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052/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允在山上和云铮还有苏羽汇合,一起按照罗盘的指引,绕了好几圈,天都黑透了,最后才发现不对,破了障眼法后终于找到了那条路,看到了那座山!

看到那山上浓郁的阴气和鬼气,云铮与苏羽对视一眼,眼中满是凝重。

暗光晃动,钟离出现在一旁:“那边应该就是铜尸的老巢了,你们当心些,不要冲动。”

秦允一直默不作声站在旁边,此时,看到那边冒着黑雾的诡异山峰,抿了抿唇,他缓缓开口:“苏暖在这里,所以……敖朔应该也不远。”

言外之意,除了铜尸,他们还要留心背后。

云铮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下意识看向秦允,却看到秦允神情一片平静漠然,微微抿唇。

她到这里后,第一时间就来见秦允了吧……

手指微微蜷缩着,有些不稳,云铮连忙两手握紧,而这时候,秦允已经率先朝前走去。

“前边是什么?”苏羽低声开口,与云铮对视一眼后快步追上秦允,没多久,他们就看清,原来是一行送亲的队伍,吹吹打打晃晃悠悠的抬着一顶喜轿走在他们前边。

苏羽顿时面上一喜,拈出三张符纸,递给云铮和秦允一人一张:“贴上去就能隐藏人气。”

其余两人顿时明白,他们可以混在那接亲队伍中,在铜尸没有发觉的时候轻而易举的混进去。

贴上符纸后,云铮率先过去,走在最后……忽然伸手,一把将走在后边的那个提着灯笼的阴魂拽走,片刻后,他换上那鬼魂的寿衣,云淡风轻的回到队伍当中。

苏羽与秦允相继效仿,片刻后,三人就混进了送亲队伍里面,而这时候,送亲队伍也已经到了那座山的入口处。

入口处,一行穿着古代铠甲的尸兵守在那里,那些尸兵皮肉溃烂,眼珠浑浊,满身浓浓的死气,手中长矛一横,直接拦住送亲队伍。

秦允和云铮苏羽对视一眼,三人即刻屏息凝神学着旁边的阴魂,低头躬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队伍最前方的那个阴魂和尸兵交涉后回到迎亲队伍中,冲着喜轿发出嗤嗤的声音。

云铮低声给他们翻译:尸兵让新娘下轿,喜轿不得入内,担心会藏了什么。

接着喜轿中也发出嗤嗤的声音。

云铮:那鬼新娘不走路,说要找人背着她。

秦允冷哼一声……都这么不讲究要嫁给一具尸体了,还这么多事。

云铮低声道:新娘是个低级狐精。

秦允更加鄙夷:难怪这狐骚味他都能闻出来……就在这时,那名管事的忽然朝他们这边走来,然后秦允就听到那嗤嗤声,听不甚分明,却隐约能听到,好像是在说让他出来。

他慢了一瞬,就被那管事的拽了出去,然后才意识到,那狐精新娘竟是选了他来背她。

秦允暗暗咬牙,在云铮和苏羽满眼同情的注视中低头冷脸走到那喜轿旁边,然后就听到吃吃的笑声,似乎很欢愉的样子。

他告诉自己,要忍,要忍……等到灭了铜尸,他一定把这什么狐精扒了皮做成围脖给……给小林让他送对象!

一只手从后边身到他身上,似乎有些不满的拍了拍,他咬牙,背稍微弯了弯,然后就感觉到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后边爬到了他的背上,冰冰凉的,紧接着,一双惨白的手伸到他面前,环住他的脖子。

闻着扑鼻的狐骚味儿,尤其是那双手伸到他面前时还状若无意的蹭着他的脖子,秦允咬牙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一定要忍!

他背着狐精新娘,手却压根没有碰她,而是绕过她的腿后扣在自己腰侧,低着头,满眼冷光。

刚走出几步,他身体蓦然一僵……狐疑低头看去,一瞬间,眼底涌出几乎要按捺不住的杀意!

他一定要扒了这个骚狐狸精的皮!

这骚狐狸,竟然用尾巴在拍他的屁股……极为猥琐下流的,像是用手一样,拍他的屁股!

走在后边的云铮和苏羽都是神色复杂,满心同情。

他们也看到了那个连狐狸尾巴都收不回去的狐精,尾巴垂在后边,不安分的在秦允的屁股上时不时戳一下、戳一下……每戳一下,秦允的身体就猛地一僵。

苏羽有些担心秦允忍不住,直接把那狐精给扔到地上踩到脚下扒了皮!

不过好在,秦允竟然是个能屈能伸的。

感受到秦允全身紧绷还有生生按捺的杀意,苏暖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了……她幻化出来的尾巴时不时戳戳小片儿警的屁股,搂着他脖子的手状若无意,时不时在他脖子啊下巴上蹭一蹭,恶趣味满满。

秦允正在暴走的边缘,可忽然间,那揽着他脖子的手无意间蹭过他鼻尖,他便是愣了一瞬……猛地回过神来,又是暗暗咬牙。

他一定是魔怔了,这骚狐狸分明满身骚气,他刚刚竟然会闻到别的味道……那个女人身上那种淡淡的暖香!

他心里冷冷鄙夷自己,一时间也分散了被狐精非礼的怒意!

反正是个很快就会被他弄死的扁毛畜生罢了……

而这时候,他们已经跟着前边带路的尸兵走进了那座山的山腹当中,越往里走,鼻尖带着煞气的尸臭就越是浓郁,几乎掩盖了他背上狐精的骚气!

终于,他们走进了一座漆黑厚重的门,进入一处巨大的,像是山腹被掏空后形成的漆黑大殿。

秦允背着背上的狐精新娘,被士兵带着走进大殿,就看到漆黑的大殿里面,四周墙上燃烧着的火盆……正对着入口处的,是一处像是祭台的地方,祭台上,满身暗金铠甲,带着青铜面罩的铜尸,手撑长刀坐在那里,黑漆漆的眼洞盯着这行送亲的队伍。

台子下面的空地上,一排排铠甲尸兵手持武器整齐阵列,那些尸兵后边,还有一些穿着乱七八糟的衣服,面色铁青的活尸,其中赫然就有秦允之前追踪的马伟,还有马伟那个被开膛破肚了的室友尸体。

那尸体腹部塌陷,却和马伟一样,僵硬的站在那里,旁边还有别的穿着现代衣服的人,不知道是怎么染了铜尸的邪气才被弄成成了这幅样子。

看到送亲队伍进来,坐在那里的铜尸缓缓起身,身上的铠甲发出沉重的撞击声,随即,那铜尸就是发出一声低吼……吼声从青铜面具后边传出来,嗡嗡的,震得人耳朵发麻。

铜尸一喊,下边那些尸兵和活尸也都呜呜吼起来,像是某种仪式一般。

秦允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想了想,他便是想要将背后的狐精新娘放了下来。

谁知,那骚狐狸却是像是赖上他了,死死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被他发力一扯,竟还嘤得一声哭起来。

秦允顿时头皮就麻了!

这骚狐狸在这儿玩儿什么矜持,特么的他又不是她爹,现在才哭嫁不嫌晚了么!

可他再怎么愤恨,这狐精竟是铁了心要赖在他背上一般,被他发力一扯,一边嘤嘤嘤,狐狸尾巴更是不知羞耻的缠到了他大腿根上,在往上眼看就要越界!

要不是现在动手有些早,他恨不得把这骚狐狸扯下来直接尾巴给剁了!

而这时,上面的铜尸分明被眼前的状况激怒了,再度发出一声低吼!

四周那些尸兵咚咚咚,整齐划一的转身,将武器指向他这边……秦允低咒一声,再不留手,猛地运气发力,就听到那狐精低呼一声,随即终于将她扯下来,然后抬手就朝铜尸扔过去。

狐精被他一把扔过去,铜尸就要伸手去接,可下一瞬,分明被他是朝铜尸扔过去的狐精却是砰得砸到铜尸旁边的地上,摔得一声惨叫,然后就是更大声的嘤嘤嘤起来。

秦允差点忍不住骂了脏话,他强行按捺住要把那骚狐狸扒皮剁了的冲动,安静站在原地……下一瞬,却看到那狐精一把扑到铜尸脚边,盖头也不掀,就那么顶着红盖头,一边抓着铜尸的裤脚嘤嘤嘤,一边伸手朝他指來。

这特么的分明就是告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