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031/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几个姑娘已经全心投入到神秘事件当中,苏暖不着痕迹落后几步,然后,转身朝校外走去。

阮韵家距离学校不远,出了校门过两条街就到。

敲开门后,看到的就是阮韵妈妈,一个风韵犹存气质干练的女人。

“你是……”

苏暖腼腆笑着:“阿姨您好,我是阮韵的同学,我姓苏,听说她生病了,来看看她。”

“哦,小苏啊,快进来吧,阮阮这会儿好些了,你跟她说说话吧……”

在阮韵妈妈的解释下,苏暖才明白所谓的好些了,就是说阮韵不太哭喊了,变得安静下来。

被带到阮韵房间,待看到床上躺着的面色惨白泛青的少女,苏暖一眼就看出来,她不是好些了,而是更严重了,连哭喊都做不到了。

阮韵妈妈说送去医院,医生检查一切正常,只说是受惊了,阮韵自己在医院呆着似乎更害怕,不断哭喊,没办法,家人又带她回家来,没想到,在家呆了一天后似乎真好些了,吃了点药就安静睡了。

苏暖看出来,阮韵身上的三魂七魄已经只剩下一魂一魄了,其余两魂六魄已经不在,而更重要的是,剩下的一魂一魄也正在被一股力量拉扯着,正在缓慢的离开身体。

手扶在房间门上不着合计画了个图案,保证阮韵剩下的一魂一魄不会再继续被扯走,她朝阮韵妈妈笑了笑,借口说不打扰阮韵休息了,改天再来,然后就和阮韵妈妈告别后转身离开。

出了阮家小区,她在路边随便拦了辆车就朝之前那几个姑娘说的,阮韵和人露营的地方赶去。

郊外山上有一处森林公园,阮韵他们露营的地方,叫做安定湖,是森林公园一处湖泊。

苏暖一路前往森林公园的时候,秦允开车一直跟在身后。

他也觉得自己像个变态跟踪狂,却又忍不住想跟去看看,即便是他知道,这女人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情,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跟上来了。

到了山下,他把车停在停车场,混在游人中,跟在那女人身后,看着她像是一个独自前来游玩的普通人,悠悠然上前,还在山路边买了个有一双恶魔犄角的发箍带在头上,看上去悠然极了。

可很快,天色就暗下去,接着秦允就发现,果不其然,这女人根本没有要下山的打算,而是继续朝上,在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找了个大石头靠坐下来,竟是在闭目养神。

随着游人越拉越少,剩下的稀稀拉拉的人也都是在下山,秦允远远的躲在几棵大树后看着那个方向……直到确认她还躲在那里,他深呼吸,眼底闪过一抹苦笑,随即便是转身打算下山。

他知道,这不是自己能参与的范畴……再继续留在这里,很可能意味着自寻死路。

一边朝回走,他一边告诉自己,转身了,就不要再去想了。

他只是个普通人,就该过普通人的生活。

一时的心动可能只是因为新鲜,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瞧瞧,她悠悠然坐在那里等天黑的时候,他却甚至都不敢在这里多留,因为他很清楚如果留下来,会遇到什么。

于他,是性命之忧,于她,却是轻车熟路。

这时,他想起小林的话,苦笑着无奈承认,自己果然还是个俗人,也会害怕也会怂,既然如此,那就过俗人该过的生活吧。

以前种种,权当做了场梦,就当他曾经梦到过一只狐妖,笑着说要吸他阳气,梦醒后,一切都烟消云散。

秦允这么告诉自己,抿唇握拳,抬头准备加快步伐下山……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不对。

这个地方,他刚刚已经走过了,台阶旁边那道指路牌上写着三个字:栖牛湾!

他确信自己五分钟前看到过这个牌子,再往前,他就发现,下山的台阶似乎也笼罩上了旁边林中的薄雾。

天色愈发暗了,那薄雾像是一层纱,让人看不真切。

他记得自己前边刚刚还有几个游人走过,还不远,影影幢幢的……于是他连忙加快步伐沿着台阶追上去,可几分钟后,那几道身影似乎还是那么远。

他甚至都能听到他们在说话,可就是没办法靠近。

“喂……前边的朋友。”他连忙大喊:“请等一等。”

接着他就听到前边的人狐疑道:“有人说话?”

“好像是……可是,没人啊。”

“可能听错了。”

秦允连忙小跑过去想要说没听错,可再度迈出几步,他就发现,连那几个身影也看不见了。

这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不对。

前后都是台阶,两边是浓雾遮挡的密林,他站在那里,前后看了看,抿唇。

他知道可能是遇到那种事了,也明白无论前进或者后退,可能都是一样的结果,然而,只是停顿了一瞬,他便是再度迈步朝山下的方向走去。

如果真的是想要阻止他下山,那他犹豫着不下山的话,岂不是更合了对方心意。

他是人怂,可已经到这会儿,怂不怂也没什么用处了,那也就没必要怂了!

你不让我下山,我还非下山不可了!

苏暖知道秦允选择下山了,也明白他的选择意味着什么,只是有些说不上来心里的感觉,好像是隐隐的失落,但更多的则是好笑。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普普通通的大反派,没有狂拽炫酷阴郁暗黑等等的任何大佬特质……就是个好心的,也会犯怂的普通人。

这样的感觉,很新奇,也很真实!

可下一瞬,她就听到三八提醒她,秦允又回来了。

不等她开口问,三八就已经冷冰冰道:“你别自作多情,他是被鬼打墙绕回来的。”

苏暖干咳一声,努力表现的自然,证明自己没有自作多情。

秦允也发现自己绕回来了,因为他又看到了苏暖,顿了顿,他无语深呼吸一口,干脆席地坐下躲到了一个大石头后边。

他不确定这迷雾是不是针对他的,可目前看起来,除了不让他下山以外也没别的什么影响,大不了他就躲在这里等天亮好了。

反正无论那边那个女人做什么,都和他无关,他死活不出去就是了。

秦允是这么想的,只是却有些忍不住,时不时偷偷探出头去看一眼那边……他发现,那女人一直在盯着对面的安定湖。

这一处没有薄雾,圆月当空,水光粼粼,要不是有些冷,有些阴森的感觉,单看景色的话,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站在湖边的人……等等,她什么时候走到湖边去了!

他顿时呼吸一滞,眼睛也不敢眨了,就静静看着那边。

苏暖看着眼前在夜色下泛着墨蓝粼光的湖面,眯眼,不断变换指决……下一瞬,原本清凉的湖水在她的眼中就变成一片漆黑。

湖水中的黑雾像是墨汁一样翻滚着,触目惊心!

与此同时,原本静谧一片的湖泊山林,忽然响起咯咯的笑声。

“咯咯咯儿……”

小婴儿银铃般的笑声,极为纯真开怀,让人仿佛能看到一个格外开心到手舞足蹈的婴儿正在咯咯笑着。

可这里是被黑暗笼罩的山林,那笑声在四周林中回荡着,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在看不见的黑暗中越笑越开心,也越来越渗人。

“笑,等下可别哭啊。”

苏暖忽然抬手,刷的将手里的一大把铜钱扬出去……。

躲在暗处的秦允不敢置信的看到,她就那么随手一扬,那些铜钱仿佛长了眼睛,叮叮叮落到了湖泊四周,隔一段距离一枚,将正片湖泊围了一圈,像是栅栏一般。

唯一的出口,就在她的方向……

将正片湖围起来确认不会让湖里的家伙逃走,紧接着,苏暖走到湖边,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一包东西,抖了抖,悠悠然撒进湖泊当中,一边撒下去,一边笑嘻嘻唤着。

“来啊,小宝贝儿,这儿有好东西,快来啊……”

就在她动作落下的一瞬,湖中的墨汁像是沸腾了一般猛地翻滚起来,下一瞬,响起一道凄厉的哭号。

“呜哇呜哇……”那哭号声撕心裂肺,同时,又带着满满的狰狞……

看着湖中翻滚的墨汁,苏暖垂眼,忽然后退半步。

就在她退后的下一瞬,一双惨白乌青的小手蓦然从湖中刺出,一把抓向她刚刚站立的地方,要是她再慢半点,就会被抓个正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