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的师尊太强横 025/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印话音落下,虚辰子与剑仙等人具是一愣,接着便是恍然大悟露出喜气:“极是,极是……这孽畜原本也是该死的,如今便让她将功补过,给雪见重铸灵根罢。”

反正,活活抽了灵根与天生的灵气,这灵狐活下来的可能性也不大了,而且,能帮到周雪见,还能让这孽畜死的痛苦……甚好!

在周围几人点头欣慰中,白印视线缓缓看向下方还眼巴巴看着他的小狐狸,眯眼,缓缓开口:“便由我来做吧。”

虚辰子几人又是一愣,看着白印的眼神便有些发憷了。

这就是即将成神的人所谓的斩七情断六欲嘛,果真是冷血之极啊……毕竟是自己教养过的徒弟,他却要亲自动手。

一众人下意识看向下方还眼巴巴看救世主一样看着白印的狐狸,心里便在厌恶之际又生出了些同情来。

这可怜的畜生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当成救命稻草,当成靠山的人,究竟要对自己做什么吧。

周雪见暂时从昏迷中转醒,便听到白印要拿苏暖灵根救她的事情。

凌越在她身边照顾着,低声安慰她:“雪见,白印师尊很快就会治好你的,你别担心,好好休息啊。”

他是想安慰受伤的周雪见,可说完后他就发现周雪见的神情很是不对,她眼眶通红拼命摇头却说不出话来,用尽全身力气,只是说了个“不要……”随即便是再次陷入昏迷。

凌越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确认周雪见没有大碍后才松了口气,不由得又是心疼起来。

这个傻姑娘,看着面冷,实际却比谁都善良,自己都成这样了还不愿让那个狐狸付出代价。

其实凌越自己也觉得这件事隐隐透着些说不出来的诡异,可他现在心思都在周雪见身上,根本无暇多想。

而这个时候,苏暖已经被白印带回了不忘峰,将她放进了她洞府中的灵泉内。

她是灵狐,归根结底也属于妖类,缚妖索腐蚀出的伤疤触目惊心,只是在灵泉水的滋养下很快就愈合恢复如初……她缩在灵泉中,不知所措的看着岸边席地而坐的白印。

“怕死吗?”白印淡淡开口。

他看到小狐狸可怜巴巴忙不迭点头:“……怕。”

“哦……”白印的声音依旧凉凉的,却不再是在外人面前的冷漠,反而透出一股子与他白衣飘飘的模样不符的邪气来。

“既然怕死,为何还要替他挡我攻势?”

他表面云淡风轻,却在暗里盯着小狐狸的每一个细微神情……他看到她微微一愣,下意识说道:“他是我的朋友,他是来救我。”

“呵。”白印低笑出声:“救你?你是说,觉得我会伤害你,在不忘峰都呆不下去,要一个魔修赶来救你……逃离这里?”

小狐狸连忙摇头:“我没有……”

她的话未说完,就被白印淡淡打断。

“骗子。”他缓缓摇头,随即轻笑出声,再抬头,眼底深处骤然涌出漆黑,伸手轻抚上少女柔软的唇瓣。

“你这张小嘴,总爱撒谎,我,不喜欢。”

看到少女缩在水中的身体抖了抖,白印便是挑眉:“你不是说不怕我,现在呢,怕了?想离开了?”

看到谪仙般的人此刻比邪魔还要危险的样子,小狐狸瑟瑟摇头,声音有些破碎:“没,没有,徒儿没有想离开师尊……”

“不想离开我?”白印伸手,缩在水中的小狐狸不自主被他隔空唤到岸边,白印声音轻柔至极,却也邪气至极,吹气在她耳边。

“那就……证明给我看。”

小狐狸怔怔的还未回过神来,就被他倏地低头含住唇瓣……几次在她睡梦中的亲近都带着刻骨的压抑,如今,再不想压抑自己,乍一接触到魂牵梦绕的甘甜,他所有的努力,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就在他俯身滑入水中将小狐狸揽进怀里的时候,却发现被他揽着的人儿惊慌的想要推开他。

“果然在撒谎。”白印低低开口,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瞳孔在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不过没关系,我这次不会再被你骗到……”

在小狐狸慌乱无措的视线中,白印的手掌缓缓贴到她小腹处……下一瞬,怀中小狐狸猛地一震,面孔骤然变得一片惨白,身体整个颤抖起来,睁大眼不敢置信看着他,喉咙溢出破碎的声音。

“师……尊……不要……”

他手上动作未停,将她小腹处脆弱却充满灵气的灵根,完整的、残忍至极的,生生抽了出来。

一只手抽取灵根,另一只手贴在她后背,将醇厚的灵气毫不吝啬的不断朝她身体里输去。

怀里的人儿因为极致的惊恐和痛苦紧贴在他身上,颤抖着,面上血色尽失……她的银发寸寸变成干枯的雪白,再没有那灵动的光泽,她的面孔,惨白的越来越逼近透明。

“别怕,我会护着你。”白印眼底闪着浓郁的漆黑,轻吻在她眉心,柔声开口:“从今往后,你便哪里也不能去了……只能由我来护着你。”

如今,他再不担心被她骗,不用担心她会离开,也不用担心他会发疯……再也不会了,她只能永远的,乖乖呆在他的身边。

就在这时,他看到怀中少女原本满是痛苦绝望的眼神忽然一变,骤然失去焦距,随即瞳孔开始涣散……几乎是同时,白印猛然间发觉,他输入到她体内那浓郁的灵气流水一般再度倾泻出来,根本没有半点能储存在她身体里。

白印先是一愣,接着瞬间就慌了。

看着怀里人近乎透明的身体和越来越涣散的眼睛,白印眼底骤然涌出浓郁的漆黑。

“你不准死,听见没,不准死。”

他反手挥出去,直接用结界封了整个冰灵洞,下一瞬,他体内的灵气暴涨出来,直接将两人连同灵泉一起笼罩其中。

周身都是浓郁至极的灵气,白印眼底黑光阴郁,死死看着怀里的人。

终于,她的眼睛慢慢恢复了焦距……即便是灵气无法滞留,可四周都是灵气蕴养着,终于将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然而,那双眼虽然恢复了焦距,却再没有半点亮光和神采。

白印发誓,他从未看到过她露出这样的眼神……那么平静,那么无所谓,就好像是死是活都没有关系。

怎么可以,她刚刚明明说过她怕死的,她刚说过的……可是,她现在却没有半点要求生的意识。

他看到她缓缓闭上眼,不再看他,而周身的灵气更加缓慢的朝她身体里渗透进去。

“睁开眼。”白印缓缓咬牙:“小白……你别逼我。”

他看到怀里的小狐狸身体抖了抖,却迅速恢复一片淡漠决然。

“你不是他……”

只有四个字,她再不开口,也不睁眼看他,任凭自己体内的灵气与生机流水一般消失。

仅仅四个字,却让白印骤然呆滞。

不是他,不是那个会叫她小白,对她柔顺温柔的少年吗……他本来就不是,他就是他,她心里的也必须只能是他!

手中是抽取的灵根,满是灵气,脆弱而又纯净至极。

白印反手封了那灵根,下一瞬,撕拉一声……在怀中少女不敢置信睁开的眼睛里,他看到自己阴戾的神情,和眼底极致的漆黑。

“是你逼我……”他疯魔一般咬牙,俯身下去。

能感觉到她想挣扎,能感觉到她的抗拒、恐惧、痛苦……厌恶,到最后的绝望。

可白印终究没有停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疯了,也知道他这么做之后,就再也没办法挽回,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

在修仙界有一种特殊的修行方法:双修。

双修之时,阴阳融合,灵气在两人之间流转,修行起来事半功倍,可唯一一点就是,如果两人差距过大,便回强行拉近两人修为的差距,而这种强行拉近便是一方损,一方益。

等到确认小狐狸体内的灵气终于能正常流转支撑她的身体,白印才停了下来。

洞中榻上一片狼藉,他的气息还有些不稳,面色有些苍白,却又带着异样的神采。

她,终归是他的人了。

低头,身下的人儿全身上下满是暧昧痕迹,昭示着他之前的疯狂行径和那极致的愉悦……他忽然想起,在斩心魔的记忆世界中那一晚,发情期的小狐狸因他化作一潭春水,惶然无措紧紧抱住他肩膀,只能凭本能依赖他的模样。

而此刻,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闭着眼睛……睫毛上是还未干涸的痕迹。

她没有再发出那样柔软的声音,或者说,她除了刚开始的挣扎和哀求后,在被侵犯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闭着眼睛。

“小白……我是不是弄疼你了?”白印柔声开口,带着发间的汗湿在她耳边轻吻:“对不起,以后都不会了,我发誓。”

他手指微动,洁白的薄被出现,他轻轻将少女裹进被中,轻抱进怀里,自己也安静的躺下去。

他也很疲惫,刚刚,不只是几次让他几乎沉沦的极致欢愉,更重要的是,他几乎一半修为都用来护住她的心脉了。

闭眼躺在她身边,白印睫毛颤抖着,嘴角微勾起,心里却是涌出铺天盖地的绝望。

他知道,记忆世界中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无法避免……他几乎是拼尽了全力让自己远离她,可是,根本做不到。

那执念,在记忆世界中折磨了他整整一千年,毁掉了一切……他以为自己可以避免,他以为自己可以,哪怕是尽力一试。

可是他最终发现,根本不可能,只要看到她,他的全部心神便只有一个她,在记忆世界中一千年的修行让他在出关的一瞬便直接进益到化境巅峰,那是积存了记忆中的千年修行,可没人知道,那一千年……他修的不是道,而是她……

------题外话------

加更到……希望小仙女们多多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