜虫罢了。

四周那些弟子也是哄笑着:“装模作样没完没了了,他要是能召唤出来,哪怕是条蚯蚓,我都算他有本事!”

“就是,自取其辱,魔修的肮脏血脉,难不成他要招出一只恶鬼啊,哈哈哈……”

四周的话越来越不入耳,文松长老在其余长老的视线逼迫下也不得不轻咳一声:“白印,你……”

他的话没说完,因为,就在他开口的一瞬,白印前边不远处的草丛,忽然发出沙沙的声音。

所有人都是一愣,下意识朝那边看去,连那些正在谩骂鄙夷的弟子都下意识屏住呼吸。

四周安静无比,就在所有人都要以为那草丛只是被风吹动的时候,下一瞬,一只小小的,全身带着银白光泽的身形,走出草丛,出现在白印身边。

小小的银白狐狸,蓬松的尾巴比身体还大,微垂着毛绒耳朵,呜呜的小声叫了声,然后,就是在白印不敢置信的视线中,轻轻一跃,跳到了白印膝盖上。

四周所有人都惊住了,文松长老更是不敢置信低呼一声:“灵狐?”

别人还没出生,陈破便是一声低喝:“不可能,兴许只是一只普通白狐罢了。”

他身边的白狼似乎也感应到他的情绪,低吼一声朝白印的方向迈出几步,朝那只小小的狐狸发出示威性的轻哧。

下一瞬,所有人就都不敢置信的看到,那小小的狐狸,从白印怀里抬头轻飘飘朝白狼看了眼……而那之前还威风凛凛的白狼,竟是被这一眼看的直接倒退几步,接着就是刷的扭头,直接逃回了丛林深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