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 010/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承德学院是京海最有名最新潮的贵族学院,除了首次提出男女同校的理念以外,还集中了很多京海贵圈家的公子小姐,这群年轻人恰好是个性最强烈的时候,再加上男女同校,总想要在打扮上突出一些,自然不喜欢学校样式老旧的校服。

因此,那群千金小姐们每日上学穿的必定都是自己的小洋装,一个赛一个的娇艳。

而与之相对,当初的苏暖每天上学也不愿穿校服,理由是校服漏了一截小腿,她每天上学穿的都是自己的衣服。

类似于晚清贵族的上衣下裙的老旧装扮,且捂得严严实实。

这几乎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了,再加上那些千金小姐都是政界名流家族,即便苏家财力雄厚,可在她们眼里,这个打扮的土里土气的苏暖,可不就是个暴发户土包子。

也是因此,每日上学的时候,那群千金小姐们都要聚集起来对苏暖冷嘲热讽,仿佛不欺负一下这一天都是不完整的。

所以,就在慕枭穿着一身男生制服,松散两颗扣子,挽起一截袖子的手插在裤兜里,面无表情朝校门口走去的时候,以往那群欺负苏暖的人已经等在大门口了。

为首的便是京海财长家的小姐张雅,她父亲有权家里有钱,又只有她一个宝贝女儿,自是娇惯宠溺,无法无天,进了承德学院后便很快成为一众千金小姐圈子的头头儿。

此时,张雅穿着一身藕粉色小洋装,脚上踩着小高跟皮鞋,趾高气昂站在那里接受其他伙伴的夸奖。

“小雅这身衣服真好看啊。”

“是啊,你们知道什么,这是小雅爸爸托人专门从南省带回来的呢,当然和我们的不一样。”

“对啊,还有小雅头上这个镶钻发夹,好漂亮哦……”

张雅心花怒放,面上满是自矜的笑意,嘴上假意推脱:“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还行啦……”

就在这时,其中一人忽然惊呼一声:“快看,那是谁?”

张雅也是刷的抬头,然后就看到,远远的,一道纤细却笔直傲然的身影双手插兜正缓缓朝承德学院大门走来。

男生校服穿的随意又洒脱,及肩短发微卷,面容精致,眉眼冷然……天啊,那不是苏家那个老嬷嬷嘛!

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就在慕枭压抑着自己要和一群女人一起上学的怪诞怒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就发现去路被人拦住了。

抬头,是一个三十多岁,一身洋装,面容艳丽的大红唇女人,还架着一副黑边眼镜。

是承德学院的教导主任,主要就是规范学生日常行为。

她一向看不惯那些不遵守校规不穿校服的千金小姐们,奈何她们都是京海高级贵圈儿中的人,父母又是极尽溺爱,根本没办法管束。

可身为教导主任的威严不能没有,也是因此,好几次,她都是拿不穿校服却又不敢跟她顶撞的苏暖开刀。

一个商户女,再有钱也比不上有权的。

“身为学生却不按规定穿着,以前是穿着你奶奶的裙子来,现在,一个女学生,却穿着男生校服,怎么,想吸引男学生的注意?”

教导主任满眼冷厉:“我上次跟你说过什么,你是怎么保证的,这么快就忘记了,还等着我罚站?”

没看到慕枭眼底越来越浓的冷色,教导主任大声开口:“不遵守校规,和上次一样,在这里罚站一小时再进去上课!”

而这时,慕枭已经满心冷意。

和上次一样?怎么,那个蠢女人以前就这么众目睽睽之下被罚站了?

里面那群小丫头片子不也没穿校服,就只有那个蠢女人被罚站?

慕枭低咒一声……果然是个愚蠢至极的女人!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个蠢货。

远处,正在看着这边的张雅一众千金小姐都已经笑开了花,这个老古董老嬷嬷又被教导主任抓住了啊。

上次罚站她都哭了,也不知道今天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就在她们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了不对,然后就是不敢置信看着那边。

慕枭压根理都没理教导主任,凉凉扫了眼后便是朝学校里面走去。

如果不是和那个蠢女人约定好,他一定不会进这该死的学校,和一群小屁孩呆在一起。

罚站?老头子都没敢罚站过他,简直是笑话!

教导主任见这小丫头片子竟然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径直要朝里面走去,竟是比那些千金小姐们还张狂,她顿时怒意腾腾,抬手就朝慕枭手臂拽过去。

“反了你,给我站……”

教导主任的话没说完就愣在那里,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腕被眼前这少女一把捏住,正想痛呼呵斥,可一抬眼,就看到少女那双冰冷到极致的眼睛,寒入骨髓,分明只是冷冷看着她,却透着铮铮杀气,让她头皮蹭的就麻了。

“你……”教导主任怔怔说出一个字就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慕枭冷冷勾唇,捏住教导主任的手腕一把将她推开,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指,看着教导主任凉凉开口:“离我远点,好吗?”

在那双冰冷不耐的眼睛的注视下,教导主任发现自己竟然想点头,却被最后的尊严支撑着,强自咬唇没有出声。

慕枭懒得跟一个女人浪费时间,嗤笑一声回头朝校园里面走去。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呆站在那里的教导主任仿佛才回过神来,然后就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委屈。

就像是一个小女孩被欺负了一样。

张雅和她身边一众少女没顾得上看教导主任委屈巴巴离开的样子,而是见鬼一样互相对视,不敢置信。

“刚刚那个……真的是苏家那个老古董?”

“她……把教导主任推开了,而且,教导主任还没发飙?”

“她刚刚是冲着教导主任冷笑吗?该死……我怎么觉得她笑的那么……帅呢?”

说话的人被其他几个人齐齐鄙视:“你有病吧!”

张雅更是点头:“整个京海,能称得上帅的只有一个人……”

旁边一群小伙伴满脸了然齐齐打趣:“知道了,是……慕少帅!”

少帅慕枭是张雅的梦种情人,这是她们小圈子里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没一个人能想到,此时,慕少帅就和她们在同一所校园内。

路上随便拽了个小胖子问了班级位置,慕枭便是直接扔开那有些发抖的小胖子朝班里走去。

刚到教室门外,就看到里面的女生透过窗户看着他,有的幸灾乐祸,有的隐含同情。

教室里,几个男生压低声音兴奋道:“进来了进来了,有好戏看了!”

慕枭眯眼,冷哧一声,上前一步,推门……

咚得一声响起,门上面,一个盛满了面粉的桶直接倾翻下来,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教室里面,对面那个一脸恶意笑容的男学生。

就在所有人已经准备好要看着苏暖再次被戏弄欺负的时候,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没人看到她究竟是怎么动作的,只隐隐看到,装着面粉的桶掉下的时候,她侧身,抬脚……一脚踹出去,咚得一声响,接着就是一声惨呼,然后所有人就都看到,那个装着面粉的桶,直接扣在那个主谋的头上,大半桶面粉直接倾泻下来,让他瞬间成了个“雪人。”

赵翰林是因为听说苏画乔在家被嫡姐压着没有地位,所以想方设法要欺负苏暖替苏画乔出气。

再加上苏暖的老古董模样也让他们很不喜欢,不由自主就想戏弄,所以,这样的事情从苏暖开始上学后就频频发生。

只是苏暖从不敢给家人说,生怕家人不让自己上学了,那徐沛然就更加看不上自己。

也是因此,赵翰林一次又一次的戏弄欺负苏暖……直到今天!

教室里的人都已经惊呆了,不敢置信看着依旧一身清爽的“苏暖”。

怎么,她从衣着打扮到神情气质……都变化这么大,而且还……还反手教训了赵翰林!

赵翰林已经在身边小弟的帮助下将桶拿了下来,一边呸呸呸吐着嘴里的面粉,一边顶着一张白脸朝慕枭咬牙切齿:“你这个女人,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说着,已经大步朝慕枭走了过来,抬手就准备揪住慕枭的衣领。

赵翰林自然不敢在学校动手打女同学,他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让他丢尽了脸面的女人……可他的手还没碰到对方,眼前一花,下一瞬,咚得一声响,后脑勺猛地撞到墙上,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揪着衣领按到了墙上。

“第几次做这事了?”

慕枭淡淡开口,像是按着一只小鸡仔儿一样按着赵翰林。

那个蠢女人也这么被欺负过?简直不能再蠢了!

而赵翰林此时已经愣住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对面眉眼清冷的少女,这才意识到,她看起来和以往截然不同了。

不光是穿衣打扮,更多的是眉眼间的神态。

和他们一样穿着男生校服,散开两颗扣子露出纤细的脖颈……挽着袖子的手腕也是纤细白皙的,可是……那钳住他脖子的力道,却让他压根没有挣脱的力气。

赵翰林被掐住脖子,面色涨红却犹自咬牙:“这种事情,谁还计数啊?”

话音未落,便是被一巴掌抽的眼冒金星。赵翰林懵懵的睁大眼不敢置信看着这个敢打他的少女:“你,你敢……”

“啪!”又是一巴掌!

慕枭一手按着这臭小子,一只手带着浓浓的嫌弃,接连几巴掌抽到赵翰林脑袋上,面无表情:“想起来没?”

赵翰林被打的眼冒金星:“三次,三次……这是第四次,失败了……”

看到慕枭又抬手,赵翰林快哭出来了:“回答问题也要挨打啊?”

慕枭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扔出教室,冷冷道:“回去换衣服,从今天开始,穿女校服上学,四个月……少一天,老子连你爹一起揍!”

女装?赵翰林已经傻眼了,接着就是倏地瞪大眼:“你休想……士可杀不可……啊!”

没多久,赵翰林鼻青脸肿失魂落魄生无可恋的穿着一身女校服走出承德学院大门,一边走,一边用手背抹去脸上被泪水加面粉和成的面糊糊。

慕枭在教室里面,悠悠然擦手,抬眼,看到教室门外已经傻眼的张雅一众人,凉凉开口:“有事?”

张雅连忙摇头,刷的转身就跑……走出去老远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那个老古董吓走了。

不就是换了身衣服嘛,有什么可怕的!

不是,她还打人啊,而且,打的真狠啊……虽然那赵翰林也是个蠢货欠打,可是,会不会打的太狠了些!

还要穿女装上学!

好可怕……

苏暖此时并不知道慕枭在学校里整出来的动静,她忙着充当“”“职业打脸人”,被小护士阮琳琳挽着走进了花国饭店。

阮琳琳紧张的不行,苏暖便是失笑安慰:“今天你可是少帅女朋友,谁都不用怕,谁敢欺负你我就帮你欺负回去。”

外边,等候在车里的副官宁琛冷峻的面孔上神情有些复杂纠结。

这几日看少帅的架势,他还以为自家少帅是真的喜欢那个苏二小姐呢,怎么一转身,又不知从哪里认识了这么个姑娘。

看苏二小姐的脾气还有少帅在苏二小姐面前诡异的温顺模样,少帅这样子,回头真不会被苏二小姐教训吗?

苏暖刚陪着阮琳琳进去,就被几个眼尖的商会大佬围住,不得不停下来虚与委蛇。阮琳琳朝她乖巧的笑了笑,示意自己先进去,苏暖只好点头。

看了眼被众星捧月的少帅,小护士阮琳琳满心都是星星眼。

少帅真的好好啊,哪有他们说的那样,凶狠暴戾冷血狂傲,分明是温柔极了的一个人,就因为她帮了他一个小忙,就愿意这么帮自己。

想到这里,小护士又有些内疚。

少帅这样的人物,却因为自己幼稚的不甘而陪自己胡闹,自己是不是太自私太不懂事了……

就在这时,有些惊讶的声音响起:“琳琳?”

阮琳琳抬头,就看到前男友也是今天订婚典礼的新郎周崇在前面不远处。

看到周崇身上笔挺的西装和他身边那衣着华贵的千金小姐,饶是明知自己今日已经精心打扮的和以往不一样,可小护士心里还是一瞬间涌出浓浓的自卑来,顿时有些后悔自己幼稚的不甘非要来这里,一时间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这时候说这些已经晚了,就在周崇开口的时候,他身边的新娘已经看到了阮琳琳,挑眉勾唇,然后便是不容分说挽着周崇朝这边走去。

“这不是琳琳嘛,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毕竟,你这两年把周崇照顾的这么好交到我手里,我还没跟你当面到过谢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