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的师尊太强横 02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记忆世界里,在他终于到了凌霄山后,却没有见到她,而整个凌霄山,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没有一个人可以告诉他,他等了那么久的小狐狸究竟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她就像是从未来过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守着那些记忆,还有她的许诺。

她说,等他到了凌霄山就能见到她了,可是,她不在。

凌霄山也没有她的师尊,那个要做尊上的师尊。

好的,那他来当这个尊上,她不是一直希望他去当吗……他再信她一次好了,等他成为尊上,她也许就会出现的。

他便是守着这个执念,在凌霄山守了整整一千年,直到他成为凌霄山的尊上,再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出身,可是,那个当初陪他度过那些艰难岁月的人,依旧没有出现。

她就那么轻描淡写的骗了他,许给他一个永远不打算完成的承诺后,笑着给他说再见,然后就,再也不见。

没人知道在他的记忆世界中那场人间浩劫。

凌霄山尊上入魔,几乎屠尽前来围剿的天下修行者……而魔修妖族趁机进击,天下大乱,生灵涂炭……

在他睁开眼的一瞬,他满心都是庆幸,庆幸那并不是真的,只是他陷入心魔之中,一切都还未发生,一切也都还有机会弥补……直到一低头,看到伏在他膝上的小狐狸。

那一瞬,没人知道他的心情。

什么生灵涂炭,什么劫后余生,统统化作云烟抛之脑后,他的心里眼里,就只剩下膝上那一团柔软银白,而那一刻他也终于意识到,那个世界是假的,而他,是真的,对她的所有执念……也是真的。

他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就远远的看着她就好,保持距离,让她在他视线所及之处,那就足够了。

直到看到她与姬无名在一起……那一瞬,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想到很久以前,她被冤枉而关进镇妖塔的时候,那道每日都会来陪伴她的魔修气息。

当初他从未觉得那道气息有多么不可饶恕,可直到看到她与那一身红袍的男子站在山巅俯视流光星海时的笑容,他终于明白,他所以为的,只是他以为。

他根本无法接受她有一丝一毫不属于他。

让她离开不忘峰是他给她的最后机会,最后与他保持距离的机会,也是他逼自己做出的最后努力……可是,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让他在一瞬间做出决定:再不能让她逃离。

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不会发疯,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是的,他斩心魔,却生出了更大的心魔……可是这一次,他却几乎毫无招架之力便彻底沦陷,亦或者……甘之如饴。

轻吻着怀中小狐狸的发顶,白印终于决定向她坦白……或许她已经猜到,可是,他还是决定亲口告诉她。

“小白……”知道她能听到,白印的眼中一片平静:“我入魔了。”

怀中人儿缓缓睁开眼,看着他的眼神有厌恶,有冷漠,有恐惧和排斥,就是再也没有以往的信任,亲近和依恋,这样的眼神让白印心里生疼,可他知道,这是他该受的。

他挖她灵根,还,强要她身子……她怎么会不恨他不厌弃他。

他自己都厌弃自己。

“你会杀我吗?”小狐狸的声音虚弱而平静。

白印苦笑……在她心中,他大抵和那些邪魔也没什么区别了,亦或是更有甚之。

“自然不会。”他低低叹息。

他看到小狐狸的眼睛露出一丝亮光:“那,你能放我走吗?”

戒备,惊恐,哀求……她眼中的神色让他的心生疼,可听到她要离开,那生疼的地方却又嘶嘶向外冒着冷气。

“你现在是清醒着的,不是他,对吗?”小狐狸试探着问他。

那个他,自然指的是被心魔控制的白印。

看着小狐狸眼中隐含的希冀,白印伸手轻抚上她苍白的嘴唇,轻声道:“是的,可是……他本来就是做了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而已。”

他再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便是我,我,便是他……心魔是我,我,亦是心魔!”

看到小狐狸眼神瞬间陷入绝望,那丝丝希冀也尽数消失,白印有些艰难的开口,语气带着他自己都能意识到的恳求。

“小白,他很容易对付的,只要你在……只要有你在就好了,他就不会发疯的。”白印眼也不眨看着小狐狸,语气轻柔:“留下,好不好?”

小狐狸眼中的光芒黯淡下去,没有作声。

这是无声的拒绝,所以,几乎只是瞬息间,白印眼底的黑光再度涌起:“你,不愿意?”

语气依旧轻柔,却又弥漫出邪气和冷意。

只要她又一丝要离开的意味,白印便觉得自己心里的戾气铺天盖地。

看到他眼底涌出的黝黑,小狐狸顿是满眼惊恐,颤抖着想要向后缩,却被他一把禁锢在怀中,只能颤抖着摇头:“没有,我没有要离开,我不走,真的不走……”

哪怕看出少女是因为对他的惊恐而违心妥协,白印依旧心满意足,他身上的气息骤然变得柔和,下颔轻蹭着少女发顶。

“小白,我还是那个我……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不修仙,不做道尊,不飞升成仙,哪怕……堕落到地狱都可以的,只要有你……”

白印的声音轻柔的叹息一般:“暖暖,我心悦你,心悦至极……”

他记得,她喜欢他唤她名字。

直到第二天早上,确定怀中少女的气息稳住了,白印才终于停止朝她体内渡灵气。

“小白乖,你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来。”白印极为温柔在小狐狸面颊轻吻,随后便是出了洞府。

在他走出去的一瞬,洞府哗得一闪,像是他穿过了一道屏障。

苏暖缓缓睁开眼。

洞府被白印下了禁制……他这是铁了心要囚禁自己。

白印啊白印,要么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一爆发,却竟是如此暗黑到让人不敢置信。

暗暗运转那道隐藏在身体最深处连白印都未发觉的气息,苏暖的心缓缓定了下来。

那是当初在小化境的寒潭底部时得到的传承,是那个羽化出小化境的仙人的传承。

现在,就差姬无名的东风了……希望她之前豁出去替他挡了那一下的苦头没有白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