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057/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暖顿时僵住,然后就是差点哀嚎出声:“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马后炮!小片儿警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提醒!”

特么的就说渣女不好当,一不留神就要翻车的吧!

三八干咳一声:“……现在是宿主攻陷敖朔的紧要关头,不能前功尽弃!”

苏暖:“你疯了吗,大反派就可以前功尽弃了?”

三八:……不知入如何反驳。

就在苏暖推开敖朔后抓耳挠腮满心无语的时候,秦允已经没有惊动任何人,转身出了大宅。

他面无表情朝远处停车的地方走去,遇到垃圾桶,忽然停下来,然后就是直接将手里的菜、花……狠狠的砸进了垃圾桶,随即,头也不回走到车边轰然驶离。

这个地方有着他最不想去回忆的记忆,他最狼狈不堪的那段时间……他被弄成一条狗,离开这里,却又再次回来……然后,再一次,像一条狗一样逃离。

定情信物,财产,临别的担忧……多深情多感人的一幕啊,他特么就像是个笑话,从头到尾自作多情的笑话,一次又一次鲜血淋漓后还贱嗖嗖扑回去的笑话!

他拿得起,放得下,拿得起……他妈的就放得下!

电话铃声响起,看了眼,是苏羽。

接通后,里面传来苏羽焦急的声音:“……来我家集合!”

他沉沉应了声,刚挂电话,铃声再度响起,拿出来……看到上边“女妖精”三个字,他的手指缓缓收紧,蓦然抿唇,下一瞬,抬手就将手机扔出了车窗,啪得一声砸到马路上,立刻被后边轰然驶过的车碾成碎片。

苏暖听着电话里面的嘟嘟声挂断,然后又变成无法接通,无奈叹息一声。

敖朔已经去做准备,没打算带她,她自己呆在之前住的那个房间里,关上房门后迅速盘膝坐下开始施法!

而这时候,白湖正从那个放置了三口巨大棺材的暗室中走出去,一边吩咐身后的黑衣人:“准备好即刻出发。”

那些人沉声应是。

她朝外边走去,没发觉,脚底两张薄薄的纸人脱落到地上,等到门关上后……轻飘飘爬起来,连蹦带扭的,攀上其中两口棺椁,从缝隙滑了进去。

苏暖闭眼,借由纸人的眼睛看到了棺椁里面的两具尸体,一具是面容栩栩如生的女尸,另一具则是满身猩红,像是被扒了皮只剩下血肉的血尸,所以,那具女尸就是香尸。

她抿唇,手指缓缓在眼前临空画符……繁复的符文慢慢成型,而那暗室中的棺椁里面,纸人身上也出现了一道繁复的符文,下一瞬,纸人便是啪得分别贴到那两具尸体身上,那符文缓缓钻进香尸和血尸的身体里,纸人也是忽然自燃,变成点点黑灰。

敖朔带着白湖他们离开必定是前往那封印地了,苏暖稍等待了片刻后也出了房门。

敖朔原本就没打算关她,整座大宅忽然间变得空无一人,金碧辉煌亮如白昼,却没有半点声响和生机。

她出了大宅后便是迅速追着敖朔他们的气息向前掠去。

远远的出了京城,来到了远郊的一处荒地,等她赶到的时候,那片荒地上只剩下几辆敖朔的人留下的车孤零零停在那里,再看不到半个鬼影。

看了看时间,她知道打不通秦允电话,就准备给云铮打电话过去……刚要拨通,远处就传来汽车的声音。

知道他们到了,她收起电话起身,软鞭缠了几圈拎在手里,她站在那口井边看着车灯驶来的方向。

汽车吱得停下来,苏羽、云铮还有秦允依次下车。

看到秦允,苏暖抿抿唇,有些心虚的上前两步就想开口解释一下……可刚走过去,秦允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她一样,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走到那口井旁,向下看了眼,然后回头朝云铮两人沉沉出声:“这里是入口。”

苏羽点点头,看向苏暖,正准备开口,云铮却先一步开口了。

“你没事吧?”云铮之前还有些担忧那个喜怒不定的大妖万一察觉了她的目的,会对她下手怎么办,亦或是将她囚禁了!

苏暖有些复杂又心虚的看了眼秦允,然后朝云铮吐吐舌头悻悻摇头。

看到她难得心虚犯怂的样子,云铮觉得有些好笑,回过神来又是连忙忍住,正想再叮嘱她下去后要小心,那边,秦允一声冷笑。

“有心情关心别人,还是想想自己带着一个随时可能反水倒戈的不定时炸弹下去会不会炸死自己吧!”

秦允声音中满是冷讽。

苏暖也不计较,见小片儿警总算是想到她了,哪怕是嘲讽,也总好过视若无睹。

她厚着脸皮顺杆爬,嘻嘻笑着凑过去:“那什么,秦警官,能不能说几句话,就几句……”

话没说完,秦允已经面无表情扭头,看都不看她一眼,甚至都没回答到底能不能,而是用彻底的无视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下,云铮和苏羽都发现不对了。

苏暖悻悻然,想要解释,可自己也知道自己好像仗着小片儿警脾气好以前太欺负他了点,心里怂怂的没底气,可不解释吧,又不能够……毕竟她是真的稀罕这个小片儿警。

攻陷过那么多任务对象,小片儿警还是第一个跟小孩子吵架一样,直接用冷战和无视来拒绝的,她的厚脸皮好像一时之间竟是派不上用场。

就在她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苏羽走过来了,轻轻拉住她胳膊。

“今晚情况特殊,要不这件事过了之后你们再好好谈谈?”

看到苏羽眼中的凝重和担忧,苏暖微怔,然后就是有些汗颜……果然人家这才是正牌女主,心怀天下,不像她,大难关头还想的是小片儿警。

点了点头,她笑嘻嘻也拍了拍苏羽:“放心,虽然苏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我不讨厌你,我说帮你们就是真的帮,不会捣乱的!”

“我没怀疑你……”苏羽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毕竟,她也出自这个“不是好东西”的苏家。

云铮嘴角又是不着痕迹挑了挑,随即上前走到那井边看下去,正想开口,旁边的秦允已经撑着井沿直接跳了下去。

云铮顿时愣住。

他现在也不知道秦允到底掌握了多少本事,他身上有青衣道圣的道统不假,可这么短的时间,要说他已经能全部变为己用,也实在是不太可能。

云铮紧跟着秦允跳下去,苏羽低呼一声后又是低咒:这两个人脑袋有问题吗这么冒冒失失。

她连忙快步走过去,刚走到井边就听到云铮的声音响起:“下来吧,没问题。”

苏羽翻了个白眼,翻身跳了下去。

苏暖则是走在最后,晃晃悠悠走过去,低头看了眼乌漆嘛黑的井下,叹息一声,也跳了进去。

井已经干了,脚下是潮湿的泥土,四周是腐败的霉味儿,一脚踩下去,黏黏糊糊的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都有修为,在黑暗的井下也基本不影响视线,能看到井下比井口要宽敞一些,只是也就这么点大,再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藏人,敖朔他们又是去了哪里。

“这里应该只是个类似于门的地方,肯定还有别的出路。”秦允一边摸着井壁一边沉声开口。

苏暖离开鼓掌:“秦警官好厉害!”

秦允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朝苏羽与云铮说道:“阵法还是什么的我也不懂,后边动手交给我,这里还是靠你们了。”

苏暖连忙又是举手努力突出自己的存在感:“还有我还有我!”

暗中,秦允的嘴角抽了抽……苏羽则是哭笑得不得,旁边的云铮深深看了眼苏暖,又看了眼秦允,抿唇垂眸。

被完全忽视,苏暖却不在意,而是在暗中,伸出手,偷偷的,小心翼翼的勾了下秦允的小指。

秦允倏地移开手像是忍不住就要发飙,她则是巴巴看着他,仿佛很是期待。

强行将怒意压下去,秦允继续选择无视她的存在。

接连受挫,苏暖撇撇嘴,从衣兜里拿出一样东西……那东西刚拿出来,就仿佛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微微颤抖起来。

是敖朔的逆鳞雕刻的吊坠,敖朔给她套到脖子上又被她拿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