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17/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那几条鱼,苏暖家晚饭的时候很热闹,几个和苏海玩儿的好的愣小子都跑来了,一人一碗连肉带汤哧溜哧溜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夸的李秀云眉开眼笑。

苏暖早早就藏好了一大碗,挑的最好肉,等到天黑后,自己屈尊降贵的热了热,然后才用平时用来给送饭的方饭盒装起来,拎着去瓜棚找小结巴。

去的时候,果然就看到裴邵正在认认真真的举着手电筒看书。

听到她的脚步,裴邵回头,看到是她,没说话,眼神却很温和,再没了以前那种冷冰冰的光。

她笑嘻嘻把饭盒捧过去:“鱼汤,可香了,我专门给你留的。”

没地方放,她干脆把饭盒放到床上,从旁边拽过来个西瓜大的石头坐到屁股下边。

裴邵微愣了愣,她就当没看到:“有没有什么不会的题啊,我可以看看。”

还真有!

裴邵顿了顿,把手里的书递了过去,她接过书,也不看他,指了指饭盒:“喝汤啊,一会儿凉了。”

自然随意至极。

她全神关注看书上的题目,裴邵愣了会儿,然后和她一样,坐到石头上,趴在床上,缓缓揭开饭盒。

鱼汤热气腾腾,味道很香,他低头喝了一口……忽然就在热气腾腾的鱼汤中微红了眼圈。

很熟悉的味道,仿若隔世。

那时候……他母亲还在。

她是个很温柔的女人,对他仿佛有无尽的耐心和信心,他被人嘲笑回到家关着门哭叫砸东西的时候,她总是很温柔的唤他“宝贝,宝贝妈妈在这里……”

等到他发泄够了,她就把他抱进怀里,温柔的告诉他,他很好。

他问她,为什么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的母亲温柔的告诉他,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但都是美的。

那时候,她会给他炖鱼汤,他一边红着眼圈抽泣,一边小口的喝汤……仿佛那温热的汤,能让他的内心变得不那么冰凉。

直到那些带着袖章的人闯进家里把她拖走,他缩在父亲怀里,求父亲去把她找回来……可再见到她的时候,她静静躺着,再也不能抱着他叫他宝贝。

然后,父亲有了新的妻子,那妻子带了一个男孩,比他大一岁,比他优秀……也不结巴。

再然后,下乡名单出来了,是那个名义上的哥哥,那天,父亲找他谈话,拜托他代替哥哥。

哥哥很优秀,不能被耽误,而他……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他答应了,离开那个所谓的家,到了这里,也再没打算回去。

“裴邵……”

一个声音把他唤醒,裴邵猛地抬头,对上一双有些担忧又不解的眼睛。

“你怎么了?”苏暖看着神情忽然又变得冷冰冰的小结巴,然后就看到他像是猛地清醒过来,眼神柔和了些,朝她摇摇头意思自己没事。

而这时,裴邵也发现,自己把那一大饭盒连汤带肉吃喝的一干二净,顿时就觉得有些尴尬起来。

苏暖自然随意的将空空如也的饭盒推开,将书摊到两人中间,一手举着手电筒,一手拿着铅笔。

“这道题我的解法是这样的……”

她讲的调理很清晰,裴邵之前一直没抓住的那个点顿时变得明朗起来,听到她问:“我讲清楚了吗?”

裴邵抬头看她,点了点头,就看到她笑的两眼弯弯:“裴邵,你真聪明。”

裴邵有些窘迫,这口吻像是老师对学生说话。

鱼汤也喝了,题也讲了,感觉差不多了,苏暖拍拍屁股起身:“你早点睡啊,我回去了。”

说着去拿饭盒,刚准备拿,裴邵先伸手拿到手里,见她不解,他抿抿唇低声说:“我、洗。”

“不用。”她伸手抢过来笑嘻嘻:“你好好看书学习,以后一起考大学啊。”

说着朝他摆摆手,转身出去……然后就发现裴邵跟了出来,她不解看他,就见裴邵像是有些不自在,低声说:“送你。”

苏暖顿时莞尔。

总算是有点改变了,以前他可从来不会想到要送她。

瓜田在村西头,可是距离村子里面还有些距离,一个女孩子大晚上走这里的话的确有点心里不安,她当然不会。

但是看到以前从不会想到这里的小结巴主动提出来要送她,苏暖当然不会拒绝。

两人安静的走在路上,墨空如洗,繁星璀璨,苏暖抬头看着星空,一些曾经看过总以为自己不记得的诗句忽然涌出脑海。

“你抑制不住地抬头

仿佛要从这浩瀚的星空里

寻找自己的出处

在最晦暗的时刻

就这样被逐向无垠的旷野

像一个乞丐那样,用被唾弃的手掌

捡拾星光撒落的点点碎面包屑

……

投进心底的每一缕星光

都会如期长成一块磬石……”

裴邵很安静,她也只是忽然在这夜景下心生感慨,并没想得到回应,可猝不及防的,就听到他的声音。

“谁、写的?”

苏暖失笑:“不记得了,以前不经意看到的。”

村口很快就到了,她停下来朝裴邵笑眯眯挥手:“回去吧,早点休息。”

裴邵点点头,转身离开……夜色下,乡间小路上,少年背影高瘦孤僻,独自一人走在黑暗中。

西瓜熟了,苏国富组织村民分工合作,有人负责摘西瓜,有人负责把多余的卖出去,又恰好赶上麦子熟了,人手不够,那些知青都参与到摘西瓜的任务中来,顶着大太阳在地里一个个找熟了的西瓜。

白天,苏暖路过瓜田的时候就看到裴邵一个人在那里干活,因为负责的人不在,其余几个知青嫌热,都缩在瓜棚里面躲太阳,可一会儿就要来人拉瓜,裴邵只好自己一个在那里干活。

有个男知青在那里喊他过去休息:“别傻了,你看别人都没来,这么热的天就把这活分给我们,过来歇着吧谁爱干谁干,也让他们看看,咱们知青又不傻……”

裴邵没说话,自己一个人在瓜田里面穿梭。

苏暖知道,并不是没人干,只是恰好农忙,知青又不会割麦子,平时他们也没多少活,所以才把摘瓜的任务交给了他们。

裴邵晒得脸通红,她担心他中暑,到了晚上,带着绿豆汤去瓜田……刚走近瓜棚就发现不对,然后就看到,裴邵躺在床板上,面色蜡黄,冷汗淋漓。

裴邵知道自己中暑了,天黑前还吐了几次,他也没在意,想着晚上天黑了凉快了歇歇就好,可没想到,躺下去后身上越来越重,再想爬起来,竟然都爬不起来了……

全身难受至极的躺着,他迷迷糊糊想到,不会有人发现他病了的,也许他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就听到一声低呼。

“裴邵。”

睁眼,就看到刚刚想到的人出现在眼前,满脸焦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