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44/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承泽回房的时候,就发现房间的灯还亮着。

轻推开房门,就看到已经换了衣服的小女人正坐在桌前,昏昏欲睡,却又强自支撑着,分明是在等他。

“怎么不睡?”他走过去,便看到她猛地睁眼清醒过来,看到他,委屈撇撇嘴哼了声:“我在等你啊。”

眼神中满是控诉看着他:“你说你回来会给我答复的。”

白承泽微顿,垂眸,片刻后缓缓开口:“明日,我要出城迎战。”

苏暖猛地愣住,这才想起来原剧情中白承泽被俘……应该就是明日他上战场的时候。

可是,他武功那么高,又那么聪明,什么会被俘的。

心底一闪而过的异样情绪因为任务模式而被她忽视,她有些奇怪,自己竟然刚刚想到了,白承泽被俘,一定会吃很多苦头……这和她的任务有什么关系!

她应该想的难道不是,白承泽如今对她好感值未满,明日战场被俘,岂不是她又要与他分开,再要攻陷起来,难度便又大了许多。

她不由得有些焦虑,瘪瘪嘴,起身上前,委委屈屈走到他跟前,不管不顾一把抱住他埋头在他胸口:“为什么要你去啊,出去多危险,你就在城墙上指挥不好吗?不去行不行啊……”

哼哼唧唧的满是哀怨,可她也意识到,他既然已经说出来,那便是已经定好战术,再无回旋余地了。

被她搂着腰撒娇,白承泽一颗心软的几乎溢出水来,无奈,又有些迷茫。

若是他明日回不来了……所以,他现在根本没办法给她答案。

他沉默不语,接着就听到埋头在他胸口的小女人闷声道:“我知道拦不住你,我现在不逼你,你去好了……等你再回来,可不许再犹豫敷衍我了。”

她抬头看着他,认真道:“反正我会一直等你……”

白承泽呼吸顿了顿,想到什么,然后便是轻声道:“若是等不到,那便不要再等了……”

话没说完,便被她狠狠一把掐在腰上,低头,就看到那小女人恶狠狠道:“什么叫等不到。”

白承泽有些无奈,顿了顿,拉起她的手:“我带你去逛逛吧?”

苏暖顿时眉开眼笑:“好。”

白承泽给她当头裹上披风,随即便是抱起她,轻飘飘便出了大将军府,带来外边城里。

许是人们都感觉到大战在即的压抑,城里的气氛比之前低沉了许多,街上的行人皆是匆匆,也不见什么摊贩,天刚黑,人们都已经关上门躲在了家里。

她与白承泽走在街上,与周围偶尔行色匆匆的人一对比,悠然的有些莫名其妙。

两人安静的走了许久,一座不大的庙宇出现在街道尽头……苏暖便是拉了拉白承泽的手指着那处:“有座寺庙。我们进去看看吧。”

白承泽颔首。

外边也着实没有什么可以看的,虽说只是为了在最后的时间与她独处,可那人心惶惶的街道实在是不适合。

两人走进庙里,苏暖登时就有些感叹。

不愧是佛门圣地,一步跨入寺庙,便立刻平静下来。

这里没有半分外边的慌乱,两个僧人正在打扫庭院,一下一下,徐徐挥动扫把,不紧不慢,带着一股子平静祥和。

寺庙院子里是一盆盆开的正艳丽的荷花,在夜风下微微晃动着。

看到他们进去,扫地的僧人只是看了眼,却也没有阻拦亦或是询问,只是单手在胸前行礼朝两人点头示意,随即便拿着扫把开。

院子西北角是一颗巨大的老槐树,上面系满了祈福的红带,有的还鲜艳,而高处的已经褪色,明显是经历了不知多就的风吹雨打。

属下有佛龛,佛龛前放着一只签筒,里面的签字棕黑发亮。

苏暖一直探头看着那枝繁叶茂的树,白承泽则是扭头一直看着她,然后忽然说道:“求个签吧。”

他从不信神佛,可这一瞬,却忽然冒出这个念头来。

苏暖微顿,扭头,对上白承泽平淡温和的面孔:“不想试试吗?”

她便是挑眉,随即点头:“好。”

缓步过去,躬身双手执起那签筒,回到原处,看了眼白承泽,随后,摇动签筒。

签字在筒里撞击出清脆的声音……苏暖还没来得及想好要问什么,便有一根签被她甩的朝后飞出,被白承泽两指捏住,拿到眼前。

她顿时一愣,下意识停下来看向白承泽手里的签字:“说的什么?”

白承泽将签字拿到眼前看了眼,随即便是看向她:“你求的什么?”

苏暖有些傻眼:“还没来得及想。”

白承泽便是微笑:“刚好,上边什么都没有?”

说罢,便是忽然抬手将那签字弹出去,极为不敬的扔到地上。

苏暖下意识想要去看,却被白承泽伸手拉住朝外走去。

“明日我若得胜归来……便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游山玩水,看江河山川万千,如何?”他笑着开口。

苏暖顿时一愣,心里忽然涌出些莫名其表的熟悉感,只是没有多想,她笑眯眯看着白承泽:“那说好了……”

可她话音未落,便看到白承泽扭头看过来,认真道:“但,若是我没能回来,你便忘了我吧。”

她顿时愣住,然后就是下意识皱眉,看着白承意一片淡然的面孔说着这样的话,没来由的,她就觉得有些烦躁撇嘴:“你若是回不来,我便去给你报仇。”

白承泽猛地愣住,接着便是倏地失笑……

苏暖几乎没看到过他笑的这么明媚,他一向是阴翳的,哪怕是对她温柔,也是淡淡的,极为内敛的,从未有过这般情绪外露的时候。

可他的笑却又分明是没将她的话当真,似乎在笑她的孩子气……

在苏暖被他笑的咬牙切齿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他伸手,接着便是一把被按进他怀里。

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轻柔中终于再掩不住那份无奈。

“若我只是个普通人……多好。”

苏暖猛地愣住……

她被白承泽裹在斗篷里直接打横抱起来朝回掠去……身后,老树在夜风中沙沙作响。

那根被白承泽扔到地上的签静静躺在树下,半陷进泥土中。

签上两行字已经有些不清晰,却依旧能分辨字体勾勒出的萧索线条: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第二天天未亮,白承泽便轻轻推开了苏暖房门。

苏暖闭眼睡着,其实并没有睡着……感觉到白承泽看了她许久,最后,退了出去,轻掩上房门。

战鼓响起后,苏暖与九公主一起登上城楼。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荒原,远远的,辽军数十万将士列阵森严,煞气冲天……天空上方阴云滚滚,罡风阵阵,军阵中的军旗迎风猎猎作响,马背上的骑兵身姿笔挺,宛若一片剑林,岿然屹立于天地之间。

辽军的确是虎狼之姿。

苏暖心里忽然就有些惘然。

纵使看过太多古代大战的电影电视,自己也参演过不少,可现如今,亲眼看到这样的情形,天地间近乎凝滞的空气,这种金戈铁马铺天盖地却又沉默到让人压抑的场景,一望无际的萧杀荒原,她的心,依旧被震撼了。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

她的双手不由自主握拳,没看到,旁边的九公主眼底也有不自知的忐忑。

今早,那个蠢兮兮的暗卫竟然还来想与她告别,旁边还有丫鬟在,她看都没看他一眼,趾高气昂的走过去。

走了很远她才在转弯的时候状若无意回头,就看到那蠢货还站在那里,低着头,像是有些伤心。

九公主便是满心无语。

果然是个蠢货,他想什么呢,他们的关系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难不成他还想她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叮嘱他早去早回注意安危?

不过就是个面首罢了,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九公主一边心里鄙视着,却又不由自主想起来昨晚的事。

那个蠢货,她亲他伤口是故意逗他,说亲亲就不疼了,谁知,那家伙后来太粗鲁,听她喊疼后,竟然也学她……

当时她已经快要疯了,只能死命咬着被子不让自己出声。

身体不由自主拱起,便看到自己被他架在肩上的腿,还有蜷缩的脚趾……少年抬头看她,呼吸粗重,似乎是她当时的样子对他来说太有冲击性,少年红着眼一口咬到她腿上,然后便是在她全身颤抖近乎抽搐中再度俯身上来……

这时候,看到下方的情形,九公主自己也有些发憷了。

这样的战场,那么多的刀剑兵器,那么多的敌军,他……她应该与他说两句话的,他只是太蠢太傻乎乎的,他……

九公主暗暗想着,今晚去见他,一定对他好一些。

白承意站在城门上最中央,他也是一身铠甲,神情冷峻看着下方,半晌,收回视线,不由自主看向一旁。

她裹着厚厚的大氅,神情中满是掩不住的紧张担忧,却根本都没看到他。

白承意满心苦涩,随即,抬手……猛地挥下。

下方,战鼓敲响。

没有任何多余的事情,战鼓敲响,便意味着正式开战……喊杀声像是平地惊雷,原本列阵在城门外的盛唐将士们,呐喊怒吼着向前冲去……

------题外话------

偶觉得偶要是去写小黄文,说不准能混出点名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