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 05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冲的事情交给孔雀蓝处理,知府大人极为恭敬的拜见了萧承泽,随后带走了自己女儿。

萧承泽住了一晚,第二天天刚亮,便是迫不及待带着苏暖离开。

笙笙恋恋不舍的与苏暖告别,回到后院,才看到有些失魂落魄的哥哥。

她知道哥哥失落的原因,只是有些无奈。

有些人,注定只能是短暂的缘分……她走过去笑眯眯挽起哥哥的手臂撒娇。

“哥,进去前边帮我嘛,今日又要开张,我怕我忙不过来。”

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所以,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又有谁的生活能全无遗憾呢?

没几天,苏暖便与萧承泽回到了大辽盛京。

相对于长安城的写意,盛京则是偏向于粗犷恢弘的风格,皇宫也是张牙舞爪的贵气中透着凶猛的感觉。

萧承泽是太子,自然住在东宫,苏暖便是直接被他带到了东宫。

萧承泽入主东宫没多久,可地位已经极其稳固,苏暖知道,除了他自己的能力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辽王的扶持。

两人刚进东宫没多久,辽王就传唤了。

苏暖不由得有些好奇又紧张,萧承泽则是全然无所谓的模样,直接牵着她的手告诉她不用紧张。

“若是你在这里不自在,那我们就离开,反正我现在也找到你了,不再需要权利,我们两人找个地方隐居起来,怎么样?”

萧承泽朝她眨眨眼,满眼认真。

苏暖失笑,却又是满心暖意。

他们都知道,从一开始,两人便身处各种风波,后来更是差点生死相隔……若他们是普通人,便再没有这些顾虑了。

她以为辽王会敌视她,即便没有敌视,必定也不会喜欢她,毕竟她之前骗过他,还杀了他的将军。

可没想到的是,见到辽王的时候,对方却是一副极为满意的模样,甚至还带着些促狭。

“杀了寡人一位将军,赔给寡人一个儿媳,这买卖……寡人似乎也没吃亏。”

苏暖便是笑的乖巧:“陛下说的什么,民女听不懂呢。”

直接就否认了自己是当初闯营的那个人。

辽王一愣,下一瞬,直接哈哈大笑起来,手指着她不断点头:“好、好……这性子,寡人喜欢,哈哈哈哈……”

萧承泽的面色极为难看:“我自己喜欢就够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罢,便是直接牵着苏暖转身朝外走去,半点没有理会辽王在身后“诶诶”的叫骂着兔崽子的声音。

回到东宫,看着身边男人依旧黑臭着脸,苏暖有些无奈又好笑:“你干嘛啊?”

萧承泽回头看着她,抿唇:“你以后不要对着别的男人笑,我看不得!”

苏暖顿时愣住了,接着便是哭笑不得:“那是你父亲……”

话音未落,便看到他的面色有些发白。

“我……”顿了顿,萧承泽像是终于鼓起勇气,看着她,一字一顿道:“你知道,我和别人……不太一样。”

血统,虽然因为他的外貌与辽王也有几分相似,大辽没人往别处想他的身世,可他不想瞒她,早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了她。

可虽说如此,只要一想起来,心里还是有些异样。

而这又是他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事情,所以,有些无力……

苏暖不再与他嬉戏,上前一步,环抱住他的腰身,下巴贴在他胸口上抬头看着他,认真极了道:“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谁都比不上,以后,你便是我的人了,谁都不能菲薄,包括你自己,听到没?”

萧承泽抿唇,缓缓抱住她,将她紧紧按在怀里,声音有些发闷:“你太好了,我总害怕自己配不上你,委屈了你……”

苏暖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伸手在他腰上猛掐一把,恶声恶气:“好了别抱了,我要去沐浴,身上都要臭死了。”

赶路好几日,即便是入住,也没办法痛快淋漓的清洗,好不容易到了这集权统治下的奢华汇集地,她迫不及待想好好洗个奢侈的澡。

一心想着享乐主义,她却没看到,在她话音落下时,头顶男人眼底涌出的暗光,狼一般……

“我们寝殿后边有浴室,下边埋了地龙,你一定会喜欢的。”萧承泽难得的露出些献宝的模样,眼巴巴带着她朝后边走去。

苏暖总觉得他的模样有些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哪里怪,没来得及多想,就被眼前那雾气蒸腾的奢华浴室吸引了全部心神。

艾玛……果真是万恶的皇权。

比泳池小不了多少的浴池,上面飘着一层花瓣,四角各伸出一只兽首,嘴巴里咕嘟咕嘟朝外吐着热水。

旁边鎏金的衣架上是洁白的浴巾,浴池旁的小几上摆着果酒。

苏暖暗暗咂舌……暗道这比长安城的东宫都夸张不少啊。

她回头看着眼巴巴跟进来的某人,挑眉:“我要沐浴了……”

言外之意,你还不出去?

萧承泽面上闪过委屈的神色,就那么眼巴巴看着她。

苏暖才不上当:“你对我使美人计也没用,快出去出去……”说这边是不容分说将他推了出去。

萧承泽只好朝外走去,闷声轻笑着:“那好吧,我让人备晚膳。”

苏暖摆摆手,转身,一边朝浴池走去,一边迫不及待七手八脚脱衣服……将自己浸入热水中的时候,她几乎忍不住舒服的叹息出声。

没有矫情的像电视剧中衣衫半退泡着,那样一看都很难受好嘛,哪儿有光溜溜的泡起来舒服。

一下一下划拨水面的花瓣,视线忽然落到旁边小几上的果酒,便是干脆转身趴到浴池边上,伸手替自己倒了杯尝。

果然味道不错……

热水催发下,酒劲儿来得快,奢侈啊,堕落啊,享乐啊……她很快脑袋就晕乎乎的只剩下这些感觉,懒洋洋趴在浴池边儿上眯着眼睛,暗想着,该起来了,别给喝醉了回头淹死在这么奢华的浴池里那可就太煞风景了。

就在这时,背上忽然传来凉意。

她一个激灵,总算是恢复了些意识,抬头,便看到白承泽蹲坐在旁边,手正抚在她背上,视线有些奇怪。

迷迷糊糊的,她告诉自己,没关系,白承泽……也不能把她怎样,哦,不对,是萧承泽了,对,萧承泽。

她呵呵傻笑着,全然没意识到自己如今的模样。

白嫩光滑的脊背,因为热水浸泡而透出淡淡的粉,趴在浴池边上,后背露出一大截,还有圆润光滑的肩膀,锁骨,再往下……

萧承泽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美景。

温泉水洗如凝脂便是如此了罢。

可惜,某人还并不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只是感觉那一下下抚在她背上的手凉凉的,挺舒服,可没多久,那手也变得滚烫起来。

似乎听到下水声,她迷迷糊糊抬头,却看到原本还在眼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出去了?她讷讷想着……直到感觉到一具身体从背后附上来,将她牢牢禁锢住。

苏暖顿时慌乱,挣扎着转身,直直对上一张好看极了的面孔。

俊美如玉,狭长的眸子却透着一股子危险的勾人……他轻声唤她:“暖暖……”

然后便是缓缓靠近,俯身,准确的捕捉到她还带着酒味的唇。

苏暖整个人晕乎乎的脚有些软,只好环住他的脖子稳住自己,感觉到他的手沿着后背往下,滑过凹陷的腰肢,再往下……苏暖抖了抖,就听到他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你好甜。”

这时候,她总算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他不是,不是……不是那什么嘛,可是,可是……现在凶神恶煞抵在她小腹的是什么东东。

她下意识伸手,就听到他倒吸一口气闷哼一声,随即在她耳边轻笑:“……这般主动,为夫很是喜欢……”

被骗了!

这是她最后的想法,下一瞬,整个然便被他紧紧按进怀里,紧贴在他身上,她听到他的呼吸瞬间变得粗重,然后耳朵忽然被他不轻不重咬了口。

“妖精……”他的声音有种按捺不住的急切,带着说不出的性感滋味儿。

“下次,衣服留着我来替你脱……”

他拼命忍耐不让自己粗暴,将怀里的滑腻柔软的纤细身体紧紧按着,另一只手轻分开她的腿。

那个过程,他刻意放缓到几乎将自己折磨死,却又生生忍着……只是因为想记住拥有她的全部感觉,半点不想错过……直到怀里的人儿被他折磨的低泣出声,狠狠一口咬在他肩膀。

闷哼一声,他终于再也没办法忍耐,登时化身为野兽……

没多久,无法抑制的闷哼响起,浴池里陷入短暂的安静。

可安静也没持续多久,那一次次的攀登,难捱却又让人几欲疯狂,听到她无意识带着哭声的娇呼,感受到绞着他的战栗,他喘息着在她耳边喘着粗气道:“妖精……舒服没有……”

怀里的人儿却仿佛已经陷入昏睡。

他无奈却又不舍得将她松开,只好在她耳边低声哄着:“乖……放松些,你快要了我的命了……”

苏暖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揉碎重捏的泥人儿,手指头都使不上力气。

刚响动,就觉得腰腹也要散架了一般……这时,昨夜的一切记忆才尽数回笼,她整个人蓦然呆住。

就在这时,背后忽然伸出一只手,极为轻车熟路,沿着她衣襟儿探进去就要往上攀登。

一把按住那只作乱的手,她转身,便对上一双睡意朦胧都难掩餍足的眸子。

“萧、承、泽……”她缓缓咬牙。

却看到对面男人闭眼不容分说将她按进怀里,累极了一般迷迷糊糊朝她委屈道:“再睡会儿,昨晚你一直要……累坏我了……”

苏暖整个人登时傻眼,僵在那里不知所措,压根没有看到头顶那人眼中睡意全无,一副对自己的急智很满意的狡猾模样。

昨日的晚膳没吃,早膳也错过了……等到她磨牙嚯嚯的时候,某个说“昨晚累坏了”的人才一脸意犹未尽的放开她。

苏暖整个人被碾碎了一般有气无力:“你不是告诉我,你……”

话没说完,就被他一口咬到脖子上,她痛呼一声,就听到那禽兽低声道:“你别叫,你一叫我就忍不住了……”

刚开了荤的禽兽,总是更禽兽!没尝过那滋味儿尚看可以按捺,一旦尝过,短时间内便是再没办法戒掉了。

再一次迷迷糊糊宛若风浪中的小船任凭狂风巨浪蹂躏,待到风停浪止,她听到那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

“我只是……不能给你一个孩子……”

------题外话------

详细开车细节,见v群福利……咳……明晚上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