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40/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喜堂里的新人拜完天地,因为是战时,一切从简,没人嬉闹,新人拜完堂就被送回房间,其余人缓缓散去,一个时辰后,原本喧闹的大将军府便已经恢复安静。

大将军书房里,白承泽,白承意,还有穆大将军三人坐在一起。

“我没想到,西门战竟然真的会叛国!”

穆大将军这些日子已经苍老了许多,在确认那个与儿子一起被俘的副将竟然投敌后,他看起来又衰老了几分。

雁门关这些年之所以还能稳稳屹立无法被撼动,除了城高墙厚以外,所倚仗的,还有雁门关城内通往关外的一条条地道。

这些地道以前帮助他们守关破敌多次,可如今,却因为知晓地道的人投敌,反而成了敌人用来对付他们的利器。

白承泽悠悠喝着茶没有出声。

他只是将源头找出来,至于要怎么做,不用他提醒。

果然,下一瞬,白承意便是蹙眉开口:“大将军,那些地道……封了吧!”

这边还在商议战事,而另一处,却是满目艳红的洞房花烛,只是,却没有洞房花烛该有的浓情蜜意。

九公主的盖头已经被掀开,她双手紧张握拳,看着对面坐在轮椅上穿着新郎服饰的穆少天,她不断告诉自己要放松,不要紧张,却依旧无法控制的全身紧绷。

穆少天脸色苍白面颊凹陷,分明是被俘虏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头,右脸颊有一道狰狞的口子贯穿半张脸,触目惊心。

只是那双眼睛却漆黑沉静,没有半分狼狈。

“我知公主不喜欢我……”穆少天淡淡道:“我也对公主无意,只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让自己落到如此境地,总是对不起父母,所以……也只能委屈公主了。”

穆少天的语气没有半分波澜,抬头,淡淡看着眼前这个刚到穆家就寻过死的金贵公主,眼神有些冷,有些不屑。

这就是皇家公主,就如此看不起他,宁死也不愿嫁……呵!

“只要公主为我穆家诞下子嗣传承香火,其余的事情,我什么都无所谓,公主尽可继续做您的金枝玉叶,这里也绝不会有任何人为难公主。”

穆少天手滚着轮椅的轮子缓缓行进到床边,眯了眯眼:“不知,在下的话,公主是不是听明白了?”

九公主被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面的冷光惊得愣住,然后就听到穆少天说道:“劳烦公主扶我起来吧。”

九公主抿唇,缓缓站起来,手颤抖了半晌,终于,才落到穆少天手臂上,发力将他扶起来……可下一瞬,一股大力传来,她整个人便被向后压倒在床上。

她下意识想要挣扎呼救,却又瞬间回过神来,死死咬住嘴唇,然后便是死死咬唇拼命不让自己出声。

这是她必须承受的!

身上的衣服被粗暴的扯开扔到地上,男人的动作分明没有半分怜惜……撕裂般的疼痛传来,她的双眼蓦然变得空洞,眼泪一串串流进头发里……

城里实行宵禁,天黑后街上便没人了,可很快,躲在家里的人就听到街上传来整齐划一的马蹄声。

不同于以往穆家军的骑兵那狂暴而又凌乱的马蹄声,这一次的声音,整齐划一,且不紧不慢,极有节奏感,缓缓得由远而近,却让所有听到的人不由自主就觉得,这声音像是从幽冥地府走出,然后朝他们走来。

即便是躲在自己家里,那些人依旧瑟瑟发抖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这是西厂的黄泉铁骑,五千人的骑兵,尽是黑马黑甲黑披风,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百鬼夜行一般从街上走过……在到达指定地点后,却忽然加速分开。

悠然的马蹄声忽然变得迅猛,躲在家里的百姓都提起心,生怕自己家会被破门而入。

自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黄泉铁骑分散的队列看似没有规律,可随着他们包抄过去,很快就能看出来,他们都是以一个点为中心,成圆环状包围过去。

奔驰起来的骑兵手握长剑,像是黑暗中收割生命的死神。

街道两边漆黑的房间里面有人想要偷偷溜出去,刚钻出窗户,就被弩箭钉到墙上。

紧随着黄泉铁骑的是西厂的暗卫,鬼魅般紧跟在骑兵后边清扫过去,有躲在暗中的人想要放出消息,还没来得及动,就被收割了生命。

没多久,那个雁门关城很有名的青楼就被黄泉铁骑包围了。

生意寡淡却也还是有些客人,看到这样的阵仗,那些人尖叫着想要逃走,可只要谁敢跑,等着他的就是弩箭。

很快,老鸨面无人色出来,强力支撑着勉强笑着迎上来:“各、各位军、军爷……不知各位……”

黄泉铁骑中为首之人拿出一张画像,看了眼那老鸨,蹙眉,觉得有些不像,可只是略一犹豫,便是将画像揉成一团,也不搭理那老鸨,抬手……挥出!

下一瞬,无数道火光被射进青楼当中,随即便是轰然的爆炸声在楼里响起。

那老鸨分明没想到这些人二话不说就放火,眼底倏地冒出冷意,那老鸨轻啸一声便要朝外突围出去,可接着就是一轮箭雨,箭雨后边则是鬼魅一般的西厂杀手。

这边的青楼很快变成了一片火海,里面到处是哭喊声求救声,可四周却根本没人敢出来,青楼中人连同被黄泉铁骑清扫试包剿而驱赶过来的人,尽数在火海中惨叫着。

而这个时候,大将军府中,一道身影,像是厉鬼般,飘忽踉跄着。

九公主嘴角破了皮,披散着头发裹着披风,神情恍惚沿着游廊踉跄着走着。

想到之前所遭遇的事情,她便觉得自己要疯了。

被强暴的公主,她一定是普天下第一个吧……谁说公主是金枝玉叶来着,她怎么觉得,她这么下贱呢,连人都算不上。

有谁会那么对待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忽然,前面一道黑影挡住去路,她怔怔抬头,看到一张冰冷却又俊秀的面孔。

“四七……”九公主喃喃开口

少年蹙眉,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出现,可看到那个一路上娇滴滴高高在上的公主,如今这么失魂落魄孤魂野鬼一样在这里晃荡,他还是没忍住就这么出来了。

师兄们都说他们这些人的命是最贱的,可他好像也没觉得,面前这个高高在上的公主看起来似乎就比他还可怜。

少年沉默着站在那里,九公主缓缓清醒过来,鬼使神差的,她缓缓上前,忽然,毫无预兆一把抱住黑衣少年,眼泪大颗大颗朝外涌出来。

“四七,你救救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你救救我,没人管我了,这世上再没人管我了,我求你了……”

少年原本想要推开她的动作蓦然一僵,眉头紧紧蹙起,有些茫然的低头。

片刻后,大将军府后院侍卫所在的地方,一处简单的小房间里,九公主抱着热水杯静静坐在那里,四七笔直站在旁边,一副随时准备听候调遣的模样。

过了许久,他终于出声:“公主,该回去了。”

不经常说话,少年的声音有些生涩。

九公主身体一抖,手中杯子啪得落在地上摔碎,她下意识去捡,黑衣暗卫闪电般过来将她的手拖住,却划伤了他自己的手指。

少年像是没感觉到自己手上的伤,正想起身,却被九公主一把拉住手。

少年的手白皙修长,因为握剑,手心有一层薄茧,即使这双手,将她从湖水中救起,又拉着她躲过刀剑。

九公主眨了眨眼,将那手握着,低头……轻轻吮吸他指腹被划开的口子。

瞬间,年轻暗卫的身体蓦然一震,下意识嗖的将手抽回来,却因为太过大力,将半蹲着的女子拽的倒下来,他又是连忙接住,下一瞬,就感觉到她柔软的手臂藤蔓般缠绕到他脖颈,然后就是微凉的柔软覆到他唇上。

年轻的暗卫原本能避开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避开。

也许是因为刚刚吮吸他手指时湿热紧致柔嫩的触感,也许是因为她的手臂太过柔软,或许是因为她颤抖的睫毛和不断滑落的眼泪……他犹豫了一瞬没能躲开,然后,就再也躲不开。

年轻的暗卫呼吸开始变得沉重,红晕从耳根一直蔓延到脖颈,他原本僵在半空的手想要将她推开,可落到那太过纤细柔软的腰肢上却根本无法发力,就像是中了迷药一般……末了,他一声闷哼,掐着她的腰猛地将她按向自己,接着就是一把抱起她朝铺着青色床单的床铺走去。

长久以来血腥却又单纯的经历让他的心中除了对自己主子以外的人本就没有几分敬畏,更何况,如今在他身下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是一个脆弱的,需要疼惜的姑娘。

原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素日冷情冷性,可一旦被点燃,便是烈火燎原。

九公主原本只是想忘记穆少天给她的可怕记忆,想洗去那份耻辱,却不想,看起来本不像会疼人的少年暗卫,远比她想象的更温柔热烈……让她在真正的疼惜中,彻底忘掉之前噩梦般的经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