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影后!042/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八的声音忽然响起,提醒她郁湛的车在后边。

苏暖想了想,然后便是一打方向盘朝郊外驶去。

没多久,郊外的公路上,她忽然看到一个熟人,是宁泽深……他正在不断伸手拦车,却没人停下来。

看到他面上的焦急,苏暖想了想,在驶到他旁边的时候停了下来。

宁泽深看到她,先是一愣,随即便是明显极为焦虑顾不得许多的样子,朝她急急道:“麻烦送我去中心医院,我妈的主治医生打电话……”

苏暖了然。

宁泽深的母亲在住院,好像还挺严重。

她还记得自己此时扮演的角色,所以,她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开车,将宁泽深送到了医院。

宁泽深正要跟她道谢,她已经面无表情不发一语,一脚油门离开,宁泽深顿时愣住。

她继续朝郊外驶去,后边,郁湛的车还在继续跟着……和三八确认了时间差不多了,她心一狠,看到前边转弯处,没有打方向盘,直直朝前方路边的大树上撞了过去。

车速不算太快,却也不慢,砰得一声响后,身后郁湛的车顿时加加速朝她驶来。

在三八的帮助下,她及时“晕”过去。

就在她被郁湛直接打横抱上车,带去医院检查确认没事又带回家的这段时间,网上已经天翻地覆了。

最开始的消息是新晋小花苏暖与有名的豪门阔少顾锦城订婚现场决裂,原因是顾锦城的正牌女友陆小染怀孕了,这样的豪门狗血瞬间就引爆网络。

而紧跟着就是再度挖出了原本当年三人的三角恋,顾锦城和陆小染出双入对的甜蜜模样,还有顾锦城为了陆小染将苏暖在片场推倒,扬长而去的画面,直指陆小染才是顾锦城的正牌女友,而苏暖只是被包养的情妇。

随后又是苏暖假借拍戏,直接在片场多次掌掴陆小染,还有真人秀的时候在国外,针对排挤陆小染。

网上爆出的视频能清晰的看到,苏暖在敲架子鼓,陆小染给她鼓掌,她却横眉冷对的画面。

再往后,就是让两人爆红的《锦绣凰途》开机前牧若昀的辞演风波,网曝牧若昀之所以会辞演就是因为看不惯苏暖,带资进组行为跋扈还当众欺负掌掴陆小染。

还有苏暖用钱拉拢同剧组演员,排挤陆小染,甚至连牧若昀都被迁怒排挤的各种画面。

相对的,陆小染则是一片褒奖正面新闻:她对于苏暖的欺负,以大局为重,不在剧组闹事干扰别人。

对于苏暖的多次针对迁怒欺负,她始终包容不计较,在国外真人秀的时候,还摒弃前嫌替苏暖鼓掌喝彩,哪怕苏暖冷眼相对。

然后又爆出苏暖和顾锦城订婚是因为苏暖和顾锦城身边哥们儿关系暧昧,得到顾锦城朋友的帮助,配的图片就是当初一次晚宴上,苏暖和席朗在沙发区说话的照片。

而且还爆料说苏暖原本性格跋扈强势,在顾锦城面前却始终装纯情乖巧,骗的顾锦城对她上心,又趁机博得顾家家长好感,才逼得顾锦城和她订婚……挤走了已经怀孕的陆小染。

陆小染鼓起勇气去订婚典礼现场,顾锦城则是在最后关头知道了自己最爱的还是陆小染,订婚中途取消。

在这一重接一重的劲爆新闻下,苏暖已经被渲染成一个为嫁进豪门不择手段,肆无忌惮欺压同为演员的陆小染,而且作风混乱,心机深沉的恶毒女人。

网上一片骂声,让她滚出娱乐圈!

有苏暖的真爱粉出来说话,说不能只看一面之词,最起码要听听苏暖的说法,可刚冒头,就被那些辱骂的声音淹没,说他们是三观不正的脑残粉。

宁泽深走出医院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刚一出医院就被一群记者围住。

“宁先生,请问你对苏暖在明知陆小染有孕的情况下还插足陆小染与顾锦城感情的行为怎么看,您认为这会是陆小染的一面之词吗?您是苏暖旗下艺人,请问您对苏暖的人品怎么看。”

顾锦城猝不及防之下顿时愣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依旧抓住了几个重点,那就是,陆小染怀孕了,还有,苏暖插足。

陆小染怀孕了,顾锦城却要和苏暖订婚……他原本不想回应,可想起陆小染几次对他伸出援手,又想到顾锦城要订婚,她孤身一人,还怀了孩子。

抿唇,宁泽深便是缓缓道:“别的我不清楚,但据我所知,陆小姐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

记着接着追问:“传言说你即将离开现公司前往陆小染缩在公司,请问传言是否属实?你要跳槽是否是因为苏暖苛待?”

这个陆小染昨晚已经跟他说好了,他们老板这周回来,就能和他签协议。

宁泽深不想再瞒,点头:“是的,我很快会去别的公司……但并不存在什么苏小姐苛待的……”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记者打断:“请问你对苏暖被现场悔婚这件事怎么看,这是不是因为她人品太差自作自受……”

记者的话没说完,宁泽深猛然愣住,下一瞬,他才猛然回过神来,意识到哪里不对。

今天是苏暖订婚的日子,可是她刚刚,怎么会出现在郊外。

而且她的样子……

想到苏暖刚刚面无表情神情恍惚的模样,宁泽深这才意识到,她是被在订婚现场悔婚了,自己跑出来,却还半路上送他来医院!

他想起自己刚刚那些模棱两可的话,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满心都是不好的预感,他再不愿多说一个字,连忙离开记者的包围。

他的助理已经赶来了,上车后他便是连忙拿出电话,当他看到网上苏暖被全网黑的状况时,顿时就惊呆了。

不敢置信的翻着那一条又一条充满恶意的攻击或辱骂,他的手隐隐颤抖起来,可紧接着他就翻出了一个最新的小视频。

正是他刚刚的采访,却被故意剪辑了。

第一个他的回答本来就是在站陆小染,而第二个问题,他后边说的没有什么苛待的回答直接就没被录上,只有他承认要跳槽的回答被路上了,然后配文是:苏暖旗下艺人不堪忍受,跳槽离开,苏暖或因人品低劣遭众叛亲离!

宁泽深面色倏地一片苍白……

而这时候,苏暖已经醒过来,在郁家大宅,郁湛的房间。

她哭的抽抽,眼泪不要钱一样朝外涌,郁湛不发一语站在她面前,就那么冷冷看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看到她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他终于沉沉出声,像是拼力在忍耐什么,声音暗哑。

“不就一个男人……至于要死要活吗?”

“你知道什么?”她抬头,咧着嘴,妆花了一脸:“我是觉得丢人啊,丢人啊你知不知道,太丢人了……被一个婊子打败了,丢死人了……”

郁湛便是微微一愣,像是有些回不过神来:“就是因为这个?”

“还有啊!”她哭的抽抽搭搭:“还有那……视频,太他妈恶心了,我……订婚典礼上被放那个……我一辈子都有阴影了,他们,奸夫淫妇……狗男女啊……”

她一边哭一边骂,郁湛原本苍白的面色却像是忽然间缓和不少,甚至发出沙哑的低笑:“你就因为这个哭?不是因为你的青梅竹马伤心?”

苏暖神情一僵,下一瞬,又是哇的一声咧嘴哭起来:“我原谅他以前帮着那个臭婊子欺负我,他保证以后对我好,再不理那个臭婊子……他还跑去和她见面,狗男女……我才不会为他伤心……就是,就是太丢人了啊……”

郁湛缓缓上前,居高临下看着她蹙眉:“别说脏话了!”

“就不!”苏暖恶狠狠抽泣几下:“他们就是狗男女,我不骂他们不解气啊!”

郁湛便是低笑一声:“你也就这点出息了,纸老虎……别气了,我帮你出气,如何?”

苏暖心里bingo一声,面上却是怔怔的,红着眼睛,抽抽搭搭看着他:“你,为什么帮我出气?”

郁湛捏住眉心……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抵抗这么久。

看到她失魂落魄撞车,送她到医院,再带她回家,看她嚎啕大哭……那要将他驱逐的力量不断涌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能抵抗这么久,硬是没有被取代。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即便是他现在头疼欲裂,却依旧死死支撑着。

她哭成这样子,只有他能帮她能保护她了。

虽然知道她对自己没有情意,知道她也不见得多纯善,可就是,没办法让她独自一人面对眼前的状况。

“别哭了。”他低低开口,弯腰,将她扶起来,抱着放到桌上,看着她的大花猫脸,心里有些悲凉,却又是忍不住轻笑一声:“哭的这么丑。”

说罢,就看到她立刻停了抽泣,满脸紧张,眼中满是:“真的很丑吗?”

他低低笑了声:“不要怕,我帮你……但是有个条件。”

苏暖心里有些好奇,这个家伙会提什么条件……下一瞬,就听到他缓缓道:“我帮你,你答应我……不准忘了我!”

他能想象现在光明郁湛的暴怒……他能想象,一旦对方占据了主导,很可能因为暴怒,再也不放他出来。

反正如今郁家的地位也稳了,要不要他这个做暗地里勾当的影子都可以。

很可能,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她,和她说话。

这些年来,他只是一个影子一般,没人知道他的存在,即便是他消失,在别人眼中,郁湛还好好在那里,没有任何改变……如果连她也忘记他,那他……就真的在这世上没有半分痕迹了。

他不想就这么消失,不被任何人记得都没关系,可他就是希望,她能记得他。

脑海中,光明郁湛的声音阴冷刻骨。

“你现在放弃抵抗,我会再给你机会。”

他置若罔闻!

那个声音骤然间狰狞蚀骨:“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我一旦夺得主导权,我会彻底让你消失,你再也别想出现在这世上,再也别想与她说哪怕一句话!”

郁湛听着脑海中那阴毒的威胁,面上却依旧是一片轻笑,看起来悠然而得意。

“怎么样,要不要做这个交易?”

苏暖已经知道了他的状况,此时,再看到他和以往一样悠然拽横的神情,明知道事情的发展和自己预计的一样,可除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以外,她却又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发堵。

他……

“你打算怎么帮我?”她巴巴看着他,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思绪尽数驱赶出去。

郁湛挑眉:“我的交易你答应了?”

她连连点头:“我发誓,绝对不会忘记你……”

顿了顿,她又是试探着开口:“要不,咱俩试着处对象呗?这样,我就不会忘了你了。”

郁湛微怔,抬眼看向她,眼底有无数暗光在涌动:“你知道,我身体里……”

不等他说完,苏暖便是认真开口:“我知道,我这句话,只是对你说的!”

郁湛猛然愣住!

他能感觉到另一个力量越来越强越来越暴怒,想要将他驱逐……他头疼欲裂,却不愿意有一丝一毫的放弃。

看着眼前姑娘哭花了妆的脸上认真的眼神,他觉得自己从未有过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充满力量。

“你这句话,我记下了,如果我可以……我会去找你兑现!”

他看着她,缓缓开口,然后便是缓缓抱住她:“现在,我们先替你出气吧。”

他轻嗅着她发间的清香,抿唇。

他明白她的意思,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可是现在,他已经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影子,连自己的自由都无法掌控,又凭什么去回应她。

就像光明郁湛所说,难道他能忍受和那个人一起拥有她?

更何况,她的话,原本就只是说给他的!

他必须给她一个完整的自己……在那之前,他不能回应。

郁湛拿出电话拨出去,缓缓开口:“我要你替我做些事情,对,立刻!”

------题外话------

恭喜TPLINK233小仙女荣升举人……么么哒……

谢谢小KK,bobo,妮子,左君璇、猫蓝兰,段仪、闲庭、907、松烟墨、亲亲小熊、爱吃醋的小宝、cqzmc1983、WeiXinb72938fa06等姑娘们的很多花花票票……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