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16/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暖走过的时候知道裴邵躲在草丛后边,她假装不知道,心里有些叹息。

小结巴太孤僻了,而且自我防备心自我保护意识很重。不过也能理解,他一定是从小到大都因为口吃被人嘲笑或者区别对待,所以才会成为现在这种性格。

苏海打了借条从苏国富那里借钱买了天麻种子,白天看完地后就敲定了这几天就种天麻,吃晚饭的时候,苏海直接把江殷也叫上了,饭桌上,每个人都兴致冲冲,见江殷有些局促,李秀云就不断让他别客气,多吃点。

晚饭后,裴邵拿着留出来的一个饼子去牛棚找老牛,把饼子递给老牛后,和以往一样安静坐在一旁。

老牛一般撕扯饼子嚼着,一边问他:“怎么,不高兴啊?”

也不知道对着裴邵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他是怎么看出高兴和不高兴的。

裴邵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没有那就打起精神,腿都好了,就别偷懒,下苦功夫多练练,也免得下回被一头野猪追着跑……丢人!”

裴邵想说那是因为他腿受伤了,但是,他并不擅长分辨,所以没有开口,坐了会儿,起身拍拍屁股走了出去。

苏暖悄悄藏了给她的水煮蛋和两个玉米面饼子,等到天黑后,拿着上次给裴邵买的参考书和手电筒,溜出门朝瓜田走去。

裴邵又拿着一截别人扔了的小蜡烛点着看书,看了会儿后放下书,安静坐在破席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瓜棚安安静静的,四周能听到虫鸣,池塘里呱呱的声音传来,听起来蛤蟆叫声有些蠢蠢的。

他抿唇低头,片刻后,想着这会儿看不进去书,准备起身出去看星星……就在这时,外边路上忽然响起一声鬼叫。

“呜呜……”

他先是一愣,眼角亮了亮,然后又是有些局促。

恓恓索索的声音走过瓜田,接着又是一声呜呜声在瓜棚外边响起,他抿唇,缓缓朝瓜棚外看去,下一瞬,“哇”的一声大叫,就看到她跳了出来张牙舞爪。

知道不会再吓到他,苏暖笑嘻嘻:“几天不见,胆子变大了啊?”

裴邵看了她一眼,又移开视线,没有出声。

她已经习惯了,自己走进来站到他身前两步远,试探性问道:“裴知青,还生气吗?”

裴邵便是微微一愣。

他正在想着要跟她道歉,可想到自己连“对不起”三个字都说不清楚,就犹豫着没有开口,却没想到,她竟然在问他生不生气。

他缓缓抬头看她,然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生气。

苏暖顿时笑眯眯,然后把手里的吃的递过去给他:“不生气就好……你现在相信那些话都不是真的了吧?”

他坐在床上,她于是也蹲下去,直视着他认真开口:“我不是随随便便的人,也只对你主动过。”

裴邵一愣,猛地就想起她那天说,喜欢他。

他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识移开视线。苏暖知道不能逼得太紧,把手里的吃的,书和手电筒都放到席子上。

“你自学的话还是需要些辅导书的,还有,用蜡烛真的很伤眼睛……”她笑着解释:“我说喜欢你,你不用有心里负担,现在你也知道以前误会我了,如果平心静气相处后,你还是不喜欢我,那我就不纠缠你。”

说着她就转身朝瓜棚外边走去:“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东西你收下吧,我买都买了不要浪费……”

说完出了瓜棚朝路上走去。

身后响起脚步声,她回头,就看到裴邵追出了瓜棚,看到她,似乎有些犹豫,顿了顿,朝她走过来。

“怎么?”她有些不解,然后就看到……裴邵再次伸手,手里是几张毛票。

她心里一凉,有些无奈,下一瞬,就听到裴邵忽然开口。

“太贵……别的、以后、还……还你。”

他第一次在她面前说这么多话,磕磕巴巴,咬字艰难,可苏暖却听出来,这次他给钱,不像上次是想要和她划清界限的态度,而是真的觉得东西太贵。

她笑了笑:“是我自己攒的压岁钱,没事儿。”

说着伸手把他的手推回去,认真说道:“就当我借给你的,等你考上大学了再还我。”

说完,她转身:“你回去吧,早点休息,最近西瓜快熟了,半夜也许有人来偷瓜,你意思意思就行,别真去抓……”

会不要脸面偷瓜的都是村里那些混不吝,恼羞成怒了是会动手的。

她原本没打算裴邵会回应,却没想到,刚迈步,就听到身后嗯了一声,她顿时有些惊喜。

回头,裴邵正准备走,她笑的开心,朝他挥挥手……

回到瓜棚里,裴邵看着破席上的东西,顿了顿,走过去,伸手把手电筒拿起来……打开,明亮的光束出现,他忽然就想起来那晚她拿着手电筒撞装吓他的样子。

他刚刚,好像忘了跟她道歉。

垂眸,坐到床上,拿起参考书,翻开,用手电筒照着上边的字迹,然后拿过旁边的饼子吃起来……

这一晚,他睡得很沉,梦里,手电筒的光很亮,把黑漆漆的瓜棚照的一片明亮。

到了周末,苏棠又回来了,兴冲冲去看了苏海和江殷的天麻地,看到是光秃秃一片时忍不住有些替苏海担心,却被苏海按着脑袋朝回拽。

虎子几个正在河里抓鱼,看到他们的时候,拎着用野草串起来的几条肥鱼就朝兄弟俩跑过来,把鱼递给苏海:“海娃,拿回去让咱姨给做了呗,我们去你家混吃……”

李秀云手艺好,做出来的鱼很香。

苏海笑骂一声接过,与苏棠继续朝家里走,路过一户人家的时候,想了想,挑出一条鱼给苏棠:“你谢延哥这几天在家,拿给他让他做给徐婶子。”

徐婶眼睛看不到,身体又不太好,平时村里的人能帮衬的都会帮衬一把。

苏棠接了鱼蹬蹬小跑到谢延家,刚喊了声谢延哥准备进去,差点撞上一个人,抬头,原来是那天拽他衣服领子的那个家伙,谢延的战友。

“怎么,想报仇啊还是?”庄冲似笑非笑看着这半大小子。

苏棠撇撇嘴,把鱼一把塞过去扭头就跑:“给我谢延哥。”

庄冲满手的腥腻,顿时哭笑不得。

这小屁孩也太记仇了吧,不就拽了把衣服领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