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0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软软的,小猫儿一样的声音,那迷蒙间无意识的依恋模样,竟是让白承意微微一怔,随即便是笑着伸手,无意识捏了捏那因为沉睡而泛红的脸蛋。

“这就是你说的要来看书,嗯?”

苏暖爬起来,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脖子,嘟囔着:“不是不看,那书上罗里吧嗦一大堆,又不好看,不好看人就容易犯困嘛……”

白承意挑眉:“这你也能狡辩,那你说说,你喜欢看什么,我给你找好看的书。”

苏暖顿时眼前一亮:“我想看那些民间异志,讲奇闻异事那种,狐仙书生啦,龙女将军啦之类的……”

白承意似笑非笑附身:“尊贵的太子妃娘娘,你别说你不知道,那些书可是不能进皇宫的。”

苏暖嘟嘴,不容分说拽住他袖子:“可承意你是太子啊,你一定可以的,对不对……我家夫君厉害着呢,这么点小事可难不倒他!”

白承意被奉承的很受用,拉她起来:“先用完膳,那些书要不要给你,看你表现!”

苏暖心里暗笑着,连忙巴巴黏上去,好话不要钱一样往出倒。

“承意,你长得真好看。”

“承意,你要看那么多书,好厉害啊。”

“承意,你是不是还会领兵打仗,怎么办,我夫君好厉害,我好幸福啊……”

一直到晚膳摆上来,苏暖还在搜刮傻白甜犯花痴的词汇。

白承意实在听不下去了,挑眉似笑非笑看着她:“就为了几本书,你至于吗?”

这女人,什么心思都摆在脸上,就不能夸得稍微走心一点?

苏暖暗暗撇嘴……她才不是为了几本书好伐!

这话当然不能说,她被白承意嘲笑揭穿,也不在意,反而更加厚脸皮黏上去:“那承意,你先说好不好嘛……”

话没说完,就被白承意毫无预兆伸手,一把拽的坐到他腿上,苏暖惊得啊的一声,下意识伸手抱住他脖子,就看到白承意故意眯了眯眼。

“整天承意承意,你可能是白氏皇族第一个连名带姓叫自己夫君的人……太子妃娘娘,你说你是不是太没大没小了,嗯?”

苏暖微怔,然后就是悻悻撇嘴。

“才不是,是殿下你名字好听我才叫的,你听,白承意,白承意……承意,是不是很好听啊?”

白承意挑眉,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

苏暖心里低咒一声,面颊却刷的红了……低头,搅着手指讷讷道:“再说,太子殿下只是尊称,可对我来说,不管你是不是太子,你都是承意,我的夫君,白承意!”

白承意蓦然一僵,竟是觉得被这一句话骤然挤进了心里,还带着一股子温热的暖意。

看着面对着他坐在他腿上的小女人低头羞涩的模样,白承意心里微动,附身……苏暖感觉不对,抬头,就看到白承意要亲过来了。

她惊得连忙后仰,忘记了自己还坐在白承意腿上,身体一晃就要向后跌倒,白承意连忙伸手,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总是这么冒冒失失。”采香不成,白承意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的微恼,只是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觉得有些窘迫。

幸好,幸好没亲上去。

如果他真的因为这张与苏落相同的面孔而做出些什么,那依照苏落的性子,他们以后断然再无可能了。

干咳一声,他伸手将面红耳赤的苏暖放到旁边椅子上:“明日我就让人送到书房,快点用膳,完了早点睡。”

苏暖抬头,羞涩又开心的哎了声,然后就是兴冲冲低头扒饭。

旁边,花鸢的眼底不由自主有些失望。

就差一点点啊,太子就亲近太子妃了……这太子妃娘娘也真是的,平日里争风吃醋,真到了紧要关头,害什么羞啊,真是急人啊。

如果太子殿下真的与娘娘有了亲密关系,那太子殿下一定会对娘娘亲近起来,也就能更加了解太子妃娘娘了。

这些日子,东宫的下人们可算都看清清楚了,他们这位太子妃娘娘,根本就是个纸老虎。

平日里喊打喊杀,那都是充样子的,其实她根本不敢真的做什么,顶多就是打下人几板子,而且还都打的是皮糙肉厚的小太监,对于那些小宫女们,她最多就是恶声恶气凶两句,甚至,小宫女被她凶害怕了,她反而又有些不自在的生硬安慰起来。

总得来说,现在在东宫下人眼里,太子妃娘娘完全就是一只整天想装大灰狼的小绵羊,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凶恶,每天架势做足,可实实在在的,却根本就是个无害的小动物。

顶多算是奶凶奶凶那种,东宫一众下人只需要配合假装被吓到了就好!

也是因此,他们这些人是真心开始希望太子妃得宠了。

这皇宫里上哪儿再找这样一位演演戏就能伺候好的主子!

第二天,等到苏暖再次钻进白承意书房的时候,果然就发现,属于她的那张小桌上,多了几本博异志,类似于聊斋那一类的书。

她心里暗暗给自己加油鼓励。

“三八,好感度实时查询一下呗……”

三八的声音刻板至极:“实时好感值,反派白承泽:0,渣男白承意:30,渣男莫轻尘:0。”

听到这零碎的可怜的好感值,苏暖顿时有些窘迫起来……好像有些着急了!

只是,她怎么觉得,三八的语调很奇怪呢,她总觉得,那个话痨一样引诱她来做任务的三八,不应该是这么说话的。

这么刻板无趣冰冷。

转眼又一想,似乎她对那朵会说话的云也不熟悉,是不是有些先入为主了,也许人本来就是这样子的。

“那个,好了……你去忙吧。”苏暖悻悻然。

她没有听到,在三八的声音消失前一瞬,那边忽然响起的类似于卡壳的声音,吱吱的,像是有什么在撕咬。

干咳一声打发了三八,她开始计划起来。

过一阵就要到白承意的生辰了,她是不是应该给他准备个生辰礼物什么的,有助于拉近距离,顺道……再出宫转一圈。

在得知苏暖要溜出宫去,东宫她那些心腹都有些惊了,苏暖严令禁止不准告诉花鸢,然后又挑了个看起来最机灵的小太监豆子陪自己,临走前,还热心肠的问有没有人要给自己家里人捎东西带钱的。

这些太监宫女一进宫就很难再见到家人了,听到她的话,好几个人都愣住了,分明是不敢置信。

这一阵子和她最亲近的小桃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就扭头去拿自己存的钱。

“娘娘,求娘娘帮我把这些钱带给我娘好不好,我娘身体一直不好,一直在吃药,我怕我兄长负担不起,让我娘受罪……”小桃当初就是为了给她娘筹钱买药才顶替了富家小姐入宫为奴的。

苏暖毫不犹豫答应,然后让小桃留下家里地址。

看到小桃竟真敢开口,而太子妃娘娘也答应的爽利,又有几个家在长安城的人托苏暖给家里带话带钱。

苏暖大手一挥来者不拒,整个东宫后殿里都呈现出一副生意兴隆的模样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在聚赌。

收拾好东西,将那些人的地址贴身放着,将银子塞进随身的布包里,苏暖带着小太监豆子,拿了太子妃的令牌,终于混出宫去,出宫后找了个地方,将豆子打扮成小厮,最后,苏暖将自己打扮成一个一看就是暴发户的猥琐男人。

身材瘦小,色眼迷迷,小八字胡翘着,笑起来就是一股子猥琐气息……

豆子看得有些惊悚,又是放心下来。

这样子,他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把他们娘娘当成俊俏小生调戏了,这样很安全,很强大,很……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