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08/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虎子他们的销赃水准还可以,第二天一天也没传出什么偷西瓜的风声,苏暖白天翻了翻原主桌上那些课本看了下学习范围。

天黑后,她偷摸摸从厨房摸了两个野菜玉米面饼子揣上,再加上早上她自己没吃的水煮蛋,等到家人都串门儿去了,揣着那些东西朝村东头的瓜田走去。

临出门,苏棠又忽然冒出来。

“姐,你干嘛?”

苏暖被吓的一哆嗦,忽然发现,这个弟弟怎么这么神奇,每次她想做点什么的时候他都能冒出来来一句:姐,你干嘛?

“我……出去走走。”她故意板起脸:“快去写作业。”

“哦。”苏棠点点头回到自己房间,苏暖这才松了口气。

今晚不为偷西瓜,所以她来的早一点,而且听三八说,裴小结巴昨晚没休息好,白天在知青站补觉又错过了饭点,一整天没东西吃,所以她揣了吃的来。

走到瓜田旁边,站在小路上,她就看到,裴小结巴正坐在瓜棚门口,手里拿了截短短的小蜡烛,借着蜡烛的光在看书,一手还捏着铅笔,眉头紧锁着。

她朝那边走去,刚走出两步,就看到裴邵刷的抬头看来,看到她,面色顿时又阴沉下去。

她权当没看到,自顾自走到他旁边,一脸新奇状:“诶,你在看书啊,什么书?”

裴邵当然不理。

她自问自答:“哦,数学啊,是不是挺难的?”

依旧不理。

她看了眼小结巴的腿:“你今天换药没,伤口有没有好点了?”

还是不说话!

苏暖满心叹服……这小崽子也真是个冷心肠又死倔死倔的,说不理就不理,才不管你是不是友好!

知道小结巴一天没吃东西,她把揣着的吃的拿出来。

用油纸包着的两块野菜饼,还有一个水煮蛋,递过去:“给你吃……昨天晚上对不起啊,我专门来跟你道歉的。”

裴邵的确是肚子饿的咕咕响,可他却依旧看都没看一眼苏暖手里的吃的。

可苏暖却没打算走,继续拼尽全力想把天聊活,哪怕对方完全不理会。

可结果是,非但没聊活,裴邵的面色还越来越难看,她见势不对,连忙改变策略,看了眼从她来就没翻动的那页书,书上是个数学题。

“你是不是不会做这道题啊,要不我教你?”

她已经确定了,这个年代的学习内容,比起后世用补习班奥数等堆积起来的高度来说,实在是算不上太难。

可她话音落下,就分明在裴邵眼角看到毫不掩饰的不屑和鄙夷,她顿时挑眉,计上心头。

“要不这样吧,咱们打个赌,我要是把这题给你解开了,你就把东西吃了。”说着又是补充:“我要是也没解开,现在就走,以后也不来打扰你了,怎么样?”

裴邵先是一愣,想了想,然后缓缓把书递给她,看着她的眼神满是不屑和冷意,分明再用眼神说:“赶紧看,赶紧输,赶紧滚蛋!”

苏暖朝他笑了笑,接过书,迅速审完题,然后就是从裴邵手中拿过那短短的小铅笔,迅速在书旁的空白处写下解题步骤。

感谢小时候的辅导班,感谢那些严厉的老师……她自言自语嘀咕。

三八的声音响起:“宿主难道不应该最感谢系统的强化复习外挂吗?”

苏暖没有一丝被揭老底的窘迫,毫不停顿写完,把书递回给裴邵……裴邵刚刚还满是冷意和不屑的眼神变得有些错愕。

怀疑的接过书低头看去,眼里的意外越来越明显,他接着就抬头看了她一眼,分明是不敢相信。

看到小结巴难得的在她面前露出别的神情,苏暖心情很好,笑嘻嘻把吃的递过去:“愿赌服输,给,吃吧。”

裴邵神情僵了僵,抿唇,片刻后,才是熄灭了小蜡烛,接过她手里的吃的,然后,慢慢的送进嘴里,没有看她。

苏暖也不在意,看着在月色下更显漂亮的小结巴吃东西,只觉得养眼至极,一时间竟是生出一种类似于男人喜欢在美女面前吹牛的低级趣味。

咳了声,她缓缓道:“知道我为什么辍学吗?”

裴邵自顾自吃东西,不理她,她自我放飞:“因为,我发现学校教的东西都太简单了啊,我一学就会……”

三八:“宿主,脸呢!”

苏暖不理,一边吹牛一边看漂亮小结巴的反应……好吧,没反应。

她干咳一声缓解自说自话的尴尬,那边,小结巴已经吃完了,然后就是拿着书朝瓜棚里面走去。

还是没搭理她。

苏暖有些挫败,巴巴看着小结巴的背影,末了,只好悻悻道别:“那什么,那你早点休息……我走了啊。”

拍拍屁股起身就准备穿过瓜田朝小路上走去,刚走出几步,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回头,就看到是裴邵追了出来。

她顿时心里一喜,这是有成效了吗?小结巴难不成要送她回家!

可下一瞬她就发现了真相。

裴邵漂亮的面孔依旧板着,几步走到她面前,忽然朝她伸手,苏暖怔怔低头,就看到,裴邵手里拿着一毛钱。

那种老式的钞票,挺有年代感怪好看的。

见她没反应,裴邵抿唇,接着就是忽的将那一毛钱塞到她手里,生硬说:“鸡蛋……钱。”

说完,扭头就走!

苏暖傻愣愣站在那儿,这才意识到,人家这是要跟她划清界限的意思。

满心挫败攥着那一毛钱回家,她心里满是面条宽的眼泪,偏生还有个幸灾乐祸嘴还欠的三八。

“宿主,吹牛吹翻了吧,什么不学非要学那些臭男人的臭毛病呢!”

苏暖:谁要理你!

怀着挫败,她一觉到天明,天亮后,苏棠要回县里上学,她想了想,决定跟苏棠一起去一趟学校,看看怎么样能重新回到学校,同时也想买点东西。

这年代,农村小孩子是没有零花钱这个概念的,可苏暖有。

每年过年,苏国富夫妇都给原主有压岁钱,哪怕原主已经16了,都还没断。

而苏海偶尔也会给一毛两毛,那些钱都被原主存在一个铁盒子里塞在床下。

苏暖从床下把那铁盒子艰难的抠出来,毛票零碎,却也算得上数目可观,她全部带到身上。

听到她要去县里学校,苏国富夫妇都有些不放心,要让苏海跟上一起。

苏棠满心无语:“我姐又不是没去过,再说,这不还有我呢……”

最终,两口子好不容易同意苏暖和苏棠两个人一起去,她才松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