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影后!007/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锦城下意识就想往陆小染那边走去,可还没动,忽然就想起身边还有个苏暖。

两人一路走来,但凡是有女人想要靠近,苏暖就瞪着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看着人家,那架势就像是一只老母鸡随时准备战斗。

他敢肯定,现在他要是过去找陆小染,按照身边这位的脾气,一定会当众给陆小染难堪。

他甚至有些庆幸苏暖没看到陆小染。

还是忍忍吧,先把身边这个安抚好了再说……陆小染是他第一个生出想要保护她的心思的女人,他不想太急功近利。

就在这时,他与陆小染的视线遥遥相对。

陆小染看到他,分明眼睛一亮,可接着看到他身边的苏暖,眼神登时就黯淡下去,然后便是移开视线。

看到陆小染一袭白裙纤瘦,安静到有些可怜的在那里强笑着与人说话,脸上的小心翼翼,再看看身边满脸倨傲的苏暖,顾锦城便是皱眉。

不行,陆小染那边才更需要他。

“暖暖……”他忽然笑的温柔至极,难得的伸手揽住苏暖的肩膀,抚着她将她朝休息区的沙发推去。

“我真的有事情要去谈,你坐在这里等等我,好不好?”

这个位置比较偏僻,他带着陆小染走远一点就不会被她看到。

看到苏暖还想开口,他立刻伸手,揉了揉她脑袋,温柔至极:“乖,我有正事要做,这个时候不许任性。”

看到苏暖瘪着嘴不情不愿答应,顾锦城这才理了理衣服,不着痕迹朝陆小染那边走去。

这边,看到顾锦城离开,苏暖便是满心冷笑,看也不往那边看一眼,悠悠然给自己换了杯酒。

她刚刚也看到了陆小染的模样,那样的小白花,她当初混娱乐圈的时候演起来是鼻祖,这陆小染今晚不整出点动静来,她就不姓苏!

“宿主,有人偷拍!”三八淡漠的声音响起。

苏暖诧异之余,心里便是有些好笑……然后就是理了理情绪,开始“借酒浇愁!”

现在偷拍的人肯定都是冲着顾锦城这个二世祖绯闻女友的名头来的,既然偷拍,那总得让人拍到点什么,刚好也拍给顾锦城看看。

一边端着酒杯时不时抿一口,她一边有些久违的打量着周遭的氛围。

这样的宴会,她当初参加过不知多少,每次出现,必定都是闪光灯和众人瞩目的焦点,如今就这么冷冷清清的坐在角落,感觉还有些新奇呢。

忽然,视线一顿,她就看到一个衣着得体样貌俊秀的年轻男子,正端着酒杯与几个人站在一处。

她瞬间认出来,那就是原主的工作室那个唯一的艺人,也是她昨晚求救过的那个,宁泽深。

以她这样的老手,一眼就能看出宁泽深是没有什么人脉和地位的,站在别人身边,看似淡然,却怎么也掩不住那份刻意做出的从容和想要融进他人的努力。

可是能来这里的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看似与他嬉笑交谈着,却根本不会在正事上允诺他半句。

能看出他努力强撑着的笑容,苏暖低低叹息一声,抬手招旁边路过的侍应生过来。

侍应生弯腰靠过来礼貌问道:“小姐有事?”

她想了想,眼中涌出笑意……却浑然没发现,看到她的笑,那侍应生耳根骤然通红。

“麻烦你去找席大少传个话,就说……他姑奶奶有点事找他帮忙。”

席朗在京圈儿有些名气的,这侍应生也认识,乍一听到姑奶奶几个字便是一愣,苏暖不想他为难,笑着:“姑奶奶她老人家马上就过来。”

侍应生这才松了口气,暗想着,原来是真的姑奶奶。

侍应生穿过人群走到席朗身边,便是有些紧张说道:“席少,那边有位小姐找您,说是……您的姑奶奶有些事找您帮忙。”

席朗好不容易摆脱了那道笼罩童年与少年时期的阴影,此时乍一听到姑奶奶三个字,差点跳脚恨不得掉头就逃。

可那想法只是一瞬,他知道,要是就这么逃了,那祖宗赶明儿就能杀到他家里去给他一顿胖揍,而他爷爷说不定还会鼓掌说打得好。

反正圈子里一干子弟早就已经意识到,没有苏暖的时候,自己就是亲孙子亲孙女,遇到苏暖,那自己一干人就是捡来的。

无奈,他只好敷衍了身边的女伴几句,硬着头皮朝那边走去。

看到坐在角落沙发上,一袭酒红礼服精致的不像话的少女,席朗有些欲哭无泪。

当初他就被她的外表欺骗过,舔着脸上杆子叫她妹妹……结果没几天,妹妹就成了姑奶奶,再看到她,想不起来初见的惊艳,只剩下浓浓的恐惧。

走上前,他耷拉着脸可怜巴巴:“祖宗,顾老二不在那儿呢,你有啥想不开的要折腾我啊?”

要怪就怪他嘴贱,她这次回来分明没张扬,偏偏就让自己给撞上了。

说罢,担心又被她折腾的狠了,席朗连忙又是满脸警惕:“先说好,你要是真欺负狠了,我就给顾爷爷打电话,说你回国冒充小明星来了……”

苏暖微怔,接着就是满心好笑。

原主这是在这些发小心理留下了多重的阴影啊。

看着席朗如临大敌的神情,她撇撇嘴:“出息。”

然后便是一指宁泽深:“他叫宁泽深,是我工作室签的艺人,还是新人,你帮我给他介绍几个人认识呗。”

席朗骤然松了一大口气:“就这事儿?”

苏暖挑眉:“你还想有别的?”

“没、没。”席朗心里一松,也不如临大敌了,索性坐到她旁边蹙眉不解:“哎我说,你这又是闹什么,往这圈子钻什么,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想干嘛直接给顾老二说好了。”

反正顾老二再不愿意,也不会说个不字。

话音落下,就看到眼前这素来跋扈的姑娘眼神黯淡,勉强撇撇嘴:“我就是好奇,他为什么总喜欢招惹这圈子里的女人。”

席朗愣住了,接着就是有些哭笑不得:“我说苏儿啊……这就是没事了玩儿玩儿,你以前又不是不知道,咱们没人会当真,你以为顾老二给她们买几个包几套珠宝就是喜欢了?养个宠物不还得给吃肉呢……”

苏暖撇撇嘴:“你不知道,他最近对那个小白花不一样……”

看到苏暖压根没听进去,席朗便是无语:“你也不看看,哪个小白花女星超模,敢跟顾老二说一句硬话甩一次脸子看?她们要敢像你那样指着鼻子骂顾老二,早就被扔到爪哇国去了……你这不是胡来嘛,要是顾爷爷知道了……”

话没说完,就看到面前人蹭的满脸冷光,席朗刷的举手投降:“好好好,姑奶奶我错了我不该多嘴,小的告退,这就给您的小弟牵线去。”

临走又是回头:“你少喝两杯。”

被苏暖摆摆手挥走,席朗才是无语转身,整了整身上的西装……临走前还不忘四下看看,确认自己不会和她被拍。

这些狗仔向来喜欢胡来,他要和苏暖被拍了传出点啥,万一被家里知道了,估计腿能给打折。

席朗离开,苏暖又喝了两杯,感觉到脸上发烫了才停下来,然后就是一个人一副郁郁寡欢的可怜模样坐在那里。

她知道,原主娇生惯养着长大,无论何时,绝不会有任何柔软脆弱的模样,总是像一尊斗战胜佛。

说实话,就是长成仙女儿,这样也行不通啊。

若是太乖的原主,那就得学着作一些,可遇到眼下这种作的厉害的,那就得露出乖巧的一面了。

苏暖在这边尽职尽责的开演,却不知道,那边,宁泽深其实早就看到了她,却假装没看到。

其实,他起初是对苏暖很感激的,可被她耽误坐了这么久冷板凳,心里便只剩下不满,所以才自己硬着头皮出来找人脉。

可他也只是演了几个别人根本不会有印象的小配角,又没有背景靠山,哪里会有人买账,一晚上下来,酒喝的不少,却什么都没捞到。

然后他就看到苏暖微醺的坐在角落,不远处还有几个狗仔在偷拍,他下意识蹙眉想要上前,可还没迈步,又是冷冷停下来。

想到她以往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女王一般的模样,宁泽深心里便是忽然浮出恶劣的想法。

想看看她失意的可怜样子,他可从未在苏暖面上看到过类似神情……她似乎一年四季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趾高气扬的。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一道笑声:“刘总,跟我们小宁谈的怎么样啊。”

宁泽深回头,便诧异至极的看到竟然是席朗,京圈儿排的上号的公子哥儿。

那刘总也愣住了,没想到席大少竟然前来主动搭话。

没几句,宁泽深与那刘总就都听出来,席朗这是在给宁泽深牵线。

能抱上京圈儿这群顶层人物的腿,刘总惊喜的跟什么似得,压根不在意给一个小演员一些资源,没几句话下来,便允诺了宁泽深几个角色。

虽然还是配角,可比起以前,已经好太多了。

宁泽深有些惊喜的不知所措,刚想跟席朗道谢,席朗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面无表情:“一个姑娘求我替你所几句话而已,举手之劳。”

一边走,席朗又是无厘头的想到,哪儿是求,分明是吩咐好么!

视线忽然就看到顾锦城,再一看到顾锦城身边那个白色连衣裙的女人,席朗便是下意识想起了苏暖口中的小白花。

连忙回头看了眼,确信苏暖看不到这里,他才是快步朝那边走去。

顾老二扔下苏儿跑来带着一朵小白花给人介绍,是不是疯了,不怕苏儿闹起来啊……

而席朗后边,宁泽深视线复杂的追着他,就看到他朝顾锦城和陆小染的方向走去。

视线落到陆小染身上,恰好与陆小染不经意的视线相对,便看到陆小染朝他友好点了点头。

宁泽深想起席朗说的一个姑娘求他帮忙的话,再一看陆小染身边的顾锦城,心里顿时一动。

竟然是她。

其实他们也只是几面之缘,因为陆小染与苏暖在同一个剧组,之前被苏暖刻意针对欺负的时候,他出于客气安慰过陆小染一次,两人也都有出身相似的惺惺相惜。

他只知道,最近似乎有个有钱有权的在追陆小染,却没想到,陆小染还能不忘帮他一把。

霎时间,他原本阴郁的神色便是下意识柔和了几分……

这边,陆小染有些奇怪宁泽深眼里的柔和,因为前几次,虽然友好的说过话,可他分明眼神是阴郁的,如今却忽然变得和善。

瞬间,她就想到了身边的顾锦城,心里边是浮出不屑的笑。

原来是看到她身边站的人了……这个圈子里,每个人都是这么势利,所以,她又有什么错。

忽然,电话声响起,看到是医院的电话,她微眯眼,然后就时背过顾锦城走出去几步接通。

顾锦城看到席朗过来,正准备开口,忽然就听到身边响起一道略带颤抖的声音。

“顾少,能不能麻烦您让司机送我一下?”

顾锦城回头就看到陆小染惨白的面颊和微红的眼圈,心里一愣:“怎么,出什么事了吗?”

“我奶奶在医院,医生给我打电话,我……”

看到她已经慌乱到语无伦次,顾锦城二话不说:“走吧,我送你……”

看到顾锦城直接要走,席朗顿时一愣,下意识拉住:“苏儿还在里面,你走了她怎么办?”

顾锦城不耐:“不是还有你吗,你送她回去。”

说着便是不容分说转身拉着陆小染朝外走去。

这边,苏暖知道顾锦城带着陆小染离开,便意识到戏演的差不多了。

不等席朗回来,她站起来打算出去自己找车……刚站起来,就发现脑袋有些晕乎,竟是真的贪杯喝的有些高了。

心里好笑,面上却依旧是一片失落的可怜,步伐略有些不稳的朝外走去……宁泽深看到了,蹙眉,却没有上前。

他知道这个地方根本打不到车,他都是自己开车来的。

等到她发现自己没办法回去的时候,他再走出去,到那时候,看她还怎么对他高高在上。

她马上就要失去顾锦城这个金主了,到时候她还能仰仗谁,而他……他自己相信,一定会红的。

等到以后,看她还能不能高高在上让他叫姐姐。

宁泽深在一旁静静等候,却没能等到苏暖回来,因为,苏暖刚走出会馆大门,一辆黑色轿车就停到她面前,在她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将她一把拖进了车里……

外边蹲守的一名狗仔不经看到这一幕,立刻满眼窜光举起相机,下一瞬,就发现眼前一黑,抬头,才看到相机被人一手捂住。

看到那一身黑衣面无表情的人,狗仔识相的知道遇到了硬茬,讨好的笑着回话:“不拍了,不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