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的师尊太强横 01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年时期也被伙伴推荐过一些图册,白印并非一窍不通,却也实在谈不上什么经验,只是下意识看着意识不清的小狐狸的反应来确认自己有没有让她欢愉。

等到身下小狐狸抱着他的肩膀战栗的时候,感受到指端传来的阵阵压迫,他自己也是猛地一僵,随即便是脱力一般俯身到她耳边轻吻了吻。

指尖的滑腻和她的娇呼让他自己也得到了释放,白印爱怜的亲了亲她的面颊,开口轻唤,就发现自己声音嘶哑的不像话。

“小白……你是我的。”

被初次的真实情欲迷醉了心神,白印并不知道,当他战栗暗哑着唤她名字的时候,窗外一道身影骤然一僵,接着就是满眼不敢置信的屏息离开。

缓缓恢复清明的狐狸整个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又同时满心都是不敢置信。

无论是眼前冷情的少年还是五百年后的不忘峰峰主,都不像是会如此取悦别人的人,怎么办,好羞耻。

又是清醒又是迷糊,隐约间,她听到耳边响起暗哑的声音。

“小白,我们成亲吧……”

虽然他没有真的与她……可他总是要对他负责的,嗯,对,一定要负责的。

白印忐忑的说完,屏息等她回应,半晌没见回声,他抬头看去,却哭笑不得的发现,她已经睡得香甜。

刚刚那般折腾她,她自是极累的。

黑暗中,白印耳根通红,安静下来,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刚刚那般孟浪行事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他很羞愧,却又很欢愉。

轻轻将身边人揽进怀里,下一瞬,他听到她低声的呢喃。

“师尊……”

白印身体僵了僵,心里的柔情瞬间变成忐忑,强逼自己不去想有朝一日若是她发现他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师尊,那又该如何。

一时间,他竟是生出一种希望她永远找不到她师尊的心思来。

第二天天刚亮,白印便起身去后山打坐。

他想让自己的心静一静,想想到底要怎么做。

以前,他的心中只有修行,除此之外他找不到别的生存的意义,可如今,修行一途开始顺遂,他却竟是忽然生出一种再也不想再修行的念头出来。

修行一途本就是灭人性,知天命,到了后来,便是没有七情六欲,没有世俗牵绊。

她的师尊便是如此吧。

从她的言语间便能看出,她那师尊定然是神仙般有大神通的人,却又是个不食人间烟火,冷清淡漠至极的人。

他不想到了以后自己也变成那样,如果说以前他还能接受,可现在……有了她,他便再也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了。

他只想和她在一起,每天看她快快乐乐的就够了,他对她不只是一时的情动心热,而是想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等她长大,也等他长大,以后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会有自由的浓情蜜意,不用再担心被约束。

这才是他想给她的以后,如果她愿意的话。

没呆多久白印就朝青云门飞掠回去,只要一段时间看不到他,他就没办法心安。

可就在他进入青云门的一瞬,神情便猛地变了,原本朝自己院子掠去的身形猛地一转,下一瞬便出现在青云门的青云殿中,一步跨入,满身冰寒。

青云门掌门与一众长老都是一愣,他们也没想到白印会来的这么快。

文松长老站在一旁有些犹豫,又有些不忍。

他没想到,自己的感觉竟是真的,白印,这个青云门千百年来年不世出的天才,竟然真的动了男女之情,而且是对一只灵狐。

他们之前也不愿相信陈破的话,可殿内那当众化为人形的灵狐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们事实。

不,不是灵狐,是狐妖。

灵狐纯净至极,又怎么会做出这种蛊惑人心的事情,这狐狸,分明就是一只妖狐。

殿内只有长老以上的人,看到白印一步跨进来满身寒意,竟是齐齐有些紧张起来,接着却又发现他骤然缓和。

白印在看到站在殿中却并未受到任何伤害的小狐狸时,提起的心猛地一松,身形一动,便将她拉入怀中,随即看向上面掌门及一众长老,淡淡挑眉,眼中的质问意味毫不掩饰。

掌门的神情有些僵硬,文松长老不得不轻咳一声,有些无奈的走出来语重心长道:“白印,男女之情是自然伦常,我们本不应妄加干涉,可你要知道,掌门和诸位长老也是为你好,修道一途本就求心神清净,更何况你走的是修仙一途。”

文松长老眼中满是关切和担忧,看着白印沉沉道:“修仙之路更是艰难无比,饶是你天资过人也不可妄自托大,旁人修仙斩断俗世,连血亲家人都要摒弃,更何况男女之情……稍有不慎,可是要坠入魔道的啊!”

文松长老越说越是急切:“你修行不易,若真的只是因为区区女色失了道心,你的道,又要如何再修下去?”

其余长老都是齐齐点头附和。

眼前这弟子是青云门未来的希望,他们不可能也没有本事逼迫他,只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看到白印平淡至极点头,青云门掌门及一众长老都是心里一松,文松长老更是心里一喜,暗道这孩子果然是个懂事的,可下一瞬他就听到白印极为平静的声音。

“既是如此,这道,我便不修了。”

说罢,白印便是转身去拉呆滞在一旁的小狐狸,这一拉却没拉动,抬头就看到小狐狸呆呆看着他。

“师尊,你……?”

这个称呼刺得白印心里一痛,他抿唇柔声问道:“小白,若是我再不能修行,你可还愿与我一起,你放心,我总是能护住你的。”

苏暖心里不断哀嚎着……妹的,她这都不明不白的“失身”了,就盼着把他从心魔中拽出去,让他修行圆满,结果人现在,不修行了!

而白印在看到小狐狸骤然蹙起的眉头和不赞成时,心里忽然就浮出不好的预感来,下一瞬,就见她不解的看过来。

“师尊你说过,要做凌霄山尊上,你不修行了,怎么做尊上呢?”

殿内青云门掌门及众长老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凌霄山,尊上,老天,这孩子原来这样有志气,可见,果真都是因为这狐妖引诱而误入歧途啊!

一众人满心悲愤,却不敢在这种关头妄加干涉,只是眼巴巴看着白印,盼他迷途知返。

白印的面色开始泛白,心里浮出苦笑。

他原本就是她口中的人,又如何能担得起那人要做的事。

看到少女眼中涌出的冷意,白印的心顿时发苦,忽然间就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美梦是自己编造的,再美,也终归不属于自己。

“小白,我……并不是你的师尊。”短短一句话,他却说的无比艰难。

往日,他这么说,少女都是不信的。可这次他刚说完,就听到少女了然点头说道。

“对,你不是我师尊,我师尊是凌霄山不忘峰峰主,他法力深厚,会是以后的尊上,他怎么可能是这种对修行如此儿戏,一言不合就要放弃修行的人。”

少女声音满是笃定:“你不是我师尊。”

白印苦涩低头。

他没有一言不合就放弃,也没有儿戏,只是因为……他将她看的更重,在她与修行一途相比时,没有犹豫便选了她罢了。

“我要去找我师尊了。”少女吸吸鼻子看了他一眼,随即毫不犹豫转身就要离开。

白印不由得追出几步:“小白……”

一开口,他才发觉自己的声音竟是带着些可笑的卑微,看着停下转身看着他的少女,白印抿唇,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

“我是你师尊,是假的,我心悦你……是真的。”

他看着少女,满心爱怜化为苦涩:“对不起……没能成为你师尊那样的人。”

低头,不忍看她离开的背影,可下一瞬,白衣一角出现在他视线中,接着他就感觉唇角被柔软的微凉碰触。

轻吻了他唇角的少女定定看着他,认真道:“我在凌霄山等你,你若是来了,我便与你一起。”

白印心里一震,不敢置信问道:“没有师尊?”

“嗯。”少女点头:“若是你来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师尊,只有你……”

满心的绝望被巨大的希望代替,白印发誓一般点头:“好,我一定去寻你,你等我,一定等我!”

他看到少女笑开:“好……”

苏暖的“好”字还未落音,便觉得眼前一阵扭曲,她难受的几乎吐出来,下一瞬,眼前一切骤然变化……青云殿消失不见,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不忘峰白印的那冰冷的洞府,她怔怔抬头,就看到白印倏地睁开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