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03/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这么一开口,周围的人顿时就安静下来了,一个大婶奇怪的问她:“二丫头,你刚不是还指着他哭嘛?”

苏暖心知那是原主发现了裴邵故意让他呛水。

看着苏海眉头紧皱满目狐疑的模样,她小声讷讷道:“我刚刚吓坏了。”

说着又拽着苏海的衣襟晃了晃:“大哥,我们回家吧,我想睡觉。”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苏海顿时变身超级妹控,连声道:“好好好,咱们现在就回家,哥背你回去,走。”

说着小心翼翼将苏暖放到地上,然后转过身蹲下,让她趴到自己背上。

原主的确是呛了水,苏暖这会儿也全身不得劲,她乖巧的趴到苏海背上,抱着苏海的脖子,然后就发现,村长把这个女儿的确娇养的不像话。

她的胳膊比起苏海脖子的颜色,就像是黑人和白种人的区别,压根不像个小村姑能有的肤色。

“各位大叔大婶子,谢谢大家关心我们二丫了,我先带她回去了。”苏海朝周围村民道谢后小心翼翼背着妹妹朝回。

苏暖被苏海背着,一转身就正好看到依旧全身僵硬站在那里,还是个苍白少年的大反派裴邵,裴邵全身僵硬,头都没抬,她也没办法表示什么。

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了一道视线。

状若无意顺着那视线看过去,就看到站在人群后边,瘦得一脸菜色的女主安然。

按照时间点,安然也是刚重生没多久,此时,就躲在一众村民身后,看似在看热闹,其实却是满眼深意的打量着她。

苏暖知道,她必定是已经开始计划要怎么抢走还是个孤儿的男主江殷了。

苏家兄妹离开后,看热闹多过真心帮忙的村民也缓缓散开,三三两两朝回走,一边低声议论。

“还好是知青站的知青哟,要是旁人谁牵扯进来了,按照村长家那架势,还不得闹个天翻地覆了。”

“可不是么,看看村里谁家把个小丫头片子那么娇惯的,农活不好好干说要念书考大学,书没念半年又回家窝家里,一天啥都不干净跟村里那群半大孩子疯玩儿了。”

“嘘,别说了,要让秀云听到咱说她家二丫头的不好,又要撸袖子骂人了。”

“你说村长家咋想的,一大一小两个小子不宠,偏要宠中间儿这个丫头,给惯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抗啥都不干,谁家娶回去是要当祖宗供着不成……以后咋说亲呢?”

“操你的心吧,有村长那本事,再看海娃护妹子的架势,再过一半年,有的是人想娶。”

一行人逐渐远去,还有低不可闻的在小声道:“但是据说苏家二丫头从学校回来后这段时间,作风有些问题,老往知青站那儿晃,好像还和哪个知青不清不楚的……”

“嘘,别被人听到你嚼舌根,自己知道就成,来个知青赶紧娶了才好,不然哪天村长给惯出丑闻来了,可就要闹翻天了……”

村民们已经散开,这处晒粮食的场子上就只剩几个知青在那里,几人都有些无奈,叶青低声安慰裴邵:“走吧,别想了,没事就好。”

另外一个男知青走在前边阴阳怪气:“行了叶青,人家又不会呈咱们的情,别说了快走吧,下午还有活呢,工分挣不够又该饿肚子了……”

说着,几个知青从裴邵身边走过,朝村西头的知青站走去。

叶青无奈跟上去,这边就只剩下裴邵一人。

裴邵身上的衣服还湿漉漉贴着,有些不大合身,他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就听到身后叶青的声音几不可闻。

“他也是咱们知青站的一员,你们就不能对他热情包容一些吗……他也不容易,一个人怪可怜的……”

“什么可怜,你看人家嘴巴不利索,可身手好着呢,我给你说,有人见过他偷偷在山上逮野鸡卖钱,你们可别被他表面的样子骗了。”

叶青的声音越来越远:“……卖钱怎么了,咱们以后都是要考大学的,咱们有家人,裴邵听说可是没家人了,他不自己攒点钱怎么上大学……你们出去别乱说啊,被村里知道要批评的!”

那些声音终于全部消失,终于,裴邵缓缓抬起头,沉默的捡起扔在旁边的军绿挎包,面无表情转身朝河边走去。

走过村外小路,越过河边草丛,他下河走到中间,直接坐在河里……确保衣服上的泥土都冲刷干净了,然后才上岸,将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拧干了摊在石头上,只剩下一个大短裤。

到了下午饭时间,远处,村子里炊烟袅袅,裴邵却是沉沉坐在河边,捡起河边小扁石,抬手打出去,扁石从水中穿梭出几个漂亮的水花。

夕阳映照下,河面波光粼粼,远处水鸟恓恓索索尖嘴在自己翅膀下翻找什么……火烧云从天边烧到山顶,天地间一片秀丽,同样,天地间也只有他一个人。

这边,苏暖被苏海背回家,刚进家门,母亲李秀云就面色大变,手胡乱在围裙上抹了两把急忙忙迎上来:“咋啦,这是咋了啊……”

说着又是一声厉喝:“海娃,你是怎么照看妹子的,啊?你说你……”

苏暖在这几个世界中,第一次遇到母亲这个角色,很是新奇。看到李秀云满脸的焦急心疼,心里软了软,再看到大哥苏海满脸愧疚一句话都不反驳的样子,又觉得有些好笑。

“妈,是我自己出去玩儿没留心落到河里挖沙的坑里了,大哥在修路那边干活呢,又没长千里眼……”

苏海听到妹妹替自己分辨,更是觉得自家妹子心疼极了,自个儿小脸苍白还要护着这个做哥哥的,顿时又是内疚又是心热。

“妈,二丫头吓坏了又呛了水,把那老母鸡杀一个给她炖汤补补吧。”

苏暖顿时有些傻眼。

她知道在这个年代的农村,一只生蛋的母鸡的重要性,从原剧情中就知道这家人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娇惯,可没想到,竟然娇惯到这个地步,一言不合就要拿老母鸡开刀。

苏海话音刚落,刚从县里学校回来走到门口的老三苏棠顿时一声欢呼:“要杀鸡吗,我去鸡窝抓吧,杀哪只……就杀傻妞儿好了,它老随便乱下蛋……”

王秀云哭笑不得:“你们这俩兔崽子,自己馋了就说……”

外边鸡窝里响起老母鸡无辜又恐慌的尖叫声。

苏暖被王秀云按到她的小房间里,掺了盆热水用毛巾擦了身,换上了床上叠放整齐的干净衣服。

上身是粉花衬衣,下面是的确良的白裤子,脚下是一双合脚的千层底布鞋……她满是新奇的看着自己一身纯土味儿的衣服,接着又抬眼打量这个小房间。

原主的父亲苏国富是这个白水村的村长,他本来也有本事,家里住着村里没几家人有的大瓦房,苏暖也有个自己的小房间。

从这房间上就能看出苏家的经济状况和原主被宠爱的迹象……那蚊帐虽然不像后世一样轻薄,却也是白生生的没一个补丁。

粗布床单也是粉色,还有淡青色的床围,和床单相同色系的枕巾被套之类……在这个年代的农村,可真是不差了。

尤其是房间里还有个衣柜和书桌,虽然是村里的木匠打的,样式简单,却也打的平整,向阳的窗户上是浅绿色的窗帘,窗台上插着一把野花。

唯一不好的,就是桌上那堆摆放凌乱的书籍……原主念了一个学期的书,实在是对念书没什么兴趣,所以也懒得整理那些书籍。

一堆书籍中有面镜子,苏暖拿起来,细细打量这小村姑的皮相。

原本还担心长相和这衣服一样泛着土味儿,可一看之下顿时就对苏家的基因表示了认可。

16岁的少女正是花骨朵一样,因为被娇惯,很少干农活,皮肤虽然比不上她以前的雪白透亮,却也很是白皙,眼睛大大弯弯的,睫毛纤长卷翘根根分明,眼珠黑葡萄一样亮晶晶的,笑起来嘴角弯弯,梨涡隐现。

嗯,就是耷拉在肩上的两根麻花辫……比较符合时下审美!

坐在床上,听到外边比她小一岁的弟弟苏棠给王秀云讲学校里的见闻,听到苏海在那儿磨刀杀鸡,还有厨房,村里人叫灶房里传来的拉风箱的声音……只觉得新奇的不行。

等到老母鸡汤的浓香传来的时候,苏国富也回来了,刚进门就满脸凝重问自家二丫头怎么回事,怎么呛水的。

苏国富眉眼方正,据说年轻时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俊后生,李秀云更是不用说,生过三个孩子了,尤其是老大苏海已经二十了,她还风韵犹存,一家人坐在饭桌上,中间是一盆老母鸡汤……苏棠刚想伸手,就被自家老妈一巴掌拍到手上,不输后世小鲜肉的面孔顿时皱成一团撇撇嘴。

“知道知道,鸡腿是二姐的……”

说完便是委屈哼哼:“明明是我比她小一岁好嘛,怎么不让着最小的!”

李秀云气极反笑:“你个兔崽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