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 01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慕枭很是满意,连去上学这件事情似乎都没之前那么让他厌恶了。

校门口,教导主任还在那里站着监督前来上学的学生的着装,远远的,看到那道纤细的身影双手插兜悠悠然走来,她顿时就变了面色。

再三咬牙,最终,她收回视线,然后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了么!

慕枭顺顺当当的进了学校后朝教室走去,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穿着女生校服的男学生从前边走过,惹得四周的学生嬉笑指点着。

他先是一愣,接着就有些好笑。

果然是小屁孩,真不经吓,他就是吓唬吓唬,怎么还真穿上了,而且还一副不打算脱的架势。

慕枭自己不知道,自己从战场上摸爬滚打一路下来身上那股戾气,再被他刻意放出恐吓别人,对一个半大少年来说,有多大的杀伤力。

就在这时,前面出现几道身影,他不耐抬头,就看到几个笑的花一样的小丫头片子。

为首的就是那天他从袁重手下手里救出来的那个。

“暖暖,你来了啊,我送你去教室吧。”张雅不容分说就凑上来,刚靠近,就被慕枭皱着眉头呵斥:“别过来,离我远点。”

张雅微愣,眼底闪过一丝委屈,然后就是可怜巴巴看着他:“那,那我不过去,就这么送你去教室,好不好?”

慕枭有些头疼:“你们是闲的没事干了?”

要是一群臭小子,他直接都踹走了。

张雅却丝毫不介意他的态度,星星眼点头:“是啊是啊,我专程来找你的,我送你去,保证没人敢欺负你了。”

慕枭已经不想理了。

热闹总是扎堆,他正想着要怎么摆脱这群小丫头,就看到苏画乔朝这边走来,看到他,顿时加快了脚步。

“二姐。”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慕枭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女人极没好感。

苏画乔满眼诧异,像是不敢相信:“二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不等慕枭开口,她又是有些难过道:“我知道你难过,恨我们,可是二姐,少帅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真心对你,你再倒贴他他也不会真的跟你在一起,你何必为了讨好他,蛊惑的父亲在生意上乱来,这可是我们家的根基啊……”

原来是为了这个。

慕枭暗暗挑眉。

看来,那个周红玉的段位不高啊,被他这么一逼,就把女儿推出来了,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要顺利。

这点气都沉不住,他敢确定,周红玉一定很快就会再次露出马脚的。

慕枭不想跟苏画乔废话,正要让她滚开,谁知,他还没开口,旁边的张雅就出声了。

“苏画乔,有你这么说自己姐姐的吗?什么叫倒贴,暖暖需要倒贴吗?如果她要倒贴,怎么会把北系军少帅打成猪头,哼,别以为你勾引姐姐未婚夫的事情没人知道,也就赵翰林那样的二傻子把你当宝贝一样,也活该他被你吊着不上不下……”

张雅机关枪一样突突突,苏画乔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就在慕枭有些惊叹的看着几个姑娘唇枪舌剑的时候,这边,苏暖正满心无语的和北系军少帅袁重坐在一家酒楼里接受袁重的指责和控诉。

“就算我来你地盘没给你说,你也不能为了个女人扔下我,对不对?”

“我说你的审美也真是奇葩啊,那么辣的小辣椒你也下的去嘴……”

“慕枭啊,我说你是越来越过分,我好心请你喝酒,你给我点果酒是什么意思,你就这么瞧不起我?”

袁重满脸控诉:“对了,你还给那个小辣椒说我是熊包蛋,不是说好这是咱俩之间的秘密吗?”

苏暖正捧着香甜的果酒喝,听到这里,差点噗嗤喷出来。

抹去唇边的酒渍,她看着袁重,回忆着慕枭怼人时候的模样挑眉开口:“这还用我告诉别人,难道别人不会长眼睛看?”

袁重顿时急了:“慕枭你太过分了!”

苏暖连忙赔笑:“好好好,我过分,我干了这一杯赔罪行了吧?”

她又喝下一杯果酒,咂舌。

没有添加的果酒,醇香甜美,她第一次喝到,真好喝。

对面,袁重看到她直接闷头干了一杯果酒,顿时有些傻眼,然后就是讷讷道:“其实,那没什么,那啥……你不是不能碰酒精,你不用这样,我也不是真的怪你,你这……”

袁重知道慕枭从小沾酒必醉,最多能抿几小口红酒,像这样闷头一整杯的,他还真没见过。

想到这里袁重就有些感动了。

看来,这混蛋虽然嘴巴还是那么毒那么可恶,可还是把他当兄弟的,不然,哪儿能这么喝跟他赔罪啊!

慕枭一直都是嘴硬心软的,他是不是不应该这么逼他赔礼道歉!

这苏暖这边,在听到袁重说不能碰酒精的时候,就已经愣住了。

她心里浮出不好的预感,再也顾不得许多,连忙开始喊三八。

三八一副百忙之中抽出身的语气出来,可这时候,苏暖已经觉得脑袋开始发晕了。

“三八,我是不是醉了?”

她无意识间直接讲这句话说了出来,急的三八忙不迭提醒她:“宿主,你在脑中和我对话,别开口。”

可苏暖对面的袁重已经傻眼了,他伸出一根手指,不敢置信指着自己:“你、你叫我三八?”

说着就是砰得一拍桌子:“慕枭,你太过分了!”

苏暖被砰得拍桌子声音惊了下,猛地抬头,然后就觉得脑袋越发晕乎乎了。

“三八,有什么解……解酒的东西没?”

三八:“没有啊,我最近一直在忙着把你们的身体换回来的事情,哪儿有空准备别的东西。”

袁重:“慕枭,你还叫,你……士可杀,不可辱!”

苏暖听到三八的话,顿时就有些欲哭无泪,晕乎乎的控诉起来:“三八,你个混蛋,都怪你……”

微醺间,她已经不由自主露出小女儿家的娇态。

三八捂住眼睛不忍再看,而对面,袁重已经顿时目瞪口呆。

“我去,慕枭,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这就是你不喝酒的原因?”

袁重觉得自己像是发现了天大的秘密,顿时激动起来。

堂堂的直系军少帅慕枭,平日里一副要日天的样子,原来,哈哈哈,一喝酒就成娘炮了啊,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袁重哈哈大笑不能自已,苏暖便是迷迷糊糊看着他,努力做出凶狠的模样呵斥:“笑什么笑,再笑老子毙了你!”

她气鼓鼓的样子落到慕枭那张冷酷的脸上,让三八又是不忍直视捂住眼睛。

完了完了,宿主醒来后一定会怪它的!

它一个系统,现在劝也劝不住,它也很无奈啊!

看到袁重被呵斥后笑的越发厉害,苏暖顿时就急了,她想发飙,却觉得全身都软乎乎的没力气,只能摊在那里大喘气儿,生无可恋。

耳边是三八焦急的声音不断响起:“宿主,宿主你清醒一点啊,你现在是少帅啊……你这么娘,大反派不会放过你的啊……”

大反派?

苏暖迷迷糊糊想着,大反派,谁啊?

哦对了,程遇啊……还有白印师尊啊,对了,还有罗小火……

她呵呵傻笑着,好像看到程遇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一脸无奈说道:“你怎么又喝醉了?”

又?

苏暖想到,是了,那次在天台,她就喝醉了……嘻嘻,程遇还嘲笑她没有酒量也没有酒品。

头晕!

她眨眨眼,又看到白印一袭白衣在她眼前看着她,眼神柔和的能滴出水来。

“喝酒了?”

苏暖点头想靠近:“唔……师尊,我头疼……”

画面一晃,白印倏地变成漫天白光消散开来……苏南顿时愣住,然后就想起来,是的,白印羽化了,他连神仙都不愿意做,他羽化了。

三八已经傻眼了,焦急的原地跳脚。

怎么办怎么办,忘情水药力不稳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苏暖全身无力趴在桌上,眼角却忽然涌出大颗大颗的眼泪。

“程遇,对不起啊……真的对不起啊……”

“师尊,徒儿……徒儿好想你啊……”

罗小火……他是不是还在满世界的在寻找她,他知不知道,他找不到的。

眼前画面一闪,她忽然看到了罗烬,她看到罗烬背着背包走在从末世缓缓恢复秩序的世界各地,看到他翻越崇山峻岭,走过热带雨林,看到他在海边眺望,在山巅看日出……看到他走了好久好久,走着走着,他的头发白了,胡须白了,腰也弯了。

她看到罗烬变成了一个很苍老的老头,他的眼底依然有希望的光芒,没有阴郁,没有绝望……悠悠靠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远处的夕阳,手中拿着那张早已经泛黄的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满目疮痍的末世,照片上的人却都是满眼希望……少女笑的张扬,神情有些沉郁的男子被她揽着脖子,微侧身配合她的高度。

他的神情冷峻,眼底……却有着异样的光芒。

老头看了眼手中的照片,忽然笑了笑,头缓缓歪倒一旁,手中的照片抖了抖……被风扬起,从阳台飘向半空,在夕阳的余晖中飘摇翻转着……

苏暖嗓子哽咽。

“罗小火……”

罗小火已经那么老了么,他找了她一辈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