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048/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暖其实没有重伤,在钟离看到是她的时候,手下的攻势就已经下意识收了大半,但是她只能“重伤”,否则敖朔这边没办法交代,而与此同时,她也不能让敖朔真的在这时候被钟离给怎么样了。

一来,她的攻陷还没完,二来……后边的事情离不开敖朔,必须要他安然无恙,所以,在刚刚那电光火石之间,她只能选择矛盾的“深情”一次,冲了出来。

假装昏迷不醒,让三八制造出她重伤的假象,她躺在床上,能感觉到敖朔冷冷坐在旁边,眼神死死落在她面上。

敖朔的神情一片浓郁的阴沉,眼也不眨看着床上的小东西,面上时而涌出杀气,时而又有些复杂……他从未有过如此情绪外露的时候。

这些日子,明知这小东西不是个善茬,可逗她逗得欢心,就像养了只分明有利爪却又深知如何讨人喜欢的小兽,这感觉对他来说有些新奇,一时间竟是有些上瘾。

知道她像小猫儿一般,锋利的爪牙隐藏在柔软乖巧的肉垫之下,可当他真的看到她背叛的时候,心里的怒意却比自己以为的要强盛的多,尤其是猜到她是为了保护那个普通人类的时候,他对她,是真的起了杀心的。

可他完全没想到,最后关头,她竟然会挡在他身前。

如果她要走,那一刻,她可以放任钟离打伤他,然后趁机离开的,可她却没有……而是就那么冲出来挡在了他身前。

敖朔的眼神极为沉郁,须臾,他缓缓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眉心,指端暗光微闪,她缓缓睁开眼坐起来,眼神迷茫呆滞。

“为什么背叛爷?”他冷冷开口,然后就看到她睫毛睫毛颤抖起来,分明无意识,却又明显情绪波动很大,片刻后,就听到她声音颤抖着回答。

“他……对我很好。”

敖朔微愣,有些没想到,竟然就是这么个原因,因为对她好,所以让她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救那个人……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类。

有一瞬间,敖朔发现自己竟是有些嫉妒。

这小东西看似乖巧,却分明是个没心肝又凉薄至极的,如今,却为了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不符合她一贯作风的蠢事……他,有些嫉妒。

“爷对你不好吗?”他强按捺住沉沉开口,然后就听到那小东西一板一眼回答:“爷是主子。”

敖朔微怔,随即抿唇。

他静静看着那张一向生动的小脸一板一眼的的呆滞模样,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半晌后,他深呼吸一口,沉声咬牙:“爷和那个男人,选一个,你选谁?”

见那小东西竟是顿了顿没有立刻回答,敖朔就要忍不住怒意,随即却听到她低声说道:“喜欢秦警官。”

一瞬间,敖朔的面色变得阴沉沉一片,眉宇间的杀意几乎要无法控制……用尽最后的忍耐,他咬牙切齿:“那你为何替爷抵挡?”

她的语调再度恢复一片平静:“爷是主子。”

声音落下,敖朔反手挥出去……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之前奢华精美的巨大卧房,被他一巴掌挥得一片狼藉,只剩下床边这一片完好的地方。

“那你就永远做个奴才吧。”敖朔冷冷开口,手一抬,苏暖砰得倒回床上,双眼紧闭。

外边响起白湖恭顺的声音:“主子,需要拿金鳞珠替苏小姐治伤吗?”

她眼底满是愤恨,可是,苏暖如今却成了唯一一个睡在敖朔卧房的女人……她再怎么满心不甘,却也不得不忍耐。

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那个小骚狐狸背叛了主子,主子竟然却好像对她更上心了。

敖朔面色阴沉,看了眼床上的人,随即冷声开口:“不必!”

既然要当奴才,那就好好做个奴才吧,卑贱的奴才哪有资格让他来治伤。

下一瞬,他冷冷转身……

就在这时,原本安静躺在床上“装病”的苏暖忽然感觉到不对,只是一瞬间,忽如其来的痛苦铺天盖地一般将她淹没,她咬牙连忙召唤三八。

三八出现的瞬间,那种从魂魄上涌出的撕裂般的剧痛才骤然消散,然后她就听到三八说道:“秦允回到自己身体里了。”

苏暖有些虚脱……即便是疼痛被屏蔽,她还是能感觉到那种危险的虚空感,强忍住轻飘飘的晕眩,她同时也松了口气。

而这时,苏家祠堂里,包括苏渊仲在内的一众长老,以及云铮苏暖还有钟离在内,全都是眉头紧锁看着地上的秦允。

那只金毛一动不动躺在那里,秦允则是盘膝坐在地上,眉头紧锁着满身冷汗,他的对面,那副从敖朔手中抢来的青衣画像上面,看不见的力量铺天盖地朝他身体里面涌进来。

苏渊仲神情凝重低声开口:“这青衣就是当年封印大妖的道圣,他封印了大妖后就力竭而死,却在最后关头把自己满身道统封存,原来,却是封存在这画像当中。”

云铮也是眉头紧蹙,他看着秦允,有些担忧:“他是个普通人,从未接触过修行,能撑得住吗?”

越是强大的道统,对接纳者的要求就越高,却也越容易出问题。即便是修行者,接纳别人道统的时候,稍有不慎也会出问题,更何况秦允还只是个普通人,再加上青衣道圣的道统力量是难以想象的强大……他们都在怀疑,秦允还没接收完道统,自己的魂魄就会被撑爆了。

可即便如此,他们却没有半点方法。

刚刚他们设阵做法想秦允回到自己身体,却不知怎么就触发了,青衣的道统潮水般朝秦允的身体里面涌进去,他们这么多人,却没办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

其实只是片刻,可秦允却觉得自己已经在那铺天盖地要把他撕碎或是压扁的力量中挣扎了不知多久了,因为太过痛苦,所以度秒如年。

他感觉自己仿佛下一瞬就要轰然炸开然后烟消云散,可是,随之而来的又是满满的不甘。

他被变成一条狗的记忆已经尽数回笼,此时,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她云淡风轻的从外边牵回一条流浪狗,作为对他“身体”的补偿。

看着那只金毛在那个女人面前温驯一片,愚蠢至极的在那个男人碰触她的时候想要保护她,却被打断腿。

为了帮她抢回来那男人送她的东西,愚蠢的跛着脚,滑稽可笑的被那群人戏弄……还有,被她莫名扔进那像是浓硫酸一样的池子里拼命的挣扎惨叫,却在无意识咬到她后,忍着满身痛不欲生舔舐她向她道歉!

再最后,是她不顾一切挡在那个男人身前被打伤的画面!

他之前无数次告诉自己,她本性凉薄,再加上她接触的那些东西,那么危险,所以她胆小,想要保护自己,那一次次将他抛下也是情非得已,他能理解,谁都想活着,他告诉自己,没关系的,他对她好就够了……

可想到她不顾自己死活挡在那个男人面前的一幕,以往所有的心里安慰全部宣告崩塌。

她不是胆小,不是自私凉薄,她也有不顾一切的时候,只是不是对他而已。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这么愚蠢,这么狼狈而可笑……

疯狂朝身体里面涌进来的力量就要将他撑爆,最后一瞬,他终于再也忍不住,蓦然一声嘶吼……与此同时,那画像上的数道光芒同一时间涌进他体内,他身上金光流转,眼看就要爆体而亡,而四周云铮一行人同时抿唇目露不忍……可就在这时,倏然间,一切忽然平静下去。

秦允只觉得那要把他撑爆的力量好像另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突如其来的暴涨后迅速变得温和的宁静,开始在他体内流转……他能感觉到那流转的力量,从一线,变成一条小溪,然后迅速变成奔腾的长江大海……

云铮一众人也是惊诧又惊喜,看着他缓缓睁开眼,眼底,暗金光芒一闪而过。

没人发现,秦允胸口处,一个繁复的图案缓缓暗下去。

与此同时,敖朔巨大的卧室中,敖朔正要走出去,却忽然发现身后气息不对。

他下意识回头,就看到原本躺在床上的苏暖忽然睁眼,哇的一大口鲜血噗出来,紧接着就是大口大口的吐血,敖朔顿时面色大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