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17/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公主将太子妃推落水中,太子妃旧伤复发昏迷不醒,皇后娘娘震怒,取消了湖心亭宴会,罚九公主去东宫请罪。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座皇宫,甚至还有整个长安贵圈。

很多人都在说,原来九公主这么恶毒啊,这是谋杀啊……

而此时,跪在东宫寝殿外的九公主也是面色惨白,双眼红肿。

她没有要杀人,她也不敢杀人啊,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太子妃,她只是记恨,想要吓唬她,让她吃点苦头的,她根本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她……她根本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受过重伤的。

太子妃遇刺的事不是什么好事,皇后也不想让自己女儿知道,却没想到,闯了大祸。

她知道自己女儿这次闯了大祸,所以才首先做足了姿态,让九公主负荆请罪。

可现在,没人顾得上理会九公主,东宫寝殿里的气氛比上次还要吓人。

太子妃被救回来后就昏迷了,接着就发烧,烧得不断说胡话,莫神医手指灵活至极飞速施针,太子紧握着太子妃的手倚坐在床边不发一语。

四周,没人敢说话,甚至不敢大喘气,生怕太子殿下眼中那浓浓的杀气会发泄到自己身上。

半晌,莫轻尘收针,长长吁了口气:“好了……”

话音落下,一直昏迷的苏暖便是发出一声婴宁,缓缓苏醒。

看到白承意眼中的狂喜,莫轻尘有些无语:“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她伤势再发作,你就不要找我了……我不想砸自己招牌。”

白承意白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莫轻尘耸肩,出尘清秀的面上满是无语:“算我多嘴,殿下您忙,小的这就告退了。”

说罢,他就是无语摇头转身走出去。

这边,苏暖睁开眼,看到一脸焦急的白承意,心里呵呵冷笑着。

“怎么样,还疼不疼,暖暖别怕,我在……”白承意连忙伸手将她面颊边的碎头发别到耳后去,满眼都是焦急后松了口气的柔情。

“承意……”苏暖开口,能多娇气多娇气,可怜的哑着嗓子:“我头疼,全身都疼……”

说着就是一脸虚弱的泪眼吧唧。

白承意手忙脚乱:“好,好,别哭,我叫莫轻尘来……庸医,他刚还说好了,庸医……”

说罢就要喊莫轻尘,却被苏暖连忙低声拦住:“不要,不要见别人,我想你陪着我。”

白承意猛地一愣,看到床上一脸惨白的小人儿可怜委屈又依恋的模样,一颗心顿时化作一汪春水,然后又是矛盾和茫然。

他以为她会问,问他为什么没有先救她,他还在想,自己要怎么解释,难道要告诉她,他喜欢的是她姐姐,不想她姐姐被人发现欺君,所以没有选择先救她。

亦或是寻找什么理由哄骗过去,反正她一直都很容易就哄过去了。

可是他没想到,她没有问,甚至连提都没提。

白承意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有多温柔,安慰她,哄她喝药,在看到她喝下药闭上眼睛安然睡去后才带着满心茫然走出寝殿。

白承意刚出去,苏暖就把嘴里的药吐了出去,一张脸皱成一团。

太特么苦了!

而且还很疼,头疼,伤口疼,全身疼……

可就在这时,又有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躺在那里眯着眼看到带着银色面具的白承泽进来,苏暖心里有些无语。

这位是不是太狂妄了些,进出东宫都这么随意。

她因为发烧视线有些模糊,索性就那么晕乎乎看着他,然后低声唤他:“承意,你怎么又带上面具了……”

看着床上小女人虚弱迷糊的样子,白承泽面具后边的眉梢几不可察皱了皱,没有说话,上前,和上次一样,靠坐到床头,伸手,轻轻将她揽的靠在他怀里。

“为何不服药?”白承泽的声音淡淡的。

床边的痰盂里面是漆黑的药汁。

苏暖撇嘴,委屈巴巴可怜道:“太苦了,你又没有给我买糖人儿,我不要喝……”

话没说完,她就有些傻眼的看到白承泽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小瓷杯子,被子里面是漆黑的药汁。

看到送到她面前的药汁,苏暖立刻闭嘴,面上是一副宁死不屈的虚弱倔强。

下一瞬,她忽然看到白承泽的手掌朝她脸上伸过来,不等她反应上来,双眼就被微凉的手心覆盖,随即,她就感觉到白承泽俯身靠近。

唇瓣被覆盖的时候,温热的药汁被渡进她口中。

苏暖几乎被呛住,大口的咽下去,登时有些傻眼。

这么骚的操作……这,这这这……好羞耻啊!

送上门来的反派撩还是不撩,答案自然是撩!

感觉白承泽的嘴唇就要离开,她低哼一声,抬头,准确无比的捕捉到他,然后就是没羞没臊了。

被她作怪的小舌挑衅,白承泽明显有一瞬间的错愕,也分明没有什么经验,可很快,他就像是尝到了甜头,不容分说要将她作怪的舌头抓住,不给她逃脱的空间,追逐着,搅动着,越来越激烈的攫取她的气息……直到两人呼吸都不稳。

苏暖趁机伸手想要将覆盖着她眼睛的手拿掉,可她刚触碰到那只手,白承泽猛地僵住,随即,唇齿分离。

等到覆盖她眼睛的手移开,她就看到,白承泽已经带回那副银色面具,只是低头定定看着她。

好羞耻!

苏暖心里不断哀嚎着,整个人却是更羞耻的紧紧依靠进白承泽怀里,拽着他的袖子撒娇。

“承意,我喜欢……还要。”

白承泽微僵,不知想到什么,轻咳一声后淡淡开口:“我不喜欢,你以后不要这么主动。”

苏暖顿时愣住。

去你妹的你不喜欢,刚刚谁那么具有攻击性的攻城略地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又是谁在她旁边呼吸粗重,现在说不喜欢。

可下一瞬她忽然就想到一个可能。

白承泽以为她是将他当成白承意的,他说不喜欢,让她不要主动,会不会是……不想让她对白承意主动。

想到这个可能,她顿时又有些咂舌。

啧啧,难怪是大反派来着,这么闷骚腹黑。

心里啧啧笑着,她晃了晃白承泽的袖子:“承意……我头疼,你帮我按按。”

白承泽暗暗挑眉……这么大胆,敢指挥太子,难怪白承意扔下她去找别的女人。

果然还是被惯坏了的!

心里这么想着,手却已经轻按到她头上,不急不缓轻轻按起来,没多久,他就听到怀里的小女人发出呼吸的小呼噜声,像是小猫一样,无意识的朝他怀里拱了拱。

白承泽微顿,垂眸……视线不期然落到她微红肿的唇瓣上,眸色暗了暗,可想到什么,眼底深处又是涌出几分茫然。

她终归是别人的妻子,而娶妻生子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太过虚幻。

苏暖再次醒来的时候,在她面前的已经是白承意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白承意眼底满是柔情:“不烫了……感觉怎么样,还疼不疼?”

小猫儿一般乖巧的依偎过去,苏暖糯糯道:“有承意在就不疼。”

白承意满眼都是笑意,伸手揽住自己的小妻子,低头在她发顶轻吻了吻:“快点好起来吧小马屁精。”

从她受伤以来,没人在他耳边叽叽喳喳,没人围着他满眼星星,浮夸的拍马屁,他都不习惯了。

尤其是书房里,没了那个人坐在旁边,他觉得书房都冷清了不少。

以前他并不觉得,现在乍一安静下来,还觉得有些不习惯了。

苏暖心里暗笑着……这个渣男老公,不知道对着苏落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嘴甜。

不过不得不承认,白承意这样的,对于一般女性来说,真的挺有杀伤力的。

要身份有身份,要能力有能力,要外貌有外貌,偏生还会撩人,苏落不愧是原剧中的女主,要搁一般女人,估计早就抛却一切道德底线,投入太子殿下的怀抱了。

接下来的日子,苏暖被白承意盯着每天喝药,休养,实在烦闷了就逗逗鹦鹉,在书房看看书,半个月下来,那几本博异志白承意讲故事一样几乎都给她讲完了。

这一日,白承意出去,苏暖终于瞅了个空隙,带着小桃出了东宫,然后一路往西。

西厂在皇宫西边,而且有一道相连的暗门。

眼看着苏暖越走越靠近那个阴森诡异的地方,小桃开始发抖了,好几次想要劝,都被她浑不介意打断,等到了那暗门处,小宫女已经吓得满脸苍白。

苏暖无奈,回头看着小宫女循循善诱:“对于救命恩人,是不是该涌泉相报?”

小宫女呆呆点头。

“大都督那日救了我,我是不是该亲自感谢?”

小宫女再度点头,可接着又连忙分辨:“太子殿下已经送过谢礼了,大都督说不用放在心上,这个奴婢听说了的。”

苏暖有些失笑,点了点小桃脑门:“好了,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很快回来。”

不等小桃再开口,她朝暗门里面扬声说道:“麻烦通报一下大都督,就说本宫想见见他。”

此刻,白承泽正坐在西厂花园那颗梅花树下品茶看书,听到四六说太子妃求见,捏着茶杯的白皙手指顿了顿。

在四六小心翼翼观察的视线中,他放下茶杯淡淡开口:“有请。”

------题外话------

有亲愤怒,为什么每章需要的书币都不一样,原以为不需要回答的,还是回答下:因为每章字数不同,任何一个网站,都是按照字数收费,而不会按照章节数,否则,早就乱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