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 04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线战事焦灼,京海街上,每天都有学生演讲募资用作支援前线。

报纸上不断有讣闻,哪名大将又战死了,歼灭了多少敌军,前线又紧缺什么物资之类的。

花国饭店里的客人也少了很多,苏暖安静坐在床边座位上,金发小哥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看到她,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些同情唏嘘,轻轻将咖啡放到她面前,用还有些饶舌的京海话道。

“二小姐,请你喝咖啡。”

苏暖微笑道了声谢,缓缓伸手,手指碰触到咖啡杯后,慢慢捂住瓷杯,感受着瓷杯光滑柔和的弧度。

金发小哥忍不住安慰:“请您放心,慕少帅他是真正的勇士,他一定会平安归来,你们的国家也一定会安然无恙的,上帝会保护你们的。”

苏暖垂眸,睫毛眨了眨:“谢谢你。”

金发小哥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自从少帅去前线后,每天,二小姐都会来这里,坐在她以前和慕少帅一起吃饭的那张桌上,安静的喝点东西,亦或是“看”着外边的街道。

有人想要上前安慰,可二小姐却一直都是一副微笑温和的模样,久而久之,人们反而不好意思上前打扰,只是看到她坐在那里的时候,总是觉得有些心酸。

盼望着少帅早日得胜归来,你最爱的姑娘一日日在等待你啊!

霍铮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副唯美柔和的画面,少女神情恬淡,侧眸对着外边的街道,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压下眸中情绪,他走过去,温和而有礼:“二小姐,起风了,我送你回家吧。”

彬彬有礼,无半分逾越,亦无半分情意表露。

慕枭是真豪杰,他也不是小人,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趁虚而入。

说好了公平竞争,那就须得堂堂正正,等他回来。

苏暖回过神来,道了声谢,缓缓起身。

回到苏家的时候,苏渊博的书房门关闭着,能听到他在和商会的人商议什么。

无非就是继续筹资增援前线,或者是成立后助会接送疗养伤员。

苏蔓作为医务兵也已经去了前线,她走的时候,沈婉容只是抹眼泪,却始终没说出阻拦的话。

那么多姑娘一起去了,谁家的女儿又不是女儿。

霍铮离开后,苏暖去看了看正在佛堂念佛的沈婉容,然后被丫鬟扶着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这一日,天似乎格外的阴沉,所有人都知道,前线的战事已经到了白热化。

将士死伤无数,可倭国却也再没能前进半步。

天黑下去的时候,沈婉容上楼来轻轻推开门看了眼,看到小女儿安静的躺在床上,深深吁了口气,轻掩上门出去。

苏暖缓缓睁开眼。

她看不见,却能感觉到外边黑云压城的压抑,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她闭着眼,却没睡着,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

楼下的座钟敲响,她知道,午夜了……窗户咣当一声响,她听到有风将窗帘扬起的声音。

凉凉的风吹进来,拂过她细碎的刘海。

苏暖没有睁眼,夜风像是微凉又柔软至极的触感,印在她眉心,带着无尽的缱绻和万般不舍,明知只是瞬息间的交错,却丝丝缕缕不肯放开。

又是咣当一声,她缓缓睁开眼,眨了眨。

她看不见,窗外的夜空中,一颗流星滑过,拖着长长的尾巴,滑过她窗边的时间似乎格外漫长,锥心刺骨的不舍……

天还未亮的时候,楼下的电话声叮铃铃急促响起,几乎与此同时,外边街上响起报童的高声呼喊。

“捷报!捷报!慕少帅领兵大败敌军,倭国正式投降……捷报!捷报!”

楼下响起苏渊博喜不自胜的叫好声。

“好!好!苍天有眼,天佑华夏!”

苏暖动了动,缓缓坐起来,拉过旁边的衣服……手指颤抖着。

外边,街上很快响起欢欣鼓舞的呼唤声,在这欢乐的声音中,她听到楼下的电话声再度响起,片刻后,楼下变得一片安静。

原本正在与商会的人分享获胜喜悦的苏渊博没了声音。

窗外,报童的声音似乎都带着懵懂茫然的哽咽。

“……倭国投降,直系军少帅慕枭……殉国!”

苏暖的心抖了抖,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出声。

那些声音都是轻飘飘的,像是从没进入她的耳中。

她听到推门声响起,然后就是沈婉容低声心疼的呼唤。

“暖暖……”

她感受到沈婉容走过来,将她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声音哽咽。

“我苦命的孩子……”

苏暖反手轻环住她的腰身,将头贴上去,蹭了蹭,轻声开口:“娘,你帮我问问父亲,他什么时候回来……”

顿了许久,她才是接着轻声说道:“我去接他啊,他走了那么久……我想接他回家,好不好?”

沈婉容一把捂住嘴拼命点头泣不成声:“好、好,娘答应你,娘什么都答应你。”

少帅慕枭战死的消息顷刻间传遍京海,霍铮知道的时候,正在拈着玉珠的手指僵了僵,半晌,才是低头苦笑。

他终究是败了……这一生,他都没办法再胜过那个男人。

慕公馆,慕大帅放下电话,沉默了半晌,粗糙的手缓缓覆在脸上……滚烫的液体透过指缝滑落,许久,久到身边的副官几乎要忍不住上前,就听到慕大帅声音嘶哑,就像以往无数次与少帅吵架后那般,低低骂了声。

“小兔崽子……”

可是……他的小兔崽子再也不能跟他拌嘴吵架气得他跳脚了。

副官与身后的警卫皆是红了眼。

前线战地医院,没有战胜后的喜悦,反而是笼罩着一层浓郁的阴霾,每个人面上都是愁云惨淡。

病房里,苏蔓给陆之庭手臂上注射完针剂,冷着脸收起针筒……两人始终没有交流。

咣当一声,苏蔓终于忍不住,将药盒扔到桌上,扭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陆之庭,咬牙冷声开口。

“你之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最后一战前,陆之庭对她说,如果他回来……就娶她。

陆之庭身体僵了僵,抬头看她,忽地咧嘴一笑:“当然是假的,我最讨厌男人婆,怎么……你当真了啊?”

就像是看不到苏蔓难看的面色,陆之庭撇撇嘴:“自作多情!”

苏蔓蓦然咬牙,下一瞬,一把拿起药盒转身朝外走去。

病房门咚得一声被甩上,陆之庭眼角可恶的神情缓缓凝滞……低头,看着自己少了半截的左臂,半晌,倏地自嘲勾唇。

“你是个残废了,知不知道?”

想起什么,他又是蓦然红了眼眶,低声咒骂了句什么。

就在这时,门忽然又被推开,他刷的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姑娘恶狠狠看着他,眼圈通红,大步走过来……忽然一把环抱住他,咬牙。

“回去就登记结婚……”

不等陆之庭开口,苏蔓就是恶狠狠道:“你敢拒绝试试!”

陆之庭身体蓦然僵住,半晌,忽然低头,用仅有的那只手死死抱住她,像个孩子一样,呜咽着哭出声来。

“蔓蔓……”

苏蔓嗯了声,就听到陆之庭声音破碎嚎啕着:“我难受……我心里难受啊,是我没保护好大哥,我才是该死的那个啊,我知道他多想回去的,他怎么能死呢,他怎么舍得啊……”

苏蔓死死用力抱住他,拍着他的背,红着眼不发一语。

这一夜,对于所有京海民众来说,都是个不眠夜。

天黑后,越来越多的人自发走到街头,朝城门走去……安静的站在城门两侧,点燃一根根粗壮的蜡烛,从城门口一直蔓延向前。

烛光在夜色中摇曳着。

有孩子不解的拽了拽身边父母的衣角:“爹、娘,不是说要来接少帅回家嘛,为什么要点蜡烛啊?”

孩子的母亲擦了擦眼角,强笑着:“因为天黑了,少帅回家万一找不到路的时候,我们的烛火就能让他找到回家的路了。”

“哦。”孩子懵懂着:“那我们多点一些,少帅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家人会着急的……”

女人眼睛通红,揉了揉孩子的头:“好,我们多点一些。”

烛光成海,所有人翘首等待着……他们说,黎明的时候,少帅的灵柩就能进城。

苏宅,苏渊博夫妇与前一日刚回来的苏蔓坐在那里,面上尽是沉痛,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楼上,便是满满的心疼与担忧。

如果苏暖哭泣,悲痛,他们也许还能松一口气,最起码知道怎么安慰,可是,她太平静了,平静到可怕。

苏暖静静靠坐在床上,听到窗帘再次沙沙作响。

唇边勾起轻柔笑意,她低声开口。

“……你要走了吗?”

微凉的柔软印在她眉心,缱绻缠绵。

“我早就走了……只是你不舍得……”

苏暖眨了眨眼,毫无预兆的,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

她埋头在膝间,全身颤抖着倒在床上,抱着被子……紧紧蜷缩……

------题外话------

一边写一边哭一边擤鼻涕……自虐呢这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