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00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饭,秦允去洗碗,苏暖看了眼他188的身材在厨房乖乖洗碗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顺眼,扭头瞥了眼卫生间,顿了顿,她便是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秦允刚洗好碗,就听到卫生间传来一声喊:“警官……”

他顿时一愣,不知怎的就想起那猫叫声,连忙快步从厨房走出去:“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苏暖被他毫不掩饰的紧张弄得微微怔住,接着便是笑出来,连忙敛了笑意,她扯着嗓子朝外喊:“警官,我大姨妈来了,你能不能帮我去买个卫生巾啊!”

秦允第一反应是:大姨妈?她半夜来干嘛?她怎么知道地方的?

可下一瞬就被卫生巾三个字唤醒……一张俊脸刷的就红了,一时间愣在那里,又是害臊又是恼怒。

这小贼,害不害臊!

下一个想法就是:大半夜的,丫也真能折腾……还好楼下有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你、你等着,我很快回来!”他用没好气掩饰了语气中的不自然,然后就是拿起钥匙和手机出门,临出门前又是不放心交代一声:“我带钥匙了,有人敲门的话你不要随意开门。”

苏暖又有些想笑,这警官有点可爱!

听到关门声,她打开卫生间门,探出去个脑袋,确认秦允出门了,回头朝那黑猫招招手:“走吧!”

临出门前,看了眼茶几上的钱包,她露出坏笑。

这小片儿警太单纯,给他上上课,免得以后老被人坑!

她直接将钱包揣进兜里,然后弯腰抱起那黑猫,直接穿着拖鞋出门……担心碰上秦允,她没坐电梯,直接走的楼梯!

“你放心,你就配合我演场戏,我就帮你修成妖回去陪你主子!”

黑猫冷哼一声:“我才是主子!”

愚蠢的人类!

苏暖撇嘴:“随你怎么说!”

片刻后,秦允拎着手里的黑塑料袋开门,开门的时候心里还有些不自然,拎着塑料袋的手心有些汗湿。

这小抢劫犯怎么这么多事……他这辈子还是头一遭买这玩意儿,还是给个收留在家的犯罪分子!

一分钟后,确认家里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同时还少了他的钱包的秦允,拿着那黑色塑料袋站在客厅,半晌,低咒一声,丧丧的将姨妈巾扔到沙发上。

万恶的犯罪分子……这简直就是社会主义毒瘤!

苏暖换了三八给弄来的衣服后,带着黑猫摸到敖朔别墅外边的时候,已经快凌晨四点,天很快就要亮了。

她不再浪费时间,和黑猫再度叮嘱几声后,抬手,让黑猫给她手臂上来了一爪子以便于演的更真实,下一瞬,她扭头就朝别墅方向狂奔,一边跑一边大喊救命。

“救命啊,有猫妖啊……”

黑猫脚下一个趔趄差点给自己绊倒:它要称得上是猫妖,还用的着那么可怜的躲在一个卫生间里等头七的时候回家看铲屎官!

就在苏暖快要靠近别墅的时候,两道人影仿佛凭空出现,拦在她前面。

“此路不通,滚回去!”根本没有要救她的打算!

她便是深呼吸一口,下一瞬,一声更尖利的呼救声响起:“救命啊……有猫妖啊!”

别墅里,正在喝茶的敖朔被这一嗓子惊得差点呛住,抬头便是没好气:“外边谁搁那儿号丧呢?”

片刻后,苏暖就被那两名保镖拖进了巨大而又奢华的客厅。

看到那墙上嵌着的水晶,吊灯上的宝石……苏暖眯了眯眼,觉得自己的眼睛要被晃瞎。

紧接着她就看到大喇喇坐在沙发上的敖朔抬头朝她瞥了一眼,很嫌弃的一眼,还皱了皱眉头。

“是只猴儿?”

苏暖微怔,然后才发现,她让三八给黑猫弄成了猫妖,又被挠了一爪子,皮肤上竟是长出一层细绒绒的黑毛。

难怪敖朔会露出这么嫌弃的表情。

“拖下去栓起来。”敖朔不耐烦挥手。

苏暖顿时急了,连忙举手出声:“不是猴儿,人……是人!”

她连忙将脑袋伸过去给敖朔分辨,明明两人还离得很远,可她脑袋往前一伸,明显的看到敖朔嫌弃的向后躲了躲,然后就是弹了弹手指。

她只觉得身上一凉,然后就发现满身的黑毛不见了!

敖朔愣了愣,又是咧嘴:“还真是人……”

苏暖:谢谢你的眼力!

可她接着就看到敖朔再度挥挥手:“爷这儿不缺人……扔出去。”

苏暖心里默念去你姥姥,面上却是挤出一个极为谄媚的笑容:“那……要不就还当我是猴儿算了。”

敖朔噗嗤笑了:“你说你这么大一姑娘,这么狗腿也不嫌磕碜啊?”

苏暖连忙趁热打铁,一脸被社会逼得没办法的神情:“爷,我被家人赶出来了,还被废了修为……求收留!”

她眼巴巴看着敖朔,没有隐瞒身世。

她知道瞒不住,索性一开始就老实交代。

“哦?被赶出来?那不就是废物嘛,爷养只废物干嘛……投出去喂猫妖!”

苏暖连忙求饶:“别,别赶出去,我伤了鬼王,再被找到就活不成了!”

敖朔顿时一愣,接着又笑了,缓缓靠回沙发上:“伤鬼王?你以为你是谁?”

“真的。”苏暖抿唇:“爷您可以去苏家问问,我之所以被赶出家门就是因为伤了鬼王,然后替苏家背黑锅!”

敖朔顿时乐了:“钟离是你伤的?”

苏暖一脸茫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敖朔浑不介意,朝她招招手:“来,给爷讲讲,你为什么伤他,你这么个废柴又是怎么伤到他的?”

苏暖便是柔顺乖巧至极靠过去,眨巴着眼睛看着敖朔:“他想杀我,我求饶,他不肯饶我,我就跟他拼命了……他大概没想到我敢跟他动手,就被我偷袭了。”

敖朔微怔,下一瞬就是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片拍宠物一样拍了拍她的脑袋:“好、好……好一个不肯饶你就要拼命,爷看你不是猴儿,倒像只小狼崽子。”

苏暖立刻顺杆子爬:“不管是猴儿还是狼崽子,都是爷的宠物。”

敖朔顿时笑的更开,拍了拍她脑袋:“好、爷的乖宠物……”

------题外话------

荼蘼宝宝,一次送了那么多的2朵鲜花……让某妖很是不安,这个2……是想告诉我神马吗……应该没有别的意思的,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