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05/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扑通一声,柳如絮鬼哭狼嚎的在桥下挣扎呼救。

而与此同时,苏暖转身,在对上白承意的时候,已经满眼泪光却犹自咬唇,端的是委屈难抑却又不肯服软的倔强模样。

“你……”白承意刚想开口,看到她的样子,顿时也愣住了,只是下意识挥手让身后侍卫去救柳如雪。

再回头,深呼吸一口,正想开口,却不料,苏暖却抢先一步朝他奔过来,直直扑到他怀里,让他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

“承意,她们说你其实不喜欢我,你只是在骗我,你对我好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苏暖开口说话,却是想憋着眼中的泪意,巴巴看着白承意,委屈又凶恶的小模样看起来可怜至极。

白承意愣住,下意识皱眉:“谁在那里乱嚼舌根?”

九公主连忙悻悻缩了缩脖子。

苏暖心里暗笑,眨眼,终于滚落一串泪珠,她抽噎着朝白承意道:“柳如絮还说,你总有一天会把我赶出东宫,因为你根本不喜欢我,只是拿我当挡箭牌,挡别的女人,是不是这样……承意?”

白承意心里低咒着……他做的很明显吗?

看到一向娇纵蛮横的太子妃可怜巴巴的委屈模样,白承意深呼吸,上前,伸手便将她揽进怀里:“我对你好不好你不知道吗,做什么听那些女人乱嚼舌根,不哭,乖。”

苏暖心里呵呵冷笑,然后就是恶趣味的故意在白承意胸口蹭了蹭眼泪鼻涕,随即抬头,瘪嘴:“柳如絮刚刚说的,她还说你喜欢的是她,说我如果敢推她下水,你一定会责罚我,然后疼惜她,所以我才……我气不过,才推她的。”

苏暖咬牙,也不管哭的一脸可怜巴巴,奋力做出一副凶恶模样:“我知道她在撒谎,所以我就要推她,让她看看,承意心里只有我,才懒得理会她……”

白承意有些无奈。

其实再一想,这样栽赃陷害的桥段后宫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只是在发生的瞬间旁观者容易被眼前所见的东西迷惑罢了。

原来是那个柳如絮知道苏暖娇纵任性又冲动,故意用话激她……看来,那柳如絮也不是表面那么无害。

再一看怀里这个推了人,自己还哭的委屈屈巴巴,又想做出凶狠模样的女人,白承意又有些无语。

娇纵而没头脑,她这样的性子……也幸亏东宫没有别的女人,否则,还不知道她能不能活到现在!

那边,柳如絮被侍卫从湖里拖上来,顾不上自己一身狼藉,扑通一声哭着朝白承意的方向跪下。

“太子殿下,求太子殿下为民女做主啊,自从昨日后,民女自知不敢冒犯太子妃娘娘,一言一行谨小慎微生怕惹得娘娘不快……可是,刚刚民女只是与九公主散步赏花,未曾对娘娘稍有冒犯,却不知娘娘为何要对民女下此毒手,求殿下做主啊!”

白承意暗暗挑眉,低头看向苏暖,果不其然就看到这小女人登时就炸毛了。

“未曾冒犯,来人,花鸢,给我掌嘴,让她撒谎……恶毒的女人,装模作样,气死我了,掌嘴!”

看到她恼火不已又说不不过人家,只知道喊掌嘴的模样,不知为何,白承意竟是觉得有些好笑。

他强忍住笑意,轻咳一声,抬眼瞥了眼柳如絮,随即淡淡开口:“冲撞了太子妃还不知因何,既然如此,你以后就不要再进宫了……来人,送柳小姐出宫。”

柳如絮愣住了,九公主也愣住了。

“三哥……”九公主下意识想开口,却看到一向对她温声笑语的三哥意味不明看过来。

“老九,你很忧心孤的东宫?”

被白承意似笑非笑的神情震住,九公主连忙讷讷摇头,甚至不敢再回头看一眼神情惊骇的柳如絮。

被侍卫拖着朝外走去,柳如絮这才回过神来,挣扎着就想求饶,可下一瞬就被侍卫轻车熟路毫不怜惜的封住了嘴。

看到柳如絮哭着呜呜摇头却被不容分说拖走,苏暖心里悠悠然吹着口哨,面上却是一脸柔顺,乖巧靠在白承意胸口吸着鼻子撒娇。

“我就知道,承意对我最好了,那些女人讨厌极了……整天想围着承意转。”

白承意发现,这小女人竟然不知合适开始,大胆至极的直呼他的名字,可奇怪的是,他却觉得叫名字比整天被太子殿下叫来叫去顺耳多了。

习惯性安抚的拍了拍怀里小女人的肩膀,白承意低笑着:“孤都把人赶出去替你出气了,现在不委屈了吧?”

苏暖抬头,小狗一样笑眯眯:“我就知道承意最好了,可是,承意你以后都不要理那些庸脂俗粉了好不好,我给你说,那些女人可会装样子了,没有我在旁边帮你盯着,你一不留神就会被她们骗了!”

小女人一脸严肃认真,白承意则是挑眉,一脸恍然点头:“原来是这样,那我是不是要好好谢谢我们的太子妃娘娘了。”

苏暖眼底露出得逞的狡黠,面上却是浑不在意摆摆手:“哎呀不用了,咱们是夫妻嘛,应该的……”

白承意悠闲看着这小女人在他面前卖弄小聪明,好心情的没有揭穿她。

看到白承意似乎也不算无可救药,苏暖便是一鼓作气,准备先朝他发起攻陷。

如果说这个太子妃头衔还有些用的话,那就是能给她提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

等到白承意再一次以批阅奏折忙于公务留在书房不回寝殿的时候,她就打着给他送羹汤顺带看书学习的名头,顺利打入了白承意书房,并且,任凭他怎么威逼利诱,就是死皮赖脸不走。

接连几次,白承意似乎知道怎么都赶不走她的时候,终于无奈的让人在他巨大的书桌旁不远处又安置了一处软塌加小书桌,将她安顿在那里,好让自己有个清静。

等到白承意缩在书房看书的时候,苏暖便打着一起读书的幌子,堂而皇之进了书房,然后靠在那软塌上,翻阅白承意让人给她找的书。

三从四德女戒……全部都是这些摧残女性的东西,苏暖一个字都懒得看,将书摊到一旁百无聊赖,抬头看到白承意竟是果真看书看得极为投入的模样,她脑中灵光一现,然后便是从书桌下抽出纸笔来。

时不时抬头看看,时不时咬着笔尖,然后又是低头刷刷刷……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白承意都有些疲惫的时候,他抬头有些奇怪的去看那安静的过分的小女人……然后就是嘴角微抽。

难怪那么安静。

她趴在书桌上睡得极为香甜,脸蛋被挤压的肉肉的,嘴唇微嘟,他又有些怀疑,书桌上是不是已经满是口水。

好笑起身,白承意朝那边走去,想要看看这位太子妃娘娘的书看的怎么样了,走过去,就看到那书还在第一页,被远远推开,分明根本就没看。

他就知道……她只是想找个借口而已!

白承意暗暗撇嘴,就在这时,余光扫过什么,他忽的回头,然后就是缓缓伸手,从她手下压着的一叠纸中抽出一张来,只是一眼,他便愣在那里。

那是一幅画,画的是他正在看书的样子,画得很好,很逼真,不同于时下流行的画法,是一种他没见过的画法,很简单的线条,却能勾勒出人眼角眉梢的神韵。

白承意从来不知道,这个娇纵蛮横的娇小姐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似乎被他拿纸的动作吵醒,趴在桌上的人儿睫毛抖了抖,迷迷糊糊睁眼,抬头,看到是他,眼神还未清明,便是含糊软糯的唤了声:“承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