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0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邵原本胡乱包扎的腿被卫生所的大夫清洗消毒上药后用白纱布裹了起来,好在自制的土夹子力道不大,伤口看着吓人倒也不深,否则这么热的天可真说不好会不会感染。

他一瘸一拐缓慢的回到知青站的时候,那些知青正聚在一起说什么,看到他后立刻默契的停下来,都是扭头看着他。

他没说完,转身朝宿舍走去,没走出几步,背后的议论声再次响起,分明没打算真的避讳他。

“平时装什么清高,还不是扒上那村姑了!”

“哎别乱说,人家搞不好很快就成村长女婿了,以后咱们还要仰仗人家照顾。”

有人嬉笑着:“哎孟遥,你这是失宠了吗,怎么没见那村姑来找你了。”

孟遥面上笑骂着,看着裴邵的背影,眼神却有些黯淡下去。

是因为她看上裴邵了,所以才对他态度大变吗?

想到他白天巴巴拿着奶糖去找她,却被她毫不犹豫拒绝还说以后不要再去找她,孟遥就是暗暗咬牙,接着又是冷笑一声。

一个只知道看脸的肤浅村姑而已,真把自己当朵花儿了!

就在这时,几个正在议论的人忽然安静下去,孟遥也是一愣,顺着他们的视线扭头看向知青站大门,就看到苏暖笑吟吟走进来。

“大家都在啊。”她没看孟遥,朝那几个女知青笑了笑,大大方方问道:“我来找裴邵,他在吗?”

几个女知青都有些愣神,叶青怔怔的指了指宿舍方向,苏暖便是笑眯眯:“谢谢。”

末了就是直接朝宿舍方向走去。

她背影消失后,隔了片刻,外边的沉默才被打破。

“那什么……这村姑胆子变大了啊。”

“是啊,以前只敢在知青站外边转悠,现在直接就这么走进来了?”

有女知青低声啐了口:“不要脸。”

男知青则是嬉笑打趣孟遥:“看起来,村长家大小姐对裴知青可比孟知青热情直接多了啊!”

孟遥面色有些发愣,还沉浸在刚刚苏暖大大方方的笑容里。

她依旧穿着土气,扎着土土的辫子,可她脸上的笑容……他几乎没见过,这几个女知青脸上都没看到过那样的笑。

大方,自信,爽朗,不遮不掩……

苏暖走进知青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裴邵坐在床上趴在床边桌上,手下是书本,而他则是神情愕然看着她。

分明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又不敢置信加无法想象的表情。

那模样差点把苏暖逗笑了,她走过去,还没开口,就看到裴邵眉头紧皱冷冷看着她,满身防备恨不得把她推到千里之外的表情。

“我来给你送伤药,你的伤口要换药,不然天热会感染的。”她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还有我妈做的鸡蛋饼,想着你可能没吃晚饭,给你带点尝尝。”

知青站都是轮流做饭,错过饭点肯定不会有吃的剩下来。

裴邵依旧是如临大敌又难掩冷意的看着她,眼中的意味毫不掩饰,那就是让她不要靠近。

苏暖耸耸肩,把药和吃的放到桌上,在与他隔了张桌子的椅子上坐下,用手指将药推过去。

“拿着吧,每天记得换药,不然伤口感染了,你就要从小结巴变成小瘸子了。”

听到“小结巴”三个字,裴邵的神情顿时一沉,冷冷看了她一眼,收回视线。

苏暖是故意的,自然不会被他这一眼吓到,她伸头看他:“喂,不是说知青都是念书多的,怎么,你没学过现在应该跟我道谢吗?”

裴邵手指收紧,分明已经到了忍耐边缘,半晌,发现她似乎听不到道谢就没打算走,只好冷冷吐出两个字:“谢谢。”

苏暖顿时惊喜:“原来说两个字不结巴啊!”

裴邵的面色又是一沉,这次,看都不看她一眼了。

裴邵不说话,她坐在那里念叨:“鸡蛋饼要趁热吃啊,凉透了吃就不好吃了……里面放了小野葱,可香了!”

裴邵不理!

“对了,你把那兔子卖到哪里了啊?你怎么抓到兔子的,这么厉害的!”

裴邵依旧不理!

也许是看到她根本不介意他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末了,天都快黑了,裴邵终于忍不住,抬头看着她,冷冷说:“走!”

这是赶她走了!

苏暖拍拍屁股起身:“哎,好吧,那我走了……”

临出去前又是回头叮嘱:“你记得换药啊,别成小瘸子了,到时候就抓不住兔子了!”

裴邵一张脸死死绷着,面颊抖了抖!

走到外边,那几个知青正坐在一起看书,看到她,顿时都抬头看过来,眼神复杂。

苏暖浑不在意,笑着摆摆手:“走啦,再见。”

一个男知青愣愣抬手:“再、再见……”

刚出声,猛地发现不对,连忙缩回手,在周围同伴鄙夷的眼神中慌忙低头看书。

朝家里走去,苏暖哼着歌儿心情很好。

小结巴冷冰冰的样子好可爱的,想揉。

“宿主,你确定你那么跟他说话,能行?”三八的语气有些无语:“你这分明是要把天聊死再聊诈尸的节奏!”

苏暖悠悠然:“你不懂!”

“好好好我不懂!”三八哼哼。

苏暖猛地想起来:“对了,查询下初始好感值呗。”

接着就听到三八机械的播报声:“好感值实时查询,孟遥:10;谢延:0;裴邵:—10。”

苏暖:呵呵……有些尴尬。

“那什么,谢延不是还没见面嘛,0也正常,对吧,呵呵呵……”

三八:“宿主,难道关注点不应该是裴邵的—10吗?”

苏暖:“你说什么,是不是信号不好啊,我听不清,唉算了回头再说吧就酱紫再见。”

三八:“不是信号不好,是脑子不好!”

苏暖离开后半晌,裴邵的视线转向她带来的东西,犹豫片刻,他伸手拿过来,将伤药取出来后将那几个鸡蛋饼揣着,一瘸一拐走了出去。

对于外边那些知青的视线权当没看到。

“我赌一个鸡蛋,他是和村姑去小河边约会了……”

裴邵揣着那两个鸡蛋饼,走到村西头的牛棚,牛棚旁边隔出来了个破房子,他走进去到角落,将手里的鸡蛋饼递出去。

“给。”

依旧是一个字。

仰面躺在角落干柴堆里的老头蹭的爬起来,接过他手里的鸡蛋饼,话都不说,三两下塞进肚子里,然后才是长长叹了口气,转身看向他:“……还有吗?”

裴邵看着他不说话。

老头也不在意,嘿嘿笑着靠回到干草堆里,瞥了眼他包扎着的腿。

“年轻人啊,一定要注意身体……好好一棵苗子,别自己给糟践坏了,以后后悔都来不及。”

裴邵不说话,就安静坐在那里,等到天已经黑透了,他才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开。

老头是五年前到这儿的,无亲无故,村里见他可怜,给了他一个照顾村里耕牛的活计,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干脆都叫他牛老头。

没人知道,就是这个脏兮兮邋里邋遢的牛老头教会了裴邵很多东西,包括如何赤手空拳在山里抓兔子抓野鸡!

而两人之所以结缘,是因为三年前冬天,牛老头差点冻死的时候,裴邵把自己唯一一件棉衣给了牛老头。

回到知青站,进门的时候,门后有道暗影,是孟遥。

“你去哪儿了?”孟遥的语气有些生硬。

他刚去河边看了,没人……不知道这个大舌头和苏暖去哪儿了。

一想到苏暖可能和裴邵躲在什么地方,像有人传言的那样,和他亲嘴儿,孟遥就觉得心里气不顺,虽然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裴邵没理他,径直往里,刚走出几步,就听到孟遥在后边说道:“咱们知青在村民心里可是一体的,我奉劝你不要乱来,惹了什么是又牵连大家!”

裴邵依旧没有理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