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 004/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管家看到他,终于松了口气,一边带着她往里走,一边忙不迭大声道:“老爷,夫人,二小姐回来了。”

下一瞬,慕枭就看到眼眶红红的中年妇人快步迎出来,看到他,直接扑上来抱住。

慕枭原本想躲避的,却在看到这妇人眼底的担忧和心疼时诡异的愣了愣,然后便被抱了个满怀。

“暖暖你怎么回事啊,听说你坠楼了,娘和你爹去找你,却说你被少帅带走了……娘担心你一整天了,你个死丫头,是要为娘的命呢啊……”

慕枭闷闷开口:“你想勒死我吗?”

沈婉容愣了愣,连忙松开小女儿,待看到她面无表情的模样时,眼泪又要往出涌。

“暖暖别怕,娘给你做主,什么狗屁徐家,还敢退婚,暖暖放心……赶明儿就让你爹去徐家,用钱砸也要把那个姓徐的给你砸的乖乖来认错!”

慕枭暗暗挑眉……退婚?

难道那个蠢女人是因为被退婚,跳楼……结果牵连了他?

他眼底的冷光顿时更甚,一脸冷气被沈婉容拉进客厅,就看到站在那里眼巴巴看着他的苏渊博。

苏渊博是京海市排的上名号的富商,也是那蠢女人一说,他才知道,那个打扮的像五十岁大妈的蠢女人竟然是苏家小姐。

对苏渊博,慕枭是有印象的,一个平时看起来颇有气势的商人……好像还是京海商会的副会长。

可现在,这个眼眶微红有些局促的看着他的中年男人……真是那个叱咤商场的富商?

苏渊博到底是男人,不能像妻子那样搂着小女儿哭,可他对自家这个从来最听话最胆小的女儿的心疼绝不比妻子少半分,今日乍一听说徐家那个兔崽子退婚,又听到自家女儿坠楼,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兴师动众赶到医院,却被告知女儿被少帅带走了。

怎么又牵连到少帅……即便是富商,苏渊博也知道,慕家可不是他一个富商能对抗的。

在几番打听却无果后,他只能满心担忧在家里等消息,好在,女儿回来了。

可是,以往最柔顺乖巧的女儿,现在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这让苏渊博刚刚落下的心再度提起。

徐家,好一个徐家,真当苏家是能随便欺压的么,想定亲就定亲,想退婚就退婚?

慕枭并不知道自己的面无表情落到苏父眼中就成了失魂落魄,正在想着别的事情,他忽然就听到苏父沉声道:“二丫头,不要难过了,爹答应你,明天就去徐家……不光要让徐家那个兔崽子登门给你道歉,还要他风风光光的把你抬进家门,你放心,有爹在,谁也欺负不了你!”

慕枭怔怔抬头……把他抬进家门?

谁他妈敢!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旁边沙发上的苏家大小姐苏蔓冷冰冰开口了。

“爹,娘,强扭的瓜不甜,徐沛然明显不喜欢二妹,现在退了婚不是刚好,没必要非要扒着他不放,让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香饽饽……”

慕枭一身冷意少有缓和。

苏家幸好还有个正常人!

看到那对夫妻还要开口,慕枭终于没了耐性。

“婚都退了还嫁什么嫁?”

沈婉容看到自家女儿冷冰冰的神色,只当她是伤心过度,小心翼翼哄着:“暖暖,娘知道你喜欢徐沛然,他……”

“徐沛然?那个头发比我靴子都亮的书呆子?”慕枭没好气:“眼瘸啊喜欢他?”

那个蠢女人果然是个傻缺,喜欢这样的货色。

而此时,苏渊博夫妻都已经惊呆了,面面相觑中透着一个信息:二丫头果然是伤心过度了,瞧瞧,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过,又是什么时候有了靴子?

慕枭自然不知道苏家二老清奇的脑回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下一刻,另一道诧异的声音响起。

“二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徐老师?”

苏画乔与母亲周红玉搀着走进来,一身湖蓝洋装,高挑挺拔宛若优雅的天鹅。

慕枭却明显没有呵护白天鹅的觉悟,用眼角瞥了眼苏画乔,面无表情:“我让你插嘴了?”

苏画乔顿时惊住,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老旧到可笑的二姐。

这个二姐素来连大声说话都不曾有过,什么时候竟然这样疾声厉色了。

看来,外边说是徐家公子退婚的事情,是真的了,瞧,二姐都气的不正常了。

苏画乔看了眼自己母亲周红玉,周红玉强压下眼底的幸灾乐祸,拍了拍自家女儿的手,然后便是眉眼含春朝苏渊博说道:“老爷还要商量暖暖的婚事,我就不打扰了,回房休息了。”

说完,挽着女儿转身扶着楼梯上楼,竟是从头到尾都没问候沈婉容这个正房夫人一声。

沈婉容分明是已经习惯了,再加上忧心自己二女儿,根本连看都没看周红玉,自然也没看到大女儿苏蔓眼底的无奈。

而慕枭也是趁着这个当口起身,淡淡说了句睡觉了,直接上了二楼。

右手第二个房间……慕枭已经做好准备看到一个老太太一样的房间了,可推门进去的一瞬,他却有些意外。

的确很素雅,却完全不刻板,反而是透着浓浓的小女儿家的温馨,色彩也比他身上这见鬼的衣服明快多了。

他松了口气,走过去大咧咧将自己砸到那柔软的床上……后脑一咯,他这才想起来,他现在是该死的长头发。

捂着眼睛一声哀嚎……慕枭觉得自己前二十四年一定是太嚣张了,所以老天才派这么一个克星来惩罚他。

可是,这惩罚也太狠了吧。

即便是以后换回去了,可只要他一想到,自己曾经当过一阵子女人,还穿着裙子,还是该死的长头发……他想杀人。

蹭的从床上蹦起来大步朝浴室走去,翻了几个抽屉,终于找到一把剪刀,慕枭抬手就去拽头上的发髻。

这该死的疙瘩是怎么挽的,怎么解都解不开……慕枭站在镜子前面,看到镜子里面那张脸因为拽头发拽得狠了疼的龇牙咧嘴,偏又是满脸戾气的可笑模样,登时,心一狠,也不管还没扯开,举起剪刀咔嚓咔嚓就给剪了下来。

紧绷的头皮顿时一松,他也松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脑袋。

剪短的头发松散下来,恰恰及肩。

接着他又是粗暴的开始扯身上可笑的裙子,没耐心解盘扣,又是操起剪刀,咔嚓咔嚓……抬手一扯,那灰不溜秋还繁复的不行的裙子被他直接扔进旁边放脏衣服的篓子里。

感觉浑身轻松慕枭终于满意的晃了晃脑袋,抬头……却是蓦然愣住。

镜子里面,白皙纤瘦的少女及肩的短发有些凌乱,却恰好衬得那张白皙的小脸更显精致,而此刻,那张小脸呆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就是干巴巴吞了口口水。

咕嘟……

镜子里的少女身上只剩下一个藕荷色的肚兜,下身是薄软的底裤,四肢纤细,肩膀圆润,锁骨漂亮极了,再往下……咳。

看不出来啊,这小丫头片子身子单薄,那啥……还成!

慕枭有些僵硬不自在的从镜子里移开视线……可是,睡觉前要洗澡的,还有……人有三急……那啥,咳……他妈的,这都是什么事啊!

洗澡的时候,慕枭很君子的没有低头看,没有胡乱摸,只是神情有些扭曲。

没办法,这感觉真特么的怪异,他明明是自己在洗澡,可手下却是一个女人,该死的……他想尿尿!

相比于慕枭从灵魂到*的不自在,苏暖这边的状况简直不要太顺利。

她先是站在慕枭房间浴室的镜子前,三百六十度转了好几圈,欣赏自己如今的模样,不停的换表情,看看哪个角度最帅……结果就是,特么的哪个角度都帅啊,更不用说这一身军装衬出来的那气质。

她几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外边撩妹了。

嗯,对,军装禁欲系男神……软萌妹子们最无法抵挡的。

等到她解开上衣对着镜子满意的欣赏那八块腹肌的时候,忍了好久的三八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宿主啊……我想问问,你该不会……不打算把这身体还回去了吧?”

苏暖猛地一僵,然后就是剧烈咳起来。

“什、什么啊,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你、不是,你现在有办法换回来吗?”

三八老实摇头:“没有。”

苏暖顿时松了口气:“看吧,不是我不愿意啊,我也想换回去啊,可是你看看,现在没办法啊,我也很苦恼啊……”

三八看着苏暖一边满眼嘚瑟照镜子一边说话的样子,很是怀疑:“你苦恼吗?”

这一晚,慕枭过的史无前例的艰难……他翻来覆去,闻着被子上陌生的清香,感受到胸口多出来的累赘,怎么都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等到他穿着让管家临时去买回来的男装下楼的时候,楼下正在等他吃饭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沈婉容正担心自己女儿,可一抬头,就看到她沿着楼梯走下来……老天,头发,头发是怎么回事,怎么变得这么短了。

我的天啊,暖暖怎么穿着一身男装,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瞬,她心里边是蹭蹭的朝外冒冷气。

都是徐家那个小子,都是他,暖暖一定是上心过头了,性情大变都不说了,瞧瞧,这是连女人都不想做了!

不行,决不能就这么放过徐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