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 00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婉蓉扔下话头也不回离开,身后,徐夫人追着她叫,实在追不上,扭头腾地走回病房,劈头盖脸就准备骂那个狐媚子……可下一瞬却看到,那狐媚子竟然是苏家三小姐。

一瞬间,原本已经心灰意冷的徐夫人心思活络起来了。

苏二小姐,苏三小姐,虽然一个嫡,一个庶,可终归是都是苏家小姐啊,而且,据说这苏三小姐的生母虽然是个姨娘,却是苏家老夫人的侄女儿。

这……似乎也没什么损失。

一瞬间,徐夫人原本的怒气冲冲就变成了无奈又怜爱的笑容。

“唉,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她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扭头走了出去。

原本满心忐忑的苏画乔与徐沛然对视一眼,眼底都是涌出惊喜的光芒。

看来,徐夫人并不反对他们。

徐沛然完全没想到自己这次竟然因祸得福,一把拉住苏画乔的手认真道:“三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如果别人要骂,就让他们去骂好了。”

苏画乔抬头看着他,抿唇,半晌,认真点头:“我不怕别人的目光。”

这边,男女主比原剧情中还早的走到了一起,没人知道,医院楼下花园里,一身军装的“少帅”正满眼温柔朝一个小护士道谢。

“不、不用谢的,能为少帅提供帮助,我很高兴的。”那小护士圆圆的小脸尖下巴,低着头羞怯的像一只小鸟,可爱的模样让苏暖满眼星星。

好软萌的妹子,好喜欢哦,想捏脸。

根据慕枭的性情,她已经大概猜到他会做出什么事情,如果任凭他那么闹下去,她这个婚指不定到猴年马月才能退掉。

虽然她才不会真的和原剧情中那苦逼的苏二小姐一样,可是,总有这么个事儿在这搁着也不舒服啊。

还好,有这么可爱的萌妹子愿意帮忙。

徐沛然被慕枭欺负的狠了,再一看到心上人,只会更觉得苏画乔就是他的白月光,心动之下,再来点什么特殊的香味儿催化,有些小动作也是水到渠成。

她要做的,只是让人她在这个位面的便宜老妈知道慕枭在这个点儿来看徐沛然,出于对自己女儿的担心,沈夫人自然会来。

然后,就看到了刚刚那一幕。

“以后你有什么事我能帮忙的,你也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不会推辞。”

苏暖其实自己都没意识到她顶着慕枭的脸,一身军装双手插兜,满身气势却又神情温和的模样对那小护士来说有多大的冲击力。

听到她的话,那小护士倏地抬头,有些不敢置信却又暗含期待的看着她:“真的……可以吗?”

苏暖微怔,随即失笑:“当然是真的。”

那小护士面红耳赤咬唇,鼓足了勇气,终于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原来,这萌妹子叫阮琳琳,她之前谈了个男朋友,几乎已经要谈婚论嫁了,可谁知,那男朋友却背着她去相亲,和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订婚了。

而她这个正牌女友,直到人家两人订婚宴的日期都定下来了才知道这回事,更气人的是,她那个前男友,还给她发了请帖。

苏暖都忍不住暗暗咒骂。

这是得有多不要脸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所以呢,你想让我怎么做?”她有些不解。

阮琳琳面色赤红,搅着手指,终于将自己的请求说了出来,那就是……让少帅假装她男朋友,陪她去参加前男友的订婚宴。

苏暖顿时愣住,然后就是有些好笑。

这是经典的狗血打脸剧情啊,不过……她喜欢,哈哈哈,谁让她现在顶着慕枭的身份呢。

没等到她出声,小护士连忙又是面红耳赤的解释:“对不起少帅,我知道我提出这样的请求很幼稚,真的对不起,您不用理我,您……我走啦,对不起!”

说完,小护士就是猛地九十度鞠躬就要离开。

苏暖连忙喊住她:“订婚宴在哪天?”

小护士愣愣的看着她,呆呆开口:“就、就在明天……”

苏暖看着她温和开口:“那我到哪里接你?”

看到小护士先是不敢置信,接着一蹦三尺高,苏暖顿时有些好笑,要不是她顶着慕枭的身体担心给慕枭崩人设,她几乎要忍不住摸摸小护士的脑袋。

回到慕公馆,大帅还没回家,只有慕枭的哥哥慕玥在书房里看书。

本着少接触不容易露馅的原则,她径直上楼回到慕枭房间……

而慕枭这边,他刚回到苏家就发现苏家客厅里面多了个人,是苏渊博的母亲苏老夫人。

苏渊博是苏老爷前妻的孩子,苏老夫人等于是他的继母,自从苏渊博搬出苏家老宅后,几乎就没有什么往来。

苏老夫人对他从小不冷不热,后来因为他弃文从商更是因为传统观念对他十分不屑。

苏老夫人一直认为读书求功名从政才是正统,而商户是贱业。

也是这些年,苏渊博的生意做得大,她才稍微改变了态度,与苏渊博有了往来,再加上前几年因为一些事情,苏老夫人的远方侄女儿成了苏渊博的姨太太,这样一来,走动才多了起来。

可更多的时候都是苏渊博出钱供养苏老夫人和苏家老宅,而苏老夫人对他则一直是不咸不淡高高在上的态度。

在她看来,她出身名门,能接纳这个商户继子已经是天大的慈爱了。

而这次,苏老夫人是为了苏画乔与徐沛然的事情来的。

慕枭走进来时,原本脸色就不好看的沈婉容面色顿时更加不好。

她一边厌恶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婆婆,一边又担心女儿再受委屈,就在她正准备找个借口让女儿直接上楼不用理会的时候,就听到这个一向对奶奶最为敬重的女儿淡淡道:“我回来了,先去休息。”

说罢,竟是连看都没看一眼坐在那里的苏老夫人,扭头就上了楼。

苏老夫人皱眉看着慕枭的背影,随即冷哼一声朝沈婉容与苏渊博道:“你们瞧瞧,这样的教养,嫁进徐家那样的书香世家,怎么能让婆家敬爱。”

沈婉容面色难看:“母亲,婚已经退了,暖暖不会嫁进徐家了,我这个做母亲的首先就不同意!”

话音落下,苏老夫人便是点头,分明已经想好了措辞:“既然如此,三丫头与徐家那孩子的事情,你们也不会反对了吧。”

苏画乔虽是庶出,却是老妇人侄女儿的女儿,老妇人对她比对苏蔓苏暖姐妹一向要亲近的多。

听到苏老夫人的话,一向隐忍的沈婉容难得的露出冷笑:“周红玉都不管自己女儿自甘下贱,这与我何干。”

苏老夫人便是啐了口,拐杖在地上跺得咚咚响:“你说这是什么话,像是名门太太说的话吗……果然是商户女。”

沈婉容面色难看,径直站起来:“我不舒服,先休息了,老夫人您请自便,不过我丑化说在前头,三丫头要嫁谁不让我过问,陪嫁的时候,可不要朝我开口,毕竟……我只有两个女儿。”

说罢,不顾苏渊博为难的视线和苏老夫人难看的脸色,转身离开。

此时,慕枭正在苏渊博的书房里轻手轻脚的翻着桌上的文件和信件之类,然后就隐隐听到楼下那个老太婆声音尖锐说着:“母女两,不对,母女三人都一个模样,没教养的商户女……”

慕枭暗暗挑眉。

不应该啊,那蠢女人当初的打扮完全就是比对着楼下那老太太的模样的,老太太没道理不喜欢啊。

冷哧一声,他放下手里的文件,轻手轻脚退出了苏渊博的书房。

苏家有漕运生意,而现在,他几乎已经确定,上次那批烟土,和苏家上一批运送的货物有关。

只是……这苏渊博有这么大的胆子?

什么靠山都没有,他敢染指烟土?

回到苏暖房间,慕枭眉头微蹙思索着,一边脱衣服准备洗澡……脱了一半,又是想起什么来,神情变得有些不太自然,眼角余光朝胸口瞥了眼,随即低咒一声。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啊。

也就是他,要搁别人,这蠢女人早被占完便宜了……好吧,虽然这说法也不对,他自己现在在这身体里,难不成自己占自己便宜……啊呸,他才不是个女人!

明天还要去上学……蠢女人那模样竟然还在上学。

让他去学校和一群女人一起上学,这简直是……

慕枭满心都是暴戾因子,最终,带着满心不甘,将自己陷进蠢女人香喷喷的被窝里,沉沉入睡。

睡着前他还在想着,这蠢女人的身体也太弱鸡了,他一天也没干什么,躺下就浑身疼……哪里比得上他那八块腹肌的完美躯体。

妈的,也不知道蠢女人会不会趁机占他便宜。

苏暖要是知道慕枭的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因为她什么都没干……除了每天早晚固定在镜子前欣赏腹肌胸肌各种肌。

第二天,就在苏暖让司机接了小护士去给小护士做造型时,慕枭已经百无聊赖去上学了。

真是活得久了什么怪事都能遇到,他何时想过,自己竟然还有背着书包上学的一天。

虽然承德学院是开放的男女同校,可同校不同班啊……也就是说他要和一群黄毛丫头坐在一起。

这边,苏暖带着一直红着脸的小护士到了上次给慕枭做头发那家去做造型,造型师看到小护士,先是一愣,接着眼底就满是了然。

这个小姐虽然他不认识,明显不是京海贵圈儿里面的,但是她可比上次那苏二小姐要可爱多了。

瞧这软萌的模样,再一对比上次那个全程黑脸的苏二小姐,简直是天壤之别,更不会像苏二小姐那样竟敢要剪掉他舌头。

看看,恃宠而骄过头了吧,这么快就被少帅换掉了。

所以说,女人啊,还是要乖巧柔顺一些的,像上次那苏二小姐那样的,自然是不行的,哪个男人吃得消哦?

而这时候,被理发师认为没人能吃得消的“苏二小姐”已经来到了承德学院门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