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有鬼!番外/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暖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耳边竟然听到的是秦小片儿警碎碎念的声音。

她有些诧异,不是任务都结束了吗?

虽然小片儿警最后那顿滑稽又狼狈的鬼哭狼嚎让她在好笑之余也有些心酸,可这不代表她做不到……她可是个称职又敬业的任务执行着。

感情是牵绊不住她的……尤其是小片儿警这种既不大佬,又不狂拽炫酷吊炸天的男人,没有什么吸引力的,她这么告诉自己!

也许睁开眼就发现只是在做梦,下个位面就能开启了。

她安慰自己……

鼓起勇气,她睁开眼睛,一、二、三……

下一瞬,眼睛睁得大的出奇、把不敢置信与惊喜融合的出神入化的一张大脸,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

秦小片儿警那张可以下海挂牌的俊脸愣愣的,就那么傻乎乎的看着她,眼也不眨,甚至像是连呼吸都忘记了。

苏暖心里好笑,眼中闪过茫然,虚弱无力开口:“我,发生什么事了……你是谁……这是哪里?”

秦小片儿警分明不敢置信的愣住,下一瞬便是倏地笑开,语调温柔如水,眼中却冒着跃跃欲试的绿光。

“你生病了,现在没事了……我是你老公,现在你在我们家的床上……”

苏暖:……

她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距离灭杀妖尸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而她也昏迷了大半个月。

按照苏羽说的,那天她已经没有气息了,而秦允则是魔怔了一样抱着她死不松手,云铮过去后却忽然发现,她体内还残存了一丝生机。

秦允也像是忽然活过来了,不发一语抱着她转身离开。

苏暖总觉得不太对,按理说,位面任务完成,她就要离开了的,为什么却留了下来。

她提出质疑,三八则是冷冰冰解释:就当这是假期。

她有些怀疑,三八会这么好心这么人性化?可即便是怀疑,却的确是没有别的什么异常,哦对……除了秦小片儿警似乎变得有些难缠起来。

也说不上哪里不太对,他还是那么一副怂怂的没用富二代模样,对她依旧是言听计从,可她还是敏锐的感觉到有些不对,总得来说,就是两个字,难缠!

敖朔要离开那天,她去送了。

他还是完美的保持着一贯的高调奢华,加长版豪车里面都布置的亮晶晶一片,衣着华丽倚在车身上,全身上下都写满了“纸醉金迷”四个字,眼神却是一片巴巴的不甘和无奈还有最后的跃跃欲试。

“小东西……爷走了啊。”

她看的满心无语,还没来口,小片儿警就从身后靠上来一根正经解说:“他是故意装出这幅样子,昨晚我前同事还见他在皇朝里面发骚来着。”

敖朔嘴角抽了抽:“秦警官,我听得见。”

小片儿警挑眉悠悠然:那又如何。

敖朔也不是吃素的,凉凉瞥了眼秦允,朝苏暖交待:“要是哪天有人又变成一条狗了,你就来找我吧,男人太弱了就是不靠谱……”

秦允森森磨牙,苏暖连忙笑着摆手:“嗯,其实我挺喜欢狗的,尤其是金毛……”

秦允便是悠悠然看向敖朔:“哎,有的人打扮的再花里胡哨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连狗都比不上!”

敖朔皮笑肉不笑,瞪了他一眼,回头朝苏暖摆摆手,接着转身上车。

直到那行车队消失不见,苏暖收回视线,刚转身,就对上一张委屈唧唧的俊脸。

“老婆……他刚故意欺负我,说我变过狗狗。”

苏暖心虚,连忙伸手抱住他脑袋:“咱们不理他,他已经卷铺盖走人了,咱以后眼不见心不烦啊。”

然而,小片儿警内心十分脆弱,依旧委屈:“你有没有嫌弃我?”

“没有!”她立刻表态,知道这种时候绝对要不得半点犹豫。

“那你爱不爱我?”小片儿警继续眼巴巴。

苏暖:“爱!”

小片儿警依旧委屈:“那你证明给我……”

苏暖满心无语,只好拽下他的脖子仰头吻上去,下一瞬,就被小片儿警一把按住后脑勺,掐着她的腰把她按进怀里。

秦小片儿警唇舌间可半点没有刚刚的柔弱无助,满满都是侵略气息,苏暖片刻间就面红腿软,闭着眼睛贴在他身上,完全没有看到小片儿警眼中得逞的笑意和森森绿光。

一条小黑蛇,也敢觊觎她……分分钟给他扒皮抽筋!

正恶森森想着,忽然被怀里人一把推开,小片儿警眼中瞬间只剩下迷恋中带着弱小无助的神情。

苏暖红着脸推他:“人来人往的……回家!”

“好哒老婆!”小片儿警欢快上前拉开车门,想到回家,就想到家里的卧室,想到卧室里的床,想到可以在床上做的事情……

……

满是旖旎气息的房间,秦允从被子里面钻出来一口咬到苏暖鼻尖上,看似张牙舞爪,实则轻轻啄了下,哑声问道:“老婆,我棒不棒,喜不喜欢?”

苏暖哑然失笑:这家伙怎么脸皮越来越厚。

依偎在一起,她忽然想起来:“上次回家后老爷子让我们没事多回家,你想什么时候再回去看他?”

秦允浑不在意:“随意,反正老婆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苏暖顿时哭笑不得:“上次小林他们不是还约你吃饭嘛,还有二飞那伙人,你是打算与世隔绝了吗?”

小片儿警闷闷往她身上乱拱:“我不管,我就要和我老婆呆一起!”

说着又是忽然抬头,眼角还带着激情未褪尽的猩红,眼巴巴看着她:“老婆……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苏暖连忙摇头保证:“绝对没有。”

我就是觉得你这样子有点太粘人了……

“要不你明天和朋友出去聚聚,我们班同学要聚个餐。”已经在这里生活了,那就要有正常的生活圈子。

小片儿警委屈巴巴瘪嘴,十分不情愿,勉强点头:“好吧……”

苏暖顿时松了口气,可接着就听到他咬到耳边:“那老婆今晚怎么补偿我啊?”

苏暖笑开,下一瞬,一把抓住小片儿警的手举到他头顶按住,掀开薄被让他整个暴露在空气中,接着就是在小片儿警新奇又期待的目光中,挥手招来软鞭,将他的手直接绑在头顶床头上……随即遮住他的双眼。

秦允喉结剧烈滚动着,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开口:“老婆……暖暖……嘶……”

话没说出口就是倒吸一口冷气,身体颤抖起来强忍住闷哼声……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苏暖再次感受到了车祸一般的狼狈,她有些无语。

明明记得最开始是她掌握了主动权的,把一个小片儿警故意折腾的不断说好话央求她,可到了后来就失控了,结果就是她的鞭子被扔到地上,然后她自己被按到床上,差点没给弄死……

动了动,卧室门推开,秦允穿着家居服,探进来个脑袋有些心虚装无辜道:“老婆醒了啊,起床吃早餐啦。”

苏暖咬牙看着他。

小片儿警则是一脸“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的神情,甚至还极为体贴说道:“老婆我今天不粘着你了,你去和同学好好玩儿,我回头接你……”

苏暖:这还差不多!

和同学吃饭的时候意外偶遇了苏羽,苏羽此时已经差不多算是苏家的当家了。

看到她,苏羽也很惊喜,再度表示了问她要不要回答苏家。

苏暖毫不犹豫拒绝,想了想,又说:“如果遇到什么难缠的邪祟需要我帮忙,你可以联系我。”

苏羽微怔,下意识说道:“秦允……”

苏暖立刻摇头:“别找他,他不太懂又胆子小,万一受伤了。”

苏羽怔怔看着她,竟是一时没回过神来。

不太懂?胆子小?感情她这个妹妹还不知道秦允这些日子做的那些事?

为了不让苏暖有遇到云铮的机会,秦允老早就给她说过,需要帮忙直接找他不要找苏暖……而每次,只要他出手,那绝对就是斩草除根狠辣无情,颇有种恨不得以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的架势。

甚至他现在已经有了个外号,虽然修行路上的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可因为他对待邪祟时的风格,都给他起了个代号叫:狂暴刑警!

因为他的武器是个像警棍一样的棍子,还因为他对付邪祟的办法就像警察打小流氓一样,按着用棍子狠揍!

所以……苏羽不太明白,苏暖是怎么得出,秦允“什么都不懂还胆小”的结论的!

傍晚,气氛高涨却又环境干净,一点不混乱的一处场子,一角的豪华沙发区,几个二世祖坐在那里插科打诨。

“老秦啊,我说你这就不厚道了,喊了你几次了都不出来……今儿晚上你请客啊我可提前说清楚。”二飞故意打趣。

秦允则是一脸无奈,举起酒瓶和几个人碰了一下,摇摇头满脸沧桑:“唉,你们是不知道,找个太粘人的媳妇儿是什么感觉,一天什么都不干,净盯着我,不让离开她视线范围,好像生怕我出了门就会怎样……我给你们说啊,以后别找太粘人的媳妇儿,管的太多,都快没人身自由了,我也很烦躁啊……”

周围几人就是不住点头,看着秦允满脸“苦恼”的样子,很是同情,其中一个更是有些担心:“那老秦你今天出来,嫂子知道了会不会又要跟你闹?”

“她敢!”秦允凉凉挑眉:“男人还能没点自己的圈子了,我给你们说,女人不能一直惯着,有事没事晾晾她,她对你更上心……”

正说话间,二飞忽然说道:“老秦,你看看对面刚进来那一群人里面,是不是嫂子?”

二飞见过苏暖几次,再加上苏暖站在人群中实在太有辨识度,所以刚进来就被他不经意看到了。

话音未落,就看到秦允原本微醺的视线刷的变得一片清明,蹭的坐直了:“哪里,在哪里?”

顺着二飞的手指,秦允就看到,果然是自家媳妇儿和几个同学进来,在对面坐着正在点喝的。

下一瞬,二飞和其余几个小伙伴就目瞪口呆看到刚刚还满脸“沧桑”外加十分“大男子主义”的秦大少,毫不迟疑起身,还拽了拽自己蹭的有些发皱的衬衣,然后穿过人群朝那边走去。

“二飞,你瞧瞧,我怎么看老秦那样子挺殷勤的啊?”

“不能吧,估计就是过去露个头,毕竟碰见了。”

“不是……我怎么看着老秦那小眼神有点太亮了啊……”

几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那边议论着权当下酒,片刻后就看到秦允巴巴的快步走过来,眉开眼笑甚至还带着些炫耀的口吻说道:“挂我账上,我老婆让我送她回家我先走了啊……”

说着,就在二飞几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喜滋滋扭头朝外走去。

这边,苏暖刚和几个同学进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身后一声委屈巴巴的声音响起:“老婆……”

她好悬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僵着脖子扭头,就看到秦允居高临下,带着满身放荡不羁的模样,委屈唧唧看着她:“都九点了……”

苏暖干笑:“是啊,九点,不是夜生活刚开始嘛……你和朋友在那边玩儿啊。”

说着就是忙不迭道:“没事没事你们玩儿,多玩儿会儿。”

身后几个同学眼睛就没从秦允身上移开过,有些错愕的看着苏暖:“这是你……老公?”

大学还没毕业就结婚了?

苏暖想解释:只是同居。

可知道只要敢说出来,明儿秦允就得拉着她去领证,只好呵呵笑着点头:“是。”

秦允顿时眉开眼笑,朝几个姑娘打招呼:“几位是暖暖的同学吧,很高兴认识你们,我是暖暖的丈夫我姓秦。”

说着就是朝吧台后边的调酒师道:“这几位小姐算我账上。”

调酒师微笑:“好的秦少。”

眼看秦允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哭笑不得:“你不回去找你朋友了?”

秦允立刻道:“那边已经结束了,我正准备回家……”

说着,就是眼也不眨看着她:“要是你还没打算回家,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先回去在家里等你……”

因为有外人,他的神情倒是正常,可苏暖听到他又是“自己一个人”又是“在家里等你”,明里暗里装可怜,顿时就是哭笑不得,末了,只好跟几个同学道歉。

“我得先走一步了,你们大家好好玩儿,不用省钱,他人傻钱多……”

那几个姑娘都是哈哈哈大笑着。

秦允也是顿时眉开眼笑:“老婆你等我下我给他们说声……”

就这样,她好不容易和同学聚起来的夜生活宣告破产,回去路上,她一边开车,秦允坐在副驾驶上眼也不眨看着她笑嘻嘻:“老婆真好,接我回家。”

苏暖:“那是因为你喝酒了,喝酒不开车懂不懂?”

“不管不管……反正老婆最好了。”秦三岁闷哼着蜷缩下来枕到她腿上。

苏暖哭笑不得,还好开的是大车,要是辆小车都没地方给他蜷……

------题外话------

秦三岁:我不想离开,不想不想不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