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朗读者 024/炮灰女配大逆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处的久了,苏暖也能从裴邵看起来没有变化的脸上读出不同的情绪来,她笑眯眯凑过去:“你是不是不舍得我啊?”

裴邵的脸腾得就红了,支支吾吾视线游移……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嗯。”

就是不舍得,他每天看到她,和她一起说话,一起学习,一起进山里来都习惯了,他觉得如果以后都能这么过下去,他也愿意的,他愿意为她留在这里。

可是,她要去县里上学了,她会认识很多同学,也会遇到更好的人……她这么好,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她,对她好的,等到那时候,她不会不会就发现……他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好。

她会不会喜欢上别人,然后,不再找他,不再每天笑眯眯叫他小结巴了……

想到这里,刚刚的紧张羞涩全部变成了忐忑,他抬头看着她笑眯眯的样子,抿唇,心里急剧斗争着……半晌,他做了一件自己都没想到的事情。

他缓缓伸手,小心的拽住她袖子,看着她,眼巴巴抿唇。

“不、不去……可、可以吗?”

话说出口他就清醒了,然后就是满心懊悔。

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可苏暖却已经完全被刚刚小结巴那小鹿一般看着她的眼神给萌化了心了,差点就要色令智昏点头:“好好好,你美你说了算。”

可到底还是在最后一瞬清醒过来,看着有些紧张忐忑的小结巴,她伸手,缓缓拉住他的手,低声道:“上学是一定要去的。”

裴邵垂眸,嗯了声,睫毛颤抖……可下一瞬,感觉到她的气息忽然靠近,他下意识抬头,就看到她的面孔近在咫尺,黑亮的眼睛里面倒映着他呆呆的样子。

她侧首,轻轻吻到他的嘴角,轻柔而充满了安抚。

依旧是轻轻的碰触,一触即分,她没有远离,静静看着小结巴,眼中满是笑意:“喜欢吗?”

小结巴愣愣看着她,咕嘟,喉结动了下,点头。

苏暖继续笑:“你要回答我,不能光点头啊。”

裴邵看着她,抿唇,缓缓说道:“喜欢。”

接着又补充道:“好喜欢。”

她顿时失笑:“你乖乖的,等我周末回来……再亲一下,好不好?”

裴邵立刻点头,巴巴看着她,像是害怕稍微慢一点她就会反悔。

第二天,苏暖开学了,和苏棠一起坐着那人鸡鸭狗一起的汽车去了县里。

她是一大早和苏棠一起离开的,苏海把他们送到路上车站,而一路上,裴邵都是远远的跟着,看着,苏海在那里,他没有走近,只是目送着她上车,目送着那辆车摇摇晃晃离开。

回去的路上,裴邵耷拉着头,面无表情踢着路上的石头土疙瘩。

他回到知青站,拿出书来看,可看到书上的字迹就想起她,然后又想起来她不在,接下来一星期都不在,他便是抿唇合上书。

定定坐了半晌,他又是忽然起身。

一直从知青站走进山里,没有停顿,往人比较少的深山走去……确保四周没人了,他屈膝,下一瞬,忽然跑起来。

山里没有路,有的只是凹凸不平和荒草荆棘树木,可他就像是山中的猛兽一般,脚下如履平地,飞快跑过,偶尔还高高跃起,攀着树身蹭蹭上到树上,又倏地跳下来,继续往前。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汗浸湿透了的时候他才气喘吁吁停下来,靠着一棵树休息片刻,然后转身往回走。

剧烈的运动多少冲开了心理的失落,他脚步轻快往回。

接下来几天,他都是这样,坐不住了就到山里来跑一圈,回去后再安安静静坐下看书……好不容易,一日一日,终于熬到了周五。

他知道她下午就会回来了,从一大早起来就有些坐立难安,只觉得时间过得异常的慢,明明已经等了好久,可还没到中午。

没办法啊,他又到山里去跑了一圈。

可就要出山的时候,却看到一个人坐在前边地上,努力支撑着想要站起来,却低声痛呼着。

安然没看到一脚踩空,脚踝直接脱臼了,疼的她半晌都没爬起来,正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就看到了裴邵,她顿时眼前一亮。

这些日子以来,安然刻意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貌,不再像前世那么傻,而是有了好吃的什么东西都紧着自己先来。

这么些时间养下来,竟然也稍微丰腴了点,不再是以前尖嘴猴腮一脸菜色的样子,露出几分清秀,村里那几个光棍儿在没人的时候甚至还朝她吹过口哨。

她看到裴邵,又知道这些日子裴邵和苏暖走得近,说不定已经“搞破鞋”了,因此,她故意露出泫然欲泣的柔弱模样朝裴邵开口:“我脚受伤了,你能不能背我出去?”

裴邵脚步一顿,停下来,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她。

他记得清楚,上次,就是这个女人造谣苏暖的,还装无辜说别人说的。

而安然却在近距离看着裴邵的时候,心里重重一跳。

她知道这个结巴知青模样长得好,可是却一直没有细看,他竟然长得这么……漂亮。

五官就好像漂亮的女孩子,可与此同时,他脸上又有股阴沉沉的感觉,丝毫不会让人因为他的脸而觉得他女气。

难怪苏二丫那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么长时间竟然都愿意扒着这结巴知青一个。

看到裴邵转身就准备离开,安然顿时一愣,接着就是连忙开口:“等等,你、你不想知道苏暖的为人吗?我知道她除了和你,还和别的人搞破鞋,你背我出去,背我出去我就告诉你……”

裴邵正要离开的脚步果然一顿,安然顿时眼中露出欣喜,看着裴邵一步步走过来,她把手递过去……然而,裴邵却在距离她一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

就在安然愣愣的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却看到裴邵忽然抬脚,然后,一脚把她放在旁边装满了野果的篮子踹翻了出去,下一瞬,他转身径直离开。

安然呆愣在那里,下一瞬就变成满脸的恼羞成怒,看着裴邵的背影,手指死死抓紧身下的野草。

裴邵的背影迅速消失,安然不得已,强撑着爬起来,看着散落一地的菌菇,她咬牙,一瘸一拐过去,将那些东西装回篮子里,然后捡起一根木棍拄着。

走出山没多久,就看到江殷大步从眼前走过,她眼睛一亮,连忙喊出声:“江殷哥。”

裴邵快步朝山外走去,越走越快,到最后直接小跑起来,一直跑到河边,弯腰,哗哗的往头上脸上撩水,把自己满头大汗洗得干净清爽,然后才是朝村口方向小跑过去。

这周苏棠一个县城同学过生日,邀请同学去他家玩儿,周末不回来,只有苏暖一个人,她在村口刚下车,就看到不远处那个靠着树巴巴看着这边的身影。

看到她,裴邵蹭的站直,直接朝这边跑过来,一直跑到她身边,又是猛停下来,低头看着她,有些眼巴巴的意味。

小结巴以往略苍白的面上泛起红晕,眼睛亮晶晶的饱含星辉,让他以往冰冷淡漠的面孔竟是显出几分俊美逼人的感觉来,苏暖笑眯眯:“走吧。”

裴邵伸手过来接她手里的书包,她递了过去,裴邵一只手拿着书包,扭头看她,眉头微微蹙起:“你……不舒服?”

每次都和鸡鸭同笼,她都会晕车,脸色自然不太好,她笑了笑:“没事儿,走走就好了。”

裴邵点点头,回头和她并肩朝前走去,神态已经恢复了以往平静,只有嘴角不经意间微微翘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