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影后!02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苏暖走到表演室外,就看到外边等着的一众人,她随意找了个椅子坐下,还没坐热,就听到喊自己名字。

有三八这个精确闹钟她根本不用等,听到喊自己名字便是走进去,钟晓生看了她一眼,再看看手里资料。

顾锦城给她递的资料是女一,而且,钟晓生也看过她在《青葱》剧里的表演,所以愿意让她试试,却没想到,她自己填的是女二,跋扈的皇后,慕容流珠。

也是女主卫锦绣的死对头。

钟晓生一声令下,苏暖便按照他说的场次,顷刻入戏。

让她演的是在庆帝离开后她和卫锦绣的对手戏……奢华的坤宁宫,打扮的精致奢华的皇后却满脸凄怆,与对面高高在上的贵妃卫锦绣截然不同。

她母家失势,儿子被害死,如今,自己又被冠上淫乱后宫的罪名……面对着死对头,慕容流珠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是骄傲而美艳的。

“你以为你赢了?”她面对着虚空,朝“卫锦绣”忽然笑开。

“他再爱你又如何,如今,能陪他一起走的人,是我。”她眼中含泪,却犹自笑的张扬明媚:“而你,处心积虑又得到了什么,你的家人、爱人,还有他……唯一真心对你的人,他们都回不来了,而你……”

“慕容流珠”嘴角溢出黑色的鲜血,满眼恶毒快意的笑着:“而你,终其一生,只能陷在这个深不见底的囚笼里面,一辈子,鳏、寡、孤、独!”

最后四个字,宛若诅咒,一字一顿,配上那怨毒入骨到病态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

钟晓生啪得将剧本合上:“好!”

苏暖收回表情,有些不好意思擦了擦眼角。

因为剧情需要,她满眼含泪,却始终,没让一滴眼泪流下来,在自己恨毒了的人面前示弱……

苏暖离开的时候,再次与牧若昀擦肩而过,她目中无人,眼角眉梢都是高傲,看也不看牧若昀一眼。

牧若昀进去后就听到里面钟晓生几人已经在那里议论,说是陆小染定了女一卫锦绣,苏暖则是女二,慕容流珠。

他便是下意识蹙眉,再想到苏暖那跋扈的模样,就觉得无比厌烦。

可他与钟晓生并没有多少交情,不可能干涉他的选角,所以,为了眼不见心不烦,等到桌边只剩下钟晓生一人的时候,他走过去缓缓开口:“钟导,抱歉,我想,我恐怕不能参演您这部剧了。”

钟晓生顿时一愣:“为什么?”

他知道牧若昀也很看好这部剧,即便这部剧是大女主剧,而且,他想来想去,也只有牧若昀各方面都合适,能挑得起大梁。

牧若昀顿了顿,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抱歉,我可能将私人感情带入了,可是请您理解,我现在拍戏不多,所以,不愿意太违背自己心意……”

他将自己不愿和苏暖搭戏的想法说了出来,钟晓生便有瞬间的错愕,然后便是理解点头:“那行,我知道这回事了,这样子吧,我可以跟投资方说下这个事,你呢,晚上回去可以看看苏暖刚刚试镜的表现,然后再跟我回话,如何?”

牧若昀知道苏暖是有些演技的,却没觉得她的演技会到打动自己的地步,但出于对钟晓生的尊重,他答应下来。

这边,因为小奶狗唐楠临时请假,苏暖试镜完了后就自己开车,原本打算直接回家,忽然想起来上次成立的那个基金会,又决定去看看。

等到再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因为要故意避开顾锦城,再加上要为后边出门拍戏做铺垫,她给顾老爷子说自己和朋友要去支教一段时间,这几天要做准备,所以不能回家。

老爷子心疼这个宝贝疙瘩,却也是穷苦年代过来的,骨子里就有着旁人没有的气性,如今听到自己当成眼珠子养大的小丫头说要去支教,即便是心疼,也没有反对,只是叮嘱她到时候要带人去,不能不顾自己安全。

苏暖自然满口答应。

可当她刚进了小区停好车的时候,就听到三八忽然出声提醒:“宿主,反派郁湛在前边。”

她顿时一愣,想了想,然后便是关了车门假装不知道,朝自己所在的那栋楼走去。

刚走出几步,果然,就看到前边一道黑影站在那里,一个光点忽明忽暗,他在抽烟。

想到当时在树林里面被他用枪指着的画面,苏暖垂眸,压下眼底一切情绪,就当没看到,径直往前。

郁湛看到她,两只摁灭手中的烟,大步走过来……身上带着满满的逼人气息。

可那满身的气势在靠近苏暖的时候,又是凝滞下来,停在距离她半步的地方。

苏暖抬眼撇过去,淡淡道:“有事?”

黑暗中,郁湛一双眼睛幽深黑亮,他就那么定定看着她,却没有开口。

苏暖不咸不淡收回视线,继续朝前,郁湛便是再度跟上来,也不说话,就那么沉默着跟着她,分明带着满身压抑的气息,却又是亦步亦趋有些滑稽。

苏暖停下来,冷笑一声扭头看过去:“没什么事的话请回吧,我们也并不熟悉,郁总这样会让我很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郁湛便是一僵。

苏暖嗤笑一声,大步向前,可就在这时,胳膊猛地一紧,被人从后边拽住,下一瞬,便是被一把拖道旁边花丛后边,不等她反应上来,整个人便被推得按到墙上,紧接着,带着满满危险逼人气息的身体就堵了上来,直接将她禁锢在墙上。

苏暖蹙眉下意识要开口,话还没出口,就看到眼前黑影靠近,郁湛附身低头,准确无误将她要说的话瞬间吞噬。

他有些发狠,嘴唇碰触的时候力道很大,甚至磕到牙齿,苏暖吃痛,唔挣扎起来,然而,刚一动,就被他将两手按到身后的墙上,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身体欺上来,将她紧紧压住,然后,吞没她唇齿间所有气息。

猛烈,暴虐,甚至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两人身体紧贴,她自然能感觉到那紧贴着她的强劲有力的身体上的变化,心里一狠,她蓦然咬牙,血腥味在嘴里涌出的时候,他终于停了下来。

苏暖趁机猛地将他推开,抬手就是一耳光抽过去,胸口剧烈起伏着,冷冷看着他。

啪得一声想,郁湛脑袋被抽的骗过去,随即转回来,舌尖抵着内脸颊舔舐过去,蓦然笑开。

那双格外幽深的眼睛就那么看着她,似笑非笑:“你都说担忧自己的安危了,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让你失望。”

苏暖压根没有接话的打算,冷笑一声,一把将他推开,话都不欲多说,扭头就走。

郁湛下意识想要追上来,可下一瞬,面上神情便是一僵,接着,一道看似温和实则淡漠的声音响起。

“我们的约定里面,不包括这些行为。”

紧接着就是压抑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你现在连我的言行都想干涉?”

那道温和的声音停顿了片刻,然后就像是有些无奈:“即便是我同意,你认为,她能接受与我们两个在一起?”

说罢,又是再度道:“或者,你愿意同我共享一个女人?”

黑暗郁湛顿时安静下去,半晌都没有出声。

那温和的声音再度道:“我承认,我那晚的行为不是出于自救,而是为了将她从你身边逼走,可是你知道,我这是为了我们好,我们身边,没办法有女人的存在,如果我们的秘密被泄露,后果,你能想象的。”

声音落下,郁湛靠到墙上,短短的几句话却让他仿佛瞬间力竭,他背靠着墙,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拼命逼自己不去想一些东西。

“敌人还在暗处,我们苦心经营这么多年,若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冒着全盘皆输的危险,你……愿意吗?”那温和的声音幽幽响起。

片刻后,郁湛站直身体,接着,转身离开。

上了车,一脚油门出去,他沉声开口:“我不再去招惹她……别的,你不要干涉。”

另一道声音也立刻让步:“那就说好了。”

苏暖回到家后坐在沙发上,抱着松软的抱枕,看着前方虚空处,视线幽深。

郁湛的情况比她想的还要复杂一些,她不能再松懈了,必须打起精神对待。

可谁知,当天晚上,网络上就爆出一则消息:大家期待的《锦绣凰途》,牧影帝因为不满没有演技的女演员带资进组参演主要角色,所以要辞演。

而那消息中映射的所谓带资进组的女演员,就是苏暖。

在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苏暖便是一愣,而此时,在他们家里,看到消息的牧若昀也愣住了。

他是不待见苏暖,也有这个条件自己选择演或者不演,可是,他并没有任何要将这消息暴出去的打算。

他不待见苏暖,却也没有多大仇怨,并没打算要这么大张旗鼓的针对她。

而钟晓生更不会讲这种事情说出去。

牧若昀有些愣然……那到底是谁?谁还会知道他的想法。

不期然的,他忽然想到,白天,他顺道与陆小染下楼的时候,安慰她说她的演技很好,他们搭戏一定会很顺利,而对于苏暖,他也不希望剧组整天有个惹事闹事的人。

这句话很隐晦,他当时是看陆小染哭的可怜柔弱,想要安慰她。

会是她吗?

牧若昀微微蹙眉。

他进圈子很早了,有地位也有资历,自然看多了这个圈子的水有多深,可一想到陆小染柔弱的样子,下意识又觉得不太可能。

瞥了眼网上那些原著粉让苏暖滚出剧组的骂声,他想了想,将钟晓生给他的试镜资料调出来。

看完苏暖试镜录像,片刻后,牧若昀才将坐直的身体放松下来……他点了暂停,看着画面上那个满眼含泪却又笑的怨毒快意悲凉的女人,心里有些不敢置信。

他看过了陆小染突飞猛进的演技,可如今,再看到苏暖的,他只能想到一个词,那就是,破茧重生。

若是说《青葱》中搭戏的时候她的演技是让人眼前一亮,那么现在,就是直击人心。

回想着试镜那短短几分钟,苏暖眼角眉梢连满满都是戏的模样,那满眼含泪却生生没有一滴眼泪落下的模样,牧若昀的脑中忽然生出些震撼和恍然惊醒的感觉来。

这两年,重重声誉下,他分明已经故步自封,许久没有挑战没有突破,只是因为那一层层的荣誉而蒙蔽了自己的心,甚至因为自己的私人感情而辞演……

牧若昀有种大梦忽醒的震惊和清醒,清醒自己竟然被苏暖的演技所震撼而唤醒。

他连忙拿起手中的电话准备拨给钟导去道歉,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恰好就是钟导。

牧若昀接通,就听到钟晓生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有些沉重。

“若昀,我是来劝你的……这次剧组的投资方和以前不一样,不是你我能够影响动摇的,对方负责人听到风声后亲自发话了,如果你因为个人原因辞演为剧组造成不好影响,他就封杀你!”

钟晓生的声音有些发干,牧若昀知道钟导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却这么凝重,必定是对方的言辞格外逼人。

果然,钟晓生接着道:“对方说是永久封杀,你演什么他封什么……”

牧若昀原本就打算道歉继续接演,可听到这样的话还是气笑了。

如果是以前,也许他就跟对方杠上了,哪怕不演,哪怕被封杀,可有了刚刚大梦初醒一般的心境,他现在也不想再计较那么多,只是向钟导道歉,说是自己之前的行为太任性,后边会好好演。

钟晓生有些诧异,他能感觉出来,牧若昀绝不是因为投资方的缘故,至于到底因为什么,他根本想不出来。

没多久,《锦绣凰途》的演员就敲定了,官宣了定妆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