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20/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以前,白承意已经习惯了不在东宫寝殿就寝,可到了晚上,两人呆在同一顶帐中,气氛顿时就有些微妙了。

白承意先是因为苏暖的郁郁寡欢有些焦虑,接着,灵机一动,他便是转到自家太子妃面前,眨眨眼。

“汪、汪……”

苏暖噗嗤笑出声,然后就看到白承意温柔笑着:“还气不气?”

她咬唇,摇头……白承意也是淡笑着看着她。

四目相对,气氛忽然就有些怪异,苏暖见势不对,刷的扭头,直接就爬上床占据了唯一的一张床,然后拉过被子盖着自己眼巴巴看着白承意。

这里有苏落,白承意一定不会在这个地方生出动她的心思,所以,两人不可能同床共枕,最终结果就是只有一个人能睡床,那当然必须是她。

白承意被她忽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些傻眼,回过神来,就看到自家太子妃拉住被子遮到了鼻子下,只露出鼻子和一双咕噜噜的大眼。

娇憨又灵动。

白承意有些失笑,忽然又想起她白日因为那个兔子露出的失望神情,心里微动,缓步走向床边,坐下。

苏暖心里愣了愣,然后就是安慰自己。

告别吧,应该是要告别……谁管他晚上要睡哪里。

可下一瞬,她就看到白承意伸手,轻拉下她几乎遮住脸的被子,好笑道:“你不闷吗?”

她连忙摇头。

白承意笑的更开:“傻乎乎的……”

下一瞬,在苏暖不敢置信傻眼的注视中,他伸手轻捏起她的下巴,视线落到他的小太子妃柔嫩的唇瓣上,喉结动了动。

他怎么一直没发现,她竟然这么诱人。

正是这种纯净无害的模样,反而更想让人狠狠的欺负她……

白承意俯身就要占据早就该属于自己的甜美,另一只手不着痕迹落到她脑后,将她按向自己。

帐外不远处,暗中,一袭身影站在那里,冷眼看着投映到帐上那两人亲密无间的身影……

旁边宿鸟被空气中弥漫的杀气惊醒,扑棱棱惨叫着飞向别处。

就在白承意桃花眼满是专注要亲上来的时候,苏暖连忙伸手抵住他,白承意顿时一愣。

心里骂着脏话,她面上却满是娇羞,垂眸,作势要去解衣襟。

“承意,我们、我们圆了房……可就是真正的夫妻了,你以后就要对我一心一意,可不能再看别的女人了”

白承意桃花眼中笑意微僵,不知想到什么,下意识伸手按住她:“暖暖……”

苏暖抬头,有些疑惑,又有些伤心,咬唇低语:“你还是不想碰我?”

白承意顿时愣住,她……?

“我知道的,你心里肯定有人了,你不喜欢我,你只是照顾我罢了。”苏暖抬头看着白承意吸了吸鼻子:“我以为,这些天……你是喜欢我的。”

白承意已经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幕弄得惊住。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的?

“我……”忽然被戳穿,白承意竟是觉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下意识看着眼前黑发披散,柔顺乖巧的小女子,他却发现,自己对她似乎并没有以前那种排斥的感觉。

甚至……还有心疼和怜惜,还有些无奈。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走进了他的视线和生活当中,而且,他竟然有些……乐在其中。

难道是因为对苏落的求而不得,将她当成了替身。

想到苏落那张神采飞扬的面孔,再看看眼前这张乖巧柔顺的面孔,极为相似的面孔却是截然相反的气质……一定是的,他将苏暖当成了苏落的替身。

想到这里,白承意便是有些懊恼。

他差点犯浑了,如果不是苏暖忽如其来的话刺激到他,他没有清醒过来,今晚真的对她做了些什么,那他以后要怎么面对苏落。

那样的女子,自然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

况且,如果真的碰了苏暖,他还要怎么做到毫不犹豫的将她送走!

白承意一阵后怕,甚至有些庆幸苏暖在这个时候戳破他的掩饰,可对上面前这张小脸,他发觉自己竟然再也硬不起心肠来。

“对不起,暖暖,我……我会尽快处理好的。”白承意深呼吸一一口。

他必须要快刀斩乱麻了,否则,再拖下去,对他们三人都不是好事。

可眼前的傻姑娘却似乎误解了他的话,以为他是说要真心对她。

“我相信你,承意……我喜欢你,比喜欢我自己还喜欢,如果,我是说如果到最后,你还是不喜欢我,那我不会再缠着你。”

小女人面上满是坚定,看着他开口,掷地有声:“我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儿,如果你最后还是无法喜欢我,那我就离开,我会给爷爷和陛下说清楚,反正之前也是因为我缠着你你才娶我的,承意,我不怪你。”

白承意愣在那里,看着眼前小女人分明委屈却又故作坚强的模样,心里某处震了震。

垂眸,将她揽进怀里,白承意低声开口:“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答应,不会让你太痛苦的。”

苏暖柔顺的靠在他胸口,心里却满是冷笑。

不让她太痛苦,就是给她灌药让她忘记他么!

久在高位的自以为是和掌控别人的习惯……他凭什么替原主做决定,他不要苏暖就不要了,凭什么自作主张给她用药让她忘记,他都不问问她是怎么想的,身份不要了,难到她连决定自己要不要以前记忆的权利都没有。

更何况,原主的早逝还和这次用药有关。

知道白承意不会再做什么莫名其妙的事,苏暖放心的靠着他这个人形枕头,缓缓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她是被帐外吱吱的叫声吵醒的。

白承意已经起来洗漱好了,听到外边的叫声,回头看了眼睡眼惺忪的她,然后就是狐疑的朝外走去。

苏暖也是有些奇怪,可紧接着她就看到,白承意从外边抱回来了一团雪白的毛茸茸。

竟然是一只小白狐。

她顿时眼睛就亮了,欢呼一声上前从白承意手中接过小狐狸。

看到她喜不自胜的样子,白承意笑着打趣她,回头,眼神却是蓦然变得深邃。

走出帐外,他冷声道:“看到是谁送来的没?”

两名暗卫出现,有些颤抖着跪下:“回殿下,属下……并未看到。”

两名暗卫都有些颤抖。

毕竟,这是送狐狸,如果是要刺杀太子殿下,那是不是他们非但没能保护殿下,甚至连刺客是谁,什么时候来的都不不知道。

可究竟是什么人。

他们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放眼整个盛唐,能让他们丝毫发现不了身形的人,他们真的想不到。

白承意眯了眯眼,沉声道:“交待下去,围场的守卫再提两级,按照最高规格布防……给白承泽传话,让他调黄泉铁骑来,围场必须万无一失。”

那两名暗卫对视一眼,躬身退下。

第二天,狩猎正式开始,苏暖抱着那只小白狐,与其余的宫妃贵妇坐在一处看着那些男人策马驰骋。

面上悠悠然,其实她的心已经整个提起来。

这一世,还是会发生刺杀,而这次刺杀,也是她最大的机会,她必须谨慎对待。

大半天过去,狩猎的人已经三三两两的回来,唐皇都回来了,却没见白承意与苏落。

就在这时,她听到三八冷冰冰开口:“可以出发了,你找一匹马,按我指的方向去。”

“承意怎么还没回来?”她有些焦急起身念叨着。

身边的宫妃都偷笑着促狭道:“咱们的太子妃才半日不见就想念太子殿下了啊,殿下要是知道了,一定欢喜得很。”

苏暖面红耳赤,娇嗔一声转身就走,身后是那些女人的笑声。

绕过人群,她来到拴马的地方,随便挑了匹马,然后就是翻身上马。

好吧,翻身上马的过程有些艰难,毕竟她只是三脚猫,刚一上马,那匹马就焦躁的来回踱步。

她顾不了那么多,顺手拿起旁边一个套马杆,一拍马屁股,按着三八的指引就朝林中冲去。

好在能到皇家围场的也不会有什么暴躁的烈马,跑了一阵子后她慢慢找到了感觉,竟然也大致能控制。

可顺着三八的指示,越往前,她就觉得越偏远……这是朝这骊山最深处去的吧。

白承意和苏落往这边荒无人迹的方向来干嘛……没多少动物也明显不安全啊。

苏暖心里的猥琐小人不断冒出来。

也许白承意那禽兽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对咱们的女主做些什么呢。

嗯,有可能,瞧他昨晚那副衣冠禽兽的模样,要不是她反应快,铁定要被占便宜!

就在苏暖放任自己的猥琐小人即兴发挥的时候,前面终于有了动静,她登时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白承意的马疯了……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被这匹疯马驮着疯狂朝山林深处狂奔。

苏落原本就离他不远,见势不对,没时间找人,只能第一时间追上来,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被埋伏了。

四周的刺客明显早有准备,蒙着脸不容分说就朝他们攻了上来。

苏落身手凌厉,即便是被群殴,都还能抵抗,可白承意就没那么轻松了。

他一边拼尽全力控制狂躁的疯马,一边还要与身边的刺客奋力厮杀,刀光剑雨中,一名刺客一刀刺在他胯下的马臀上,原本就疯狂的马匹一声哀鸣,猛地直立起来……轰然落地后就是无头苍蝇一样朝前狂奔。

白承意猝不及防,差点一个趔趄被摔下马,他拼力拽着马缰想要控制住马匹,却根本做不到,眼看着周围的刺客再度围上来,他蓦然咬牙准备弃马。

之前没有弃马是因为担心没了马,更容易被刺客围住,可如今看来,必须弃马了。

白承意咬牙拽住马缰,正要寻找时机跳下去,可就在这时,趁着他胯下疯马哀鸣挣扎的时候,那群刺客再度围了上来,从四面挥刀朝他劈下来。

白承意脸色一变……他知道,自己这次绝对无法全身而退了。

一旁的苏落也是神情大变,喊了声:“殿下……”

她也根本无法抽身去救白承意。

可就在这个关头,斜地里忽然出现冲出一道身影……所有人都是一愣。

白承意就要被甩下马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马脖子被套住了,他刷的扭头,就看到苏暖上身紧趴在一匹马脖子上,双手死死拽着套马杆,一张脸涨得通红。

“承意快下马。”

就在这时,被套住的疯马又是一声嘶鸣,猛地一甩头……一瞬间,白承意就看到,原本死死趴在马背上的纤瘦身体被套马杆带着,直接甩了出去。

可直到被甩出去,她都没松手。

“承意……”苏暖只来得及喊出两个字,整个人猛地飞了出去,狠狠砸到地上。

而此时,白承意已经翻身下马,疯了一样朝她冲过来,竟是忘记了背后还有刺客。

与此同时,密林深处,冷光一闪,接着就是一道寒光嗖的朝白承意后背激射过来。

是弩箭。

从不远处赶过来的苏落顿时神情一变,大喝一声:“殿下小心。”随即就是整个人扑了上去。

背后一声闷哼响起,接着就是噗得吐血声。

白承意蓦然一僵,回头,就看到胸口被箭矢射穿的苏落,被一名刺客套住脚踝,打马直接朝远处拖去。

原本意气风发的少将军面色瞬间煞白,银色软甲中鲜血狂涌出来,她被拖在地上朝远处拖去,束发的金冠跌落,黑发披散……霎时间脆弱的宛若瓷娃娃一般。

白承意神情大变,猛地转身,一脚就踹翻了骑马朝他冲过来的一名刺客,在半空身形一转,稳稳落在马背上,猛地打马朝苏落被拖走的方向追去,他咬牙大喊:“落落别怕,我来救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