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019/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给她交代完要做的事,敖朔再度给她手心打了一道力量进去,好让她这个“被废了”的家伙也能有本事干活儿。

就在苏暖离开别墅后,白湖娇媚的倚靠上来,有意无意的模仿之前苏暖的姿势靠坐在敖朔脚边抬头看着他:“主子,您让她当诱饵去引云十三,若是伤到她了可怎么办?”

她看似是在提醒,其实不然。

敖朔知道女人的这种小心思,也不在意,低笑着:“若是她能引出云十三,替爷除了这个麻烦……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白湖眼中的笑意更浓,趴到敖朔腿上娇嗔:“爷真是硬心肠呢,可人家还是爱的不行,怎么办啊……”

敖朔似笑非笑习惯性垂眸,这么一看,却发现和之前的视觉效果截然不同。

之前那小东西趴在他腿上抬头看他时,眼中满是狡黠灵巧的光芒,真的像一只充满野性却又藏起了利爪的小动物,能感觉到危险,却又忍不住想要逗弄。

而此刻,这个女人这么趴着,没有任何灵气,只剩下浓浓的肉欲媚俗,一颦一笑都在引诱暗示着什么。

敖朔眯了眯眼:“走开。”

白湖顿时一愣,接着就是连忙收回面上刻意的神情,小心翼翼的爬起来,退回去。

她低着头,眼底再度忍不住涌出冷光。

平时看起来,主子分明很喜欢那个女人这么讨他欢心,为什么换成她就不行!

那个小骚狐狸有什么好的?

“我真是不明白,你知道老岳不待见你,为什么还要和他组队出外勤?”小林满脸无语看着秦允。

秦允面上神情吊儿郎当,手上却是一丝不苟的整理衬衫扣子。

他没穿警服,穿的自己的衬衣,烟灰色的定制衬衣物有所值,上身就能看出不同,立体的裁剪将他匀称有力的身形展现无遗,分明是偏优雅的衬衣,却又能穿出几分不羁的感觉。

小林已经有了经验,没再去问这很可能他一个月工资都买不起一件的衬衣是在哪里买的,只是撇撇嘴道:“反正你自己当心点吧,这次可是命案,还没有头绪,你记得注意安全。”

秦允笑着拍了拍小林的肩膀,正要往外走,小林忽然喊他,回头就看到那张娃娃脸露出谄媚的神情,笑嘻嘻凑上来:“那啥,秦哥啊,你今晚出外勤,要不……把你车借我开呗?”

秦允忽然想起来,小林最近好像有人给介绍了个对象,下班了就带人姑娘出去浪。

想了想,他走到自己办公桌,拉开抽屉重新拿出一串车钥匙扔给小林,勾唇笑的浪荡:“我还有辆车停在皇朝,更适合带妹子兜风,你早点去取时间还来得及。”

小林怔怔接过车钥匙,看了眼,眼睛直接就亮了,下一瞬便是一阵风一样朝外边冲出去。

秦允好笑摇头,拿了外套朝外走去,刚出办公室门,就看到穿着风衣的岳川静静站在那里,看到他后又看了眼手表,说道:“还有点时间,一起去吃个饭?”

秦允点头:“行。”

两人直接开车到案发地附近,就近找了个小面馆吃面。

看到秦允坐在那里埋头呼噜呼噜吃面,岳川似乎有些意外,犹豫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在这种小店吃过饭吗?”

秦允吃完最后一口面,伸手从桌上的小卷纸上胡乱扯了一截,一边擦嘴一边抬头奇怪道:“为什么没吃过,我挺喜欢吃油泼面。”

他的头发有些不羁的被抓向后边,眉眼深邃又不失精致,坐在这小面馆吃面,看起来有些突兀。

几个刚进来吃面的小姑娘一边吸着汽水儿时不时朝这边看,低声笑嘻嘻说着什么,互相推搡。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秦允起身准备付钱。

岳川拦住他:“我来吧。”

不到三十块,秦允没有要争的意思,点点头转身朝外,刚走到门口,坐在门口的那几个姑娘中一个站起来,面红耳赤拦住他:“帅哥,可以加个微信吗?”

岳川回头的时候,就看到秦允笑嘻嘻仿佛司空见惯:“不好意思,我喜欢男的。”

那几个姑娘都愣住了,扭头看向岳川,眼底满是羡慕。

岳川嘴角抽了抽,只能当没看到一样朝外走去。

他已经在警队听说过不止一次,秦允被女人拦住就说喜欢男人,被男人拦住就说喜欢女人!

出了面馆,两人嚼着口香糖开车朝目的地赶去。

案发地是个老小区,偏僻有些破败,是曾经一个工厂的职工家属院,死者是个独居的老头,脖子上有勒痕,现场勘查后却被认为是上吊自杀。

邻居一致称这老人平时很开朗乐观,养猫遛狗过的潇洒,实在没有自杀动机,非要说什么不对,那就是他在死前几天家里的猫狗丢失了。

本来,也许独居老人丢了猫狗一时想不开也勉强有点可能,可更奇怪的是,尸体刚被发现一个小时后,身上就长满了尸斑,法医解剖后判断,这人至少死了五天。

可那些邻居却都坚称,前一天还见到他在小区!

几个人撒谎还有可能,可如果很多人都见过,那就不太可能是撒谎了,除非这里的人都是共犯。

可尸检报告又说不通,也是因此,他们才来调查一下。

岳川原本就长得严肃,说话的时候又是一板一眼,时刻一副:“你说的话都会作为呈堂证供所以你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的架势,那些在小区里下棋唱曲儿的老人基本没几个人愿意搭理他。

看着岳川站在那里有些茫然却又拉不下脸的模样,秦允摇摇头下车,进了小区,一通大爷大妈,笑眯眯嘴又甜上去套近乎,很快就和那些大爷大妈打成一片,到了要给他介绍对象的地步。

岳川看的脸有些发黑,却又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车里等。

半晌,秦允终于回来,拉开车门上车,一边揉着笑僵了的脸感叹:“咱们国家的老头老太太们都这么可怕吗?”

他还以为只有家里那位比较难缠!

刚要不是他跑得快,现场立刻就要组织起一场相亲大会了,两个大妈还因为他先见远方侄女儿还是邻居阿妹差点打起来!

岳川挑眉: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好像很享受嘛。

嘴上却是:“打听出什么了?”

秦允揉揉脸,说道案子后面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好几个人说提到,出事前几天,老杨每天神叨叨念叨说狗被树吃了,要借斧头砍树。”

老杨就是死者。

岳川有些无语:“什么树?”

他几乎已经判断,死者可能是年老糊涂了,出现幻觉之类的……还有那些说前一天见过他的人,谁知道是不是前三天前五天,那群整天打牌下棋唱曲儿的老头老太太们能记那么清楚吗?

秦允却很严肃:“居委会的人刚也确认了,死者前一天的确去居委会反映,让居委会伐树,说那棵树吃狗!”

要是以往,听到这样的话,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结案!这人是老糊涂了!

可没来由的,忽然想起自己上次的经历后,他就觉得骨头缝有些发凉,想了想,有些犹豫朝岳川道:“要不咱们回去给队长反映下?”

岳川冷笑一声:“反映什么?告诉老黄这儿有棵树吃荤了让他管管?”

说完他又是问道:“什么树?”

秦允指了指前边:“巷子里有颗被钉了文物牌的老柳树,居委会大妈还劝了老杨,说那树是国家的,不能砍。”

刚刚居委会大妈哭笑不得的样子他还记着。

“我给老杨讲哦,那树是国家的,砍不得,你道老杨讲什么,老杨讲,那树把他的狗吃掉咯,再没人管,就要吃他咯,你说说,这是不是老糊涂了嘞?”

------题外话------

恭喜yingzxc123、?S.楼阁嫣然っ回眸轻笑两小只晋升举人,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