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3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轻尘在外边等火急火燎,看到白承泽抱着苏暖大步出来,他便是浑身一震,连忙迎了上去,可看到苏暖面色潮红闭着眼紧贴着白承泽胸口缩成一团的模样,他顿时就愣在那里。

“要你是摆设吗?”白承泽瞥了他一眼:“去煎药!”

“哦!”莫轻尘猛地回过神来,也顾不上白承泽的态度,连忙转身下楼就准备去煎药,可刚走出几步又是猛地回过神来,回头,看着白承泽直接将她抱进自己房间,莫轻尘便是满心焦虑。

她现在这样子,两人呆在一起……虽说白承泽身体有缺陷,可是……

莫轻尘咬牙努力逼自己冷静,连忙扭头下楼去拿药。

楼上房间里,苏暖紧贴着白承泽冰凉的衣服,只觉得全身要烧起来的感觉终于找到了一丝慰藉。

被白承泽放到床上,没了那冰凉的源头,她难受的睁开眼,泪眼朦胧看着站在床边的人,瘪嘴:“白承泽……我好难受……”

说着便是挣扎着要起来,下一瞬,白承泽低叹一声无奈坐到床边,她便是再度回到那个微凉的怀抱。

不知足的蹭着他的衣襟,可衣服很快也变热了,两人抱在一起,她觉得更热,烦躁的想要扯开衣领,下一瞬便是被白承泽一把按住手。

“再忍忍,药很快就来。”

“不要……我难受。”苏暖哼哼唧唧,狗皮膏药一般,抬头,额头擦过微凉的下颔,她便像是不经意间发现了糖果的孩子,欣喜而不知足的凑上去想要感受更多。

霎时间,呼吸相对,近在咫尺。

她还有几分神志,却在满身热意中被她抛到脑后,心里觉得那紧绷的唇瓣很是诱人,便不加掩饰的贴了上去,还不罢休,整个人支起来靠过去想要将他按倒,好让自己能够为所欲为。

然而,她到底高估了自己的本事,没能将对方按倒,一阵天旋地转后,她自己却被按着双手压到了床下。

双手被按在头顶,她难受的想要摆脱却无力挣脱,只能委屈唧唧诉苦:“你抱抱我,不要按着我嘛……”

迷迷糊糊听到白承泽低咒一声:“妖精。”

他俯身下来,整个将她唇舌间的气息侵占。

久旱逢甘霖一般窘迫却又安慰至极的感觉,泪眼朦胧看着白承泽近在咫尺近乎妖异的面孔,苏暖在心里想着,脸……不要了。

下一瞬,便是伸手搂住他脖子,自己主动贴上去……

被她这幅不耐勾人的样子刺激着,再加上她无所顾忌的主动,白承泽的呼吸很重,嘴唇从她唇瓣离开,急切却又轻柔至极擦过她的面颊,落到颈边,呼吸着,探索着,将她的衣领扯开,像是吮吸又像是舔舐。

苏暖没出息的忍不住呻吟出声,可就在这时,白承泽充满侵略气息的舔舐忽然变成撕咬,一口咬在她肩头,她疼的低呼一声弓起身子,睁眼,泪眼朦胧茫然无措……近在咫尺的,是白承泽压抑到近乎扭曲的面孔。

她伸手,想要抱住他,却被他将双臂猛地按在头顶。

俯身在她颈边深呼吸几次,白承泽终是抬头,看着她,咬牙,一字一顿。

“我不能要你……”

白承泽眼中满是压抑的痛苦,他死死看着她,压低声音:“你看,我连这些都不能给你……你喜欢我什么呢?”

咬牙切齿的话到最后却变成了满满的无奈,他埋头在她颈边,低声无奈道:“答应我,别喜欢我了……我们两人,到此为止。”

他的面颊被亲了亲,扭头,就看到她眼睛雾腾腾的细细看着他,声音小猫一般,细弱又沙哑。

“可我想要你……”

脑中强行紧绷着的弦瞬间断裂,看着她难受又委屈可怜的模样,白承泽无奈附身咬着她耳朵:“我用别的方法帮你……”

温柔的亲吻细致照顾到她每一寸肌肤,原本执剑的修长手指弹奏出世间最美妙的旋律,看着她在因为自己的旋律而情动、喘息、娇声低呼,到乐曲落下帷幕,缩在他怀里战栗着平息……白承泽觉得自己的意志脆弱到不堪一击。

外边传来敲门声,他霎时回过神来,怔怔低头,看到缩在他怀里还在轻轻颤抖着的小女人,咬牙……蓦然放开她。

走到门口,拉开门,莫轻尘手里端着药碗,隐隐在颤抖……低着头,没有看他。

知道他必定是听到了什么,白承泽浑不在意,借过药碗后朝外边淡淡吩咐一声:“准备热水。”

苏暖全身乏力,迷糊糊被灌了药,没多久,又感觉自己被放进热水当中,她只觉得眼皮似乎有千钧重,索性放任自己沉沉睡去。

等到她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摇摇晃晃的。

是在马车上。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缓缓睁开眼,就看到白承泽在旁边,手中握着书卷,静静看着,就像是没看到她醒过来了一般。

视线落到他修长如玉的手上,苏暖忽然就想起来失去意识前迷迷糊糊发生的事情,饶是她觉得自己也算得上是老司机了,可还是觉得老脸一红。

咳……好羞耻啊。

轻咳一声,她缓缓坐起来,眼神晶亮看着白承泽:“我们到哪里啦?”

没有反应。

白承泽就像是没听到,半晌,等到那一页书都看完了,才是好整以暇看过来,眼神极为冷淡:“既然已经醒过来,便是没事了,我不习惯于别人同乘,你去公主马车上吧。”

苏暖猛地愣住,面上的笑顿时有些挂不住,抿抿唇,悻悻道:“我不打扰你就是了。”

白承泽眼底有幽色一闪而过,却只是一瞬,接着便是抬头,眯眼:“我以为我把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苏小姐……不用在我身上费心思,我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听明白了?”

看到苏暖因为他格外冷漠的语气怔在那里,白承泽面上的不耐更甚:“听明白了的话,就请你下车吧……如果你还有点羞耻心的话。”

苏暖抿唇咬牙:“你、你明明也是喜欢我的,虽然你不说,可我知道你喜欢我的……”

一边说着,她一边让三八查询白承泽好感值。

可回答她的是三八阴阳怪气的语调。

“有什么好查询的,反正没有完成任务,瞧瞧别人对你的态度……春药都救不了你,我都替你汗颜。”

苏暖心里对三八的忍耐几乎已经到了极致,深呼吸强行压下去不让自己出声,可就在这时,白承泽带着嘲讽的声音再度响起。

“哦?我喜欢你?”

他看到白承泽嗤笑着靠过来,低声道:“难道,就凭之前我对你做的那些事你就觉得我喜欢你?”

人与系统一样可恶……苏暖咬牙定定看着他,就看到白承泽眼底的嘲讽更甚。

“送上门来被狎玩,谁又会拒绝呢,这最多只能算是玩弄,如果苏小姐因此就想要我负责……那未免太过天真了。”

说罢,便是恶意笑着靠回去,睥睨着她,满眼轻视:“还有、我不喜欢那么放得开的女人,你当时那模样……啧啧。”

白承泽摇摇头,视线回到书上,再没有开口。

看到白承泽这幅下流可恶的模样,苏暖咬牙,握拳死死看着他半晌……等到白承泽再度不耐抬头的时候,她便是刷的扭头朝马车外边钻出去。

车帘被掀开又落下,微微晃动着……车里少了个人,车厢似乎变得宽敞不少。

白承泽的视线回到书上,半晌,都没有翻页,他的眼前来来回回晃动着的都是她刚刚转身前红红的眼眶。

他这么可恶,她,应该会死心了吧。

垂眸,自嘲勾唇……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又在这里想这么多做什么。

终归是不要在他身上再浪费感情浪费时间了,这些太过美好的东西,终归,不属于他……

苏暖下了马车,周围的人似乎都愣了愣,她一边朝白子鱼的马车走去,一边扫视着四周的环境。

一片荒原,这里应该距离雁门关不远了。

其实刚刚离开马车,除了白承泽的样子太过可恶以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刚刚听到了除三八以外的另一个声音,虽然虚弱,可是她听得分明。

而那个声音,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不知为何,她潜意识告诉她,不要去问,不要出声,就耐心等着……所以她没有像上次一样问三八是不是它说话。

可接下来,那个声音都没有出现。

她到了白子鱼马车旁,驾车的侍卫停下,她大咧咧自己爬上去,掀开车帘,就看到白子鱼与莫轻尘同时愣住看着她……白子鱼的神情有些复杂而小意,即便是马车很宽敞,她还是朝里面挪了挪,有些不自然道:“坐吧。”

莫轻尘关切的看着她,不方便说话,她便是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再度冒出来。

“宿主……宿主我是三八,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