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043/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不是你?”金碧辉煌的大厅中,敖朔眯眼似笑非笑看着和以往一样伏在他膝上的小东西,看似眉眼含笑,实则阴寒一片。

秦允被五花大绑着扔在地上,看到他的女妖精伏在别的男人膝盖上,面上是他从未见过的柔顺乖巧。

苏暖瘪瘪嘴,点头,一副害怕但是又有些委屈的样子。

“呵……”敖朔低笑一声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你似乎还有话要说?”

苏暖哼了声:“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说着就是恨恨白了眼满脸得意站在那里的白湖,咬牙:“费尽心力,给别人做了嫁衣裳……除了认栽,暖暖无话可说!”

白湖微愣,这才意识到苏暖话中的意思和她想的不一样,不等她开口,敖朔已经笑吟吟问道:“哦,你的意思是说……你把这个爷一直需要的人藏起来,原是为了孝敬给爷的?”

苏暖毫不犹豫:“可是还没来得及,就被某个厚颜无耻的狐精……”她的话说了一半,像是猛地反应上来,不解又不敢置信的看向敖朔:“主子,您怀疑我?”

敖朔看着她,但笑不语。

白湖冷笑一声:“你还敢撒谎……你把这个人藏得这么深,要不是我恰好发现了蛛丝马迹,你会把他交出来?还是说你本来就是为了不让人……”

她的话没说完,苏暖就已经冷笑出声:“藏这么深不是一样没能阻止你插手冒功……不要脸的狐狸!”

白湖顿时急了:“你敢骂我!”

苏暖针锋相对:“骂的就是你,本来就是你不要脸,见主子喜爱我,处处对我针锋相对,现在还拿我替主子准备的礼物冒功,还想诬陷我和一个人类有关系……我不骂你难不成还要夸你?”

说完,语气又是一片委屈,回头伏在敖朔膝上委屈巴巴抬头,还带着些赌气的模样:“主子,你若是信她不信我,索性将我赶走好了,反正主子当初也不想收留我……我知道,自己再怎么拼命努力,也不及主子身边人的十万分之一,既然如此,何必再留下吃力不讨好还自取其辱!”

秦允躺在地上,看着他的女妖精伏在别的男人膝上,为了别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争风吃醋,他怔怔的……接着又是满心自嘲。

这时候了,小命都不保了,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么些有的没的。

敖朔细细盯着眼前这张委屈又乖巧的小脸,半晌,倏地笑开:“这么说,不是你故意把他藏起来让爷找不到了?”

秦允微怔,下意识艰难抬头去看她。

苏暖却是满脸不解加震惊:“怎么会,原来您是以为我……”

她的话没说完,秦允的面色就是一白,敖朔却是笑了:那就好,爷还担心,若是你真对他有什么情意,爷要拿他的身体用,你会舍不得呢……”

苏暖心里发寒,面上依旧一片柔顺乖巧的笑:“他本来就是为主子准备的,谁知道,被别人抢了先。”

说完又是横了眼白湖,示威性的又朝敖朔膝上贴上去,气的白湖恨恨咬牙。

闻言,敖朔轻抚着她的头发,勾唇笑吟吟:“既然如此,爷就放心了……再给你个讨爷欢心的机会吧,去门外替他重新选个身体。”

说罢便是悠悠然靠回沙发上笑着:“都借了他的身体用,自然要礼尚往来。”

说着就是摆摆手朝苏暖笑吟吟道:“去吧,替爷选个。”

秦允躺在地上,还没搞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什么借身体……他知道等着他的肯定不是好事,却又没办法理解目前的状况,或者说,他更多的心思甚至不是自己目前的处境,而是看着女妖精柔顺乖巧的倚在别的男人身边,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这时,他看到苏暖起身,下意识抬头,就看到她背对着那个男人看过来。

那好看的嘴唇紧抿着,眉头微蹙,看着他的眼神……沉沉的,静静的,静的让人心凉。

秦允看到她的视线,下意识挣扎着就想坐起来,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太狼狈可怜,然而,手被反绑在身后,想要坐起来却是不能,他挣扎了下,觉得似乎更加狼狈,只好选择不动了。

“去吧。”敖朔淡淡开口。

秦允张了张嘴,想要问她,要对他做什么。

可好像他想问的又不是这个,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她沉静的双眼。

苏暖收回视线,缓步朝外走去,再没有多看他一眼。

白湖紧跟在她身后走出去,眼底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意和不怀好意的冷光。

走出门,看到院子里面的东西,苏暖视线缩了缩,手指缓缓收紧。

院子里面或蹲或躺了七八只狗,全都是满身狼狈毛发凌乱的流浪狗,有的病恹恹蜷缩着,有的热得伸着舌头呼哧呼哧喘气。

白湖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快啊,主子还在等着呢。”

苏暖眼底闪过冷光,瞬息间便恢复一片自然,深呼吸一口,她伸手指向角落:“那个。”

角落里是一直满身脏污的金毛,耷拉着眼睛耳朵,身体还在隐隐颤抖,夹着尾巴,看起来丑陋而可怜。

可苏暖知道,这是这些狗里面唯一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什么疾病的一只。

白湖掩唇娇笑一声,然后就是朝那个牵狗的人招招手:“带进来吧。”

秦允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来,感觉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可怜了,他才冲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沉声开口:“你想干嘛?”

敖朔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眯眼睥睨着被五花大绑的人类警察,眼神晦涩莫名。听到秦允的话,他倏地笑了,然后就是放下手,手肘支在膝盖上前倾看着秦允,温和开口。

“是这样,我需要你的身体,又担心你不同意,所以只能这么请你来……”

秦允瞳孔骤缩。

需要身体,什么意思!

接着他就听到这个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轻笑一声:“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占了你的身体,自然会礼尚往来的还你另外一具,至于是什么……我的小东西去替你选了。”

敖朔眼里的笑意幽深极了:“不如让我们一起猜猜,她会给你选什么……”

敖朔话音未落,秦允就看到,大厅门口,一个人牵着一条毛色杂乱满身脏污的金毛走了进来。

可怜的金毛夹着尾巴,眼角耷拉着瑟瑟发抖……金毛后边,女妖精垂首走进来,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到那男人身边再度倚过去,乖巧道:“我喜欢金毛。”

敖朔摸了摸她的头,勾唇:“好……那就让他做你的狗逗你欢心吧……”

秦允愣愣的,看向那条狗,心里终于涌出荒谬和惊恐来。

直到他全身僵硬一动也不能动的躺到一张石床上,秦允才仿佛终于清醒过来。

他看到头顶雪白的天花板上画着诡异的血红图案,恰好正对着下边的他,还看到周围一圈人,具是满身诡异,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他还看到身侧地下蜷缩着的那正在颤抖的可怜流浪狗,正在发出低低的呜咽,分明惊恐至极。

这一瞬,秦允感觉,自己的处境似乎和这只流浪狗没什么区别……

这时,他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柔顺的说道:“主子,可以开始了。”

他猛地一僵,下意识想要扭头去看声音发出的地方,却已经不能够了……下一瞬,轰然一声,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被一座大山压住,五脏六腑都被压的快要从嘴里吐出来,紧接着又是一股大力被抽出的感觉,最后,眼前一片白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