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影后!037/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牧若昀到底是男人,体格好,落水后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衣服就缓过气儿了。

他原本也有些担心苏暖,可两人到底不熟,之前苏暖分明也不喜欢他,所以有些犹豫打电话过去会不会冒昧,就在他正犹豫的时候,就接到了宁泽深的电话。

挂了电话,他第一时间出门,开车就朝苏暖所在的小区赶去。

可他刚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打横抱着她下楼,上车后扬长离开。

他不放心,只好连忙又是开车跟上,一直跟到了承德私立医院。

下了车,郁湛直接抱着已经烧得迷迷糊糊的小女人朝医院走去,阿宽带着两名医生已经等在那里,看到她,连忙迎上来,随即进了医院。

高烧,退烧针,物理降温,然后打点滴……好一阵子折腾,苏暖感觉到终于不那么难受舒服下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窝在郁湛怀里。

郁湛靠坐在病床上,她窝在郁湛怀里,还死死拽着他的衣服。

她恢复了些神志,松手,然后缓缓挪动,想要远离……可刚一动,就被郁湛一把按住。

“别乱动,正在打针。”她身体蓦然一僵。

郁湛便是嗤笑:“现在知道怕了……刚是谁拽着我不松手!”

这蠢女人,从头到尾都是这样,分明是她撩拨在先,却每次又是说翻脸就翻脸。

苏暖抬头,对上一双幽深的眸子,然后就听到他沉声开口:“……我没那么可怕的。”

现在才知道怕,不觉得晚了嘛!

苏暖立刻表示不认同:“你用枪指着我。”

郁湛身体一僵,深呼吸,随即咬牙:“也是我替你挡住了子弹,我还中枪了,你不能……不能光记着别人的不好吧!”

苏暖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一本正经的辩解,心里有些好笑,却没放过这个机会,看着他,缓缓开口:“所以……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一边用枪指着我,又一边救我?”

郁湛呼吸一滞,终于,不再开口。

他不想回答,苏暖却不愿放过他,状若无意:“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下一瞬,她就听到头顶郁湛的声音变得淡淡的,悠悠然:“哦,是吗,那你想出什么了?”

听到这声音,她强撑着支起身体,看向郁湛的眼睛,抿唇,缓缓开口:“那就是……用枪指着我的,是你!”

果然,郁湛瞳孔骤缩,原本温和的眸子里霎时间一片阴寒刺骨,分明是微笑着看着她,那眼神,却像是毒蛇。

“你很聪明,但是很可惜……”郁湛凉凉开口,手指触碰上她的面颊,轻柔下滑,像是在碰触自己最亲爱的爱人,慢慢下滑,直到落到她脖颈上。

“太聪明有时候不见得是好事。”

直到这时,苏暖终于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原剧情中,根本不是郁湛喜欢上了陆小染,而是陆小染不知道怎么的,发现了郁湛的秘密,所以郁湛才会要把她禁锢在身边,可因为陆小染已经名声太大,不好处理,他才会装作要娶她,还让她退出娱乐圈。

而陆小染后来之所以会从郁湛身边逃离,并不是因为什么不愿放弃自己的梦想,而是,她只是想逃离一个想杀她的人格分裂患者。

而现在,被她赤裸裸撕破伪装的郁湛,分明也对她起了杀心。

只是,不会是现在,眼前这个郁湛,分明不是个会胡来的主儿。

落在她脖子上的手缓缓移开,郁湛依旧揽着她,亲昵的姿势,却是凉薄的笑声:“你这样子,会让他误以为你对他也有意思……他虽然行事狠了些,却其实很单纯,容易冲动,所以你不要让他误解,这不厚道。”

苏暖看着他,一字一顿:“这是我和他的事情。”

郁湛便是轻笑开来,手指轻按住她的嘴唇,摇头:“你可能没搞清楚一件事,如果我不允许,他甚至连出来见你都做不到,所以,没有什么你和他……明白?”

说罢,便是轻柔的松开她,将她放到病床上,温和开口,像是世间最体贴的情人:“你好好休息。”

郁湛转身离开,苏暖缓缓躺回床上,满心哀叹。

不知为何,她对那个看似暴虐冲动却其实有些单纯的黑暗郁湛竟是有些同情的感觉。

外边,郁湛面无表情走出医院,阿宽跟在他身后,呼吸都不敢大声。

他觉得最近的情况有些诡异。

有时候,出门的时候是大老板,一转眼就变成了二老板,像今天晚上这样,出门的时候是二老板,可现在,怎么又变成了大老板!

上车,砰得关上车门,郁湛的眼神瞬间变得一片暴怒狰狞,可还没开口,又是倏地回复一片淡然。

“怎么,你接受不了让她知道你只是一个活在我阴影下的附庸?不想让她知道你竟是如此可怜、可悲?”

下一瞬,那道暴怒的声音响起,因为太过愤怒,竟是有些喘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郁湛轻笑:“我提醒过你,如果你自己处理不好,我会帮你处理,你知道,这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我保护你这么多年,你……”黑暗郁湛的声音暴虐中带着痛苦。

淡漠的声音也稍微温和下来,缓缓道:“所以,我现在是在保护你,保护我们。”

顿了顿,他接着道:“这是对你上次反抗我的惩罚,为了我们好,我希望……上次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作为交换,你今后可以找她,与她随意做任何事情……只是,不能再尝试抵抗我。”

黑暗郁湛刷的抬头,像是不敢置信,可接着又是回过神来。

她已经知道他的状况,知道他只是一个活在阴影中的影子,随时就会被代替……她又怎么会,再接受他的靠近。

他怎么会忘了,与自己朝夕相对十几年的另一个人的手段。

他要杀人,从来不会见血!

仿佛看出他已经清醒,光明郁湛的语气也缓和了:“你可以不在乎她的心意,将她当做玩物或者别的什么,我都不会反对……我希望,我们还能和以前一样,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回应他的是一声嗤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让她知道你的存在,还想借我染指她!”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秘密可言。

心思被戳穿,光明郁湛却浑不在意,只是轻笑一声……上次,他忽然取代的时候,那突如其来的唇齿间的纠缠,那感觉,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如果他们两个不介意,还愿意继续发展,甚至越来越亲密……他当然也不会在意。

随时代替他,看到她惊恐的样子,一定很有趣。

牧若昀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郁湛抱着苏暖哄她打点滴的情形。他远远见过一次郁湛,知道他是比顾锦城更顶层的存在,而且一向低调神秘。

看到郁湛搂着苏暖小心翼翼的模样,牧若昀没有多逗留,转身离开,到车上后给宁泽深回了电话,说苏暖已经被送到医院。

而这时,宁泽深刚从陆小染家里出来,正准备看苏暖。

他没能见到陆小染老板,陆小染内疚的说老板临时忽然有事提前出国了。

他没有怪罪陆小染,反而还感谢她帮助牵线,只是在听到牧若昀说苏暖高烧近乎昏迷后,微怔了怔。

苏暖第二天就退烧了,她也知道剧组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没有在医院多停留就赶回剧组。

路上,她给唐楠打了好多通电话都提示关机,而她手机上只有唐楠一条短信,说让她不用担心,他家里有些事需要处理。

她回到剧组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别人有没有见到唐楠。

没人见过……后来,还是宁泽深有些不自然的告诉她,唐楠昨晚给他打过电话,的确是说有急事要去处理,苏暖这才放下心来。

看到她面色还有些苍白,宁泽深欲言又止,想到自己瞒着她联系陆小染的公司,他终归没能将关心的话说出口。

牧若昀的关心则是毫不掩饰,在拍戏前的间隙,更是向她的仗义相救表示感谢。

看到牧若昀真诚的样子,苏暖撇撇嘴:“算了,虽然我不太喜欢你不分是非还眼瘸,可也没讨厌到见死不救……以后咱们就也算不打不相识了,谁也别记恨谁。”

牧若昀被她一席话说的哭笑不得:“我感谢苏小姐还来不及,怎么会记恨。”

苏暖正要说话,就看到陆小染朝这边走来。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朝牧若昀摆摆手,然后就是径直扭头,背对着陆小染离开。

“牧老师,您身体还好吧?”陆小染满脸歉意愧疚。

牧若昀面上和苏暖说话时的笑意微敛,客气点头:“多谢关心,我没事。”

陆小染面上的愧疚更甚:“我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牧老师哪天有时间,能不能让我请您吃个饭赔罪。”

牧若昀笑着摇头:“陆小姐言重了,不用这么客气……对了,我要去准备下一场戏,先走一步。”

说罢,便是礼貌点头转身,要走的时候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看着陆小染:“我听小宁说,昨晚陆小姐给他打电话说有事,所以他没办法送苏小姐去医院……”

陆小染猛地一僵,然后就是满脸错愕:“他那会儿要去送苏小姐去医院?我不知道啊,这……我要知道的话也不会那会儿找他……”

牧若昀笑了笑:“我就是随口一说,陆小姐你先忙。”

转身,牧若昀满眼复杂。

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为什么前后两个剧组里面的人,都是几乎没人与陆小染深交了。

想起自己以前几次出头,还有刚刚苏暖毫不避讳说他眼瘸,他又是无奈失笑。

自己真是白白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久,竟然差点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给蒙混了。

这边,拍摄终于到了最后关头,而消失了好一阵子的顾锦城终于出现了。

陆小染这阵子一直见不到顾锦城的人,打电话过去,顾锦城也是不温不淡说自己有事。

她不敢缠的太厉害,只好装乖巧懂事。

却没想到,杀青这天,顾锦城却忽然出现在片场。

她带妆正在等拍摄,不能离开,只好远远看着不断朝他挥手……顾锦城淡淡点头,坐在那里看着片场,视线晦暗莫名。

陆小染见到他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而这边,牧若昀与苏暖的杀青戏也到了……

说的就是庆帝离开前,慕容流珠求他贬了她父亲的官,放她父亲回乡。

她知道,若是不将自己家人送走,一旦庆帝离开,那整个皇宫,整京城,就都是卫锦绣一手掌控了,到时候,她的家人,绝对无法落个善终。

庆帝看着眼前哭的绝望的发妻,神情却是一片淡漠,他轻抚着她眼角的泪,低声开口。

“皇后,这些年,你做的事情,朕……都知道。”

她如何在后宫阴谋诡诈搅弄风云,陷害皇妃戕害皇子。

“朕对你……仁至义尽了,而你父亲,也要为自己当年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慕容流珠拼命摇头:“不,不是的,我父亲当年陷害贵妃家族,他即便有错,那也是他一人,我母亲,我幼弟,我才三岁的侄儿,他们都是无辜的啊陛下,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庆帝缓缓推开她的手,转身离开,走出几步,回头,淡淡道:“那贵妃的家人,七十三口……就不无辜吗?”

慕容流珠软软跌倒在地,满脸灰败绝望。

庆帝转身,正要离开,身后却响起她的声音。

“陛下……”庆帝顿了顿,终归,还是回头了。

他看到她笑的悲怆:“陛下,臣妾不后悔……”

庆帝神情一冷,就看到她继续笑着:“这些年,臣妾做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通通不后悔,唯一后悔的事就是……那日,不该与贵妃去踏青,不该遇到你,不该……爱上你……”

皇帝面颊抽了抽,面上没有表情,就看到皇后笑着,继续说道:“那时,慕容流珠还不是你口中的毒妇,贱妇,她只是……她只是,不该爱上你,不该,让那么骄傲的自己,陷进皇宫这囚笼,终其一生……都没能走出去……”

皇帝转身,迈出殿门,身后,皇后慕容流珠闭上眼,仰面躺倒在地上,思绪忽然飘出去很远。

耳边仿佛听到那个陪伴她不知多久的声音,他说:“……大小姐,无论你要什么,慕容青都会替你得到!”

他净身后面色惨白,却不舍得他难过:“大小姐,我不疼,这样……我就能继续保护你了。”

他替她揽罪,要被处以极刑,最后对她说的却是:“大小姐,慕容青不怕死,只是放心不下,从今往后,这后宫,还能有谁护你周全……”

“慕容青……”她呢喃着:“我后悔了,我后悔了……你回来啊,你说过,你会护我一辈子的,你回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