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的师尊太强横 018/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白印的了,可是她却惊诧的发现,白印还在修仙,而他的修行方式和以前一样,和五百年后的他也一样,那便是打坐入定。

他身上原本已经枯竭了的灵气迅速恢复如初,然后接着上涨,越来越浓郁,却又被他掩盖着。

青云门对他的态度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大反转,平日里衣食住行皆是最好的级别,只是每过几天,文松长老就会被掌门谴来请白印出手去解决一些青云门难以解决的事情,比如哪处又有精怪作祟青云门难以应对。

文松长老之前对白印不错,白印也对他尊敬有加,这让文松长老在青云门很是扬眉吐气。

不到半个月,白印就出门了三次,每次回来身上都有血迹,明显是动手了的,而这一次,更是三日都没回来,苏暖在院子里等的无聊,索性出去山门外等他。

其实她有些奇怪,按理说,白印原本被欺压羞辱的少年轨迹已经改变,他也不该再有心魔,可为何,他还没有从记忆世界中苏醒?

正在想着,她就看到白印一袭白衣缓缓从山门外走进来,依旧是以前安静的样子,然而四周人的态度却已然是天翻地覆。

那些原本欺负他的弟子,如今连近距离迎接他的资格都没有,而他们心惊胆战许久却没见白印如想象般一样找他们算账报仇,也慢慢放下心来,隐藏在人群中看他。

看到那少年一袭白衣缓步而来,身上有些许血迹,神情却是出尘若仙,那些弟子便是满心感慨。

以前还能打人家,现在送上门去让人家打,恐怕人家也不屑于打他们吧。

白印原本淡漠眼神在看到藏在人群后面的小毛球的时候就变了,眼底深处蓦然涌出温柔至极的神色,看也不看四周众人,走过去轻唤了声小白,弯腰便将无比想念的小狐狸抱进怀里。

这三日他与那蛇妖周旋,疲惫之际,最大的折磨却是不能看到她。如今她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下次出门,一定要带着她。

白印抱着小狐狸的身形消失,身后一众青云门弟子具是满脸艳羡。

那就是当初白印召唤出的灵狐啊,难怪人家能召唤出这种灵宠,原来是深藏不露。

文松长老看着白印的背影,满眼老怀安慰,同时心理却又有些怪异。

他这几次与白印一同出去,在被白印身上那精纯的仙灵之气惊到的同时,也发觉了些许不对。

具体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只是心里总觉得这孩子原本清冷至极的面孔,在偶尔失神的时候露出的那种神情,很是有些怪异。

他安慰自己,这也许就是天才与常人的不同之处,这般天纵奇才又通透如玉的少年,又怎会为俗世的任何东西所累。

而此时,文松长老心中清冷通透的少年,正坐在自己书桌后,轻抚着怀里的小狐狸,神情有些不自然道。

“小白,不如,你先变成人形……”他话还没说完,怀里白光一闪,原本的小狐狸就变成了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的少女。

少女头顶的毛绒耳朵在他胸口蹭着撒娇:“师尊,这次去了好久,我自己在这里好无聊啊……”

她的神情动作满是依恋,可是,她对面跨坐在他腰腿间,又是这幅全然依恋的神情,让白印就没这么轻松了。

犹豫只有一舜,下一刻,他便是再也忍不住,附身便捉住了思念不已的甘甜,起初还能控制着浅尝辄止,可一旦尝到那味道,便是不由自主想要更多。

他上身前倾,抬手便将少女放到了身前的书桌上,不让她发觉自己身体羞耻的反应,接着便是附身再度吻上去,一手扣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有丝毫躲避。

半晌,等到对面的小人儿面红耳赤几乎无法呼吸了,他才将她放开,放开却并未远离,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他微暗哑呢喃道:“我后悔了。”

“什么?”少女怔怔抬头不解。

白印一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绕到身后轻抚着她柔顺的银发,靠近她,低低开口:“我说给你时间考虑,我后悔了。”

只是三日未见,他却如此想念她,想看到她,想抱着她,想……亲吻她,尝遍她所有的甜美,笼罩住她所有的气息,不让她有丝毫远离的机会。

小狐狸大眼迷蒙看着他,有些懵,更多的却是不加掩饰的依恋,这份依恋让白印的心安定了许多,他唇角浮出一丝笑意,手中却仿佛凭空变出了一只白玉发簪。

伸手将少女随意披散的银发在脑后随意挽起,将玉簪插进去,银发玉簪,相得益彰,煞是好看。

少女好奇的伸手摸了摸,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吧唧一口亲在他唇角。

“谢谢师尊,徒儿好喜欢你……”

白印顿时挑眉:“你想好了?”

小狐狸眨眼:“什么?”

“喜欢我!”白印有些暗恼,眼底却是浮出些忐忑来,下一瞬,就看到怀中少女笑的眉眼弯弯,不容分说揽着他脖子,倏地从桌上滑坐到他怀里,脑袋紧贴着他胸口,嫩生生说道。

“徒儿喜欢师尊,很喜欢师尊……”

白印眼中一喜,接着又是一黯,抬手轻揽住她,开口,却发现声音暗哑:“小白……”

“师尊叫徒儿名字好不好。”小狐狸有些气鼓鼓。

白印失笑,低头再度扑捉她的唇瓣,低声道:“好,我的暖暖……”

他再度迷失在柔软和甘甜中,下一瞬就感觉怀里人儿不安分动了动,他猝不及防,顿时倒吸一口气。

小狐狸似是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眼巴巴解释:“师尊你身上玉佩咯到我了……”

白印刷的从耳根红透到脖子,忙伸手按住她不让她乱动。

他哪里有什么玉佩,不过是……

小狐狸没心没肺,晚上照样睡在他枕边。白印闭着眼却没睡着,可等了大半夜,也没见她在睡梦中化成人形靠过来,只好失落的放弃。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醒过来,发觉自己下身的滑腻,回过神来的白印刷的红了脸,逃一般的跳下床离开,惊得身后的狐狸在梦中生生炸毛。

一整天,白印都有些不自在,生怕被身边的小狐狸看出点什么来,好在他处理的早,否则,若是被人知道,那……

他开始考虑,以后晚上不能睡一张床了,否则他……少年初尝情欲滋味,他现在根本不敢尝试自己对她的抵抗力还有几分。

可等到了晚上,没等他提出分床睡的要求,却发现床上的小狐狸有些不对。

它小小的一团蜷缩着,微微颤抖着,发出低低的呜咽声,似乎很痛苦。

“小白……”他还是习惯性叫她小白,可当他伸手刚触碰到她,她瞬间化为人形,那样子却让他猛地怔住。

“师尊……”小狐狸浑身滚烫,看到他就像看到救星一般贴上来,抱着他低低诉苦:“徒儿好难受……”

白印有些手忙脚乱,想替她检查,又不忍心推开,就这么厮磨半晌,他才搞清楚:他的小狐狸……发情了。

灵狐依旧是兽类,兽类都有发情期,可她……

小狐狸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强拉出几分神志来推开他就要离开:“师尊,我先回山里去。”

饶是被系统的设定为完成任务而强行削弱了个人意志及情感,可她依旧不能接受自己变成个发情狐狸在他面前。

狐性本淫,她也不了解兽类发情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如果露出丑态吓走了这个未来的谪仙,那她岂不是要哭死。

可不等她迈出一步,一股大力袭来,她便被拽回按到床上。

“你在发情期,想去哪里?”白印微微咬牙。

小狐狸原本就极美,如今的样子更像是专门为勾人而生的妖精,灵狐更是连神仙都能诱惑的生物,她现在出去,万一遇到恶人……

白印发现只是想想这种可能他都无法接受,也不管她难受的样子,挥手便放下床上帷幔。

等他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将身下少女腰带扯开,她的白衣松垮垮散开,几乎是一瞬,白印就觉得自己的心神开始不受控了。

看到身下小东西难受的样子,他强行稳住心神,附身在她耳边柔声安慰。

“小白乖,不怕,我帮你……”

说罢,一只手便是颤抖着从她的衣襟探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