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37/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摇摇晃晃,苏暖安静的坐在那里不发一语,旁边,莫轻尘视线复杂,几次欲言又止,九公主则是忐忑又忐忑,时不时小心看她一眼,在看到她的神色时又悻悻收回视线。

他们两人以为苏暖是因为在白承泽那里受了什么委屈,所以现在才会是这幅模样,然而,并非如此。

苏暖之所以如此沉默,是因为刚刚听到的话,那个分明没有听过却莫名熟悉的声音,它说……它才是三八。

它说,他们两个人都被算计了,上次它本来是要消失的,是苏暖救了它,所以它才能残存了意识,慢慢让自己恢复,而苏暖是因为救它而失去记忆。

苏暖有些莫名其妙,她没有发现自己有记忆缺失啊,出车祸,然后被系统坑了,然后到这里来做任务,没毛病啊老铁……可莫名的,她又觉得那个自称三八的家伙说的是真的。

一来,它的语调才是当初坑她的那个坑货,虽然坑爹,但是感觉有人性,而最近那个三八,每句话都带着浓浓的讥讽,对她极为敌视又高高在上,很让人无语。

而且她对这个新出现的三八有种莫名的信任,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战友一般。

三八说现在他们不能交流,否则会被发现,只能它说,她听,等它先强大起来,吞噬了现在这个假冒货,他们才能有一线机会。

否则,她的任务就会成为一个个无穷无尽的悲剧循环。

当三八说道悲剧循环的时候,苏暖分明感觉到自己心里某处刺了一下。

信还是不信,不信,她大可以不予理会,甚至暴露这个新出现的三八,可她心里并不想这么做。

但如果相信,那就要按照三八所说的,给她设置成所谓的任务模式,顺利完成任务,然后让它强大起来,继而帮助她恢复记忆。

苏暖独自沉默犹豫着,随着马车摇摇晃晃,眉头紧锁……

就在她们队伍前面不远,一队骑兵身姿挺拔坐在马上,为首之人一身玄明铠甲,眉飞入鬓,面色有些苍白,双眼却是极为明亮。

正是白承意。

身后的龙卫上前低声劝阻:“殿下,他们很快就到了,您身上还有伤,不如先回城里等候。”

白承意抬手示意,那龙卫只好躬身退回去。

他身后,将士打扮的苏落满心无语,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滑稽又好笑的感觉。

太子费尽心思将妹妹送走,想将她囚禁在皇宫,然而,妹妹离开的第二天太子整个人状态就不对了,非但没有她所担心的任何亲近或是侵犯,反而是客气疏离极了,连以前信口拈来的情话都再没有过,每天都是满目烦躁。

她意识到太子对妹妹并非无情,却没想到,已经情根深种至此,而他自己却不自知。

人总是要在失去后才能学会珍惜吗?

苏落下意识扭头朝旁边一名身材魁梧神情冷峻的将军看去,她视线乍一过去,对方立刻发现,朝她看过来,瞬间四目相对。

那原本冷厉的将士眉眼骤然柔和一片,定定看着她,眼底有炙热的火焰。

这家伙,总是这么不知收敛……苏落垂眸,耳根有些发热。

她从军最初,与上官策极不对付。

上官策嫌弃她体格弱小性子孤傲,她嫌弃上官策像个野兽,粗鲁无礼……起初发生过不少冲突,直到后来一次执行任务,他们被辽军发现后追杀,不得不躲进山洞。

那时她受伤昏迷,上官策给她处理伤口时发现了她的身份。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绝望了,总以为这个想来不对盘的家伙一定会揭穿她,让她滚出军营,然而,并没有。

非但如此,自那日后,上官策再没有与她作对过,甚至在别的人与她敌对时,站在她这边帮她。

她满心怔忪,直到再一次两人单独执行任务,上官策将她护在身后,受伤后又神志不清将她抱住,野兽一样啃上来……被她狠狠抽了一耳光后,那野兽顶着发烧烧的晕乎乎的眼神,恶狠狠朝她叫喊。

“老子想压你很久了,你是男人的时候老子就忍着,现在你是女人了,老子不想再忍了!”

她当时对这个禽兽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苏落眼角忍不住浮出笑意,旁边的上官策看得目光又是炙热几分。

当初在听到她在长安城遇刺身亡时,他差点疯了,几乎不顾一切就要冲到长安城去给她报仇,却被别人死死拦住。

他已经心灰意冷,却没想到,还能见到她。

这边,苏落与上官策眉目传情,白承意坐在马背上却是心急如焚,眼巴巴看着那个方向,焦急的有些烦躁。

怎么还没来。

这一路上,她那么娇气,也不知道有没有吃苦头。

莫轻尘那里寡淡的老鼠都只能吃素,她会不会瘦了?

这一路还有老九,老九一直喜欢与她作对,也不知道一路上有没有欺负她。

想到这里,白承意就是满满的心疼心急,他知道,她素来是虚张声势,其实比谁都娇软脆弱的,他当初怎么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不要她了。

后悔的无以复加,还好,还好她又回来了。

白承意扯着脖子看,毫不介意自己的模样活生生像一只被人掐着脖子的大鹅。

就在这时,一队车马出现在视野当中……他眼睛蹭的就凉了,毫不犹豫打马向前。

苏暖正在车上摇晃着,忽然,马车停下来,然后她就听到有人说“太子殿下”,她便是一愣。

猛地回过神来,清醒一瞬,她的心忽然定了定,抿唇,眼神缓缓变得坚定。

九公主听到太子殿下名号的时候,几乎没蹦起来,手脚并用钻出马车跳下去,苏暖就听到她带着哭腔:“太子哥哥,你怎么才来啊,呜呜呜……”

莫轻尘视线紧了紧,有些担忧的看过来,苏暖便是朝他轻笑点头示意自己没关系。

那几个宫女打开车帘,莫轻尘先出去,苏暖最后一个。

白承意安抚的拍了拍不顾一切冲到他怀里的九公主,接着就是朝马车看去,先是莫轻尘,他的视线一扫而过,然后就是眼也不眨的看到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孔出现。

她瘦了,看起来也安静了许多,是不是受委屈了。

白承意瞬间就觉得鼻子发酸,恨不得立刻上前将她揽进怀里。

再回到东宫,他一定好好宠着她护着她,这次,是真心的,他要让她成为世上最尊贵最幸福的女人。

这么想着,他也这么做了,推开怀里的九公主,他大步朝前,走到她面前,满身气势又是瞬间柔和起来,仿佛连呼吸都轻了。

“暖暖……”他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低低道:“路上累不累?”

下一瞬,却看到,面前那纤细的可怜的小女人,不着痕迹后退一步,拉开距离后才垂着头恭敬而梳理道:“多谢殿下关心,民女不累。”

白承意脑中轰然一声响,只觉得一颗心瞬间凝结成冰。

她、自称民女,还、唤他殿下……

她从未这样叫过他的,这么恭敬疏离的叫他殿下,她以前都是喊他名字的。

承意,承意,那时候她叫的多好听,能让人甜进心里。

可现在,她就站在面前,不再靠近,甚至主动远离,客气的唤他殿下。

白承意眼泪几乎出来,他双手握拳死死让自己冷静。

都是他的错的,是他自作自受,是他以前对她那么不好,还给她喂药,送她离开……白承意不断告诉自己,这都是自己应得的,是自己活该。

可一想到那个全心依恋他,粘着他唤他承意的小妻子,那个娇气柔弱却三番两次为他受伤的小妻子,她不见了,是被他亲手杀死的,他一颗心就疼的抽搐。

他告诉自己,还不晚,还有机会,她现在回来了,以后,他一定好好对她,她还会爱上他的。

担心吓到她,白承意苦涩的后退半步,然后才是看向视线复杂的莫轻尘,末了,扭头看向不远处那个没有丝毫动静的漆黑马车,他转身挥手。

“回城!”

马车里,白承泽一只死死握着的手缓缓松开,垂眸……睫毛微颤。

这是他的选择,是他亲自将她送回到太子身边的,是他自己的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