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24/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024

苏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马车很宽敞,中间放着一张小桌,莫轻尘坐在一边,她躺在另一边。

怔怔坐起来,脑袋有些抽痛,她下意识低呼一声按住额头整理了思路,然后迅速进入状态,缓缓抬头,不明所以看着莫轻尘。

“莫神医?”

莫轻尘放下手里的书卷,看着她,微笑,官方而客套:“嗯?”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她看了看马车,有些无措的看向莫轻尘:“承意呢,他在哪里?”

一句话,就让原本懒洋洋不想搭理她的莫轻尘面色大变。

怎么回事,她怎么还记得白承意?药失效了?不可能啊!他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

强压下心里的震撼,莫轻尘干咳一声,轻风舒朗的面上浮出些小意的试探:“你……感觉怎么样?”

将莫轻尘的反应看在眼里,苏暖心里暗笑着,面上却是有些狐疑:“我,挺好的,就是……头有些抽疼。”

“那就对了,没错啊。”莫轻尘眉头紧蹙。

这的确是药效发挥的后遗症啊……那她为什么还没忘记白承意?

正在狐疑,可下一瞬,他原本就满是惊疑的面孔骤然变得更加精彩了。

他的药是让人忘记心中所爱,她没忘记白承意,那只能说明……她爱的不是白承意?

一向云淡风轻的莫轻尘,凌乱了。

看着面前一脸疑惑的苏暖,他试探性凑上前,循循善诱:“头疼啊……可能是睡着时撞到了马车上,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变化,比如说忘记什么,那个……你知道,碰撞可能会引起失忆,你想想?”

对莫轻尘的胡说八道有些佩服,苏暖很配合的皱眉,似乎想要回忆,接着就有些痛苦的抱住脑袋:“我……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忘记什么啊,可是……好像又忘了什么,我不知道……我的头好疼……”

她一声低呼,莫轻尘连忙焦急的拉下她的手:“好好好,先不去想,没关系的,我是神医,我能治好你的。”

嘴里乱七八糟安慰着,莫轻尘心里却有些傻眼。

看样子,这位据说对白承意情根深种的太子妃,果真是有心上人的,这么被一下药……直接将那人给忘了!

白承意费尽心思搞这一出,如果被他知道,他想方设法要弄走的太子妃,心里的人根本不是他,他会是什么模样!

会不会也傻眼了!

要说这夫妻两人还真是奇特,表面上浓情蜜意,其实却都是各有心思,一个喜欢自家媳妇儿的姐姐,另一个直接……还不知道看上的是谁!

莫轻尘已经在片刻间脑补了不止一出关于这位太子妃的深宫禁忌之恋,然后就是无语摇头。

情字误人啊!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对面的女人低低开口,像在问他,有像是在自言自语:“承意不要我了,对吧?”

莫轻尘先是一愣,接着就是暗暗蹙眉……话说,您也心里有别人吧?

“其实我早就知道的,他从来都不喜欢我,只是想借着我娇纵蛮横的名声,挡住别的想要进东宫的女人。”苏暖扯了扯嘴角,像是想笑,却终归无力落下。

“我以前真的很喜欢他的,喜欢的不得了,什么都愿意为他做,哪怕为他去死……”

她的神情透着自嘲,接着又是忽然迷茫起来。

“我是什么时候放下他的,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莫轻尘原本还有些嘲讽的神情缓缓僵了,接着便是大致将所有事情串了起来。

苏暖的确是喜欢白承意的,可是白承意那些表面的宠爱和实际中的忽视让她伤透了心,然后,那个人出现了……对她好,终于让她喜欢上了,放下了白承意,可是……那个人是谁?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连白承意自己都不知道。

那个人只能是在皇宫里,皇宫里才能接触到她,还有,那个人的权利很大,甚至比白承意这个太子的实权要大,否则很难做到瞒的如此之深!

这么一想,莫轻尘忽然一震,接着就是满身冷汗。

皇宫里,比太子的实权还要大的男人,那不就是……唐皇?

天啊,他卷进了怎样的宫廷丑闻里面……

一向云淡风轻的莫轻尘也有些傻眼了,接着又是涌出浓浓的庆幸来。

幸好,幸好,他把人给带走了,否则,这样的丑闻如果被人发现,传了出去,那白氏皇族……整整一族的脸都要丢光了。

想到这里,莫轻尘忙是扬声让外边的车夫加速。

不行不行,他必须快点回到神医谷,否则他觉得自己这颗脑袋岌岌可危啊!

他离宫不可能避过唐皇的耳目,现在,他只希望唐皇千万不要荒唐到敢明目张胆来追自己的前儿媳。

否则,如果前太子妃成了白承意那些母妃中的一个,那就……不行,不能再想了。

莫轻尘拼力维持着自己表面上的淡定。

过了很久,苏暖才试探性道:“我也不能回国公府?”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莫轻尘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

她当然不能回去,不然怎么解释宫里的太子妃。

而且,再让她回到长安城,回到那位天下第一王者的眼皮子底下,谁知道还会闹出多大的事情。

可看到对面那女人眼底的黯然,他心里第一次有丝丝不忍……有些心虚的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躺回去再度沉沉入睡。

困倦乏怠,这也是那药的后遗症。

莫轻尘忽地想到……自己算不算白氏皇族的恩人了,毕竟,整整一族的脸面啊!

苏暖演完了后便是懒懒躺回去,她只是想为后边的事情做个铺垫,压根没想到,莫轻尘已经为她和那位只有几面之缘的唐皇陛下脑补了一出禁忌之恋!

一日后,马车已经将长安城远远甩到了身后,而这时候,白承泽才知道了苏暖已经离开东宫的消息。

四六四九跪在他面前,四六满心无奈绝望,四九则是愣愣的,面色煞白。

“我要的只是听话的奴才,而不是想替我拿主意的人。”白承泽满脸冰寒,冷冷道:“看在你们跟我这么长时间的份上……去黄泉铁骑报道吧。”

四九刷的抬头,满眼不敢置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主子不要他了,这么多年,主子身边的暗卫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殉职的,从未有过被赶走的,他是第一个,他是可耻的第一个……而且,这是他的错,还连累了四六,四六什么都不知道的啊。

是他连累了一直拿他当弟弟的四六。

四九面色惨白,忽然间,他咚得磕头:“主子,这都是奴才一人的错,奴才这就自裁谢罪,求主子不要累及四六!”

下一瞬,他刷的拔出靴中匕首,眼也不眨朝自己心口刺去。

叮的一声响,四九的匕首被打出去……动手的四六满眼赤红看着他,恶狠狠咬牙:“你还不知错,现在还想对主子以死相逼?”

白承泽满眼郁色冷冷道:“没关系,他逼不到我……要死的话出去死远一些,不要污了我的眼。”

下一瞬,他抬了抬手,另外两个暗卫倏地出现,恭敬跪下。

“四二,四七……见过主子!”

四九失魂落魄被四六拎着走出去去黄泉铁骑报道,一路上,时不时有隐身在暗处的暗卫露出身形,想要安慰两人,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一路目送着。

白承泽处理了那两人,起身就要朝外走去……刚迈出内殿,前方就出现了一道黑影。

十一恭敬行礼:“大都督,老都督有请。”

就在白承泽去见老都督的时候,东宫里,白承意正坐在已经恢复了女装靠坐在床上喝药的苏落的对面。

恢复了女装的苏落,面孔与苏暖几乎没有任何分别,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神态间少有的英气,饶是苍白虚弱都无法掩盖。

这才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的女人……白承意这么想着。

不像是那个娇纵蛮横又娇气黏人的苏暖,只会撒娇争风吃醋,黏黏糊糊没有半点风骨。

就像现在,苏落自己喝汤一样眼也不眨的自己喝药,如果是苏暖……她一定又要黏糊糊耍赖半天,不是嫌药苦就是嫌没有蜜饯,反正就是个作!

“殿下,我答应了你的条件,你说会保证我妹妹周全,护我国公府周全,这可作数?”苏落放下药碗淡淡开口。

白承意猛的回神,对上苏落清冷的眉眼,沉声开口:“自然作数。”

“那便好。”苏落点头,随即不再出声。

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可现在已经成了这样,如果她再贸然出去,只会让她女扮男装的事情败露,继而牵连到国公府,而且……她还要白承意保证,等一切安稳后让妹妹回来。

苏落有些无奈苦笑着。

她以铁血沙场为己任,却不想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笼中鸟……这就是皇权啊!

“你好好休息吧,我稍后再来看你。”白承意起身温和开口,随即交待外边宫人好生照顾,然后才迈步朝外边走去。

一边沿着走廊朝苏暖之前住的寝殿走去,越走,他越发觉得哪里不对,可具体的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直到走到寝殿外,看到那些安静躬身立着的宫女,他才忽然意识到,他发觉的不对,是因为……太过安静。

东宫好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

以往,无论他什么时候回来,不是在这里就是在那里,总能听到嘻嘻哈哈的声音。

他很多次都奇怪,苏暖性子那么娇纵,也不知道那些宫人怎么敢跟她嘻哈打闹的。

以前会觉得聒噪,可现在,他却觉得,东宫似乎太过安静了,安静到让他觉得没有生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