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04/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饭桌上,一人一碗红薯稀饭,盘子里放着几个掺了玉米面的馍馍,唯一那个白面馍馍是专门给苏暖的,桌子中央是一盘凉拌野菜和那盆鸡汤。

这在当下的农村里,算是比较好的伙食了,要知道,很多人家工分赚不够,只能喝稀的。

苏家一来是苏国富有本事,整个白水村都比周围几个村子强点,二来苏海又是个壮劳力,李秀云也勤劳能干……家里日子倒也还过得去。

要不是要养两个学生苏暖和苏棠,家里的日子还能再好点……哦不对,现在只剩下苏棠了,苏暖上个月辍学回家了。

一边小口喝着稀饭,苏暖一边暗暗想着这个任务位面的任务。

除了大反派裴邵,两外两个渣男,不管是始乱终弃后又回来抢孩子的孟遥,还是为了照顾瞎眼老娘才娶了苏暖的谢延,她是一个都不想搭理。

“三八,能只攻陷大反派一个不?”她和三八谈条件:“你看,这个位面的女主是重生的,本来就比较特殊,咱们特殊对待一下也是可以的,是吧?”

三八沉默了片刻后,硬邦邦开口:“不行。”

接着又是问道:“难道宿主没有信心吗?你完全可以对另外两个人虚与委蛇,顺手的事而已……”

苏暖正在呵呵冷笑,就听到李秀云笑呵呵:“你说咱家二丫头这细嚼慢咽的劲儿是搁哪儿学来的,我就没见她好好大口吃过饭!”

苏国富敲敲筷子:“还不是你给惯得嘴挑的。”

李秀云顿时柳眉高挑:“欸我说苏国富,当初是谁整天心肝儿肉叫着说以后自个儿肉给闺女吃都成,现在怪我娇惯了……”

苏暖有些无语和苏海对视一眼,兄妹俩都是吐吐舌头。

就在饭快吃完的时候,苏国富仿佛犹豫许久,沉声开口:“二丫头,有人说你这几天和知青站那个孟知青走得近?”

苏暖顿时一愣,然后就想起来,这是原主已经开始和孟遥眉来眼去给别人看到了!

原剧情中原主是矢口否认了,家里人又娇惯她习惯了的,拿她没办法,不了了之,才导致了后边的悲剧。

她想了想,便是小心翼翼点头:“孟知青听说我在县里念高中有课本,找我借过书。”

苏国富冷峻的眉眼顿时缓和,接着又是不放心交待:“你16了,也是大姑娘了,有时候还是注意点,那些知青都是眼高心大不会在咱们这儿扎根,别被谁哄了……”

李秀云有些不满:“怎么跟女儿说话的,她还是个孩子,你说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谁乱嚼舌根的,我明儿就去撕烂她的嘴巴,真是,我家闺女我还不知道……”

苏暖呵呵笑着点点头,一口喝完鸡汤抹了嘴逃离饭桌。

这一家子围着女儿一个转的风格,她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有点消受不了。

吃完饭,她消食去外边散步,顺带熟悉熟悉环境好快点投入,走到门口鸡窝时,就看到剩下的三只母鸡挤在一起瑟瑟发抖,似乎明白一只伙伴已经惨遭厄运。

苏棠从屋子里跑出来,15岁的少年比她还高半头,比村子里其余同伴也要白皙一些,睫毛纤长,笑起来一侧面颊有个小酒窝:“姐你去哪儿,我跟你一起。”

“好好看书,我拔点野菜去。”她随便编了个理由。

麦子还没熟透,不到农忙时候,饭后,村里三三两两的人或蹲或坐聊天,见她走过,时不时有人喊一嗓子。

“二丫头,怎么样了,人没啥事吧?”

她就“哎”一声说没事儿。

同村几个姑娘用脸盆端着家人的脏衣服往河里走去准备洗衣服,她就看到,安然低着头也端着脏衣服,跟在那几个姑娘身后。

有人招呼她:“二丫,去河里玩儿啊。”

她连忙摆摆手:“刚呛水,还没缓过气儿。”

那几个就不再招呼,叽叽喳喳走远……苏暖抬头,就对上安然有些复杂的视线,看到她抬头,安然嗖的收回视线跟到那几个人身后加快步伐。

苏暖有些好笑,她知道,这位女主是已经开始动作了。

安然原本因为家里太穷,上面三个姐姐下边一个弟,她又是很不受待见那个,也不擅长和人相处……重生后,她为了能早点被江殷注意到,也为了能有人帮她,所以主动和村子里的女孩们走近了。

不得不说,重活一次到底是有用的。

苏暖又想到,自己算是已经重活了好多次了!

晚上回家,刷牙洗脸洗脚,然后躺到床上,想了会儿攻陷计划,然后就在外边蛤蟆的呱呱声中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国富两口子还有苏海都去出工了,村里正在修路,就是把原来坑坑洼洼窄窄的土路变成一条平摊宽阔的土路,苏棠好不容易过礼拜天,还没睡醒。

她起来后吃了锅里给她留着的蒸鸡蛋和半碗稀饭一个馒头,洗了碗后看了看,又把家里地扫了,擦了桌椅,然后出门准备给窗台上的瓶子里摘些野花换上。

就在她在靠近河边的路上摘野花的时候,三八忽然提醒:“宿主,渣男孟遥靠近。”

苏暖若无其事,看到一支白色的野花比别的都显眼,便是垫脚伸手……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低唤:“暖暖。”

原主就是因为这个称呼而对孟遥另眼相待。

周围人要么叫她二丫,要么叫她二丫头,只有孟遥这种大城市出来的知青会叫她暖暖,那两个字从俊朗的知青嘴里吐出来,带着小钩子一般就让原主心驰神往。

但是,苏暖不是原主!

她回头,淡淡挑眉:“有事?”

说着就准备越过孟遥走远……她还要攻陷大反派,可不想在这时候继续原主的错误,和这个孟遥被村里人说闲话。

看到她的态度,孟遥登时一愣。

他知道这个小村姑生的好看,比他以前在京市见过的那些姑娘都好看,可再好看,也只是个金玉其外的村姑罢了,没什么精神上的共鸣,尤其是这村姑还总喜欢模仿城里女孩,整个人透着股蠢气。

可刚刚,他从侧后方看着她神情淡漠眉眼清冷,在野花里面挑挑捡捡的侧脸时,他却是一瞬间看呆了。

他没见过这个模样的姑娘……不是长相,而是、而是那种感觉!

对,感觉……那低垂的眉眼,微抿着的嘴唇,挑拣却又淡漠的眼神,他刚以为自己认错人了,看到了误入村庄的山中仙女。

转过身来,看到竟然真的是对他也有点意思的苏暖,他忽然间竟是生出些惊喜。

他之所以跟苏暖走近,也只是因为这张脸还能看,年轻男人总是需要这方面的寄托。

昨天就是他约她去河边,后来又觉得有些不妥,外加想故意吊吊小村姑,所以没去,却没想到她落水了。

此时,看到少女冷淡的神情,孟遥有些歉疚又小心的道歉:“我昨天有事去的晚了,结果你就出事了……对不起,暖暖,你原谅我好吗?”

孟遥生的俊秀,虽然不像裴邵那样生的漂亮又沉郁,却也是真的俊秀,而且他很懂得利用自己外貌的优势,有些伤心的看着苏暖,低低问道:“暖暖,你生我气了吗?”

苏暖蹙眉后退半步拉开距离:“怎么会,咱们也算不上太熟。”

说着便是从他身边避开越过他朝回走,孟遥急急开口:“暖暖……”

不等他再说话,苏暖便是回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咱们也不算多熟,还是避嫌些,孟知青你叫我名字就好。”

说罢便是拎着那束花头也不回走远。

孟遥愣在那里,看着小村姑一身土味儿装扮中忽然多出来的一股子灵气,他眉头紧蹙,心里忽然生出些懊悔。

他昨天不应该作那么一下的,她因为他落水,生气也是正常……

想到家人寄来的那袋奶糖,他转身朝知青站走去,打算把那袋糖拿来送给她赔礼道歉。

回去将那束花插进罐头瓶子里,正想着要不要试着给家人做顿饭,却忽然听到三八提醒。

“宿主,大反派在山上打猎受伤了,你要不要去刷一波好感啊?”

苏暖:必须去啊!

白水村距离山很近,只是这时节山货还没下来,几乎没人进山。

裴邵一手拎着一只野兔,一手拄着跟树枝,紧抿着嘴唇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左脚小退下面被他用扯下来的裤脚紧紧包扎着,还能看出有血迹渗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