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影后!032/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视播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开始进入高氵朝,而后边自然是宫斗的一个接一个高氵朝,卫锦绣在后宫如何从单纯变得心机深沉。

而网上的热度也慢慢改了方向。

在看到皇后慕容流珠在慕容青的帮助下开始在后宫筹谋作恶,失去了以往的张扬娇俏而变得跋扈逼人,继而被庆帝越来越疏远厌恶,网上的声音却是一片疼惜。

“慕容流珠又有什么错,无论是谁,在产子的当晚被丈夫和好友同时背叛,也会无法接受的!”

“是啊,慕容流珠挺可怜的,她又做错了什么,只是皇帝在利用她罢了!”

“楼上颜狗请走开,庆帝大大喜欢的是我们锦绣好咩,锦绣又做错了什么,要不是慕容青自作主张给她下药,她又怎么会委身,当初她分明已经拒绝了庆帝的好么,她没有背叛姐妹,只是造化弄人!”

“庆帝是渣男……”

“楼上请原地爆炸,庆帝大大本来就不喜欢慕容流珠好咩,他是皇帝,当然要考虑皇位啦!”

“卫锦绣有些太圣母了有木有,她既然已经得到庆帝许诺,又知道庆帝对自己有意思,为什么不离开回到皇后娘娘身边呢……她那分明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嘛……”

“楼上请原地爆炸,锦绣全家七十三条性命,她要报仇的好不好,不借庆帝之手,你替她报仇啊?”

网上的热度越来越高,一应演员也越来越火,除了庆帝皇后和卫锦绣三人,扮演慕容青的宁泽深,还有扮演淑妃德妃,原本不甚有名的女演员,都因为精湛的演技火了起来。

这原本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可陆小染除外。

她确实越来越火,可与此同时,苏暖扮演的慕容流珠却是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欢,说她真性情,她即便是后来变坏,也坏的张扬直接还明艳逼人。

更有人粉上了慕容流珠和慕容青的CP,将宁泽深戏称为厂花,高呼让他带慕容流珠浪迹天涯去,别让她越来越坏了。

更有人说,受不了慕容青看慕容流珠的眼神。

在她面前,他永远是跪着的,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她,可是,却是真真正正的替她挡住了所有的攻击和伤害,替她做了所有她想做的事情,哪怕双手沾满鲜血。

甚至,网上还出现了一些声音,说这部剧是不是双女主剧,因为慕容流珠的确太过吸引眼球。

相比较卫锦绣起初的清雅素净,慕容流珠的美,从始至终都是极有冲击性的,让人无法移开眼球。

双女主的说法传出来的时候,陆小染一个人在别墅里面直接摔了杯子。

剧组,钟晓生导演正和牧若昀探讨剧情,牧若昀极为认真投入,钟晓生便是轻笑着:“没想到,当初你不喜欢的人,如今却和你搭戏搭的最顺畅。”

陆小染与苏暖的演技都很好,可这只是在外行人的眼中。

他们是专业角度,自然能区分出来两人的区别:牧若昀与陆小染搭戏的时候,是牧若昀主要在带节奏,控制着走向,可当牧若昀与苏暖搭戏的时候,带节奏的,却是苏暖。

“她的表演,的确很有张力。”牧若昀神情有些复杂。

他自己都能感觉出来,与陆小染搭戏时,他能想到,她是陆小染,可与苏暖搭戏的时候,他心里的感觉就是:她是慕容流珠,爱他恨他的慕容流珠,而他,就是那个一代帝王,将此生仅有的爱都给了卫锦绣的那个无情帝王。

他心情有些复杂。

这些日子拍戏以来,他能感觉到,苏暖在片场的时候虽然也是有些娇气,被她那个小鲜肉助理照顾的几乎生活不用自理,可更多的则是开朗,与那些女演员的关系似乎都还不错,好像还邀请几个演员一起去她住的地方做饭。

她对陆小染则是保持着那种无视的态度,不招惹却也不理会,更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厌恶。

似乎除了对陆小染,她对剧组每个人都还好,处的也融洽,哦对了,还要除过他。

他能感觉到,苏暖似乎也不喜欢自己,可能是因为他以前替陆小染出头指责她,亦或是之前那个他因为她而辞演的事件。

不过在这个圈子里,将自己的喜恶表现的这么直接明显的人,还真是不多,不知道她是真的张扬跋扈无所顾忌到这个地步了呢,还是说她本性就如此。

忽然反应上来自己似乎对她的关注有些多,牧若昀回过神来就是有些好笑。

第二天,天气预报有寒流,而恰好接下来要拍的几场戏都是室外戏,看了眼天气预报的温度,苏暖便是和几个女演员并编剧也就是原著作者一起,凑到导演钟晓生面前笑嘻嘻申请。

“导儿,明儿寒流,咱们要不休息一天吧……开机这么久了,咱们还没休息过呢,趁着寒流,吃吃火锅唱个歌呗?”

钟晓生正入神的看着后边的安排,听到声音,猛地一抬头,就发现自己被花红柳绿的一群姑娘包围了。

一时没准备,竟是有些微愣。

几个女演员都是笑嘻嘻的,周围有离得近的工作人员偷偷看过来,钟晓生回过神来,想到的确是好久没有休息了,想了想,正要开口,旁边,陆小染忽然走过来,笑着将一个纸袋子递过来。

“导儿,明天降温,我听小鹏说你的大衣上次扣子掉了,这件是我买的,跟导儿拉拉关系呗。”她轻笑着,很是自然。

可旁边几个女演员的神情就有些诡异了,苏暖似笑非笑,没有开口。

大衣不值钱,更何况是这么明着来送的,也就是个小东西,没人会说什么,重要的是陆小染的言外之意。

她们刚刚过来撺掇导演明天给大家放一天假,陆小染就过来送大衣,表明了是打算冒着寒流敬业拍戏了。

这样一来,岂不是把这几个人都给比下去了。

钟晓生也有些尴尬,呵呵笑着:“是啊,明天寒流,大家正说着想休息一天。”

陆小染便是掩唇低呼:“休息一天,剧组停工一天,要损失多钱啊……导儿,你会不会被投资方怪罪啊?”

钟晓生干咳一声:“的确,停工一天损失很大,可是那啥……明天不是寒流……”

陆小染便是坚定开口:“没关系,明天拍我的戏吧,我身体底子好。”

钟晓生也有些感动,看了眼苏暖几个“吃不了苦”的,再看陆小染,便是满眼赞赏。

“好,好,现在的年轻人啊,能吃苦的少了,不像我们以前……”

钟晓生拉着陆小染开始追思以往,苏暖则是被旁边的人拽走,一边朝休息处走,扮演德妃的张丽便是不满嘟囔。

“什么要损失多少钱,谁不知道顾二少在这部剧投资了,还没结婚呢就当自己是顾家少奶奶要替顾少省钱了啊……”

话说出口,才意识到不对,连忙就是住嘴看向苏暖,满脸尴尬:“那什么,暖暖啊,我……哎呀,我不是故意的。”

她怎么该死的就忘了这儿还有一位那三角恋里面的女主角之一呢,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

苏暖压下眼底的苦涩,摇了摇头:“没关系,我……和顾少就是兄妹关系而已,他们两人的事,和我没有关系。”

旁边几个人见她似乎真的也不怎么在乎,再加上这些日子熟稔了,也不太拘谨,便是有些小心试探着询问:“那……前一阵那些绯闻?”

苏暖苦笑摇头:“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我不想理会,有人想造谣的话,怎么都拦不住的。”

戏演够了,眼看着这几个人还想八卦,她便是笑着打断:“明天无论如何我是不来片场的,反正明儿没我的戏份,我请一天假,去给我家小楠过生日,你们要一起吗?”

张丽和扮演淑妃的孙颖对视一眼,有些无奈:“明儿我们和卫贵妃搭戏啊……”

苏暖便是轻笑着:“那真不巧了,还说请你们去承德山庄玩儿呢,看来你们没这个福气了。”

承德山庄是位于影视基地旁边不远的一个高级度假山庄,占地面积广,出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圈子,很多小明星喜欢在拍戏间隙去那里撞运气。

可同时,那里的消费也不是普通人能消费的起的。

更何况,能消费得起的还不一定能订到地方。

也是因此,听苏暖说要去那里给她的小助理庆生,张丽和孙颖顿时更加恼恨陆小染了。

自己想要在导演面前表现,却连累她们也不能休息,要顶着寒流拍戏。

再紧张,拍戏间隙总有休息时间的啊。

张丽和她扮演的德妃一样心直口快,直接就将心里想的说了出来:“我说,暖暖啊,你说顾少是不是被陆小染蒙骗了啊,男人见了绿茶白莲花都会眼瞎,你要不要提醒一下顾少。”

苏暖此刻的表现比小白花还小白花,她微笑了笑,一副伤心欲绝后看开了的模样:“都过去了,她是什么人,顾锦城会不会被骗也和我没有关系了,我现在就想好好拍戏。”

张丽不笨,见她不接话知道她不愿多说,也立刻换了话题,打趣她:“你对你的小助理可真好啊,不过也是,看你小助理那模样,整天把你当公主一样,恨不得连饭都喂你吃。”

唐楠抱着几杯果汁过来笑眯眯:“张姐说我什么坏话呢,我听到了哦!”

张丽几人便是笑起来打趣:“说你苏姐姐呢,把你宠坏了,都敢和姐姐们开玩笑。”

孙颖也是笑着:“唐楠,你苏姐姐可真疼你啊,明天还要替你去庆生,啧,可千万不能让我家助理知道了,不然也要我去承德山庄给她庆生,我可消费不起。”

唐楠便是笑的两眼弯弯,凑到苏暖旁边表忠心:“苏姐姐疼我我知道,我也疼姐姐呢……”

苏暖便是一把将小奶狗的脑袋挥开,失笑:“走远点,满身奶味儿。”

小奶狗也不介意,顺杆子往上爬:“姐姐上次还说喜欢奶味儿了,这么快就变心了。”

旁边几人逗得哈哈大笑。

不远处,牧若昀看到这一幕,忽然就想起来,上次《青葱》剧组,苏暖似乎和那些同剧组演员的关系也处的很好。

他下意识看向旁边,陆小染依旧坐在角落里,神情恬静在那里看剧本,很是专注,仿佛外界什么都无法引起她的关注。

旁边,宁泽深走过来,身边人在问他:“喂,苏暖明儿给她助理过十八岁生日在承德山庄请客,喊你没?”

宁泽深低低嗯了声,那人便是兴冲冲:“还好我明天没戏份,可以去玩儿玩儿,听说里面特色菜做的特别好吃。”

牧若昀微愣。

好几个人平时搭戏多的人都在说苏暖给助理过十八岁生日请客,可是……她愣是没叫他!

虽然他也不在意,大家也不熟,可是……到底有些尴尬了吧。

他下意识摸摸鼻子,然后就是继续若无其事,只是心里不由得想到,苏暖,还真是过得恣意,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管面子上过不过的去!

郁家宅子里,听完阿宽汇报说苏暖明日要去承德山庄,郁湛沉默下来,片刻后缓缓出声:“她在那里有卡?”

阿宽点头:“黑金卡。”

郁湛便是缓缓道:“那就把她常去的地方给她留着,明天你去交待经理一声,安排好了。”

阿宽领命,正要离开,想到什么,便是回头,鼓起勇气,常态化多嘴:“老板,那个……你是不是好久没见过苏小姐了。”

他是郁湛最近的人,自然不会不知道郁湛的心思。

话音未落,便听到那温和的声音中冷意多了几分:“你最近很闲?”

阿宽一哆嗦连忙扭头:“忙、特别忙!老板小的告退,您继续,继续……”

“你明天不是要去那里谈生意。”那个原本暴躁的声音有些得意。

“我可以不去。”温和的声音悠悠然。

片刻后,那个声音冷哼一声:“你不去的话……我去替你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