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1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家狩猎自然阵仗非凡,整个骊山都被全线封锁了,就是为了保证这山上一众盛唐最高贵的人群的安危。

营地直接扎在骊山围场外那处专门开辟出来的空地,唐皇的王帐在最中央,左边是太子与太子妃的帐子,而右边,并非任何一位皇子,而是大都督白承泽的帐子

其余皇子的帐子还要远一些,再往周围,就是那些皇亲国戚的。

看到那样的安排,所有人都在暗暗咂舌。

西厂的地位,西厂这位年轻大都督的地位,可见一斑。

九公主在上次一事后乖了很多,在营地见到苏暖,也会躬身行礼。苏暖并未与她为难,只是也懒得多说话。

毕竟,她现在的全部心思都在这最后的攻陷机会中,如果没抓住,等白承意真将她送走,那就比较麻烦了。

更何况,这次围猎,苏落也来了。

这完全就是按照原剧本的走势,她可不能再让悲剧重演,否则,她之前那些日子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那一剑,还有落水,也都白受苦了!

可到了营地后她很快就发现,白承意的眼神又是黏到了苏落身上。

这些日子,白承意除了处理事务以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陪她,苏暖知道他许久没见到苏落了,再加上一身银白软甲的苏落的确是英姿不凡,以来就吸引了包括九公主在内的一众贵族千金的视线,也难怪白承意挪不开眼。

到了骊山所有人就是忙着为狩猎做准备,唯一的空闲时间就是围猎开始的前一晚。

趁着月朗星明,苏暖央着白承意陪她去营地外的山坡上看星星,得到了山坡上,看到不远处几匹马在那里悠闲吃草,她顿时就来了兴致,回头看着白承意,满眼亮光。

“承意,你教我骑马吧,好不好?”

白承意人在这里,心思早已经飞远了。

刚刚他与苏暖出营地的时候,看到九公主捧着食盒往苏落帐篷所在的方向走去,他有些担心。

九公主万一跟苏落告白了怎么办。

皇后对这个女儿极为宠溺,一旦起了赐婚的心思,那后果不堪设想。

正在晃神,忽然听到苏暖的声音,白承意猛地回过神来,听到她要学骑马,下意识蹙眉:“骑马太危险了,你一个姑娘家学这个干嘛。”

苏暖早已看出来他心不在焉,撇撇嘴巴巴道:“我也想有一天能跟你一起打猎。”

白承意顿时就笑了:“就你这点胆子还想打猎……娇气鬼。”

有些不忍心看到她眼中的失望,白承意伸手将她拉到怀里安慰:“你想要什么,我猎给你就是了,好不好?”

苏暖跨了的脸顿时涌出笑意:“好!”

天黑后,营地里生起一堆堆篝火。

白氏皇族祖上有塞外血统,保留着一些祖辈的习性,对着篝火欢声笑语,就差载歌载舞。

苏暖坐在火堆边出神,没多久就发现白承意人不见了。

用鼻子想也能猜到他是去找苏落了……哀叹自己这个原配的可悲,她百无聊赖起身,懒得听这边的吵闹,朝营地后边山坡走去。

可没几步,前面就多了道身影,墨蓝长袍,银色面具,在夜色下,挺拔逼人。

“承意……原来你在这里。”她笑嘻嘻迎上去,抬头,对上面具后边一双沉静的眸子。

“你不是想学骑马。”白承泽淡淡开口。

苏暖微怔,他怎么知道的……面上却是一片不解:“你不是说……”

不等她说完,白承泽便是率先转身:“走吧!”

营地后边是一片平缓的山坡,苏暖跟着白承泽走过去,就看到一匹雪白的骏马沐浴在月光中,正在悠闲的吃草。

白承泽带她过去,低声开始给她讲解骑马的要领……片刻后,等苏暖点头表示记住了,他便是伸手看着她:“我扶你上马。”

苏暖以前为了拍电视也骑过马,只不过,那是被人牵着的受过专门训练的小马,第一次接触真正的高头大马,她还是有些紧张的。

原主可是个娇小姐,因此,她将手递给白承泽,脚下一蹬马镫,在白承泽的搀扶下终于上马。

抽回手的时候,她感觉到白承泽微凉修长的手竟是异常柔软。

那就像是个弹琴作画赋诗的公子哥儿的手,完全不会让人想到,这只手操控着盛唐、乃至于整个天下最黑暗可怖的特务机构,沾满了血腥。

轻轻夹了夹马腹,马儿听话的缓缓向前。

月朗星稀,夜幕怡人,感受到吹在面上的徐徐山风,苏暖惬意极了,回头朝白承泽欢喜献宝:“快瞧,我会骑马了。”

白承泽忍不住嗤笑一声,可就在这时,草地里,一条小蛇倏地游了过去……白马一惊,顿时嘶鸣着直立起来。

苏暖猝不及防,一声惊呼就要跌下马背,就在这时,白承泽闪电般飞身上前,直接将她接近怀里,一个旋身,便将她打横紧紧抱在怀中,两人顿时四目相对。

白承泽也愣了愣,然后就是轻轻将她放下来:“吓到了?”

苏暖回神,然后就是重重点头:“嗯,所以你要赔我?”

白承泽:?

下一瞬,他就看到对面小女人眼底闪过狡黠的神色,像是有些期待,又有些羞涩,轻轻拿起他的手。

拉着白承泽的手覆到自己眼睛上,苏暖没羞没臊抬头嘟嘴:“要亲亲。”

意识到自己行云流水一般没羞没臊的撩拨,苏暖猛地有一瞬间的怔然。

她的软萌妹子们啊,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堕落了,前几次也罢了,可这次……可是主动索吻。

特么的,她是不是撞邪了!

等等,他不是男人,对,他只是个宦官,对,宦官,好姐妹……把他当妹子就成……不对啊,特么的她为什么要和一个宦官接吻,而且还该死的没有任何排斥的感觉,老天……

瞬间,苏暖脑中滑过无数凌乱想法,可不等她反应上来,就感觉到脑后被一只手按住,猛地将她按着往前,下一瞬,唇齿相交。

苏暖顿时就愣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与白承泽亲吻,稍许的碰触都极为敏感。

白承泽的嘴唇有点凉,嗯,软软的,还香香的……等等,舌头别过来啊,唔……慢点来啊。

从最初的浅尝辄止到越来越猛烈,她想向后躲避,却被死死按住,情急之下,她只好心一狠,咬住那作乱的舌头。

白承泽闷哼一声,随即便是开口,声音低哑:“不是你想要么?”

视线中,被他捂住眼睛的小女人唇瓣红润,在月色下诱人极了。

而此时,苏暖被捂住眼睛,所以没有看到她眼前的风景。

白承泽拿掉了面具,一向阴戾略带阴柔的面上,此时,充满了侵略性,狭长的眸子满是危险的光芒,视线紧锁着她的唇瓣,就像盯上猎物的残忍猎人。

苏暖下意识想将眼睛上的手拿掉,刚碰到,才意识到白承泽不会让她如愿,正想开口,下一瞬,又是唔的一声,被吞没了所有声音。

半晌后,凉风习习的山坡上,白承泽就那么坐在地上,已经将面具带了回去……苏暖枕在他腿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掩饰面红耳赤的羞耻。

这人怎么这样啊,都不让人喘口气的,歇一会儿来一次歇一会儿来一次,嘴唇都要肿了。

一颗流星忽然滑过,她眼前一亮连忙出声:“承意快看……”

话音未落,就被一只手覆住眼睛,随即,便是再度被阴影笼罩。

不想听到那个名字,白承泽惩罚性的亲吻更加具有侵略性……最后,苏暖只剩下捏着他的衣襟被动承受的份儿了。

第二天,午时刚过,在唐皇白世城象征性的射出第一箭后……围猎正式开始。

苏暖与皇后还有一众公主妃子坐在搭起来的黄账下,用手遮着刺眼的阳光,看着围猎的人策马轰然冲进山林……山林上空,猎鹰盘旋着,时不时发出啼鸣。

苏暖看到白承意的身影在最前方,而白承泽,则是像一道暗影一般,跟随在唐皇身后。

是的,在这样的场合,他只能是唐皇背后那条忠心耿耿却让别的人惧怕的恶犬,他没有白承意等一众皇子和王公贵族的意气飞扬,他只能站在阴暗的地方,做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苏暖忽然就想到了剧情。

白承泽是锦澜公主的儿子,也很有可能是皇帝的亲生儿子,可是,他现在,却要以一个宦官的身份,跟随在很可能是自己生父的人身后,在其余兄弟意气风发驰骋猎场的时候,他却只能做别人眼中唐皇的恶犬。

再万千宠爱,依旧是恶犬,不是儿臣。

想到白承泽在树下安静看书的样子,苏暖忽然就有些替他心酸起来。

四周,别的女人无论身份高低,无一不是眼巴巴看着林中方向,等待着属于自己的男人拿回第一个彩头。

在盛唐,皇家围猎有个规矩,那就是狩猎第一日,每个人最多只能猎回来一只猎物,而且必须是活的,作为后边几日狩猎的彩头。

只有一只,所以大家都知道不会太久……果然,不到两个时辰,就有马蹄声靠近了。

唐皇自然是第一个回来的,哪怕他不是第一个猎到活物,也没人敢在他前面回来刷存在感。

所有人都看着唐皇意气风发,靠近营地后翻身下马,满身威严又意气飞扬,将一只火红的狐狸幼崽拿到皇后面前。

“淳安,瞧瞧,喜不喜欢?”

皇后又是欢喜又是感动,红着眼圈娇嗔一声,然后就是小心翼翼不假他人之手接过那只小红狐狸。

看着帝后伉俪情深,四周一众妃子便是连连奉承。

其实苏暖也有些感慨,她能看得出来,在别人面前雍容威严的皇后,在唐皇面前,就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女。

收回视线,她看到白承泽已经打马回到一旁不起眼的角落,身边有西厂属下正在给他汇报什么,不期然,两人视线相对。

苏暖朝白承泽友好的笑了笑,随即收回视线看向山林方向,然后就看到了白承意。

白承意身后不远处的,是一身银色软甲的苏落。

所有人都看到了白承意猎到的那只白色的兔子……不如红狐珍贵,却也看起来灵动可爱。

周围人的视线汇聚到苏暖身上,有人在暧昧打趣。

这样的场合也不需要太多的等级束缚,苏暖被打趣,便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在旁边几个妃子的推搡下咬唇起身,就要朝白承意迎上去。

可就在这时,她却看到,白承意忽然一拉马缰,回身,朝身后的苏落笑着说了什么,然后就是忽然抬手,将手里的兔子丢给了苏落。

“怎么样,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吧。”白承意从头到尾都在和苏落较量,这只兔子也是他从苏落那里夺来,现在已经分出胜负,看到苏落因为剧烈运动微红的面颊,他有些不忍,索性将那只兔子丢给她。

苏落下意识接住,然后就愣住了,而这时候,白承意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回头,就看到,远远的,自己的小妻子站在那里看着他,怔怔的……她身后,是一众有些傻眼的宫妃贵妇,还有人在掩唇笑着。

白承意这才意识到不对。

凡是成亲的人,猎到的彩头都是带回来给自己的妻子的,可他刚刚……竟是将那兔子给了苏落。

连忙下马快步走到苏暖身边,白承意有些懊悔:“暖暖,刚那兔子是我从少将军手中抢来的,所以才还了回去,你不要不高兴,明天我重新帮你抓一只,好不好?”

苏暖咬唇,微微低头,几不可闻嗯了声。

身后那些宫妃贵妇看到太子殿下如此紧张的模样,都有些失笑。

难道别人还会怀疑他对少将军一个大男人有意思不成……只是,看这样子,说太子极宠爱太子妃,果然是没错的。

远处,白承泽也看到了这一幕,几不可察蹙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