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11/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样的到宫外换衣服,这次,因为“白承意”在身边,她没有扮成那副猥琐样,只是换上了长安城时下流行的姑娘装扮。

月白的刺绣对襟小夹衣,下面是粉白的繁复纱裙刚好及地,头顶头发简单的向后编了几下后披散在身后,只简单的点缀了几颗珍珠。

相比较华贵的太子妃装扮,她这样的打扮极为简洁,却又……极为灵动。

粉白的面颊,笑起来两眼弯弯,尖尖的下巴,挺翘的鼻尖……和一身银袍带着面具的“白承意”一起走在熙熙攘攘的长安街上,不知吸引了多少眼神。

没办法,白承泽原本就气质不凡,加上那银白面具和面具下清冷至极的眉眼,看起来尊贵而冷清至极……苏暖精致灵动,简洁的装扮更显得一张小脸漂亮的像是小仙女一般,两人站在一起,让别人看起来只想感叹世道不公。

丑男配美女亦或美男配丑女,大家似乎还能稍微平衡一点,一旦看到这样的俊男美女在一起偏生还般配不已的模样,四周的人就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苏暖才不理会,兴奋的叽叽喳喳,一半是她真的很喜欢这种盛唐长安的气息,另一半则是她奋力的想要将白承泽从他那阴暗冰冷的西厂世界中拖出来,让他多沾染些人气儿。

冰糖葫芦,她咬下一颗后递给白承泽,白承泽后仰躲避,摇头。

苏暖心里暗笑着,然后又是糖人儿,甜丝丝的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味道,她一边笑眯眯舔着一边选了个胖猪模样的糖人儿递给白承泽。

“诺,承意,像不像你?”

白承泽先是危险眯眼,听到她的话后又是暗暗挑眉……是挺像白承意的。

过了小红桥,看到下面的画舫,苏暖又忍不住了,拖着白承泽挤过摩肩接踵的人群跑下桥,又租了画舫游河。

灞河中倒映着河边街上的灯火,河水中时不时漂过精致的河灯,看到那些代表祈福的河灯,苏暖眼前一亮。

从兜售河灯的小船那里买了一只漂亮的莲花灯,苏暖回头朝坐在船篷下的白承泽献宝。

大都督瞥了眼,随即收回视线,鄙夷之情毫不掩饰。

苏暖撇撇嘴,点燃莲花灯,捧到眼前闭眼:“花灯啊花灯,我希望我身边这个男人永远平安健康幸福……我愿意把我的福气都给他……”

原本兴味索然的白承泽微怔。

就在这时,又是咚得一声……后边被撞了。

苏暖还没来得及咒骂总是遇到交通事故,整个人仰马翻朝后倒去,不受控制直接滚进船篷里,撞到白承泽身上。

白承泽下意识伸手扶住她。

晕头转向还没稳住身形,苏暖便是回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承意……你好香啊!”

一股冷香,不靠的很近的话根本闻不到。

说着,也不管白承泽伸手要将她推开,苏暖抱着他的胳膊就拱了上去,小狗一样吸着鼻子:“这是什么味道啊,我怎么从来没在你身上闻到过。”

被苏暖小狗一样在脖子旁边吸着鼻子嗅来嗅去,白承泽面具后边的脸顿时黑了,正要把她推开,听到她的话,顿时一僵。

就在这时,外边天空忽然砰得一声响……有人在放烟花。

五彩缤纷的烟花在长安城上空炸裂来开,璀璨流火滑过夜空,倒映在画舫横陈的灞河水面,街上桥上的人群都抬头看去,指着嬉笑着,一时间,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映出五彩流光,眼中光芒更比烟花璀璨。

苏暖连忙拽着白承泽:“快看……”

白承泽下意识看向她……在天空中烟花的映照下,近在咫尺的精致小脸光彩夺目,她仰头看着天空,一双眼熠熠生辉,那眸中的光亮,像是能撕破黑暗一般,充满希望的光芒和无限可能。

这一刹那,白承泽觉得自己脑中倏地空白了一瞬,那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什么画面……烟花满天,她在看烟花,他在看她。

只是一闪而过,他倏地回神,眉头紧皱起来,心里竟是一瞬间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

就好像……这一刻,他曾经经历过,而且,曾经寻找等待了很久、很久……

苏暖这次没有发现白承泽的异样,因为,她被别的吸引了视线。

刚刚那从桥上走过去的……可不就是那个剽窃了她剽窃的诗给白承意唱曲儿的柳如絮么!

“承意承意,咱们上岸吧,上岸……”她头也不回向后伸手,一把拽住白承泽。

被她拉住手,白承泽微僵,垂眸……看到那与他的手指紧握的素白小手,不知为何,他竟是无意识的捏了捏,像是要将她握紧。

可下一瞬,他就忽然想起来,上次,在这只手靠近他的时候,可是被他一巴掌打成了猪蹄。

白承泽感觉很奇怪,随即又是挑眉,索性放任这种奇怪的感觉。

他打要看看,这个太子妃到底想干什么!

苏暖不想干什么,她只是想出气!

上了岸,她笑眯眯朝白承泽开口:“承意,那个……你在这里等等我,我……我买个糖人儿去,马上就回来。”

白承泽面具后边的眉梢微挑,低低嗯了声。

苏暖笑眯眯挤进人群里……片刻后,人群中一名极不起眼的人走过静静站在老柳树下的白承泽的时候,微微偏头迅速低声开口。

“主子,太子妃找了一群小混混要去拦截尚书府小姐!”

白承泽顿时挑眉!

而这时候,苏暖已经蒙着脸,带着被她买通的一群小混混,将柳如絮的轿子拦在了巷子里。

柳如絮在宫宴上大放异彩,心情正好……忽然,轿子停了下来,她奇怪开口:“怎么回事?”

四名轿夫与两边七八名侍卫具是满眼冷笑……一名轿夫朝轿子里低声道:“有人拦路……小姐不必惊慌,近日长安城不太平,大人安排了护卫给您。”

上次,柳如絮忽然被赶出皇宫,柳园坐的船又莫名其妙沉了,柳尚书怀疑有人要针对他,暗中给家人都安排了侍卫。

而此刻,看起来像是普通轿夫和侍卫的人,其实都是柳家养的高手。

柳如絮也立刻回过神来,顿时冷笑起来:“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东西……你们不必手下留情!”

而苏暖在看到柳如絮的人放下轿子朝这边走来时就已经看出了那些人不是普通侍卫,她顿时有些傻眼。

这特么的点儿背啊!

眼看着那群被她雇来的小混混没眼色的被柳家的侍卫打翻在地,苏暖只好无奈的放弃,打算掉头逃窜。

要是为了揍柳如絮反而让自己被胖揍一顿,那就划不来了!

就在她要逃走的一瞬,那边的情形却忽然变了。

原本凶神恶煞的那些侍卫的动作忽然僵硬起来……就像是变成了慢动作。

她分明在那些侍卫眼中看到了不解和惊骇,而这时候,原本被打翻在地的混混儿们爬起来反攻了。

那些小混混儿才不管那么多,不在乎场面是不是怪异,他们只关心能不能以牙还牙,眼看到有可趁之机,咒骂着就打了回去……片刻后,柳家的侍卫都被按在地上,柳如雪瑟瑟发抖的被从轿子里面揪出来,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再没有一丝之前的蛮横。

苏暖蒙着脸呵呵冷笑着,柳如絮抬头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就要自报家门:“壮士,我是柳……”

话没说完,眼前一黑……苏暖直接一麻袋给她把头蒙住了,接着拳头就招呼上去。

“我让你嘚瑟,让你装,让你跟我抢太子,我堂堂太子妃,还能让你这个瘪三给陷害了,还唱歌……我给你嘴打肿了我让你唱,让你唱……”

苏暖一边打的解气,一边嘿嘿冷笑着:“我告诉你啊柳如絮,以后见着本太子妃绕着走,再被我看到你勾引太子,我见一次打一次……”

苏暖在那里打的解气,暗中,四六四九面面相觑。

四九沉吟半晌,才是小心翼翼朝四六道:“哥,这太子妃怕不是个傻子吧?都自报家门了还套人脑袋干嘛……还蒙着脸。”

四六张了张嘴,到底没说话。

即便真是个傻子,他们也不好直说吧……

等到苏暖回到小红桥那里去寻白承泽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那人一袭白袍站在桥边老柳下,长身而立,周围人来人往,却偏生无法走近他的世界当中。

他在那里静静等待着,淡漠平静,可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不等到他要等的人,他永远都会在那里。

苏暖怔了怔,然后就是小跑过去,不顾周围的视线,一把扑上去环住他的腰身……脑袋直接拱在他胸口。

“承意,我想死你了……”

暗中,四六四九再次惊呆。

“哥,主子不是不准别人近身的么,怎么今晚……”

在四六危险的视线中,四九连忙嘿嘿谄笑,接着又是一脸正色:“哥,我知道了,主子这是迂回战术,先拿下太子妃,再拿下太子,然后是皇位……”

四六想也不想就是一巴掌抽过去:“闭嘴!”

这货就这么想造反……还迂回战术!

这边,白承泽被拦腰熊抱,身体僵了僵,不知想到了什么,顿了顿,一晚上都不太愿意出声的他终于主动开口。

“姑娘家……要矜持一些。”

他也不知道为何,一想到她如今这样的主动热烈,都是冲着白承意的,他就生出些奇怪的不悦来……即便是知道,他们是夫妻,定然已经不止这样亲密,可他还是想恶意的阻止一下。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此生都无法娶妻,所以……嫉妒?

被教育要矜持,苏暖微怔,暗想这宦官就是不好相处,但是……就是要给他掰直了,哪怕是个宦官,都要是个直直的宦官!

“才不要……”她不容分说抱得又紧了紧:“我才不要对你矜持,不然你就被那些坏女人勾引走了!”

关于矜持的话题没有继续讨论,因为时间不早了,他们还要回宫。

宫门口,苏暖大咧咧朝查验身份的人指了指身后穿着斗篷盖着面具的白承泽。

“我是东宫的,这是我的跟班儿,长得太丑不好见人……”

两人顺利进宫,暗中的四六四九又是有些牙疼。

东宫太监的跟班,还长得太丑……这是形容他们大都督的?

要是被六处黄泉铁骑那些家伙知道,一定会惊得从马背上跌下来的。

这边,苏暖回去的时候宴会已经散了,她才没有理会太子妃不见了的宴会会不会有人说什么,反正白承意一门心思都在苏落身上,想来也顾不上看他的太子妃在不在。

大咧咧回到东宫,被小桃伺候着躺下……累极了的她很快入睡。

她似乎做了一个梦,梦中,她孤身一人站在长街上。灰蒙蒙的长街被迷雾笼罩,什么都看不到,可她依执着的站在那里,看着一个方向……似乎在等待什么。

------题外话------

今天量很足,就说有米有吧……还有,快穿的好处呢就是一个个故事比较独立,大家挑喜欢的就好,不用较真,图个开心就行,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