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2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幻听事件只是个小插曲,她再没想过,也没时间去想。

因为,太忙了。

起初,她与莫轻尘出去让那些人来诊治领药的时候,那些满眼灰败绝望的人压根理都不理。

可在几个已经病入膏肓,全身浮肿濒死的病人绝望无奈进入城隍庙想撞运气,却被莫轻尘医治的一天天好转起来后,永州城所有人都沸腾了。

竟然真的能治好,这瘟疫能治好,他们不用在家里痛苦等死了,老天开眼啊。

没几天,城隍庙那个原本宽敞无比的院子就挤满了病人。

没有染病的人自发的从外办抱来晒干的稻草,铺成一个个临时地铺,病重的人躺在那里,靠墙的地方是一个个药庐,上面的药锅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整个院子都是浓浓的药味。

可现在,没人会嫌弃这味道,他们知道这是能救他们命的东西,恨不得多长几个鼻子用力吸。

莫轻尘在屋檐下摆了张桌子,前面是排的长长的队伍,他诊脉,根据患病的程度不同,开具不同的药方。

苏暖候在旁边,拿了药方进去抓药,抓好的药由外边帮忙的几个姑娘小伙子煎药。

瘟疫病情大同小异,并不需要很多不同的方子。

不用抓药的时候,苏暖便是在院子里,从那一排药炉走过,低声叮嘱那些煎药的姑娘注意事项,然后又到院子里躺着的病人中间去将空药碗收回来,交给负责洗碗的人,清洗干净后放在专门用来消毒的大锅里面煮。

莫轻尘诊脉间隙,抬头看到那道纤细的身影不急不缓,温声细语跟那些平民百姓说话的模样,他便是微微失神。

就这么看着她,仿佛连疲惫也感觉不到了。

“莫神医?”

莫轻尘猛地回过神来便是连着咳了几声,面红耳赤掩饰着收回视线。

面前的老太太却是满眼了然笑意,回头看了眼苏暖,压低声音朝莫轻尘问道:“那苏姑娘可是莫神医的心上人?”

莫轻尘连忙摇头:“不不不、不是,她是,我是说苏小姐只是跟我学医时知道这里的疫情,专程来帮我的,我,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的……”

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从未一次性说过这么多话,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那老婆婆却是过来人,笑眯眯朝他道:“那真是可惜了,苏姑娘生的好看,心肠又好,还懂医术……与莫神医可真是般配的紧呢。”

莫轻尘耳根通红,低头呢喃:“有、有吗?”

老婆婆笑出声来,莫轻尘才是回过神来连忙抬头急急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我不是……”

“好了,老身懂的,莫神医不必解释了。”老婆婆笑着看着他,意味深长:“苏小姐这样的姑娘,放在哪里都是惹人喜欢的,莫神医若是无心那就罢了,可若是有意……可千万要抓住机会啊,切莫以后悔不当初啊。”

苏暖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莫轻尘怔怔坐在那里,面前等他诊治的少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想唤他,又有些不敢,只能傻愣愣坐在那里看着。

苏暖有些好笑:“想什么呢?”

说着便是坐到他旁边,自己伸手去替那少年诊脉。

她其实自己也有些奇怪,以前分明从未接触过中医,可莫轻尘稍微一教,她就好像早已经熟悉了一样,对人身上的经络骨骼穴道一清二楚,而草药也是,莫轻尘只要说一遍,她就能记得半分不差,就好像以前接触过一般。

不过她也没多想,只当这是那个高冷的三八系统给她开的外挂。

那面色苍白的少年看到那白皙纤细的手指伸过来要给自己诊脉,瞬间,苍白的面孔刷的红透,讷讷的想要缩回手,却又没动,只是手指抖了抖,有些无措的,想看又不敢看对面那个仙女儿一样的女子。

这些天,他们永州城的人都在说这位苏小姐。

生的像仙女儿,偏生还有一副菩萨心肠,谁能娶到这样的姑娘,简直是三生有幸。

他们说,苏小姐一看就和莫神医是一对的。

都生的这么脱俗,和他们这些人一点也不一样。

没想到,仙女儿要替自己诊脉了。

少年吞了口口水,紧张的不得了,脊背都隐隐直了几分……可就在这时,斜地里一只手却拦住了仙女姐姐的手。

莫轻尘轻咳一声,捏着苏暖的手腕将她的手推回去。

“男女有别,还是我来吧,你也累坏了,去休息吧……”

莫轻尘不愿意承认,他不想让她的手碰别的任何男人,哪怕是个毛头小子都不可以。

那毛头小子也是胆子大,当他没看到那小子另一只手紧张握拳却又期待不已的模样。

真该给他扎几针教训教训。

城隍庙里留下的都是病重的人,不太严重的人都是领了药后回家自己煎,然后按时来复查。

庙里的人好转后也要离开回家,给其余病重的人腾地方。

一转眼,大半个月就过去了,就在他们当初带来的那满满一马车的药都用的快要见底时,庙里最后一名重病患者也离开回家了。

永州守备亲自带人来道谢,见了莫轻尘便是拱手作揖不住感谢……苏暖在屋子里面懒得出来,对这个狗屁守备颇为不屑。

之前瘟疫肆虐的时候,这守备紧闭衙门大门,自己躲在高墙大院里面每天各种喝药,各种朝墙外扔生石灰生怕自己被传染。

如今,眼看着瘟疫已经控制住,一切都在恢复,却又从龟壳里面出来,装模作样前来道谢,想把这份功绩安到自己头上。

司马昭之心。

莫轻尘只为救人,并不在乎这些名号,所以在听到那守备愿意差人帮忙的时候便高兴的应下了,极为认真的指导他们如何做好预防巩固,防止疫情死灰复燃。

永州守备得了方法,又是好一通千恩万谢告辞,临行前,状若无意朝莫轻尘身后瞧了瞧才有些惋惜的转身离开。

听手下说,这个大夫还带了个天仙一样的女子。

他还想看看天仙是个什么模样呢,不想却没见着,真是可惜了。

莫轻尘一向敏锐,却也没看到永州守备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因为,他的头有些发晕。

转身,正准备回去,他忽然晃了晃,眼前一阵发黑。

几乎是瞬间,莫轻尘就意识到……自己染上瘟疫了。

眼前发黑,头重脚轻,他拼力稳住身形朝屋里走去,因为他担心自己万一倒在院子里,这里只有她一人,如何搬得动自己。

摇摇晃晃刚进屋子,看到那姑娘迎面走来,莫轻尘松了口气,刚说了个“我”,紧接着就失去意识。

失去意识前一瞬,他看到苏暖面色大变上前想要扶住他,却被他压了下去……最后的意识是她身上混着药香的淡淡香味。

莫轻尘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像是沉入水底,身上有万钧之力,压的他翻不过身,四周都是水,让他无法呼吸,绝望而又无助,痛苦至极……他无声挣扎着却始终无法摆脱,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

“莫神医……”

他愣了愣。

这声音,有些熟悉,可他又想不起来是谁。

就在他要再一次淹没在无边无际的水底时,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莫神医,你安心睡,我陪着你呢……”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想起来,那声音,是苏暖,她说让他安心睡,她陪着他呢。

他果真安心下来,呼吸渐渐变得平稳,沉沉睡去……这一次,没有噩梦,疲惫的他只觉得无比安心。

他能感觉到,她就在身边。

是了,她不是那种人,不会抛下他离开,他要好好休息,然后醒过来告诉她自己没事的。

苏暖艰难的将药给他灌下去,这才松了口气。

莫轻尘和其余染了瘟疫的病人一样,时而冷得瑟瑟发抖面孔苍白,时而热得满脸涨红全身滚烫……折腾了两个晚上,终于才算是熬了过来。

看着他疲惫的躺在那里,苏暖眉头微蹙,缓缓陷入沉默。

她忽然有些不想再攻陷他了。

她的任务就是让反派渣男爱上自己,然后再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抛弃,如果说之前她还因为原剧情而对莫轻尘有几分冷意,可这些日子,他虽淡漠疏离却又实实在在是救人为己任,还让自己染上了瘟疫,她又觉得,好像不应该这么对他。

“三八,要不放过这个渣男吧。”毕竟好像也没那么渣。

原剧情中虐苏暖,也许也真是炮灰女配自己太作了。

可下一瞬她就听到三八冷冰冰的声音:“希望宿主不要忘记自己的任务,本次是第一个位面任务,希望你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苏暖蹙了蹙眉,第一次没有回应三八的话。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对三八有些排斥。

刚开始她遇到三八时,分明没有这种感觉。

还是说,当初那个明显蠢萌却还想装机灵,诱拐她做任务的三八,等她接受了任务,就忽然变脸了?

就在这时,她听到三八再度开口。

似乎是三八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调有些太过冰冷严苛,这次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宿主可以选择任务模式,摒弃多余感情,有助于宿主高效高质量的完成任务。”

苏暖便是一愣。

任务模式,听起来似乎还不错,可是……

“算了,不用了,我喜欢自食其力。”

然后她就听到三八像是有些失望的声音:“那,好吧……宿主再接再厉。”

鼓励的话都说的冷冰冰的带着些虚伪的感觉。

苏暖安静下来,蹙眉沉默着。

好像,第一次做任务就这么随意,是有些不太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