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03/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雕梁画栋的东宫寝殿,香风淡雅,静谧至极……花鸢亲力亲为给太子妃收拾好床铺,半天,还不见散步的太子妃回来,便是不放心的出去寻找。

而这时候,苏暖已经带着东宫一众小太监和小宫女,在御花园中拦住了那个“女扮男装”家伙的去路。

带着身后一众跟班,苏暖像是街上带着小混混的大混混在调戏小娘子,抱臂冷笑着上前逼近。

“女扮男装、勾引太子,胆子不小啊……小浪蹄子。”

东宫一众太监宫女也是在后边冷笑着助威,尤其是新得了太子妃宠爱的小桃,双手叉腰瞪大眼睛鼓起腮帮子,就怕自己看起来不够凶残。

苏暖恶狠狠把手指掰得嘎嘣作响,冷笑着看着眼前那一脸淡然的“小浪蹄子”。

可没人知道,此时,隐藏在暗处的西厂三处的暗卫们……都已经惊呆在那里。

他们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大都督被太子妃带着一群太监宫女拦住恐吓,还叫他……小浪蹄子?

老天爷,谁能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模样生的不错,难怪有这个胆子……”苏暖坏笑着伸手,然后就是微微蹙眉:“个儿也太高了吧,太子喜欢这个型号的?”

苏暖身后一名原本有些狐疑的小太监,盯着白承泽的脸努力看着似乎在回忆什么,下一瞬,忽然就变了面色,先是不敢置信睁大眼满脸惊骇,接着……身体就颤抖起来,像是在打摆子,张口想要阻止太子妃的动作,然而……已经晚了!

苏暖眼底藏着得逞的坏笑,眼看,手就要揪住那小白脸的面颊,可就在这时,眼前一花……啪得一声,她的手直接被一巴掌打落。

娇生惯养嫩生生的手背登时就红肿起来,她一声痛呼收回手,就发现身体因为原主的习惯已经无意识的红了眼眶泪眼朦胧。

“你打我!”

所有太监宫女都看到自家太子妃强忍着泪眼恶狠狠发飙了:“来啊,给我把她揍一顿,手打肿,脸也给打肿……”

身后寂静无声。

太子妃还颇为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恶狠狠回头,就看到身后的太监宫女具是满眼惊恐不住朝她摆手。

“干嘛?”她皱眉,下意识再回头去看那“小浪蹄子”,可一回头,她就是惊得啊的一声倒退几步。

眼前,鬼魅般多了数道身影,尽数一身黑衣,面无表情,满身森冷气息。

她愣愣看着这一幕,身后的太监宫女回过神来,瞬间噗通噗通跪了一地。

“见过大都督,大都督,我们家娘娘、我家娘娘她不认得您……她,她不是有意冒犯,还请大都督、见谅……”

说话的小太监抖若筛糠,头都不敢抬。

“大都督?”苏暖心里暗笑着,面上却是一脸诧异,仿佛依旧不敢置信:“你不是女人?”

而此时,一直面无表情的白承泽终于抬眸看她。

狭长的眸子极为淡漠,语调阴凉:“不如,太子妃娘娘与我回西厂亲自查看一番?”

“西、西厂啊?”

看到这大反派那阴气森森语调不祥的模样,苏暖干笑起来,开始不着痕迹后退:“那……那就不用了,不用客气,大都督,您,您请自便。”

开玩笑,西厂?传闻,西厂牢房的地面,三寸都是红泥,晚上那里的狱卒听不到哭喊都睡不着觉。

那根本就是盛唐繁华的绝对阴暗面,地狱一般的地方……她疯了才会去。

她就是来露个脸,在这个攻略对象面前刷一波另类的存在感,可没打算把自己搭进去。

然而,她后退一步的时候,却发现,那长得比女人还阴柔的大都督白承泽忽然上前一步,似笑非笑冷冷提了提唇角,眼神讥讽。

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怂了,苏暖连忙直起腰板:“你干嘛?我、本宫可是太子妃哦,本宫不怕你的,你敢欺负本宫,太子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身后一众太监宫女都是欲哭无泪。

不怕吗?结结巴巴,两手缩在身前,小碎步不断后退……还把太子殿下搬出来,哪怕刻意自称本宫,可那胆怯的小模样……真是不怕的表现?

看着眼前故作镇定的太子妃,白承泽狭眸凉凉挑起:“娘娘难道没学过,冒犯别人是要道歉的?”

苏暖一愣,接着就是咬牙:“休想!”

身后一众太监宫女战战兢兢,只觉得四周都笼罩上了西厂特有的那股子森然冷风。

西厂大都督白承泽,那可是盛唐多少权贵心中的噩梦,可以说,除了唐皇陛下还有西厂那位老都督,他从不买任何人的帐,偏生唐皇每次还都是给他撑腰,搞得他现在的权势地位甚至比一众皇子还要强势,堪堪比肩太子。

要不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白承泽是个宦官,是唐皇陛下忠心耿耿的一条恶犬,说他造反都有人信。

只因他手握西厂,权柄滔天。

而现在,太子妃好死不死的,偏偏惹到了这位煞神,而且,两人明显是杠上了。

被称为“小浪蹄子”的大都督自然不愿善罢甘休,可明显,他们家这位太子妃也不是个服软的主儿,瞧她那小模样,分明是有些害怕,可明显还能再支撑几个来回。

一众太监宫女都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发凉,果然,下一瞬,他们就听到大都督凉凉道。

“臣……自然不敢冒犯娘娘,只是,这些下人有眼无珠,挑唆的娘娘如此失礼善妒,断然是留不得了。”

苏暖还没顾得上回味被人*裸说“失礼善妒”,就听到眼前这宦官悠悠道:“四六,拖下去……杖毙!”

一名黑衣冷酷少年上前一步,恭敬应声,挥手,就有另外几名黑衣暗卫上前,朝那些太监宫女走去。

苏暖顿时急了,也顾不得再咬文嚼字自称本宫了,连忙上前阻止:“喂喂喂,等等,是我冒犯你的,你杀别人算什么本事,白承泽,你讲讲道理好吗?”

最受欢迎的白莲花女主一般都是这样,面对强权,怜惜弱小,宁死不屈。

虽然她有些怂,可中心思想不能丢,炮灰女配的人设更是要重新树立!

然而,她这幅迎风招展的小白莲模样,分明在这位大都督面前没起到作用。

白承泽冷冷睥睨着她:“说起道理,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他低头俯视着眼前这个一脸强撑着的太子妃,淡淡道:“娘娘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苏暖心里已经开始狂飙脏话了。

果然是大反派,果然是剧情中阴暗扭曲的宦官头子,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这攻陷起来真的没有生命危险吗?

眼看着那些太监宫女具是面如土色满脸绝望的就要被西厂鹰犬拖走,苏暖连忙开口。

“好好好,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大都督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也别跟一群下人计较,行不行?”

苏暖一脸无奈看着白承泽,没有看到,身后跪在地上原本已经面如死灰的太监宫女们具是不敢置信抬头看她的背影。

自古以来,皇宫里的下人就是命如草芥,只听过下人为了维护主子的体面而死,何曾听说过,有主子为了护住下人的命,不顾体面向人低头的。

更何况是娇纵任性出了名的太子妃娘娘。

白承泽似乎也有些意外,只是也仅限于意外,冷冷瞥了眼一脸认栽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的太子妃,然后就是朝身后西厂暗卫凉凉道:“走吧。”

“是。”一干暗卫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白承泽也是转身就要绕过去,可就在这时,他前面耷拉着脑袋的太子妃刷的抬头,猛地上前一步,将自己的手举起来。

“我都道歉了,你把我的手打成这样子,是不是也该道歉啊!”苏暖一脸正义凛然,浑然不觉自己把红肿宛若猪蹄的手捧到别人眼前的一幕会不会滑稽,只是想要尽力扳回一局。

然而,事实证明,强权之下无争议。

大都督看着这个一脸怂相却还不罢休想要垂死挣扎的太子妃,又是凉凉睥睨了眼那红烧猪蹄一样的爪子,挑眉,淡淡开口:“这是给娘娘长长记性……不用太感谢微臣。”

下一瞬,苏暖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小浪蹄子”就已经到了几丈开外了!

第一回合,大败特败!

想起刚刚那宦官阴柔可恶的嘴脸,苏暖暗暗咬牙!

小浪蹄子,等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