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43/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白承泽直接抱到他的房间,轻放在床上,被子散开,苏暖连忙就要去拉被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可白承泽比她快,在她之前,轻轻拉上她的衣襟,垂眸,细致的系上。

他的速度极为缓慢,可苏暖却能感受到他强压着的浓浓的杀机和全身紧绷的危险气息。

她抿唇,一把从白承泽手中拽出自己的衣服,不管白承泽骤然僵在半空的手,自己低头不发一语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衣襟前面被扯坏了,带子纠成一团解不开,她拽了几次都拽不开,动作猛地一顿,下一瞬,忽然埋头不发一语大力扯起来。

白承泽无奈叹息一声,伸手,轻轻从她手里拉过衣带,温柔至极,慢慢解开,整理好,再替她系上。

下一瞬,他便感觉怀里纤瘦的身体颤抖起来,伴随着压抑的抽泣声。

半晌,她才是抬头,两眼红红像只兔子,恶狠狠却又带着鼻音:“你故意气我羞辱我,还不管我,看着别人欺负我。”

白承泽闭眼叹息……许久,终于缓缓开口:“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他以为自己可以的,可是,刚刚在看到白承意的手落到她身上的时候,那一瞬,他几乎忍不住要下死手。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不到的,只要一想到,她以后要与另一个人日日耳鬓厮磨,她会对着另外一个人撒娇耍赖,对另一个人说喜欢,甚至,与另外一个人做最亲密的事情,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像是在被刀刀凌迟。

他第一次这么无奈。

明明早就决定了的,决定要与放她走,这一路上他也在拼尽全力去做,然而……在最后一刻,终归骗不了自己的心。

终究,还是不舍,还是……没办法全然放手。

他有些无奈,却又满心轻柔,伸手,手指蜷缩着轻轻触碰上她的面颊,幽幽叹息:“我只是害怕,有朝一日,你会后悔……待到那时,我耽误了你,而我自己,亦是连半分尊严都没有了,你明白吗?”

苏暖微怔,她原本下意识就想回答,可在看到白承泽眼底的沉痛与无奈时,竟是愣了一瞬。

她的怔忪是因为白承泽的话,她想到自己的目的,在看到白承泽看似万敌不侵的冷漠下隐藏在眼底的痛楚与无奈,她发现自己竟是没办法立刻将那些根本没有走心的情话说出来。

可她的犹豫落在白承泽眼中,变成了另外一层意味。

她不笨,终归能想到以后的……可看到她终于能冷静下来思考,他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轻松多一些,还是苦涩更多一些。

“你好好休息吧。”白承泽缓缓出声:“在这里,不会有人打扰你。”

苏暖回过神来,看到他眼底被层层掩盖的黯然,见他转身要走,便是连忙伸手拉住他。

“我不会后悔,我是真的喜欢你……以后,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她看着白承泽,认真开口。

当她要攻陷一个人的时候,便是全心全意连自己都能骗得过的深情,她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时眼底深不见底的情真意切,自然也能预计到白承泽的反应。

果然,听到她的话,看到她的神情,白承泽陷入一瞬的怔忪,正想开口,就在这时,外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主子,大将军那边有人过来,马上到。”

白承泽原本要说的话停了下去,然后便是缓缓起身,拉过旁边的被子将她盖住,低声温和道:“等我回来。”

看着她乖巧的躺在那里眼巴巴看着他,想到她前一瞬的坚决,终究没办法再违背心意,附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等我回来,便给你答复,如何?”

苏暖微怔,接着便是双眼猛地一亮,意识到自己掩饰不住的欢喜,似乎又有些羞涩,拉着被子盖到鼻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巴巴点头。

虽然他还是没松口,可她心里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她知道,能让白承泽如此,已实属不易。

白承泽无奈摸了摸她的脑袋,转身出去。

慕大将军府中,穆大将军,白承泽,白承意,又是三人对坐,而在商议军事的时候,白承泽与白承意的面上没有任何异样神色,仿佛之前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一般。

“如今,城内通往城外的地道用毒烟熏过后,已经全部封住,我们不用再担心辽军通过地道进来。”穆大将军说道。

白承泽与白承意两人点点头,然后就听到穆大将军再度道:“白日我们也观察了,辽军战力很强,尤其是进攻时候的阵型,纹丝不乱,我们很难破开。”

白承泽淡淡补充:“辽军阵型强势,缺点是为了增强阵型的力量,军阵太过庞大,反应迟钝……一旦一环被拖住,整个阵型就会被打乱。”

白承意立刻道:“两军对战时,如果有一支骑兵从天而降,出其不意插入他们阵中,此阵,可破!”

穆大将军点头,然后又是皱眉:“可是,他们的阵型力量太强,破阵的骑兵必定是突击前进不能被阵型吞噬,所以数量必须要少,而要破开阵型,又需要很强的力量……人数要少,力量要强,这……”

白承泽淡淡开口:“黄泉铁骑中有一个小队可以做到,我亲自带。”

穆大将军眼睛蹭的就亮了,随即便是满眼钦佩。

以白承泽如今的地位,他能来雁门关已经不错了,根本没必要亲自上阵。

可他却愿意亲自上阵。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朝廷那帮只会舞文弄墨的文官所抨击的,只会诡计百出做一些暗地里的阴毒事情的佞臣。

只是……穆大将军有些犹豫:“从城门到破阵,距离太过遥远,很可能还没能靠近,这队骑兵就会被辽军阵型给撕碎吞了。”

这时候,白承意凉凉开口:“地道……”

穆大将军顿时愣住,接着看到白承泽平静的神情,顿时意识到他分明也是做得这个打算,顿时,这位老将军便是满心感叹。

这两位,年纪轻轻,一位能在众多兄弟的虎视眈眈中坐稳东宫,一位能在雄才辈出的盛唐朝廷位极人臣,果然,都非池中之物。

光是这份胆量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要知道,地道不比地面上作战。

骑兵进地道,行动受限,处处都受掣肘,更重要的是,地道狭窄骑兵根本无法掉头,万一辽军又对地道动心思,无论是火烧水淹土埋毒烟,地道里面的人,九死一生。

可如今,只有这个方法是最好的了。

他们都觉得此计太过疯狂,更何况是辽军。

穆大将军片刻便决定了,然后便是起身朝面前两位行礼:“如此,便说定了,天色不早了,莫将这就去安排,明日……我们便开城迎敌。”

白承泽与白承意也是起身行礼,跟着离开。

出了将军书房,白承意便是率先一步,头也不回离开。

白承泽面无表情朝回走去,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步伐比往常急切了许多。

因为,有人在等他。

四二在暗中紧紧跟随保护,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四七白日受了伤,晚上便只有四二一人当值,所以他极为上心,生怕有丝毫疏漏。

一边紧跟着白承泽的步伐,四二又有些狐疑。

四七功夫不差,否则也不会选为主子的贴身暗卫,可白日四七扮作将士上战场的时候,却受伤了。

虽然只是划伤了胳膊,却也很奇怪了。

按理说,他们这样的身手,在战场上,只要想躲,便没人能伤到,只要想逃,便没人能拦住。

所以四七受伤他才觉得奇怪。

这时候,四七正在那个小房间里面自己清理伤口。

从出师后他就再没受过伤,所以,看着手臂上的口子,他眉头紧皱。

他知道为什么,因为他走神了。

走神的原因,是因为他在想一些他不明白的事情。

公主之前那么对他,甚至已经与他……可白日里看到他,公主却是神情冷漠甚至还带着厌恶。

他知道公主以前就不喜欢他,可如果不喜欢他,为何要与他做那样的事情。

更何况,做那事的时候,她分明抱他抱得极紧,受不住的时候还叫他哥哥,央他慢一些,他那时候也随她了的。

哪怕他死一样想要再快些,可她让他慢点,他就慢了的。

那她为什么又不理他?

四七冷冷想到:想必,这公主本来就是不喜欢他的,既然不喜欢,那就当那事没有发生好了,他以后还是和以前一样躲着她就行。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看到九公主眉眼斜挑着看过来,四七顿时愣住,下一瞬便是冷着脸起身,想要让她出去。

却看到她反手将门关住。

“受伤了?”九公主走过来,淡淡开口。

四七咬牙,坐回去,不说话,也不看她。

九公主眼底闪过笑意,坐到他身边,俯身看着他手臂上虽然已经止血,却依旧有些狰狞的伤口,眉头微蹙:“疼不疼?”

四七没看她也不理,只是冷着脸坐着。

白日不理他,还用那样冷恶的眼神看他,现在又问这些做什么。

反正他也习惯了,这点小伤根本不放在眼里的。

下一瞬,有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胳膊,四七下意识扭头看去,却看到,九公主俯身,在他伤口旁轻轻亲了亲,然后抬头看他,笑着:“这样就不疼了。”

少年的脸轰得红了,他双手握拳,死死看着面前眉眼带笑的女子,咬牙……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扯进怀里,打横抱起来朝床铺走去,原本因为生气想将她扔到床上,却想到自己的床很硬的,最终只是轻轻放上去,紧跟着压上去。

九公主看着他,笑的邪恶:“你想干嘛?”

少年咬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